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6by火熱連載小說 替天行盜-第四百九十九章 外冷內熱看書-m68lf

替天行盜
小說推薦替天行盜
叶青虹背着儿子在通道中快步前行,突然来自于上方的剧烈震动让她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她推断出潜入者炸掉了她的家,内心中顿时被仇恨和怒火点燃,这里不但是她的家,还充满着她和罗猎的回忆,这些可恨的家伙毁掉了一切。
吴妈和两名忠诚的佣人可能已经遇难,叶青虹甚至来不及通知他们,也许自己不该回来的,如果她不回来,可能就不会把敌人引到这里。这些毁掉她家园的无耻之徒应该早已在附近潜伏,发现她现身之后才采取了行动。
瞎子也看到了来自于罗猎庄园的爆炸,他并没有走远,利用自己对黄浦地形的熟悉,和那些四处搜寻他的巡捕兜圈子,不过这次搜捕他的力度明显不如上次,可能在巡捕的眼中他并不重要。
瞎子望着远处爆炸燃起的火光,心中怒火填膺,在他看来这件事也一定是陈昊东干得,此人做事不择手段。瞎子同时也感到庆幸,幸亏叶青虹还没有回到黄浦,不过恐怕叶青虹家里的佣人恐怕麻烦了。
清晨,罗猎和叶青虹住处被炸的消息就传遍了租界,虽然罗猎消失多年,虽然叶青虹也去了欧洲,可是发生在租界的爆炸案实在太过震动。
唐宝儿赶到的时候,王金民正带着巡捕在现场调查,围着别墅的断壁残垣拉起了警戒线,不时看到有人抬着焦黑的尸体出来,湖畔也发现了多具尸体。
王金民捏着鼻子,这里的焦臭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又被一帮记者给包围了,王金民微笑道:“诸位记者朋友,在案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便向外透露。”他示意手下开路。
来到自己的警车前,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辆车迎面驶来挡住了他的去路,王金民定睛一看,却是唐宝儿。
唐宝儿直奔王金民道:“谁干的?告诉我是谁干的?”
王金民对唐宝儿还算客气,叹了口气道:“唐小姐,案情还在调查,不过死了很多人。”
唐宝儿眼圈红红的,只有她清楚叶青虹已经带着儿子回来了,她无法确定叶青虹到底在不在爆炸现场,如果真要是遭遇不幸,她已经不敢想下去。唐宝儿质问道:“你身为探长该抓的不抓,不该抓的好人却被你送入监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王金民被她说得脸色铁青,干咳了一声道:“唐小姐,请注意你的用词,如果恶意攻击诽谤,我可以告你。”
“那就去告我,把我抓起来啊!”唐宝儿尖声叫道,她情绪激动想要冲上去跟王金平理论,却被司机给拦住了。
王金民狼狈上车,催促手下倒车迅速离开了现场。
唐宝儿无法进入警戒区,看到仍然有尸体被抬出来,整个人就快要崩溃。人群中有人用手臂轻轻碰了碰她,唐宝儿转身望去,看到是瞎子带着毡帽混在观望的人群中,她也听说了瞎子的境况,本以为他早就逃离了黄浦,想不到瞎子仍然还在这里。
唐宝儿没有马上和瞎子说话,因为她看到瞎子已经离开人群向远处走去,唐宝儿四周观望了一下,确信无人留意自己,这才快步向瞎子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来到花园的凉亭附近,瞎子躲在圆柱后方,他向唐宝儿招了招手。
唐宝儿道:“瞎子……青虹……青虹和她儿子都回来了……”
瞎子闻言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唐宝儿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瞎子也是内心一沉,从唐宝儿现在的表现来看,叶青虹已经回国确定无疑,可能叶青虹出于谨慎考虑,并没有和唐宝儿以外的人联系。所以唐宝儿才会哭,如果昨晚爆炸发生之时,叶青虹和儿子都在这里,恐怕已经在爆炸中罹难了。
瞎子道:“你能确定叶青虹母子昨天住在这里?”
经他一问,唐宝儿方才想起叶青虹跟自己说过的话:“她……她好像说过,暂时不会回来……”
瞎子道:“叶青虹那么聪明,她应该不会回来。”停顿了一下又道:“刚才我围观了一会儿,现场没有小孩的尸体。”
唐宝儿听他这么说顿时安心了许多,她小声道:“我再去找人查查,瞎子,现在巡捕到处都在找你,你居然还没走。”
瞎子不屑道:“就凭他们那帮废物点心,想抓我可没那么容易。”
唐宝儿叮嘱瞎子要多加小心,瞎子也不敢在这里多做逗留,告诉唐宝儿张长弓已经来到黄浦的消息,让她和麻雀联络,在这里发生爆炸之后,叶青虹母子如果平安无事也一定很快会得到消息,叶青虹十有八九也会找唐宝儿。
两人说了几句,瞎子很快就离开。
唐宝儿内心焦虑,她多方打听,爆炸现场的初步勘察结果表明,里面并无小孩的尸体,女性也只有一个,不过根据法医的鉴定女性应该年龄偏大,基本排除了叶青虹母子在现场遇难的可能。
唐宝儿终于放下心来,可是叶青虹并没有通过任何的方式跟她联系,唐宝儿决定还是先和麻雀联系,驱车去麻雀家中发现麻雀并不在家。
王金民暂时代理华总探长一职,可谓是受命于危难之际,刘探长被杀,最高兴得要数他这个副职,本以为侦破程玉菲的案子然后就能够自然而然地取代刘探长,从此一路飞黄腾达,可现实却不从他所愿,自从他上任之后,一件接着一件的案子在租界发生,王金民不是傻子,当然清楚这些出事的人多半都有联系。
他回到巡捕房接二连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多半都是记者打探消息的,王金民已经不耐烦了,电话铃没完没了地响,他拿起电话不等对方说话就咆哮起来:“都说了多少遍了,案情还没有查清……呃……领事先生!”虽然领事蒙佩罗没有出现在面前,可王金民仍然恭敬地站起身来。
蒙佩罗的声音充满了嘲讽:“王副探长,好大的火气啊!”
王金民苦着脸道:“领事先生,我不知道是您的电话,卑职多有冒犯。”
蒙佩罗显然没心情听他拍马屁,冷冷道:“刘探长在任的时候,租界可没那么多的麻烦事。”
王金民道:“属下办事不利,我保证一定尽快破案。”
蒙佩罗反问道:“你拿什么保证?”
王金民被问住了,愣了一回儿方才道:“卑职要一件案子一件案子的查,可是巡捕房警力有限,目前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刘探长遇刺的案子上,所以其他的案子有所忽略,不过刘探长的案子就快结案了,请领事先生多给我一点时间。”
蒙佩罗道:“结案了?怎么结得案?”
王金民道:“凶手已经抓住了,证据确凿啊!”
“谁是凶手?”
王金民道:“程玉菲啊!”
蒙佩罗接下来的话让王金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不可能是凶手,我认识她,她是个奉公守法的侦探怎么可能杀人?”
王金民张口结舌道:“可……杀人的手枪是她的……”
蒙佩罗道:“一把手枪就能定案?”
“还有照片。”
蒙佩罗哈哈大笑起来:“照片很模糊啊,再说这个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不是很多吗?在我们欧洲人眼里,你们东方人长得都差不多。”
王金民现在有些懂得他的意思了,可他越来越糊涂,当初示意他尽快结案,示意他把凶手置于死地的不是这个法国佬吗?怎么突然他就转了风向?吃错药了?还是收人钱了?在王金民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蒙佩罗道:“我有个建议,暂时释放程玉菲,让她去调查这件案子。”
“什么?”王金民算是真正领教到这法国佬的反复无常了,不过他不敢继续追问,蒙佩罗发生了什么事情跟他无关,他能做得就是执行命令:“好吧,属下照办就是,不过现在她被送到了看守所,想让她出来,还需领事大人亲自签署一份命令。”
“没问题,我马上让人给你送过去。”
蒙佩罗放下电话,额头上已经全都是冷汗,他的表情极其尴尬,尴尬中透着愤怒和不甘,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文件袋,文件袋里面装满了他的隐私和丑闻材料。
这封文件是有人直接送到了领事馆,本来送到他手里之前需要开封检查,可叶青虹的一个电话让蒙佩罗不敢怠慢,蒙佩罗曾经是叶青虹的老师,不过后来从政,任何人都有缺点,蒙佩罗这个人也是如此。
他最大的毛病就是贪财,罗猎尚未离开黄浦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他提醒叶青虹,这位表面宽厚仁慈的老师,其实是一个阴谋家和野心家,利用他的地位疯狂掠夺财富。
蒙佩罗接到的这份文件,其中多半都是他在中华的黑材料,而叶青虹在电话中用平淡的语气告诉他,关于他的材料还有很多,如果将这些材料都送到法兰西,他至少会被判处十年以上的刑期。
叶青虹给他这份材料就意味着不会再顾及过去的师生情谊,如果蒙佩罗不下令释放程玉菲,她会把所有材料都寄给相关方面。
蒙佩罗不敢拿自己的前程和命运做赌注,毕竟还有不到一年他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财富,他要平平安安地离开这个东方大国,回到属于自己的浪漫之都安享晚年,所以他并没有做太多的考虑就表示屈服。
打完这个电话,蒙佩罗无法遏制心中的愤怒,抓起电话狠狠摔在了地板上。
陈昊东来到来到督军府前下了车,进去之前先整理了一下衣服,他是来拜访未来岳父蒋绍雄的。
与此同时,在督军府对面的楼房内,已经伪装成为一个老人的张长弓已经将狙击枪准备完毕,端起枪瞄准了陈昊东。他还没有来得及锁定目标,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动静,张长弓第一时间放弃了射杀陈昊东的打算,他原地翻滚调转枪口对准了门外。
看到身穿白色武士服的忍者冲了进来,张长弓果断开枪,忍者手中太刀舞动,他出刀的速度奇快,准确无误地将张长弓射向他的子弹劈成两半。子弹被太刀一分为二之后改变了方向,忍者如同一团白烟,瞬间移动到张长弓的面前,左手短刀刺向张长弓的胸口。
张长弓手中的长枪已经变成了负累,他弃去长枪,一把抓住忍者的双手,利用强横的身体撞击在对方的身上,忍者被他这一撞,胸口肋骨断裂数根,张长弓双臂用力拧动,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忍者的双臂骨骼也被他拧断,虽然张长弓体内的异能被风九青吞噬了一部分,可他仍然拥有超出常人的力量。这名忍者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拥有如此强横的力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刀被夺,倒转的太刀闪电般割开了他的咽喉。
张长弓干脆利落地干掉了这名忍者,他重新拿起狙击枪,再看陈昊东已经进入了督军府,自己显然错过了刺杀的绝佳时机。张长弓不敢继续逗留,以最快的速度将枪支拆解,然后迅速离开了藏身地。
张长弓连续走过两条街,走进一间事先安排好的民房,换好衣服,卸去伪装,拎着藤条箱离开了民房,来到不远处的浦江,看到四周无人,将装着枪支藤条箱扔入江水之中。
张长弓因这场刺杀失败而深感遗憾,不过他回到麻雀家中向麻雀通报这一情况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麻雀刚刚听说,领事蒙佩罗已经正式下达了对程玉菲的释放命令,还特地提出让程玉菲参加案件的调查,此事的反转超出了每个人的意料之外。张长弓抵达的时候,麻雀正忙于核实这件事的真假。
张长弓把自己刺杀陈昊东的经过说了一遍,麻雀听完也感到非常的奇怪,她低声道:“怎么会这样?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不可能走露风声。”
张长弓道:“应该不是走漏了消息,那名忍者突然出现,我现在回想一下,他应该事先就埋伏在那里,很可能是负责陈昊东安全的。”
麻雀道:“怎么可能?陈昊东又不是日本人,怎么会有忍者负责他的安全。”
张长弓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杀掉那名忍者之后,并没有其他人发现,可能陈昊东也不知道这名忍者的存在。”
麻雀道:“也可能这名忍者也抱着和你一样的目的,都是为了刺杀陈昊东的?”
张长弓想了想,麻雀说得可能性的确存在。
两人说话的时候,唐宝儿来了,她带来了瞎子的消息。
张长弓听说罗猎的住处被炸,简直把肺都要气炸了,又听唐宝儿说起叶青虹已经带着儿子回到了黄浦,难免感到担心,麻雀和张长弓也是一样。
唐宝儿道:“你们有没有听说,法国领事刚刚签署了释放命令,程玉菲很快就能够得到自由,据说是经过调查证据不足,所以对程玉菲免于起诉。”
麻雀道:“我倒是听说了,可玉菲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巡捕房那边也没有消息。”
唐宝儿道:“应该不会有错,我们耐心等等。”
麻雀道:“如果玉菲能够获释当然最好不过。”
张长弓道:“那个蒙佩罗怎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麻雀看了看唐宝儿,唐宝儿摇了摇头道:“你不用看我,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上次我爸好不容易才说服他们给程小姐保释,可没几天又把程小姐抓回去了,证明他们根本不给我爸面子,这次应该是另有他人。”
麻雀道:“会不会是叶青虹?”
唐宝儿道:“不会吧,蒙佩罗虽然是她老师,可人总是会变的,他未必会念什么师生情谊。”
麻雀道:“不管了,我先去巡捕房问问,看看玉菲是不是真地被释放了。”
他们几人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唐宝儿的司机拿了一封信过来,送信的是一个报童,直接将报纸和信扔到了车里面。
唐宝儿拆开一看,从字迹就认出是叶青虹,她激动道:“是青虹!”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叶青虹既然能够让人送信,就证明她母子平安无恙,只是她目前不方便现身。
这封信是完全用法文写得,叶青虹在信中告诉他们程玉菲暂时已经没事,提醒他们不要在黄浦逗留,尽快离开这里,以免夜长梦多。
唐宝儿欣慰地告诉两人道:“果然是青虹,一定是她帮忙解决了玉菲的问题。”
张长弓暗叫惭愧,到头来还是人家叶青虹出手解决了麻烦。
麻雀道:“她为何不肯现身和我们相见?”
唐宝儿道:“青虹这次回来性情改变了许多,就算是和我也不像往日那般亲密,我想应当是罗猎的离去对她的打击太大。”
张长弓道:“叶青虹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就算她不肯现身相见,可是她仍然没有忘了咱们这帮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