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ag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ptt-第一百二十二章 何必同室操戈鑒賞-1jgjv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当然,广济奇并没有真的喵出来。
但是他的心情,却是真的喵喵喵。
蜂巢他还是略知一二的,毕竟年前刺杀户部尚书周海天才不过是半年多的事情,什么叫做恐怖袭击,什么叫做一鸣惊人?
且容蜂巢叉一会腰。
因此,蜂巢已经上了大周朝廷的小本子上,基本上杀蜂巢成员和杀倭寇基本上是一个报酬。
但是这是六扇门和锦衣卫的活儿,和广济奇这个指挥佥事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说他事实上和蜂巢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交集。
而现在,这个交集来了。
“那么为什么我现在还活着?”广济奇看着薛铃说道。
无论是薛铃也好,霍萤也罢,一看都是非常年轻的女孩,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广济奇脑海里还是有很多问号。
“因为你是备用粮食。”有人在门外说道。
这样说着,方别推门而入,看着广济奇,远远伸出手:“幸会,在下方别,蜂巢的银蜂刺客。”
方别看着广济奇的眼睛:“也是救下你的人。”
广济奇看着这个推门而入的男人,他一身月白色的长衣,脸上带笑,看起来清秀而亲近,不过广济奇却隐隐感觉眼前这个男人非常危险。
哪怕说不清是哪里危险。
不过对方的手已经伸到了面前,伸手不打笑脸人,广济奇还是伸出手来和对方轻轻握了一下。
方别的手稍微有些微凉。
“那么就多谢了,但是不知道方别兄弟既然已经接下了杀我的任务,但是为什么又留下我的性命?”广济奇看着方别镇定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是备用粮食,就和灾年里养的猪羊一样,真撑不下去就自己杀了吃,能撑下去就继续养着一样。”方别认真解释道。
广济奇笑了笑:“方别兄弟这么坦白吗?”
“大家都是聪明人,所以坦白一点没有什么关系。”方别说道:“实不相瞒,我们原本来自于洛城,因为一些变故,才来到江南讨生活。”
“初到江南,便知道了如今江南所经受的倭寇之乱。”
“又听说广兄弟算是如今朝廷手中最得力的青年将领,如是便想当面一见。”
“这一见之下,真有些名不虚传。”
方别的话语中满是夸赞,广济奇看着方别,表情稍微有一点迟疑,然后淡淡道:“这就是方兄弟愿意救下我的理由?”
“其实在救你的时候,这位姑娘说了一番话,其实很有道理。”方别指了指在一旁的霍萤。
“她说你没有被倭寇杀了,反而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真的感觉这样好吗?”方别看着广济奇:“老实说,我也感觉这样不好。”
“如果说广兄弟你真的被倭寇给杀了,那就是死得其所,但是如果被自己人在背后捅刀,无论是谁,都感觉心中不快。”
“广兄弟说的那句文官不爱钱,武官不畏死,正是岳飞岳元帅所说,岳元帅就是没有死在金人的刀枪之下,反而死在自己人的构陷之中,从而形成了千古之冤,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这是,过秦论?”广济奇看方别引经据典,不由开口问道。
其实广济奇也不算是一介武夫,但是你让他真的勤读四书五经,也真的不是那块料。
“杜牧的《阿房宫赋》。”方别还没有开口,薛铃就在一旁说道。
其实就文学素养熏陶来说,除了霍萤也能打之外,其他人在薛铃面前基本上就是个弟弟。
但是江湖上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关中大侠吕轻侯,不能光靠一张嘴说死别人,所以说读书破万卷,也不过是秀才遇到兵。
“鄙人粗陋。”广济奇只能向着薛铃抱拳道歉,不过方别并不介意这个小小的插曲,而是看着广济奇:“简单来说,如果广将军还有杀敌报国之心。”
方别在这里,将对广济奇的称呼从广兄弟变成了广将军。
“那么我等就不会在背后给将军捅刀子拖后腿。”
“这样说的话。”广济奇叹了口气:“当时那个倭寇劝降我的时候,你们也在近旁吗?”
“是的。”方别点头承认。
“如果当初我答应了,那么现在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广济奇问道。
“那是自然。”方别并没有否认。
“那还是真的很荣幸,老实说,当时我真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会答应,毕竟诈降之后保留有用之身,也算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的表现。”广济奇笑着说道:“不过后来想了想,还是比较恶心,即使诈降,今后也会膈应一辈子的,倒不如真的被一刀了断痛快。”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真的放我离开。”
“并且没有派兵追赶。”
“他或许真的是想降服你,带你回东瀛建功立业。”方别看着广济奇说道。
虽然说当时广济奇与燕九的交谈声音很低,但还是瞒不过方别的耳朵。
“那个东瀛剑客武功高的出奇,我也算是见了不少东瀛武士,更是亲手砍了不少,但是武功像他这样搞的,还真不多见,不知道方兄弟知不知道他的来历。”
说到这里,广济奇叹了一口气:“他说要对我三擒三纵,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手下的那六七十个手下都是正统的东瀛浪人,虽然纪律差了点,但是个个都算是百战精英,寻常官兵根本就不是对手,我那石屏卫所也有三五百的士兵,结果被那七十多人一冲杀就溃散下来。”
“就算我此番述职,侥幸没有收到上峰责罚,侥幸戴罪立功,除非坚守城池不出,若是野外遇上,恐怕依旧难以逃脱败亡的风险。”
广济奇作为一个出色的将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客观看待敌人的实力,既不能妄自菲薄,但是更不能盲目自大。
广济奇已经在燕九手上吃了一次大亏,但是如今想来,平心而论,如果当时广济奇如何应对,都很难击败燕九手下的倭寇小队。
“朋友,你听说过鸳鸯阵吗?”方别看着广济奇,幽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