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ta1z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063章 明月幾時有展示-81hvd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太白、蔷薇!”
这时,韩嫣萝乘着一架马车,冲入李白跟蔷薇的视线。
这马车由四匹诡异青铜马牵引着,速度迅疾无匹,一看就是一件宝物。
“嫣萝姐姐,我怎么感觉,就算没有我们,那杜三更也拿你没办法啊。”
等韩嫣萝来到近前,李白双臂抱胸笑着打趣道。
“但我也拿他没办法啊。”
韩嫣萝看了眼地上趴着的杜三更,而后一脸狡黠地笑看向李白。
“所以就更杜三更想杀你一样,你其实也想杀了他?”
李白接着道。
“如果我说,花钱向杜三更买我这条命的,其实就是我自己,你信吗?”
韩嫣萝笑靥如花地看向李白问道。
“嫣萝姐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等李白开口,一旁的蔷薇忽然面色一寒,目光冷冷地看向韩嫣萝。
她最不喜欢被人欺骗跟戏弄,更何况还连累上李白。
“如果真的是这样。”
李白轻轻拍了拍蔷薇的肩膀示意她冷静,然后笑着看向韩嫣萝:“那你得加钱。”
跟蔷薇不一样,李白的做事原则是,一旦答应了要做某件事情,也就代表着他可以承受因为这件事情而带来的一切风险,这其中就包括欺骗跟背叛。
这就是生意人与江湖人士的区别。
韩嫣萝闻言先是一愣,继而眼眸之中闪过一丝赞赏神色,而后一把跳下马车,伸手搂住蔷薇的胳膊笑道:
“我的蔷薇妹妹,我就是开个玩笑,试探试探这臭小子,想看看他被人背叛时会是什么反应,怎么你倒是误会起来了,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姐姐我害谁也不会害你呀。”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蔷薇虽然依旧没有消气,但目光之中对于韩嫣萝的冷意已经消减了几分。
“确实。”
李白站在蔷薇旁边,很是认可地附和了一句。
“你李太白有点见风使舵了啊,刚刚不是说加钱就行吗?”
韩嫣萝白了李白一眼。
“但你没加啊。”
李白一脸无辜。
“你现在加钱,我立马把小花哄好。”
他一脸认真道。
“你准备拿什么哄我?”
小花闻言很是好奇点转头看向李白。
“她还没加钱呢。”
李白一脸无奈地指了指韩嫣萝。
“嫣萝姐,加钱吧,我看看他怎么哄我。”
蔷薇随即眼神无比认真地看向韩嫣萝。
“感情你两这是合着伙坑我呢?”
望着并肩而立,十分默契地齐刷刷看向自己的太白跟蔷薇,韩嫣萝心头忽然涌出一种莫名的挫败感。
“行行行,我加钱,加钱,等回长安,答应你们的灵石翻倍总行了吧?”
“快上马车,快上马车,在我的噬心蛊笛灵力散去之前,我们得找个安全的地方先避几天风头,先在还能将一切推到马匪跟那罗布头上,要是被吐蕃人发现有唐国修士出没,最后全境戒严,我们就别想去逻些了。”
韩嫣萝一脸无奈地催促道。
“你还没说怎么哄我呢。”
被韩嫣萝推着上了马车的蔷薇依旧没有忘记之前李白的承诺。
“我可是帮你要了个好价钱!”
她跟着又强调了一句。
“我想想……我想想……”
李白一边跟着坐上马车,一边敷衍道。
“别想了,就现在,你没看出来我心情不是很好吗?”
蔷薇语气很强硬。
“还有,你坐的离我那么远干嘛,坐近点!”
她接着又皱眉拍了拍一旁的空位补充了一句。
“要不……要不……要不我给你……给你唱首歌吧?”
李白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蔷薇边上。
毕竟是自己亲口答应的,实在找不到借口糊弄过去。
“唱歌?唱曲?”
“对,就是唱曲。”
“也好,反正这路上也无聊的紧,你就唱吧。”
“咳咳咳……我酝酿一下情绪。”
“别墨迹。”
“来了,来了。”
听着马车内的对话声,坐在马车前方的韩嫣萝默默抬头望天:“年轻真好啊……”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紧接着,李白的声音响起。
“这破锣嗓子……”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韩嫣萝先是吐槽一句李白那毫无美感可言的嗓音,但随着下一句唱词唱出,她脸上的笑容忽然敛去。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注:这一段不计在付费字数中。)
一曲罢了,韩嫣萝面无表情地坐在马车前头,眼神莫名的孤寂。
李白虽然唱的不怎么好听,但词中意境却是无形之中勾起了一道她深埋心底的念想——她那早已天人永隔的父母以及那些飘零异乡的朱颜卫姐妹。
“苔花,等着我,我们马上就接你回家。”
她一边又塞了一块灵石进身旁的凹槽,一边低声念叨道。
其实不止是韩嫣萝,还有蔷薇以及李白自己,因为对于这大唐而言,两人其实都是“异乡人”,不自觉地就被词中的“离合”愁绪所感染。
于是马车内,顿时一片死寂,这让那“马蹄”声跟车轱辘的转动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哇!……阿爹!娘亲!……”
而就在这时,一声非常凄惨的哭嚎声,打破了马车的上的死寂。
李白、蔷薇一脸惊愕地循声望去,只看到被韩嫣萝带回来的白灵韵,正卷缩在马车角落嚎啕大哭。
原来她早就醒了,只不过一直没弄清楚状况,便故意装作了昏睡模样,因为同样被这首词意境感染,又联想到此时的状态,一下子没能控制住情绪,这才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偷听了这么久,想必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是去是留,你自己决定。”
这时马车前方,韩嫣萝语气淡定地开口道。
她其实早就知道白灵韵醒了,故意没有去戳穿她,一来是想让她自己了解现在的状况,二来是想试试她的品性看她会做出什么反应。
蔷薇跟李白闻言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当即笑了笑,然后什么也没说,也没再去看那白灵韵,只是静静地靠坐在马车上,任由身子随着马车颠簸。
“我……呜呜……我想……我想跟你们走!”
白灵韵依旧止不住自己的哭声。
“既然这样,那你还哭声什么?”
韩嫣萝笑问道。
“我不知道……呜呜……我就是想哭……我想……我想跟你……跟你们修行者一样无拘无束……呜呜……但我……但我也想家……我也想我娘亲……想我阿爹……呜呜呜……”
白灵韵哭得有些无法自持。
“那你今晚就哭个痛快吧,等到了明天就不许再哭了。”
韩嫣萝有些哭笑不得。
“好……呜呜……从明天起……我……呜呜……再也不要哭了……我……我要做这……做这天底下最自在的人!”
李白不知道白灵韵能否成为这天底下最自在的人,但却很佩服这个小姑娘,能有抛弃一切走出来的勇气。
这一点,比他上辈子强。
……
“地阶法器紫府天罡伞、地阶兵器金蟒开山刃、地阶暗器天女散花针、地阶护体甲胄紫府金光铠还有云隐斗篷跟神行靴。”
“杜老鬼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些了。”
清水河畔一处地底洞**,韩嫣萝将杜三更身上的东西一一清理鉴定完毕,然后看向一旁的李白跟蔷薇。
“杜老鬼是你们抓得,这些东西,就都是你们的了。”
她接着补充了一句。
“整这么一套装备,得花不少心思吧?”
李白看着地上的这些东西,有些好奇道。
“除非像是青羊宫这种有传承的门派,否则想拿到这么多地阶法器,几乎是不可能。”
韩嫣萝点了点头。
这一路相处下来,她已经能够十分从容地“面对”李白口中这些陌生词汇了。
“可惜的是这老鬼没把灵石带在身上,否则以三更观这么多年的积蓄,应该十分可观。”
她接着又略显可惜地补充了一句。
“现在杜三更在你手上,捅了他们老巢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这笔买卖,你们朱颜卫一点也不亏。”
李白直接点破韩嫣萝心底那点小九九。
“来,蔷薇,你看上什么就拿吧,别客气。”
韩嫣萝直接无视了李白,然后对蔷薇做起了顺水人情。
对此,李白倒是无所谓,因为之前就已经答应过了蔷薇。
蔷薇闻言却是站在那堆东西面前踌躇了起来。
“这刀我要了,其它的都用不上。”
李白知道她不好意思拿,于是直接提起那刀放入自己的纳戒之中。
不过他说的倒也算是实话,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些法宝都已经有些鸡肋。
“你用不上,不代表你们青莲乡真武馆用不上。”
蔷薇笑了笑。
不过她也并没有推托,而是一面收起东西,一面对看向李白道:“日后我若是寻到同等价值的法器,我会直接送到青莲乡。”
“这样也好。”
李白点了点头。
其实他这次并不算一无所谓,因为除了摆在明面上的这些法器,李白早已从杜老鬼手上取下了那块玄黄令。
早在外面时,他便已经发现,这玄黄令不但可以屏蔽自身气息,干预他人探查,还有着与他体内玄黄气极为相似的气息。
他准备这次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既然你们已经分配好,那这杜老鬼的尸首就交给我了。”
韩嫣萝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坐在山洞底部的一具尸首,然后她拿出笛子随意放在嘴边吹出一个音节,那尸体随之默默站起。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韩嫣萝操控尸体的能力,但李白跟蔷薇此刻依旧还是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嫣萝姐姐!”
就在这时乔装打扮过的白灵韵,一路小跑地带着老黄狗一起走进山洞。
“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看到吐蕃骑兵了!”
她一脸兴奋地道。
韩嫣萝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看向李白跟蔷薇:
“可以动身前往逻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