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密函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20181222204728205和书友20200512003128322的打赏。
君妻
魏忠贤与虎字旗断绝了往来,王自行知道这件事十分严重。
连夜写好了密函,交给王山远送回大同。
一直以来,魏忠贤算是虎字旗在京城的半个靠山,因为有魏忠贤在,使虎字旗做一些事情方便了不少。
同样,虎字旗每年也会往魏忠贤府上一笔数目不小的银子,算作回报。
王自行人不在朝中为官,但对朝中的境况了如指掌。
这两年正是魏忠贤行市大涨,几近有能力与东林党的势力抗衡,这个时候与魏忠贤断绝了关系,对虎字旗来说是一种极大损失。
可惜魏忠贤地位越来越高,自打一年前,他就没有资格直接接触魏忠贤,每次见到的都是那位李公公。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以他的身份,已经不足以和魏忠贤直接接触。
想要保住虎字旗与魏忠贤的关系,他明白,只能请自家大人出面才行。
不管是虎字旗作为北方最大商号的名气,还是自家大人曾是大同游击将军的身份,也只能算是勉强有面见魏忠贤的资格。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那些被虎字旗隐藏起来的东西。
有些东西虽然可以证明虎字旗实力的强大,可一旦被朝廷知道,对虎字旗来说并非是一件好事。
如今的虎字旗在朝廷眼中,是一家颇有规模的大同商号,刘恒本人也只是被朝廷招安的游击将军。
除此之外,朝廷对虎字旗的一些事情并不了解。
派去大同的信使一路上换马不换人。
虎字旗虽然没有驿站,却有骡马行可以保证信使以最快的速度从京城把消息送回来。
王山远是外情局的人。
他带回来的密函并不会直接送到刘恒手中,而是需要先交给外情局。
“大人在不在?”
杨远来到刘宅,问向在门外站岗的一名战兵。
眼前的这座刘宅是刘恒现如今住的地方。
这里曾经是参将府,后来又成了游击将军府,自打刘恒上了辞官的折子,门牌匾便换成了刘宅。
“东主在里面,属下这就进去通禀。”门前的战兵转身要往里走。
杨远喊住对方,说道:“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说完,他迈步往里走去。
这个地方他来过很多次,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虽然游击将军府变成了刘宅,可一切还和以前一样。
来到签押房门外,杨远把身上的手铳交给了一旁的守卫,自己走了进去。
“属下见过大人。”杨远躬身行礼。
刘恒抬起头,放下手中的炭笔,嘴里问道:“是不是京城那边有消息送回来?”
一收到京城有人散播虎字旗将要谋反的这个消息,他便写了辞官的奏本送往京城。
丑可敌国
在官场上,只要被人抓住了错处,不管是真错还是假错,都会写上辞官的奏本,用来以示清白。
很多时候,官场上的辞官未必是真的想要辞官。
不过,刘恒这一次不一样,他是真的要辞官。
谋逆是诛九族的大罪,他又是被朝廷招安的匪类,本就不受朝廷待见,如若朝廷挽留他,不准他辞官,说明朝廷即将要对虎字旗动手,若是允准了他辞官,表明朝廷对京城中那些关于虎字旗的流言并未当真,允许他辞官做一个富家翁。
“大人所料不错,王自行派人送来了密函。”杨远从衣袖里掏出来密函,双手呈递到刘恒面前的桌面上。
放好后,他后退一步,双手垂立展在一旁。
刘恒拿起密函,撕开封口,抽出里面的纸张。
打开后,他放在眼前看了起来。
里面一共有两张纸。
第一页纸上的内容还没有看完,刘恒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看完后,他把两页纸丢在了桌子上。
“大人,京城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一直关注着刘恒的杨远,注意到了刘恒脸上的变化。
刘恒说道:“朝廷已经允准了我的辞官,不日消息就会送到大同,以后不用在喊我大人了,还是叫东主吧!”
“东主比大人好。”杨远笑了笑。
辞了官,证明朝廷相信虎字旗不会谋反,表明此事到此为止。
刘恒用手指了指桌上的信函,说道:“这是外情局从京城送来的密函,你是外情局的司局长,你也看看。”
“是。”杨远上前一步,从桌上拿起信函。
刘恒身子往后一倚,背靠在椅背上,手里端起桌上的茶缸,放在嘴里喝了一口水。
站着看完信函的杨远眉头深皱。
他说道:“东主,魏忠贤这是卸磨杀驴,当初他在宫中不太受重视的时候,是咱们给他大笔银子,用来帮他疏通关系,如今他威风八面,看到咱们虎字旗对他用处不大了,便想要过河拆桥,心中简直没有一丁点信义。”
“预料之中的事情。”刘恒语气淡淡的说。
元 子
看到密函上所写魏忠贤要断绝与虎字旗的关系,虽然有些意外,却也在他预料之中。
杨远诧异的问道:“莫非东主您早就猜到魏忠贤会与咱们虎字旗断绝关系?”
刘恒点点头。
只听他说道:“如今的虎字旗已经是大明北方名气最大实力最强的商号,每年送给魏忠贤的那点银子,已经不足以让他满足。”
“他还想要霸占咱们虎字旗的产业不成!”杨远脸一沉。
虎字旗是他们的根本,现在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虎字旗带来的,作为虎字旗的一员,他绝不允许有人打虎字旗的主意。
刘恒冷笑一声,道:“你说的没错,现如今的魏忠贤,大权在握,若不是东林党还在朝中,恐怕早就对虎字旗动手了。”
“属下请求去往京城,亲手结果了此人。”杨远躬身请命。
刘恒抬起右手摆了摆,说道:“他的敌人不是咱们,是朝中的东林党人,你动手杀他,岂不称了东林党那些人的意。”
“东林党的那些人要真有本事,早就解决魏忠贤这个阉人了,哪会等到现在,让魏阉有了壮大实力的机会。”说起东林党,杨远不屑的撇了撇嘴。
天启刚登基的时候,魏阉顶多是宫中一个稍微有一丁点权力的小太监,反观东林党,可以说是众正盈朝,又有从龙之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