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hrs精彩都市小說 宅童話-326.裂開的眼鏡看書-rfape

宅童話
小說推薦宅童話
辛西娅带着小爱丽丝来到了晚会现场。
其实对于这个晚会,不仅仅是小爱丽丝挺期待的,半精灵魔女其实也饶有兴趣,毕竟就她这人厌鬼惧神憎恶的名声,基本上是没谁会给她发舞会邀请函的。
她上一次参加舞会还是什么时候来着,哦,好像就是十六年前那一晚弟弟的生日宴会,而再往上呢?
半精灵魔女好好的翻找了一下记忆,最终却只能依稀在那早就忘记的差不多的童年时光里找到了一点印象。
那时候母亲似乎还在世,有一次带着她参加过精灵族的舞会,只不过精灵族毕竟不复往日第一帝国时期的辉煌,那次所谓的舞会其实也就是个简陋的篝火晚会来着。
不过从记忆中的温暖来看,舞会什么的还是挺有趣的嘛。
辛西娅不禁心里生出微微的期待。
只可惜弟弟不是很方便出来,否则能和弟弟一起参加的晚会才是真正的有趣,算了,好好玩玩吧,待会儿回去之后好好给弟弟讲讲舞会的有趣,想必到时候他那副很是期待却又没法参加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
一想到开心的事情,半精灵魔女脸上的笑容也就越发灿烂了起来。
现在心情相当不错的她甚至愿意主动给平时基本都懒得管的便宜钱包徒弟打了个招呼。
哦,对了,我这便宜钱包,呸,我这宝贝徒弟叫啥来着?好像有点想不起来了,算了,这个不重要。
“晚上好啊,我可爱的弟子。”
一时间忘了自家便宜徒弟的名字,却又懒得动脑筋回想的辛西娅挥了挥手,然后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打完招呼,辛西娅直接无视了门口傻站着的那些人,她旁如无人的牵着小爱丽丝的手走进了宴会厅,然后找到了小爱丽丝的好朋友阿娜丝塔的位置,就带着小萝莉过去让她们自己玩去了。
………..
门口,联盟的王子奥尔丁顿陷入了呆滞,就在刚刚戴安娜伸手指着他的身后的时候,奥尔丁顿本能的就转过头看看这个学妹所谓的老师究竟是谁的,然后他就好像化作了一尊雕像,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对于一个炼金术师来说,其他的天赋都是虚的,炼金术师真正看中的天赋要求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足够的聪明,毕竟炼金术其实就是一门将知识转化为实物的技术,如果不够聪明的话,那就无法学到足够多的知识,而知识储备不够丰富,那炼金术就肯定弱鸡。
所以,能成为年轻一辈之中最强的炼金术师,甚至还得到了炼金王子这么一个称号,奥尔丁顿自然是个聪明人。
只是,在这个世界,聪明是件好事,但是太过聪明了就往往不太那么美好了,因为一个人的智力程度在神秘侧有着一个专门的数据来精确量化,而这个智力数值的正式名称则叫做灵感值。
越是聪明的人灵感值越高,而灵感值高了就更容易出现灵光一闪的状况,如果是你在思考难题的时候出现灵光一闪,这自然是好事情,你的问题往往能很快就能找到解题的灵感。
可是万一这灵光一闪闪错了地方,就比如你洗澡看到了肥皂泡忽然灵光一闪,想着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个伟大存在长的就和这泡泡一样,结果这世上还真有那样的伟大存在,并且这个伟大存在还强大到能感知到想起他的人……
于是,就和所谓的你打了个喷嚏肯定是背后有人在骂你的说法一样,伟大存在察觉到有人在想祂,于是就将视线看了过来…….
你在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深渊被你凝视了不会有啥事,你被深渊凝视了会不会出事,这可就说不准了,得看对面大佬的心情如何。
一般来说这结果都不会太美好,就好比人类不会给一只蚂蚁让路一样,那种等级的伟大存在一般情况下可不会在乎那在祂们眼中看来连蝼蚁都不如的人类能不能承受他们的目光。
所以,灵感是把双刃剑,用得好能受益无穷,而要是老是无端联想,鬼知道哪天就撞上了惹不起的未知存在了。
这就好像是深海中钓鱼一样,水面下究竟有什么没人知道,可能是一条美味且无害的鱼,你能借此饱餐一顿,也可能是条食人鲨鱼,你最终鱼没钓到,自己还被拖进海里喂鱼了。
奥尔丁顿现在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即将葬身鱼腹的倒霉鬼,他的灵感值之前经过专业测量,高达85点,几乎逼近人类的极限了,如此高的灵感是相当危险的,但是好在他一向小心谨慎,并且受过专业训练,轻易不会去乱看乱想一些未知的东西。
然而今天,他失算了,在奥尔丁顿看来,这个名为戴安娜的学妹也就是个普通人,虽然长的很不错,家里还很有钱,但是这也改变不了她是个普通人的事实,一个普通人在超凡者眼中是不值一提的,那么她的老师自然也不会是啥大人物,估计是奥德里奇的某位老教授啥的。
可是他现在看到了啥?
那在常人眼中看来只不过是个黑裙女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走下马车的画面,但是在奥尔丁顿眼中,却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首先是那辆马车就很不对劲,那拉车的根本不是什么马匹,而是一团时刻蠕动变形着的扭曲血肉,裸露在外的血肉上依稀有着一些马匹的痕迹,表面惨咋着一些马脸,马尾,马蹄子之类的部件。
而后面的车厢也是如此,那根本就是一个极度肥胖且畸形的人,所谓的车厢其实就是他的肚子,而那车门则是长在肚子上的一张巨嘴,这张嘴上满是尖牙利齿,一条猩红的舌头乱甩着,仿佛正准备择人而噬。
至于从这诡异的马车上下来的这一大一下两个女人,这就跟不对劲了,当奥尔丁顿看到那个黑裙女人的时候,他的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了树这个词,然后是世界树,之后是生机,再又生到死,最终在极端恐惧的情况下,他看到一颗枯骨之树在那个黑裙女人的背后展开,树上无数只乌鸦血红的双眼注视着他,刺耳的鸦鸣开始在她的耳边回响。
他慌忙的将目光从那个黑裙女人身上移开,看向了她手中牵着的那个小女孩。
“哦,伟大的薪火之主啊,我为什么不直接闭上眼睛。”
这是奥德丁顿脑中最后的想法。
有无穷无尽的光亮在他的眼前绽放,恐怖的高温升腾着,就仿佛太阳坠落在了人间一般,而更让人惊恐的是这轮太阳正漂浮在一片漆黑的深渊之中,无数只漆黑的手从深渊之中伸出,牢牢的将这轮太阳锁住,并不断的下拉着……
咔嚓……
轻微的破碎声响起,奥尔丁顿回过神来,他的手颤抖着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已经破碎了一片的镜片,他心中后怕不已。
这副眼镜并不是普通的眼镜,而是家里特意给他准备的保命宝具,采用最高级的炼金术打造而成,其上附魔了数道精神防御咒文,能让他免疫两次足以让人精神疯狂的灵感危机,而现在这镜片碎了,也就是说刚刚他差一点就疯了………
“该死的,见鬼了,这旧都这么危险吗?难道到处都是怪物?还好,两片镜片还剩一片,接下来要小心一点了。”
他心中暗骂了一句,刚准备强行镇定下来,再做打算,就又听到了背后有人用温和的声音询问着。
“这位先生,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需要帮忙吗?”
“谢谢,我很好。”
奥尔丁顿抬起头,下意识的回答道,结果一抬头,一双黄金一般的眼眸映入了他的瞳孔。
咔嚓…..
早已破损不堪的眼镜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委屈了,它彻底的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