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zv0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神道丹帝 ptt-第七百三十三章生生不息丹展示-byc6w

神道丹帝
小說推薦神道丹帝
“成,成功了?”
安静的屋子中,年轻男子痴痴地看着倒在他膝盖上,将他裤子染红的叶凡,双眸茫然,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叶凡的头顶,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数千年了,久远得他都忘记了自己存在多少时间,无数强大、狂傲的天骄在他眼前灰飞烟灭,而他,依然存在,依然等候着有缘人!
只是这有缘人在哪里?
等候了那么长的时间,无数的天骄奇才,甚至是解体投胎,前世修为比他还厉害的的转世者,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却从来没人能完成他所设下的考验!
而叶凡,虽是他第一个从心里认可的人,并主动为他开启考验,只是,他并不认为叶凡真的会通过考验,只因叶凡是所有人之中修为最弱的人!
很多强者,在吸收他的力量后,都晋升洞天境,唯有叶凡是通玄境大圆满!
通玄境大圆满和洞天境,看似相差不多,可是实力却有天囊之别!
可是,正是这种不可能,叶凡却能通过了他的考验,成为了他等候的有缘人!
“吼,父亲!”
“混蛋,你给小白去死!”
在叶凡触碰到年轻男子不久后,四周威压消失了,一时关心叶凡的无极虎,瞬间恢复了自由!
在恢复自由之身的那一刻,它愤怒地咆哮,直接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向将叶凡弄成这般田地的罪魁祸首扑去!
“哗!”
森然的虎爪闪烁着夺目的金芒,携着强大凌厉的罡风,毫不留情地拍向年轻男子的脑袋!
“锵!”
森然凌厉的杀气,登时将年轻男子笼罩其中!
无极虎和年轻男子只有两步之遥,如此近的距离,以无极虎的速度和力量,哪怕是洞天境大圆满都未必能防得住!
可是年轻男子却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他手中的长戟登时发出一声极为细微的铿锵之声!
“吼!”
那道铿锵之音响起之时,无极虎如遭重创,“嘭”地一声,它庞大的虎躯,就重重地砸落在屋子中央的空地上!
它在地上嘶声怒吼,就要不甘地起身,却怎么也起不来,四肢好像受了重创一般!
“小家伙,你很强大,还是一头了不得神兽,不过,你最多只能在洞天境后期的强者面前逞凶!”
“在本座面前,你还是乖乖趴着吧!”
年轻男子听着无极虎在耳边传来的声声怒吼,头也不抬一下,好像击败一名年幼的神兽,在他眼中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现在唯一让他关心的,只有叶凡!
“吼,放开我父亲!”
无极虎身受重创,四肢难以站立,但即便如此,它还是忘不了叶凡,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发出愤怒的咆哮!
“放心吧,你父亲不会有事,相反,本座还有一件真正的大机缘要送给他!”年轻男子头也不抬,继续望着膝盖下的叶凡笑着。
而后,他心念一动,屋中某个架子上的一个镌刻符文的玉瓶霎时飞来,年轻男子单手一挥,玉瓶瞬间碎裂,一颗通体雪白的丹药从中飞出!
“吼!”
在丹药落飞出刹那,雪白丹药摇身一变,就化作一头凶猛的雪白大虎,爆发出一股不输于洞天境的强大力量,嘶声咆哮,声波宛如汹涌澎湃的海浪,朝着年轻男子席卷而去。
年轻男子微然一笑,手臂轻轻一挥,在片刻之间,降临到他身前的那股可怖声波,登时化于无形。
“吼!”
而那化作雪白大虎的丹药,也发出一声哀嚎,身形迅速缩小,重新化为雪白丹药,安安静静的躺在年轻男子手中。
这一幕,看得地上的无极虎呆若木鸡,身心胆战,不知是在惊叹男子手中丹药的强大威能,还是惊叹男子强大的实力,居然只用了一招,就把一个实力同它差不多的存在给湮灭了?
“小子,你有口福了,此乃灵级上品丹药,生生不息丹,只要你有一口气还在,无论你受了什么重伤?或是什么修为,这个丹药都可以帮你恢复,还能让你的根基更上一层楼!”
年轻男子看着安静躺在他手中的雪白丹药,眸中现出一丝追忆之色,而后他看着倒在他膝盖上昏迷的叶凡,微然一笑,随后就将手中灵丹塞入其口中。
生生不息丹进入叶凡身体刹那,叶凡身上登时浮现一道柔和的光芒,他受挫的肉身,正以肉身可见的速度恢复。
“啊!”
而被白光包裹住的叶凡,忽然爆发出一声惨叫,痛苦地倒在地上痉挛颤抖,双眸依旧闭着,眉宇却深深紧锁在一起,双手朝天空乱挥,双脚在地上乱蹬,就像在睡梦中做了噩梦,却无法从梦中醒来的人!
“吼,父亲,混蛋,你对小白的父亲做了什么?”
一直失神的无极虎,看见叶凡此般情形,登时心痛不已,眦目欲裂,冲着年轻男子爆发出嘶哑低沉的咆哮!
看见叶凡如此痛苦,无极虎早已怒火滔天,杀意凌然,恨不得杀了眼前的混蛋!
只是在外面无往不利,哪怕面对数百具虚空死灵,都能轻松镇杀的它,在年轻男子面前,完全就像新出生的小虎犊没什么区别!
“你这小老虎可真烦人,给本座安静!”
年轻男子抬头撇了无极虎一眼,一根手指轻轻动了一下,也不见有任何的力量浮现!
可是无极虎庞大的虎躯却重重地倒在地上,虎嘴闭得死死的,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恨恨地瞪着他!
年轻男子一番劝慰的话,并没有让无极虎完全放心,更是怨恨地瞪着他,因为,就是他将叶凡弄成这个样子,哪怕给再多的灵丹妙药,这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这小老虎真有趣!”
年轻男子看着不甘的无极虎,似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笑了笑,随后低头望了望手中长戟,握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