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xae扣人心弦的小說 超凡貴族笔趣-第769章 入侵者和家賊相伴-ne66j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负责看守物资的卫兵第一次向我报告,说临时仓库里少了一小袋粗糖,我当时并没有在意……我以为他记错了,或者那袋粗糖落在行军途中。”
马车营帐旁边的空地上摆了几张木椅,众人都坐在各自的椅子上围成一圈,由夏洛特向兰德尔殿下禀报营地出现的异常状况。
金发碧眼的女骑士惭愧地低下头,她没有认识到炼金人类做事一丝不苟,每天都会清点物资好几遍。卫兵报告说临时仓库少了一小袋粗糖那肯定是在营地里的丢失的,而且是当天的发生的事情。
远征军携带大量粗糖,多一袋或少一袋都无关紧要。可是,远征军的营地被人入侵,对方还能在大家的看护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到东西,那就非同一般了。
夏洛特抿了一下红润的嘴唇,继续向维克多介绍道:“接下来的十天,营地里连续发生6起物品丢失的事件,几乎隔一天就会有东西莫名其妙地失踪。丢失的物品包括糖、盐、咖啡、新鲜水果、酒、蜜饯和调味品……我们发现营地里的情况不对,但没有大张旗鼓地搜查,而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在暗中观察,希望能找出窃贼。”
维克多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好笑的神情,语气轻松地说道:“你们当时以为营地里的窃贼是贝尔蒂娜和卡里古拉,故意纵容她们玩耍。”
大家也都笑了,只不过他们的笑容都有些尴尬沮丧,夏洛特解释道:“失窃事件是在贝尔和阿卡回来之后发生的,我们都误以为是他们俩的恶作剧,并没有放在心上。”
“阿卡和贝尔的嫌疑是怎么解除的?”
“失窃事件的第十二天,阿卡最宝贝的香料袋和铁锅被偷了,他急得到处找,然后哭得很大声,很伤心……我们盘问了贝尔,但她的护卫证明她当时在营地后面的河边玩,不可能是她的偷的。”
夏洛特顿了顿,正色说道:“阿卡自己都找不到他丢失的物品,我们这才意识到营地里有入侵者。”
她看了维克多一眼,强调道:“很可怕的入侵者。”
维克多稍稍沉默,目光投向了纳尔森,问道:“我的指挥官,你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
纳尔森习惯性地摸了摸后脑勺,声音沉沉地说道:“我还是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我自己停止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这样我就不至于失去感知力,然后我和卫兵一块看守仓库……”
见纳尔森住口不语,维克多惊讶地坐直了身体,问道:“仓库里的物资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被盗了?”
纳尔森摇了摇头,郁闷地说道:“是我自己的帐篷被窃贼光顾了,丢了一把精金小刀、一只银勺子。”
维克多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纳尔森丢的东西虽小,可窃贼能避开他的埋伏,摸到他的帐篷里,绝非普通人可以做到,对方的心灵感知至少要强于纳尔森才行。
维克多想了想,摇头说道:“纳尔森,有外来者入侵营地,你还要悄悄地埋伏……这可不像北地之熊的风格。”
纳尔森用眼角瞟了瞟旁边的戴恩,表达的意思是:家伙教我这么干得。
戴恩苦笑道:“我不相信有外敌入侵,我认为是咱们自己人做得……纳尔森勋爵也不相信有敌人能潜入营地,所以他听从我的建议,淡化处理这件事情。殿下,您知道的,有些人在特殊的环境下,为了缓解压力,会出现一些不同往常的怪异行为,比如偷盗。而且,营地丢失的东西都是一些普通物资,如果我们为了这点小事,大张旗鼓地将他找出来,让他颜面尽失,也不太好吧?”
戴恩怀疑队伍里出“家贼”,实属合理猜测,难怪纳尔森和夏洛特会采纳他的处理意见。
远征军营地有四位黄金级的亚龙人坐镇,剩下的二百来号人绝大多数都是感知属性在15点以上的炼金民兵,还有炼金龙蜥、炼金战獒和熊犬四处巡逻。再加上伊莫森培养的剃刀兽、菲利普二世和菲利普三世——这些非自然的异化怪物天生血肉饥渴,对生物格外敏感,那怕藏在地下的角蛙,它们都能挖出来吃掉。
以维克多的角度来看,远征军的感知方式、感知层次立体而严谨。假设他亲自潜入相同条件的一处营地,实施盗窃,不被发现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维克多又看向夏洛特,只见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纳尔森的帐篷里有两位持剑侍女,她们受过最严格的假寐训练,在主人睡觉的时候要轮流保持警惕性。夏洛特显然在事后盘问过她们,如果纳尔森的持剑侍女不是“家贼”,那么营地真的有入侵者。
“外贼”可以从持剑侍女的身边偷走东西,它就能下毒或者刺杀因修炼波尔塔诺斯秘法而没有知觉的家族成员。
所以,夏洛特才说营地里的入侵者非常可怕。
纳尔森瓮声瓮气地说道:“偷我帐篷里的东西,这种行为是挑衅。我也不管窃贼是谁,对整个营地进行了一次全面搜查……结果没有脚印、没有气味,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好像有个鬼魂在营地里游荡……但我感觉不到它,阿卡也感觉不到。”
维克多回过头对身后的莱拉问道:“你呢?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做。”
主人的责问透着一股严厉,龙女仆莱拉嘟起娇艳似火的红唇,委屈地说道:“丢的东西又不是吾王的财宝……吾王要我看守的财一样都没丢嘛。”
“夏洛特请我们帮忙,我们姐妹仔细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小偷。”龙女仆芙格瑞在旁边补充道。
夏洛特连连点头表示认可,接口说道:“姐妹们搜索了方圆300平方公里的区域,可惜没能找到线索。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设下陷阱,但窃贼根本没有碰陷阱里的食物,营地反而陆陆续续丢失水晶马灯、绳索、铲子、剪刀等工具。”
莱拉突然想到了什么,就从腰兜里取出九头蛇宝珠,托在纤美白皙的手上,眼巴巴地看着维克多,表示她看守的财宝没有被盗。
亚龙人具有龙族的后知天赋,她们看守的财宝失窃,可以通过回溯过往的能力,锁定窃贼和财宝的位置,然后把盗贼追杀至死。但亚龙人女仆的品位还不至于把区区一点食物和工具标记为“龙王的财宝”,其他人丢失的私人物品更与她们无关。
梅雯眨了眨迷人的蓝眼睛,说道:“我去把贝尔找过来……”
贝尔也是“龙王的财宝”,梅雯这是要拿贝尔证明她们没有懈怠看守职责。维克多苦笑摇头,把梅雯叫住,对龙女仆们吩咐道:“你们都回车里等我。”
“是。”龙女仆四姐妹异口同声地说道。
等她们高挑曼妙的身影消失在马车小屋里,维克多皱了皱细长如剑的眉毛,若有所思地说道:“难道真的是鬼魂?”
随着兰德尔殿下的自问,气氛陡然变得阴冷而诡异,纳尔森和夏洛特似乎也有相同的想法。
遇到无法解释的状况,把问题归结于鬼怪神灵是人之常情。但光辉之主的牧者绝不会公然支持亡灵恐怖的传言,戴恩语气坚定地说道:
“自然产生的亡灵没有依托,无法长存,除非是巫师通过巫术手段赋予亡灵寄生的载体。即便如此,亡灵存在的时间也不长久。因为它们全靠巫师的魔力维持,而巫师的魔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控制着亡灵。而且,就算鬼魂能偷东西,它们拿物品的时候必然要现身,还会被人打到,否则鬼魂拿不起任何东西。另外,那些失窃的物品呢?鬼魂可不需要食物,不需要水……它们什么都不需要。需要这些物资的是控制鬼魂的人。”
维克多点点头,问道:“牧师,你怎么看这些失窃事件?”
戴恩沉吟片刻后,抬起头说道:“我还是认为问题出在营地内部……我怀疑是贝尔,因为殿下说她是个小巫师,可她一直没有展露巫术能力,如果她是心智体巫师,也许能操纵别人帮她偷窃一些物品……当然,小巫师觉醒天赋的时候,绝大多数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意思是,贝尔可能是无心的,她在梦境中使用巫术,但我没有证据。”
他穿着兰德尔家族特制的蚺皮内甲,外面罩着灰色的牧师短袍,这套简单的装束非常醒目地凸显出牧者身份。
在魔鬼、巫师和亡灵的领域,牧师无疑掌握着最权威的话语权。实际上,人类国度百分九十九的亡灵事件都和巫师有关,自然亡灵也有许多,但它们的活动时间非常短暂,当事人往往还没有感觉,自然亡灵就消逝了,根本不需要请牧师出面驱逐。
戴恩没有处理亡灵的实际经验,却不影响他的权威性,至少在纳尔森和夏洛特看来,牧师的看法应该准确的。
夏洛特心思细腻,身后又有高贵的主人,并不会完全相信戴恩的说法,她谨慎地问道:“戴恩阁下,难道您也看不出来贝尔有没有觉醒巫术?”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戴恩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面对夏洛特夫人的质疑,他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他不怕夏洛特生气,也不怕被对方讥讽,因为他说的是实话。
当初,教宗冕下亲自施展真视术,替贝尔蒂娜检查疾病根源。然而,连教宗都无法察觉贝尔的巫师身份,何况他区区一个五级牧师?
戴恩相信光辉侍者米勒大人对贝尔做了某种安排,隐蔽她的巫师身份;他还相信,智慧非凡的兰德尔殿下对贝尔特殊之处一定知情,无论是米勒大人告诉殿下的,或是殿下自己想到的。
果然,在夏洛特快要竖起眉毛的时候,维克多握住她的细长柔软的玉手,问道:“最近一次失窃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夏洛特冲着心爱的主人浅浅一笑,回答道:“前天下午,有卫兵报告丢了两只风干的草原松鸡。阿卡第一个跑过去找,可惜没找到。”
维克多伸出修长的手指,按揉眉心,叹气说道:“这到底是入侵者还是‘家贼’干得?这件事情总要追查下去……戴恩,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戴恩想了想,试着说道:“我觉得可以派人盯紧贝尔,另外请殿下和四位女士在营地外面搜索,如果是入侵者干得,它前天中午才盗窃了风鸡,应该没跑多远。”
维克多当即起身,点头道:“好,事不宜迟,我和龙女仆出营地搜查,看看能不能抓住那盗贼,但莱拉要留下……营地这边的搜查工作就交给戴恩负责。”
很快,维克多带着三位龙女仆离开营地,朝不同的方向搜索入侵者可能留下的线索。戴恩按照维克多的意思,将贝尔蒂娜送到马车小屋里,交给夏洛特和莱拉看管。然后,他就在营地里四处转悠,不经意间,来到伊莫森的帐篷外面。
菲利普二世、三世和一群剃刀兽趴在帐篷周围的草地上休眠,那两只异化兽宛如两座小山,即便趴着不动也给人强烈的压迫感。戴恩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穿过异化兽留下的空隙,靠近帐篷,轻声呼唤道:“伊莫森,伊莫森,你在吗?”
兰德尔家的巫师弯着腰,从帐篷里钻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位姿容秀丽,细腰长腿的持剑侍女。他一见到随军牧师便热情地寒暄道:“戴恩,你来了……那个,贝尔,她怎么样了?”
戴恩看了他一眼,玩笑道:“你这家伙居然能生出那么可爱的女儿。”
伊莫森搓了搓手,有些自豪地说道:“主人从来不提我和贝尔的父女关系,我也不好到处宣扬贝尔是我的女儿,毕竟巫师的名声不太好,我也怕自己连累贝尔。”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们父女以前生活辛苦……我就是来问问,你这边有没有丢东西。”戴恩笑呵呵地问道。
“我们没有丢东西吧?”伊莫森转头询问自己的持剑侍女,得到两人肯定的点头,便向戴恩说道:“我们没有丢东西……怎么?那个小偷还没抓到吗?”
戴恩目光沉重地点点头,拍着巫师的肩膀说道:“兰德尔殿下出去找了,希望能追到入侵者……再没有结果之前,你别在练习波尔塔诺斯秘法,防止出意外……贝尔在殿下的车屋里,有夏洛特夫人和莱拉女士看管,傻大个就睡在车屋的外面,你不用担心贝尔的安全。”
“……那就好。”伊莫森松了口气,摇头苦笑道:“我那还敢练习殿下传授的秘法,我现在和丽萨、安雯都是轮流睡觉……这小偷神出鬼没,搞得大家都很紧张。牧师老爷,你说会不会真的鬼魂啊?”
戴恩沉默不语,伊莫森的脸上的血色渐渐消退,嘴唇哆哆嗦嗦地说道:“营地里不会真的有鬼魂吧?”
他拥有强大的超凡力量,但他像大多数普通人那样,对亡灵有天生的恐惧感。
戴恩咳嗽一声,说道:“鬼魂的可能性很小……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伊莫森眼睛一亮,振奋精神说道:“阁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开口。如果能帮助至高主的仆人驱散邪恶,就是我的荣幸!”
戴恩微笑点头,问道:“贝尔回来的时候,不是抓了一只老狐狸吗?它还活着吗?”
“在帐篷后面,我养的好好的!”
两人绕到帐篷后面,持剑侍女像影子一样跟着他们。戴恩毫不在意侍女的跟随,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一只皮毛暗红,嘴巴有一圈白毛的草原狐身上。
戴恩的眼神变得深沉莫测,嘴角牵出一丝笑纹,淡淡说道:“我也是头一次用驱邪术,如果营地里真有鬼魂的话,总得先找到它才行……对了,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声张,等我真的找到亡灵,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驱除!”
伊莫森肃然起敬,在胸口至额头点了三点,“愿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照耀我们的道路,驱散一切黑暗与不洁。”
戴恩捏紧兜里的圣水晶,在心里默默祷告:“愿吾主护佑,赐我权柄,幸运的敌人必受厄运!愿吾主护佑,赐我利剑,来临的危险必被斩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