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ju8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欺世盜國》-第七百二十一章 誰可妄自言忠義(二)鑒賞-1bmg6

欺世盜國
小說推薦欺世盜國
齐鹏飞离开京城的时候,不仅仅带了丁骁的调令,还额外带了三份命令,分别给吕端、焦守节和苗崇安。
理论上来说,这个时间段,焦守节和苗崇安已经在矿山周围筑城了才对。
只可惜,丁骁以石见战乱未平,尚不安全的名义,要求两人推迟接管矿山。
现在矿山还在海军手里,这段时间的产出自然也是由海军送到西海镇守府这边。
白茅和吕端不得不对“战争导致矿山产量下降”这个情况表示理解。
毫无疑问,丁骁这种行为十分得罪人,但他在海军内部颇受拥护。
当这样一个将领表现出“不听话”的迹象时,他就走向体制内的末路了。
下一步要么被打入深渊,要么一飞冲天。
齐鹏飞随身携带的三份命令,正是枢密院“和平解决海军问题”的尝试。
接到命令,吕端三人立刻聚到一处商讨,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丁骁态度明确不愿遵守命令,以西海镇守府目前的实力,无法压制住海军。
仔细权衡后,吕端下令镇守府下辖兵马向西海城移动,同时开始整顿港口,做好接应朝廷兵马的准备。
接下来,吕端派出使者前往平安京。
他需要做出妥协,保住西海这块地。
然而使者才离开两天,西海本地豪族平中赖就找上门来,提供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根据平中赖所说,日本中枢的权力斗争在十月份落下帷幕,国主成明退让一步,权臣藤原实赖晋为太政大臣。
而藤原实赖付出的代价则是调集兵马,委任参议源重信为统帅,进攻侵略石见的周军。
这也就罢了。
日本朝廷在经历一次惨败之后能忍到现在才来反抗,已经叫周军十分惊喜了。
问题就在于对石见的处置上。
他是前几天才收到的消息,核实消息正确无误之后立刻就来通报给上国大官了。
但吕端丝毫不信。
按照平中赖的说法,日本朝廷大概在十一月上旬联系上石见守,探明石见情况之后,给石见守的命令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中枢调集兵马。
大概在十天前,源重信就带着至少五万兵马赶到了备后和安艺。
如此大规模军事调动,不说兵马行进的动静,单是后勤调配就不可能毫无声息。周人不知道情有可原,像平中赖这种本土豪强说自己不知道,未免有些睁着眼说瞎话了。
即便如此,吕端还是得十分热情地对平中赖表示赞赏,认可他对周国的贡献。
送走平中赖,吕端不敢再耽搁。
他立刻召集依然滞留在西海城的白茅等人,快速说明当前情况后,他十分果断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之前咱们已经做好了和海军翻脸的准备,但只要海军一天没有叛离朝廷,日本君臣就不敢动西海镇守。如今日本既已试图围歼海军,则西海必不安稳。
“和之前石见守与海军的谈判一样,平中赖这一次过来,也只不过是一手缓兵之计罢了。【1】
“因此,我的想法是:
“第一,在西海四地立刻下《垦荒令》和《平税令》,那些底层贫民能争取一些是一些,哪怕不叫他们附庸日本豪富也算达到目的。
“第二,守住西海及周边地区的同时,派兵向北占据马关海峡,以接应可能出现的海军溃兵。”
马关海峡,是日本本州岛与九州岛距离最近的地方,西海的丰前与山阳的长门隔海相望,最狭窄处不过两百丈,最浅处只有三丈。
只要能提前占据并备好船只,快速横渡海峡不是问题。
前提是在海上游弋的渤海海军舰只没有被日本船队击败或者驱离,而是依然在缠斗,让弱小的日本船队没有余力过来骚扰,更没力量强行登陆西海城周边地区。
“仅仅五万人,丁都监即便不敌,也不至于溃败吧?”苗崇安有不同意见,“毕竟丁都监帐下有两万精兵,海上更是有数十艘舰船巡视,不说其它,且战且退登船离岸也是能做到的。”
吕端颇为赞同地点头:“如果正面交手,渤海海军的确不会失败。但我估计,海军不会有正面决战的机会。”
“未料胜先料败,镇守考虑十分恰当。”
焦守节出声支持吕端,苗崇安顿时不说话了。
他不是怂,只是焦守节毕竟是参政的儿子,给予起码的尊重十分有必要。
“有一个问题。”
白茅开口,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去。
“这段时间我也经常转悠,知道这日本蕃人多不通中国语言,便是我等颁布命令,没有本地人的帮助,底层农夫百姓也无法得知。”
他毕竟是从县里一步一步升上来的,知道朝廷工作最主要的难处在于如何让所有民众都知晓律令法规。
“这要靠五松和释圆成了。我会提取重点,叫人变成歌谣,让僧道传唱。”
“……”
让教徒去宣传政令,白茅还是第一次见,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有办法总比没办法要好,试一试总归是没错的。
诸事议定,吕端开始有条不紊地推进计划。
本来需要在这待到丁骁调职事件解决的齐鹏飞带上吕端等人的奏章提前乘船离开日本。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他被拦截,吕端接连派出数支信使队伍,从不同航线返回中原。
在肥筑四地传教的五松和释圆成被叫回西海城,接了吕端的命令在肥前、筑前一带宣传镇守府的政令。
仅仅数天之后,海军消息传到西海城。
海军位于海上的舰队遭到日本船队袭击,虽然损失不大,但是因为与日本船队纠缠耽搁了一天半,导致舰队失去了同丁骁等人的联系。
而为了使海军安心,他也说出了自己准备派人渡海前往长门接应丁骁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