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oz4精品都市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愛下-第340章 古鐘幻境熱推-mfzqg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享受过老张特殊针灸的人里面。
仅仅只有吴胜说好的。
别的人都对老张望而生畏,避之不及。
当然……吴族族老对老张的评价是毁誉参半,因为老张的确治好他,但也让他失去了男人的尊严,哪怕年老已经不需要。
可我摆放着,也不怎么碍事吧。
“我们继续爬山吧。”
“好好锻炼身体。”
林凡挥着手,带领大部队继续往上爬。
对别人来说,来到这里是冒险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在林凡嘴里呢,那就是爬山,没办法,实力强大的人,也许真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吧。
远方。
“该死!”
墨武脸色铁青,自身的伤势有些严重,神秘飞剑的破损伤了他的本源,就算他是圣人境修为,一旦本源遭遇到损伤,没有天材地宝,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周围的族人子弟们不敢多言。
他们知道墨武圣人很愤怒,被对方如此欺辱,完全就是再打圣人的脸面。
修炼到这等境界。
就算遇到境界比他高的星空大族强者,都无需如此卑微,可现在所遭遇的一切,彻底让自家的圣人脸面无存。
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将这里的情况传递回去。
强者,必须要强者到来。
否则无法镇压现在的局面。
……
因为林凡跟墨武的一战之威,早就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大多数强者都已经知道在远方有剧烈的震动响彻。
强者间的战斗就是如此。
同时让更多的强者都知道要小心翼翼,绝对不能大意,否则遇到麻烦,怕是无法自救。
小道上。
孙晓手持手机,拍摄着周围的情况,像他这种如此光明正大拍摄的情况,也只有跟林凡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机会。
直播间里的水友们早就被林凡的实力弄服气了。
偶像级的存在,能是那么简单的嘛。
同时羡慕孙晓的运气。
在偶像身边,那安全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走着,走着。
突然间。
林凡停下脚步,发现跟随在他身后的人都不知为何的停了下来,就像是看某种东西入迷似的。
“你们怎么了?”他好奇的问道。
只是没有人理睬他。
吴族族老等人的目光都看向一个方向,眼神有些无神,像是受到某种影响似的。
“小宝……”
“老张……”
林凡喊着,却发现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播间里的水友们在此时也是炸开锅。
“什么情况?”
“狗贼晓怎么动都没动。”
“他们好像遇到麻烦了。”
“偶像为什么能动,这玩意还要看人的吗?”
“放屁,都说这里是古迹,肯定很危险,为啥他们都跟傻了似的,而偶像没有任何问题,那是因为咱们偶像够强。”
“解释的很完美,将我想的都说出来了。”
此时,没有人知道现场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凡都有些懵。
大家都走的好端端的。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
随后。
他站在老张面前,脑袋靠着老张的脑袋,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聪明的办法。
谁还敢说从青山精神病院走出来的人,智商不高的,那是你们对精神病患的误解。
看看咱们的林凡多么的聪明。
就算想到如此聪明的办法,也是不骄不躁,没有丝毫得意之色。
“那里……”
他发现在老张的视线里,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有口破旧不堪的古钟,古钟立在亭子里,因为经久失修显的破旧不堪。
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显得很平常。
很快。
林凡站在破旧的古钟前,歪着脑袋看着,没有看出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都已经生锈了啊。”
伸出手,抚摸着古钟。
顿时。
咚!
一道沉闷浑厚,震动心神的钟声响彻,钟声上达苍穹,下穿九幽地狱,已经不是寻常的钟声。
长白山生灵听闻钟声。
无数异变的野兽仿佛受到惊吓似的,仰天怒声咆哮着,吼声震耳欲聋,散发出来的气势震慑心神。
很多人脸色煞白。
不是钟声让他们感到不适,而是这些兽吼声让他们感觉到可怕。
长白山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兽类。
隐藏在天池下的白蛟,猛的一惊。
已经缩小到极致的身躯,因为钟声又缩小了许多,直接躲在贝壳里,动都不敢动。
“是谁在找死,竟然敢到那里去。”
白蛟生活在长白山无数年。
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他比谁都清楚。
他是一条欢快的白蛟,化蛟成龙的小宝贝,就蹲守着自己的宝贝,等待成熟,别的东西他不想争,因为争不过。
危险太高。
得不偿失。
此时。
在林凡触摸生锈的古钟时,思绪被拉扯到一处神秘的空间,不……这不是神秘的空间,而是曾经古老时期一群强者在此辩道,残留的威势形成的特殊虚幻之景。
“老张……”
“小宝……”
“母鸡……”
“你们在哪……”
周围的环境并不陌生,就是他们所到达的地方,可是给他的感觉就是,这里像是回到数千年前的长白山似的。
走着!
走着!
嘈杂的声音传入到耳里。
抬头望去。
远方,有群人盘坐在古钟之下,吵闹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仔细一看,每一位都好像没有注意到林凡似的,跟周围的人高声辩论。
古钟之下有两道身影特别的显眼。
就仿佛是两位老师在给下面的学生讲课似的,又或者说两位地位崇高,尊坐上席。
一位身穿破旧的道袍,另一位则是皮肤较深,装扮奇怪,有点像佛教的人,正在跟老道辩论,每次开口,都有佛莲降临,笼罩着周围的一切。
如果别的人跟林凡一样遇到这种情况。
绝对会发现此地非同凡响。
那位佛教之人说完后,示意一旁的老道与之论道,而坐在下面的那些人,有的儒雅,有的无欲,各种各样,宛如各家之祖似的。
可是在佛教之人说完后。
有的脑后浮现佛光,头发无刀自落,拜入佛门。
古书并未记载这一幕。
无人知道这是佛道之争,本土道门抵御外来信仰入侵,却落入下风,冥冥之中仿佛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操控着这一切。
林凡没有将这些嘈杂的声音听到耳中。
对他而言。
远远没有寻找他们重要。
“咦!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林凡看到坐在一排的老张等人,他们双眼无神的看着端坐在古钟旁的佛教之人。
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经文。
林凡来到老张身边,拉起他的手,“老张,走啊,你们干什么呢?”
没有任何反应。
而一旁的母鸡却是‘咕咕’的叫喊着,很有节奏感。
“母鸡,你身上的毛呢?”
林凡看到母鸡浑身光秃秃的,一根毛都没有,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邪物公鸡心志不坚,直接一个佛号就遁入佛门,然后剃掉毛发,成为一头佛鸡。
以往不管如何,母鸡都会理睬林凡,可是现在却连睬都没有理睬,让林凡都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不该在这里的。”
林凡摇着头,感觉的到他们是受到某种东西的迷惑,随后抱起母鸡,拉着老张的手……
而就在此时。
嘈杂声消散。
刷!
刷!
刚刚还在嘈杂的人,齐刷刷的看向林凡。
盘坐在古钟边的老道消散。
佛道之人看向林凡。
眼里蕴含着一股惊人的威势,宛如整个天地都压在他身上似的。
凶狠。
愤怒。
等等。
各种目光锁定着林凡,意思很明确,他们你不能带走。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他们是我朋友,我要带他们离开。”林凡丝毫不畏惧的说道。
他感觉这些家伙好像有些恶意。
不像是好人。
只是他不是那种喜欢用肉眼评价一个人。
需要接触一番,才能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端坐在古钟旁的佛门之人,轻轻的拍打着古钟。
咚!
咚!
古钟震荡着,声音传递出来,形成一道道音波,宛如波浪似的朝着四周扩散。
这是摄人心神的钟声。
任何人都难以抵挡。
“你敲钟是你的事情,但我要带我朋友离开,这是你们不能阻止的,如果你们强行要留下我朋友,我会对你们不客气的。”
话音刚落。
林凡一脚跺着地面,力量传输,咔擦声传来,一道裂缝宛如活过来似的,如同一条蛇似的,弯弯曲曲的朝着古钟那边蔓延而去。
当缝隙蔓延到古钟那边时,佛门之人低眉,一道光芒绽放。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操作很简单。
就是一切都仿佛时间回放,裂缝消散,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寻常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无法阻止的。
可惜……
这一脚是林凡踩出来的,很难想象其中的力量有多恐怖,裂缝非但没有消散,反而穿透光芒,直接蔓延到古钟之下。
咔擦!
古钟嗡的一声,震荡起来,随后浮现裂纹,声音清脆,而又刺耳。
刷!
明明看着林凡的众人,又将目光看向古钟。
有的露出喜色。
有的懊悔不已。
有的是一种解脱。
唯独那位坐在古钟边的佛门之人,怒目而视的盯着林凡,最终身影越来越模糊,周围的景象,荡漾起波纹,渐渐消散。
一切都恢复到原先的模样。
“刚刚怎么了?”
吴族族老第一时间苏醒过来,迷茫的看着周围。
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