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d6w優秀言情小說 搖滾教父 黑色貝斯-第774章 幼稚?熱推-u65oy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致命的弱点?”
费迪南德立刻好奇了起来,追问道:“那是什么?”
“继承人。”
罗杰没有隐瞒地意思,直接说道:“老默多克已经快要八十岁了,但他仍然没有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关于默多克家族的“继承权内斗”,这都不能算是什么新闻了。
全世界都知道,老默多克的两个儿子和六个女儿之间,除了大女儿鲁登斯斯-默多克对继承家产完全没有兴趣之外,其余的五个人,为了争夺继承权,几乎已经是将彼此视为不死不休的仇人。
数百亿美元的家产,在这笔钱面前,足以让最亲密的亲人反目成仇了。
当然,这也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家产之争,同时也是因为,默多克的六个子女,分别由他的三任妻子所生。
而默多克和他的三任妻子之间的恩怨情仇,简直可以拍出一部数百集的超长篇家庭伦理剧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之间,肯定是站在自己的母亲这一边,彼此之间的关系能好得起来才见鬼了呢。
而且年龄也是一个大问题。
默多克的大女儿鲁登斯斯-默多克出生于1958年,而最小的女儿克洛伊-默多克则出生于2003年,相差足足45岁。
(注:这个年龄差是真的。)
事实上,在默多克家族当中,除了年龄最小的,默多克与第三任妻子,美籍华裔的邓女士所生的两个“零零后”女儿,因为年龄太小的缘故,还没有过多地参与到这场“家产之争”中之外,其余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彼此之间早已是水火不容。
大女儿鲁登斯斯-默多克自己虽然不怎么在乎这些,但她的丈夫却是新闻集团的高管,为了保住丈夫的财富和地位,鲁登斯斯-默多克虽然不会主动去争夺什么,但却也是死死地握着手中的信托股权,坚决不肯退让半分。
就连老默多克自己,希望用钱来买下鲁登斯斯-默多克手中的股份,都被后者以强硬的态度拒绝。
至于两个儿子,长子拉克兰-默多克和次子詹姆斯-默多克之间,那就更是无法调和了。
拉克兰-默多克由于出生更早的缘故,早早地就被老默多克钦定了“继承人”的身份。
但或许是天生平庸,也或许是教育的问题,总之,拉克兰-默多克在一系列的“考验”中,表现得完全不像是一个合格的商人,更加不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
现在,尽管拉克兰-默多克顶着一个“副首席执行官”的名头,名义上是整个新闻集团的第三把手,仅次于他的父亲鲁伯特-默多克,以及新闻集团的CEO彼特-切尔宁,但实际上却没有任何的实权。
而且,在新闻集团内部,拉克兰-默多克也处处受到排挤,与默多克家族的其它“盟友”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
而默多克的小儿子,詹姆斯-默多克,用老默多克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天生的商人”。
和霍华德-休斯、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等等著名的天才一样,詹姆斯-默多克也是哈佛大学著名的“退学生”当中的一员。
1995年,詹姆斯-默多克从哈佛退学,与朋友创办了唱片公司Ruckus,并取得了不错的业绩。
1996年,詹姆斯-默多克将Ruckus以2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自己的父亲,并以此为跳板,进入新闻集团工作。
在超过十年的时间里,詹姆斯-默多克几乎是以每两年一次的速度,高效而稳定地晋升着,如今已经是新闻集团国际公司的执行董事长。
虽然在“职位”上,詹姆斯-默多克远远无法和自己的哥哥,以及姐夫相提并论,但在实权上,詹姆斯-默多克可以说是整个新闻集团当中,排在前五的人之一。
但是,詹姆斯-默多克在争夺继承权这一件事上,却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那就是,在老默多克给詹姆斯-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股份当中,几乎全部是没有投票权的A类股份。
虽然持股比例与大儿子拉克兰-默多克相同,但在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当中的话语权,却是相差太多了。
没有投票权,就意味着詹姆斯-默多克只能通过拉拢盟友的方式,为自己争取话语权。
但即便如此,凭借着在商业上惊人的才华,詹姆斯-默多克仍然是被老默多克视为最杰出的继承人。
至于股权的问题,至少在老默多克还活着的时候,并不需要太过担心。
虽然说,和老默多克本人相比起来,詹姆斯-默多克所谓的“天才”,其实也就是在普通人当中比较出色的程度。
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怎么看,在默多克家族的下一代当中,詹姆斯-默多克,都是唯一一个,有那个能力和手腕,能够让新闻集团的发展不至于倒退的人。
甚至,运气好的话,还有可能让新闻集团更进一步。
绝大多数对新闻集团保持关注的人,也都认为,詹姆斯-默多克,会是老默多克最好的继承人,没有之一。
哪怕是老默多克自己,同样也是这么想的。
否则,也不可能将新闻集团在整个欧洲的业务,几乎都完全交给詹姆斯-默多克来负责。
虽然这会让默多克家族的内斗更严重,但和让拉克兰-默多克,或者其它人继承新闻集团相比起来,这点“隐患”还是能够接受的。
身为高盛集团的高层,费迪南德对于默多克家族里的这些破事,不说是了如指掌,但至少公开的部分还是很清楚的。
听了罗杰的话,费迪南德直接反驳道:“我不认同你的观点,詹姆斯-默多克完全有那个能力继承默多克家族。”
“我承认,詹姆斯-默多克是个不错的继承者。”
罗杰点了点头,又反问道:“如果詹姆斯因为【窃听门】事件而入狱呢?”
“如果失去了詹姆斯,默多克家族确实是没有什么算得上合格的人才了……”
费迪南德自言自语地说了几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看向罗杰:“你手上有指向詹姆斯-默多克的证据?”
罗杰把这个条件摆到桌面上来,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
作为“平等合作”的底气,能够“干掉”詹姆斯-默多克,这就是【量子娱乐】的底气所在。
费迪南德认真地思索了片刻,不得不承认,若是【量子娱乐】手中有这么一张牌,高盛确实是有必要慎重考虑对方的提议。
若是在其它时间,将詹姆斯-默多克送进监狱,对新闻集团的影响确实不小,但也不至于让其产生什么巨大的动荡。
但现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若是来上这么一手,绝对是可以很大程度上,加速新闻集团的崩溃。
这个过程被成倍的加快之后,没有了足够多时间的“缓冲”,也就减少了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数的可能性。
若是高盛有意瓜分新闻集团的“遗产”,这一点,还是很有价值的。
仔细考虑了一会之后,费迪南德对罗杰说道:“我没有权利对你承诺什么,麻烦你稍等一会,我要向上级进行汇报。”
罗杰也知道,费迪南德虽然名义上是高盛的高管之一,但却没有进入决策层。
这种大事,费迪南德根本没有权利单独决定,必须要向上汇报。
“我再强调一下我们的条件。”
罗杰开口重复道:“【量子娱乐】、康卡斯特、高盛,我们三家联手对付新闻集团,事成之后,电影业务部分的业务归【量子娱乐】,其它业务,北美地区归高盛,海外归康卡斯特。”
除去电影业务之外,新闻集团的资产主要就是在电视网和传统媒体方面。
考虑到康卡斯特即将完成对NBC环球的并购,想要拿下新闻集团在北美地区的传媒业务,是有很大难度的。
这个难度,主要是在“反垄断法案”这一点上。
NBC电视网和福克斯电视网一旦合并,立刻就会成为北美第一大电视网,而且是将差距甩开到第二名的CNN根本没有丝毫可能追上的程度。
反垄断部门,基本上不太可能通过这一项审批。
因此,在仔细权衡过后,康卡斯特的高层,要求在这一次合作当中,取得新闻集团的海外传媒业务,从而迈出向海外扩张的步伐。
顿了顿,罗杰再次强调道:“在这件事上,【量子娱乐】和康卡斯特已经达成了一致,如果高盛不同意,我们可以问问美林、摩根,或者花旗的想法。”
拉上高盛入场,主要的目的还是在于,作为华尔街的巨头之一,高盛手中的现金流极为的充沛。
不考虑其它,单单只是高盛手中的现金,就能在这个计划中发挥极为重要的价值。
康卡斯特确实是有钱,但在并购NBC环球的交易中,已经基本上掏空了康卡斯特手中的现金流。
就算通过融资、贷款等方式再筹集到一笔资金,数目也不会太多。
至于【量子娱乐】,手中的钱就连吃下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都是十分吃力的,更不要说其它了。
拉拢一家有充沛资金的合作方入场,是十分有必要的。
第一家找上高盛,纯粹是因为在并购环球音乐集团的事情当中,【量子娱乐】和高盛之间建立起了还算不错的交情。
若是高盛不同意,再找其它合作方就是了。
有钱,同时又对新闻集团的传媒业务“可能感兴趣”的大公司,又不是只有高盛一家。
“我记下了。”
费迪南德点点头,说道:“在有了结果之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和你联系。”
“这几天我都在纽约。”
罗杰伸出手,和费迪南德握了一下,很识趣地提出告辞:“我会在纽约停留大概三四天左右,我的联系方式你是知道的。”
……
罗杰离开之后,费迪南德直接来到劳尔德-贝兰克梵的办公室。
作为高盛历史上唯一一个“底层出身”的CEO,劳尔德-贝兰克梵工作态度,是绝对敬业的。
由于出身的缘故,劳尔德-贝兰克梵在崛起的路上,没少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
因此,在为人处世上,劳尔德-贝兰克梵就更加的小心翼翼,不敢给自己的反对者哪怕一点点鸡蛋里挑骨头的机会。
当然,能够坐上高盛的CEO的位置,而且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坐稳,劳尔德-贝兰克梵的手段也是非常高明的,而且绝对不缺乏铁杆的支持者。
费迪南德,就是劳尔德-贝兰克梵绝对意义上的亲信之一,属于最受信任的手下。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
费迪南德详细地将罗杰的提议说了一遍之后,就站在一旁,等待着劳尔德-贝兰克梵的决定。
“有趣的提议。”
劳尔德-贝兰克梵点了点头,没有立刻做出评价,而是反问道:“你的想法呢?”
费迪南德不清楚,劳尔德-贝兰克梵这么问,是真的想要听自己的意见,还是某种考验。
不过那都不重要。
没有人不想更进一步,费迪南德同样是有野心的人。
在前来找劳尔德-贝兰克梵汇报之前,费迪南德就仔细地思考过,若是让自己来做决定,自己该如何选择。
想了想,费迪南德如实说道:“这取决于我们的董事会是否对收购一家传媒集团有兴趣。就我的个人看法,新闻集团在北美地区的传媒业务,价值大约在四百亿美元左右,如果能够以三百亿美元以内的成本吃进,回报率是非常理想的。不过我们不擅长经营实业,若是参与到这个计划当中,最好的选择,也是低价收购之后转手卖掉,最多保留部分股份。”
顿了顿,费迪南德又说道:“听说迪士尼的内乱已经结束,如今的掌权者,那个‘微笑的米老鼠’野心勃勃,而且筹集到了大量的资金,试图将迪士尼从一个电影制片厂,转型成一个跨行业的传媒巨头,或许他们会是一个不错的买家。”
“想法不错。”
劳尔德-贝兰克梵点了点头,但就在费迪南德露出喜色的时候,劳尔德-贝兰克梵又说道:“可惜这个想法还是太幼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