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ubd火熱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495章 江東娶親看書-kzec1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在三兄弟社团看来,联姻之事不重要,无论孙尚香是否行事似男子,总归她是一个女人。
当今天下,也轮不到女子来当政。
更不用说孙尚香会有机会扰乱三兄弟社团今后的决策等等事件。
即使她性格刁蛮,即使他是江东吴侯之妹,那也绝不会发生此等事情。
重要的是刘备决意亲自前往江东这件事,才是众人讨论的重点。
同江东决裂,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吴夫人疼惜幼女始终是个借口罢了,谁都能看得出来。
但如今江东划出道道来了,刘备也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
“主公,我觉得此行前往,风险太大。”
诸葛亮回过神来,兴许关平陪着去了,还得搭进去一个。
徐庶捏着胡须道:“定国勿要插科打诨,主公焉能做出如此冒险之事,前往江东,不妥。”
左右军师的反对,反而让刘备坚定自己这走一遭江东的决心。
“孙权必不敢杀我。”刘备沉稳的解释了一句:
“我能得到盼望已久的南郡,江东减轻了更多压力,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
“主公。”
诸葛亮还想再劝,却见刘备一摆手。
“我纵横天下数十年,到头来还要惧怕孙仲谋乎?”
刘备站起身来,笑道:“我有云长翼德可攻城略地,还有元直孔明可出奇策,治理州郡。
吾还有一子阿斗,就算我被扣在江东回不来,我相信荆州在诸位的治理下,也不会出现任何慌乱之处。
待我进入江东后,荆州大小事务皆由孔明决断,元直辅佐,我自会与云长翼德说明原因。”
诸葛亮听到这话,主公对于自己如此信任,也是颇为感动,随即拱手,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辜负主公所托。
关平见自家扛把子把厚实都交代好了,心中也是颇为感慨。
不愧是能青史留名的人物,决断起来,还是有常人没有的魄力。
事情就此定下基调,孙乾随着吕范一同前往江东,商量具体的联姻示意。
毕竟如今刘备也不在是个庶人的身份,该走的六礼过程还是要走一遭的。
媒人传言是第一步,收下礼物则代表纳彩成功,对方不允,则亲事作罢。
自汉代以来,媒人的作用越来越重,妇人皆是因媒而嫁也越来越普遍。
在大汉朝,也并不排斥女子离婚再嫁的,故而曹老板喜爱人妻之事,也并未受到太多的抨击。
而女子在婚姻当中也有一定的自主权,就像是孔雀东南飞里的女主兰芝,她母亲便两次按照女儿的意思表示了拒绝提亲。
建安年间,自挂东南枝便由此而来,而此事就发生在庐江郡。
纳彩后,直到六礼的最后一步,亲迎,即夫婿亲自前往女家登门迎亲。
孙权见刘备的使者孙乾前来,表示刘备会亲自前来江东迎娶吴侯之妹的时候。
孙权在宽大的绣袍内暗暗捏了下拳头,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心。
公瑾的计策怕是要成了,孙权没想到刘备竟然真敢来。
知道刘备要来江东的人,在江东内部文臣武将人数不出一手!
建安十四年冬十月,刘备身着华服,带着孙乾、关平,还有五百士卒。
而赵云则是率军驻守江夏郡,目前效力于大公子刘琦“帐下”听令。
一行人乘船离开公安城,前往江东柴桑县,准迎娶吴侯之妹,孙尚香。
一行人顺流而下达到柴桑,太阳升起,晒的人暖洋洋的。
几条大船上面皆是披红,船只侧面描绘着青雀和白天鹅的图案,四角挂着绣着龙的旗帜,轻轻随风飘扬。
皇帝是天上的真龙下凡,这件官方认知大抵是在明清时代流传的。
唐代李商隐曾言堪叹故君成杜宇,可能先主是真龙。
故而大汉用龙旗是无妨的!
总之,码头上是一片喜气洋洋之色。
光是这一番先声夺人的景象,便让路过的柴桑百姓,纷纷猜测到底是哪一个世家子弟要成亲了。
而且看这架势,一定是嫡子嫡孙的那种地位。
关平率先跳下踏板,站在甲板上瞧着已经有聚集之势的百姓,微微一笑。
今天的任务就是花钱!
一队队身着彩服的士卒走下船来,然后着重小心翼翼的搬下一辆车。
这辆车可谓是煞费苦心,夺人眼球。
太阳光一照,金色的车子白玉镶嵌的车轮。
车壁外面更是贴满了金箔,亮瞎一阵百姓的眼睛。
众人皆是猜测,到底是哪家嫡子出手如此阔绰,也未曾听闻有婚事的世家豪门啊?
否则早就有人开始在门口向过路的百姓撒币了,让大家也一同沾沾喜气。
毕竟这些人家的嫡子嫡孙一旦成亲,那就是花钱如流水,婚礼庆典是越发的奢侈。
甚至还出现过一些荒淫无度的场面,比如趁着喝多了,当众敦伦,周遭一片指导看戏的。
要么露出阴私于亲族之间,诸如比大小等等。
现在猛然出现如此声势浩大的迎亲活动,柴桑县百姓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刘备牵着青骢马缓慢步行,马脖子上套有四周垂着彩缨、下面刻着金饰的马鞍。
关平则是跟在后面牵着羊,孙乾抱着大雁。
一众军士担酒。
更让人眼花的是军士们抬着的铜钱,都是用青丝线穿着。
就如此摆出来,足足有三百万的聘金。
三百万钱算钱吗?
在旁人看来是拿少了,可先前已经送给一波聘礼了。
更何况关平认为货币的本质应该紧盯物资,乱世当中,钱才是最不值钱的。
在大汉动乱时期粮本制,唯一能稳定货币的就是粮食!
只要粮价稳定下来,钱才能算钱。
各色绸缎,甚至还派出了许多士卒在柴桑县各处采买丝绸,不下三百匹。
通过这些采买的士卒口中,柴桑县百姓才弄清楚了到底是哪家豪门大户。
原来是鼎鼎有名的刘皇叔,特地前来迎娶吴侯之妹的。
孙刘两家去岁在赤壁大败曹操百万士卒的事情,早就在江东传遍了。
如今两家结为亲家,对百姓而言,那就更是保证了安全。
毕竟先前有谣言说,曹操会把百姓迁徙到中原去,一旦开始迁徙,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荆州新野等地的百姓便被迁徙进入中原,而淮南的百姓更是有十万人逃入江东。
迁徙对于百姓而言,铁定不是什么好事,人人避而不及。
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紧接着县城当中的人都是在议论此事。
正在丝绸店中买东西的乔大爷,也就是二乔的老父亲,听到一旁百姓的询问,心下也是大惊。
吴夫人要把自己最小的女儿嫁给刘皇叔,此事他缘何没有听到过!
想到这里,乔大爷便放下手中的丝绸,拄着拐杖,在仆人的引领下,改道府衙,准备去问一问此事!
刘备牵着马缓慢而行,一步一个脚印,就是想要让百姓都瞧见他是样子。
而刘皇叔的相貌也不是盖的,绝对是万千人中最闪亮的崽。
特别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的衬托之下,再加上他的名头,想让他不被关注,那简直不可能。
反倒是一路小跑而来的吕范,一脸的尴尬笑意,未曾想到刘皇叔竟然如此大张旗鼓,很是热情。
热情的都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柴桑县刚发生一点轰动的小事,孙权便知道了。
对于刘备如此热情的迎娶,倒也是在情理之中,此事想要瞒着,却是也瞒不住了。
不管如何,刘备他进入江东的地盘,那就已经是达到目的了。
吕范引领者刘备前往馆舍休息,关平就好像是故地重游一般。
只不过馆丞换了一个胖乎乎的人,躬身向刘皇叔行礼,
馆驿周边也有了许多江东士卒驻守,刘备带来的士卒也进入馆译,也能多保证一份安全。
柴桑县的百姓津津乐道,并且有人前往馆驿道喜,纷纷猜测着刘皇叔什么时候撒币。
也好让大家沾一沾喜气,毕竟有传言说足足三百万呢。
撒币铁定能够撒上许久。
柴桑府衙内,吴夫人正在听着和尚念经,人老了,衣食无忧,也想着要干点精神文明的事情。
特别是像吴夫人这种,衣食无忧,还大富大贵的贵族夫人。
乔大爷进了后院,见吴夫人正在听人朗诵完毕,于是笑了笑:“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
“是亲家来了!”吴夫人放下手中的佛珠笑呵呵的道。
“我是特地来给亲家道喜的。”乔大爷闪身进门,拄着拐杖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道喜?”吴夫人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喜从何来啊?”
“令爱已经许配给了刘玄德为夫人,今日玄德已经到了,在城中大肆购买,亲家何故瞒我啊?”
乔大爷坐在一侧,对于此事,他心中是有些不瞒的。
如此重要的是事情都不通知他,可见他的大女儿过的是如何小心翼翼。
要不是还有二女儿照拂,他真怕自己的大女儿就悄无声息的死在内院,或者受到孙权的欺辱。
吴夫人瞪大了眼睛,这是哪跟哪的事情?
自己的女儿出嫁,身为母亲的她都不知道!
“亲家莫要说些玩笑话。”
吴夫人面上已经有了一丝怒色,要晓得自己的女儿可未曾出嫁呢,焉能说这些谣言。
“啊?”乔大爷一时也有些懵逼。
吴夫人嫁女儿自己都不知道?
要晓得刘皇叔如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铁定不会做出那种强娶之事。
更何况还是江东之主,吴侯之妹。
铁定是六礼都已经走了差不多了,人家才大张旗鼓的过来迎娶。
“城中都传遍了,亲家派人询问便知真假!”
吴夫人稳下心神,一方面遣人出门去打听,另一方面则是派人把她的宝贝儿子给叫过来问话。
这件事要说他不知道,那可就真的有鬼了。
没过多久,仆人就回来说,都不用出门,有些看热闹的百姓聚集在门口,等着吴侯撒币呢。
真的有这种事,刘皇叔都已经在馆驿歇下,随行军士在城中采买各种东西。
总之人人都言刘皇叔为了迎娶吴侯之妹,出手大气,可见其是真心的!
做媒的女方是吕范,男方是孙乾,如今正在馆驿叙话。
吴夫人当即惊的说不出来话了!
没成想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不言不语就把他妹妹给嫁出去了。
刘备刘玄德,她可是听说过的,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可是与自己夫君差不多大的岁数啊!
而自己的女儿乃是二八年华的妙龄少女,这如何使得!
吴夫人一想到这里,便涕泗横流。
她是想要女儿嫁给刘皇叔的人,心中人选乃是关平,用来帮助儿子稳定荆州,对江东也更加有利。
可没成想与自己女儿结亲的就成了一个遭老头子,这不是让自己女儿后半生要守寡了吗?
刘玄德多大的年纪,他还能有几年好活头!
孙权走进房间内,挥手让周遭人全都出去。
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准备,毕竟府衙外有许多看热闹,想要接受撒币的百姓。
他们都在等,这男方女方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撒币呢!
瞧见母亲正在捶胸顿哭,当即大吃一惊,走上前去:“母亲何事如此伤心?”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古今常理,我自是晓得,可是你招刘玄德为婿之事。
我这个做母亲的为何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
难不成年每日过来请安问好也都是装出来的!”
吴夫人这话说的实在是重了,但也是一时气愤。
孙权大惊,急忙跪伏在地:“母亲勿要生气,此乃公瑾的计策。”
这口锅先甩出去,反正臣子就得为主公背锅,要是没有他的首肯,周瑜他想办也办不了啊!
“因为想要拿到荆州,故而以此为借口,想要把刘玄德囚禁在江东,分化关张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