6g9m4火熱都市小说 天網建築師 起點-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看書-7xxuu

天網建築師
小說推薦天網建築師
市长先生的承诺真的能兑现么?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是梦一样,可能这只是一个美梦,梦醒了如同泡沫一样也就碎了。
做梦是每个人的权利,一旦实现了呢
梦想就像是泡沫,人生也是泡沫,市长先生的这个泡沫对他们来说有致命的诱惑。他们要保持这个泡沫不要破碎。
市长先生在讲话完毕之后,就在和每个人聊天,知道他们现在的生活,有些生活窘迫的还要安慰几句。
在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发放汉堡了,这是救援的餐点,汉堡制作非常简单,可以果腹还能提供很高的热量,在这个时候真的是好东西。
司凡能不能来,成了这个城市人关注的重点。
那他到底能不能来?这每个人都怀疑的一点其实是毋庸置疑的。
天网集团乌拉诺斯的分部办公室,气氛凝滞,地面上一瓶红色的可乐瓶子在咕噜噜的滚动在西班牙的马德里地区盛行的啡网纹大理石上,洒出的几滴可乐慢慢的扩散成晕。
办公室的桌面上放着的是一份份的计划书,上面是天网集团的最近的计划。
当司凡看到上面的计划的时候,已经愤怒了,一群的公司高层噤若寒蝉的看着这个年纪刚刚三十岁出头的公司董事长,那一双虎目已经瞪得带着血红。
他们那里还不知道,自己触碰了这个董事长的逆鳞。
站着的司凡非常的愤怒,他的面前放着全华夏32个低价位有炒作噱头城市的列表,每个城市都有主要宣传区域,而且也有地块出售。
甚至可以打造连绵的生活区。
所有人似乎都能看到这些城市的价格低迷,人们的生活也是比较悠闲自在的。
这样的城市中房产的新陈代谢是非常的缓慢的。
司凡眼前的这计划书就是针对这里的地产情况进行评估之后进行详细的定位预计城市的可承受杠杆极限后做出来的分析报告。
“这是缺德的生意,我们天网集团不能让人戳脊梁骨。”司凡言之凿凿,一群人全都闭嘴。
“每个城市的发展从来不都不是让老百姓们来贷款买房子发展起来的,金融杠杆按照现在这个预算做的话,这些城市的年轻人就废了。”司凡这是怒声呵斥了。
每个人都闭嘴了,天网集团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号召力,建设一个小区带动一个区域是正常的,在这样的城市当中很容易打造一个城市的核心。
但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司凡去那里建设小区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达到炒房的效果,让当地的房价上浮10%那还是可以控制的范围,但是如果最后结果是让一个城市的价格翻倍,甚至翻几倍。
司凡就想要日他们妈卖批。
“国内的房价溢价已经上了天了,一个家庭掏空六个人的口袋这种狗屁的言论都出来了,这是让两个家庭给他们做奴隶么?”
一番的言论让人们全都闭嘴,他们看着司凡就好像看一个神经病,但是内心深处他们是震撼的,说白了,他们都是商人,考虑的最先的是自己有钱。
但是司凡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的想法。
看着这手头的这些城市的新的计划,或者说可以称得上是混账计划。
学区房让他涨价三倍,景观房让他上涨一倍,普通房产涨幅最低50%
这是要让一个城市全都废了啊。
再看看最近的新闻,司凡看着那些嘚瑟的满世界都是的炒房客,祸害一个地方,然后留下满地狼藉。
再看看他们干的事情。司凡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下办公室的人们有些看不懂司凡了,因为他重新拿出来那些地方的所有评估报告。
他看的是后面的评估最后最近的动向。
这是全国的炒房客正在宣传的舆论攻势,也是正在做得事情,扫掉一些城市的限度房源,比如说某些小区的流动盘比较少,他们就会盯着这个方向将流动盘吃下,然后当然是炒作舆论,宣传各种利好政策,最后在房价高涨的时候一个个的带着钱离开。
他们掏空的钱是哪儿来的,那是加了超高的金融杠杆,掏空了一个普通家庭一辈子,甚至两辈子所有的钱才获得的利润。
他们带走了利润,苦了的是那两个家庭。
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颠沛流离,甚至逼疯多少人,跳楼多少人?
司凡不用想象,因为他以前从事这个行业就已经知道了。
以前的他对付这些人的手段也不是很多,至于现在嘛。
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底牌,可以让那些人吃亏了。
看着四周的公司员工,司凡慢慢的安静下来,他知道事情是要解决的。
没人吭声,他们想听听司凡最后的决定。
“现在,这些城市进行最好地块的拍卖,不计代价,不计成本,必须要是最好的地块,学区暂时不进入考虑范围,其他的都要是最好的。”
这个吩咐让大家都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套路?
就在下一秒,司凡看着大家说道:“放出消息,天网集团要进入到这些城市当中。不要是官方消息,用小道消息,在地块拍卖结束之后。“
一个计划说完,他们继续沉默,等待后续。
刚刚说完整个小的动作,司凡将后面的话一起说出来。
“等地块全都购买完毕,等那些炒房的人开始进行第一批炒作之后,赶紧给我将新的楼房销售价格和房子的具体信息给我发出去,在收网之前全都闭嘴。”
“至于所有的地区,和地方官方通个气,所有贷款的本地人不给批准。”
这几句话奠定了一个基础,这就是画个圈,然后将炒房团一网打尽,全都把他们套在房地产市场当中。
房子是住的,不是炒作的。这句话如果不在乎民生的话是真的可以做到的,只要下死手一次性打死。
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昂贵的,城市的房地产活性没了,地块就卖不出价格,城市的流动资金就下降很多。
结果很明显,当地政府就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