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t7z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盛唐陌刀王笔趣-第五百八十三章 高仙芝張口要錢鑒賞-xx0g3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清晨时分,连绵起伏的雪山耸立在高天之下,山腰里盘旋着浓厚的雾气,远远望去山脊的道路上有牵着驮马的队伍前行,旗帜翻卷着白霜在风中烈烈作响。
高仙芝骑着白马立在山山脊上,身旁是骑着黑胖的李嗣业,在他的视线所及之处,玉带般的播密川河水在缓缓流淌,岸边耸立着一座四方的堡垒式驿站。
他指着那驿站讶异地说道:“三年前我们来的时候,商驿还只是通到葱岭守捉城外,如今竟然蔓延到播密川下了?”
李嗣业笑而不言,监军边令诚在旁边大声道:“这一定是商修的驿站,能在葱岭上建这么几座商驿,这位商贾也算是财力雄厚了。”
“也不一定,说不定这驿站是几十个商队合力修建的。”李嗣业从旁问高仙芝:“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高仙芝挥起马鞭冷静干脆地蹦出一个字:“走。”
军队沿着河谷岸边缓缓前进,最终接近了河边的驿站。
这是用葱岭上的褐色冻土夯筑成的小土堡,驿站大门旁立着高高的木杆,杆子上挂着白色的幡旗,上面写着“播密驿”。
戴望率领驿长和驿丁以及马夫们站在门外迎接,军队的铁蹄沿着河边缓缓排开,玄色六纛和与绛色的旗帜散布列阵在河滩上。
他领着众人单膝跪地叉手道:“碛西商旅戴望拜见高中丞,拜见各位将军。”
高仙芝拽着马缰走出队列,低头威视了这些人一眼,勒住马头停在戴望面前,握着马鞭指着他说道:“抬起头来。”
气氛一时凝固,几人偷偷地瞄向戴望的脸侧,他缓慢地抬起头来,露出深紫色的紫檀面具。
高仙芝身体一个后仰,吃惊地问道:“咋回事!你为何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启禀中丞,某的脸曾经被大火烧伤过,为了方便出门见人,所以才戴上了面具。”
高仙芝点了点头,又问他:“这座驿站是你花钱建的?”
戴望的目光从李嗣业的脸上滑过,又面朝高仙芝叉手道:“中丞,这些驿站并非是戴望一人之力所建,乃是数十家商队合力出钱建成。”
“这些?”高仙芝又吃惊地问道:“你们共在葱岭上建造了多少座驿站?”
“启禀中丞,我们为了方便到天竺运输胡椒,共同募集黄金修建驿站,我们严格按照官驿的要求来布置,每三十里建一驿,一路延伸到小勃律国,再到印度境内。”
高仙芝喜悦地称赞道:“我大唐境内竟然还有如此能力雄厚的商人,做成了我们安西都护府想做而没有来得及去做的事情,把驿站通到小勃律和印度,就等于直接控制了小勃律和拉近了印度的距离,我们更加方便指挥归仁军,进一步控制吐蕃周边的大勃律等国,甚至将来还可以将印度河区域的五六个国度内纳为盟友,嗣业兄,你看如何?”
李嗣业装作毫不知情地点头道:“不错,归仁军可以借着驿站来回传递消息,葱岭高山险峻不再是阻隔。”
高仙芝翻身下马,走上前将戴望搀扶起来,对他说道:“等这次远征羯师国结束,我将亲自回长安叙功,定要把戴郎与商贾们用驿站连通葱岭和小勃律印度的壮举禀报给圣人,你们值得圣人的封赏。”
戴望心中有些发慌,这条驿路乃是李嗣业的战略底牌,不宜暴露在朝廷的视线下,如今长安并不安全,掌控着大唐的依然是李林甫,谁知道李林甫会不会识破其中的利益链条,将它攫取在自己手中,那样可真成为了给他人做嫁衣裳。
他眼角闪电般地扫了李嗣业一眼,连忙叉手对高仙芝说道:“中丞,万万不可,我等不敢居功。”
边令诚骑在马上双手捅着袖子冷笑:“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市井郎,圣人的赏赐不想要,你想要什么?”
戴望微微向上仰视抬头,对着这太监叉手:“并非是某不愿意居功讨赏,实在是不敢居功。首先是修建驿站并非我一人之力,乃是由许多同行共同募集,到时候朝廷只奖赏某一人,会让其余同伴心生嫌隙反倒不美。其次我们筹建驿站是为了方便同伴们从印度经商回来落脚歇息,这实则是在方便自己,不敢居功。况且我们这些商贾做生意不宜名声太燥,一旦受圣人赏赐天下人都知道,俗话都说同行是冤家,若是让所有商贾都知道我们,他们可就全部都是我的冤家了。”
边令诚不客气地笑道:“你们这些商贾,怪不得读书人骂尔等市井郎,比我们这些太监心眼儿还小。”
“监军说得正是。”
高仙芝认同地点了点头:“如此说来,倒有些可惜了,戴郎,带我们进去参观一下。”
“喏。”
他在前面躬身引路,领着高仙芝进入中门洞。驿站四面筑以厚墙堪比小城,上有女墙垛口,如遇强人盗匪可居高临下拒敌。中央是长方形的院子,主建筑草厅坐北朝南居于中间,用来招待行旅。西边有马厩粮仓,东边有库房,设施都完备整齐,不比朝廷修建的驿站差多少。
戴望又朝高仙芝躬身叉手说:“听闻高中丞欲再次出征葱岭,进攻羯师国,我们这些商贾感朝廷恩德,若是没有安西都护府驱走吐蕃人,打通小勃律,我们就没有机会从赤佛堂抄近路穿过小勃律前往印度。为了支持安西都护府远征,我们特地从西域诸国买来粮食充实仓禀,为沿途经过的大军提供粮食补给。”
高仙芝听了再次赞道:“戴六郎真乃是儒商也,为大军解决了后顾之忧,某愈发想报奏圣人为你请功讨一个封赏。不过既然你不愿意受朝廷的赏赐,高某倒是要送给你些许厚礼。某在这里承诺,从今以后戴六郎你的商队在我安西都护府治下境内的各路驿站通行,均可免费更换马匹牲口。在疏勒,龟兹,于阗等地入城免征城门税三年!”
考验演技的时刻又到了,戴望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慌忙躬身下拜。
“谢中丞!”
实际上在李嗣业的运作和干涉下,不止是葱岭沿途的驿站,乃至整个丝绸之路于阗道上的官驿,都已经沦为西域商会的托运站,由朝廷的驿路变为了敛财的工具。不过眼下戴望能得到高仙芝的承诺,等于是加了一道双保险。因为商路大宗的胡椒运输,迟早会传入高仙芝的耳朵里,与其让其猜疑,不如主动纳入他的视线中,但他自己还是不希望暴露。
下午军队再次开拔,沿着驿路向前行进,每遇一驿便停下来休息补充粮食,八千名安西健儿始终保持干粮袋饱满,补给的充足使得高仙芝长途作战的时间更加充裕。
十三日后,唐军进入小勃律,归仁军的一部分两千兵马加入了远征羯师国的队列中。
此刻站在堡垒城墙上的只有高仙芝和李嗣业两人,高仙芝望着远处云层下的平原,突然开口说道:“我心中有一个疑问,就算是这些商人群体合力筹钱建驿站,背后也应该有一个强有力的人来整合他们,否则绝对不能够成功。我认为应该不是那个戴面具的人。”
李嗣业神色微变,双眼抬头望向天空。高仙芝手搭凉棚狡狯地笑着说道:“对安西、对大唐有好处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反对,只是这些人一定给你使了不少钱吧。”
李嗣业恍然明悟,连忙说:“对对对,这些人也太不懂规矩了,在安西的地面上,竟然没有向高中丞行见面礼,等这次回去之后,我定然要责成他们用心准备。”
“见面礼倒无所谓,我们有职责保护我安西境内的商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