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kq74人氣都市异能 紅色莫斯科 起點-第1245章 漫長的一天(下)展示-pttbu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马克斯,我看你是被俄国人吓破胆了吧。”见到自己的部队推进如此顺利,迪特里希不以为然地说:“我仔细观察过了,那些躲在简陋防御工事内的俄国人,遭受我军强大的炮火打击之后,估计已经没有几个活人。而且我们的坦克突击又是如此迅速,就算还有几个俄国人没被炸死,估计此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无法组织像样的抵抗,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装甲团的坦克,轰隆隆地碾过苏军的阵地,没有遭到任何的抵抗;紧随其后的装甲车,也冲了进去,依旧没有发现苏军的任何抵抗。直到步兵都快接近苏军阵地时,依旧是一片寂静,原本趾高气扬的迪特里希意识到有问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迪特里希喃喃地说道:“俄国人为什么不还击?”
“迪特里希将军,”西蒙在经过一番仔细观察后,终于得出了一个让他也不敢相信的结论:“你的部队之所以没有遭到抵抗,说不定俄国人已经放弃了这块阵地。”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听到西蒙这么说,迪特里希立即大声地反驳起来:“你我都不是第一天和俄国人打交道了,面对我军的强大攻势,他们的指挥官只会下达一步都不准后退的命令。如果哪个指挥官敢命令部队放弃阵地,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送上军事法庭。”
对于迪特里希的说法,西蒙耸了耸肩膀,苦笑着说:“迪特里希将军,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前面的对手可是索科夫将军。他和其他的俄国指挥官不一样,我觉得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来人啊!”迪特里希扭头冲身后喊了一嗓子,很快他的副官就来到了他的面前。迪特里希吩咐对方说:“立即和前面的部队取得联系,让他们搞清楚俄国人的阵地情况,看里面是不是没有守军。”
没等副官搞清楚前方的情况,豪塞尔就给西蒙打来了电话:“喂,西蒙将军,迪特里希将军的旗卫队师已经成功地撕开了俄国人的防线,你立即把你的部队投入战斗,绝对不能给俄国人任何喘息之机,要将他们彻底打垮。”
西蒙本来想告诉豪塞尔,说苏军可能已经放弃了阵地,但张了张口,又把要说的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迪特里希的调查还没有结果,如果自己急着把此事告诉豪塞尔,他不光不会相信这种毫无顾忌的事情,甚至还会觉得自己是胆小怯战。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说:“明白了,军长阁下,我会立即把部队投入进攻。”
部队早已集结完毕,随着西蒙的一声令下,就浩浩荡荡地沿着旗卫队师开辟的道路朝前冲去。望着出击的部队,西蒙心里暗想:既然索科夫的部队已经放弃了正面的防御,那么自己的骷髅师和旗卫队师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到达普罗霍洛夫卡城外。
骷髅师出动后不久,迪特里希得到了部下的汇报:在占领的俄军阵地里,除了少数死去很久的尸体外,没有发现一个活人,也就是说,俄国人早就放弃了这片阵地。
迪特里希听完部下的报告后,放下电话对西蒙说道:“西蒙将军,你是对的,俄国人果然放弃了这片阵地,我们占领的只是一个空阵地。”
“但是我不明白。”迪特里希皱着眉头说:“俄国人放弃了我们前面的阵地,等于是让开了通向普罗霍洛夫卡城的道路,他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企图?”
西蒙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自然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索科夫在经过昨天的激战之后,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兵力,来防守这一片容易遭到攻击的地段,便把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主要的阵地上进行防御。就算我们绕过他们的防区,但有这支留在我们后方的部队,却始终会对我们构成威胁,使我们无法集中全部的力量,对普罗霍洛夫卡城实施攻击。”
“西蒙将军,你多虑了。”迪特里希听西蒙说完后,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只要留下一支部队对他们进行监视,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等我们夺取了普罗霍洛夫卡城之后,再调头回来消灭他们就是了。”
迪特里希的话听起来有几分道理,但西蒙的心里却始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觉得索科夫主动放弃一些防御阵地,后面可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他谨慎地提醒对方:“迪特里希将军,索科夫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俄国指挥官,和他的部队作战,可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否则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见西蒙对索科夫如此忌惮,迪特里希的心里却是不以为然,他记得在几个月前,当时还是上校的西蒙,就曾经被索科夫指挥的部队俘虏,如果不是在押送莫斯科的途中,恰好遇到一支被打散的小分队袭击车队,估计此刻正在西伯利亚的战俘营种土豆呢。
“西蒙将军,别想太多了。索科夫如今的手里没有多少可用的兵力,对我们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迪特里希安慰对方说:“只要我们快速地推进到普罗霍洛夫卡城下,协助友军夺取了城市,到时再调头进攻索科夫的部队,就可以让他们全军覆灭。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亲自俘虏索科夫的荣誉交给你,让你来一雪前耻。”
被索科夫的部队俘虏,这一直是西蒙心头的一块心病,如果不是曼斯坦因和豪塞尔两人力保自己,别说继续担任骷髅师师长,恐怕早就被会调回后方,让自己去看管集中营了。此刻听到迪特里希说可以把俘虏索科夫的荣誉,交给自己来完成,他的心头顿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得知旗卫队师和骷髅师的部队,已经成功地突破了索科夫部队的防线,正向东朝普罗霍洛夫卡城市推进时,曼斯坦因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为了尽快地摧毁前方苏军坦克第2军的防线,他立即命令轰炸机编队起飞,对苏军的防御阵地实施了空前猛烈的轰炸。
苏军坦克第2军的部队,本来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事,遭到敌机空袭时,顿时乱成了一片。好不容易等到敌机飞走,军长正在命令自己的部下统计伤亡数据时,却发现德军的坦克部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只能命令那些在轰炸中幸存下来的坦克,向德军实施反击。
苏军数量不多的坦克,在毫无组织的情况下,仓促向旗卫队师的坦克集群发起了进攻。结果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参与进攻的二十多辆坦克,就全部被德军击毁,而旗卫队师只损失了三辆老式的四号坦克。
摧毁了坦克第2军的抵抗后,旗卫队师的装甲团又继续向前推进。在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形势,他们终于在上午十点,来到了普罗霍洛夫卡的远郊。
城外的制高点252.2高地,由近卫伞兵第26团2营防守。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敌人,伞兵们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前后打退了德军十一次进攻,阵地前堆满了燃烧的坦克和装甲车,以及横七竖八的尸体。
虽然伞兵们的顽强抵抗,给德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但他们自身的伤亡也不小。满编450人的伞兵营,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后,只剩下了二十多个人,其中还包括五名伤员。营长乌皮兹少校,通过电话一遍又一遍地向团部喊话:“团长同志,我是乌皮兹少校,如今我营只剩下不到三十人,弹药也所剩无几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少校同志,”伞兵团长心里也明白,一旦丢失252.2高地,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他如今也是有心无力,由于敌人用炮火封锁了从团部到高地的道路,他连续派出了两个连的援兵,没等登上高地,就在德军的炮火之下伤亡殆尽。“敌人的炮火太猛,我派出的援军根本无法通过炮火封锁线。你一定要想办法坚守住阵地,绝对不能后退一步……”
没等团长的话说话,电话线就被炮火炸断了。而不知情的乌皮兹少校,还对着已经没有任何声响的话筒喊道:“喂,团长同志!喂,喂,喂,团长同志,能听到我说话吗?……”
“营长同志,营长同志。”一名头上缠着绷带,提着步枪的战士冲了进来,冲着乌皮兹大声地喊道:“敌人,敌人上来了!”
得知敌人又上来了,乌皮兹把话筒一扔,抓起放在桌上的冲锋枪,大喊一声:“跟我来!”就带头冲了出去。
乌皮兹冲进战壕之后,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让他感到非常欣慰,虽然冲进战壕的德军步兵,有上百人之多,但处于人数劣势的指战员们并没有惊慌失措的四处乱串,而是勇敢地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就连不能动弹的伤员,也坐在原地,举起手里的武器,朝视线内的敌人开枪射击。
乌皮兹端起冲锋枪,朝出现在身边的德军士兵开枪射击,把他们一个接一个打倒。子弹打光了,他没有更换弹夹,而是把枪一扔,弯腰捡起德军尸体旁的冲锋枪,继续朝着敌人射击。子弹两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他才扔掉手里的武器,双手捂住腹部,向前踉跄着走了两步,随后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但乌皮兹并没有立即死去,他只是负了重伤。一名伤员挣扎着爬到了他的身边,凑近他大声地喊道:“营长同志,敌人太多了,我们根本挡不住他们……”
乌皮兹认出说话的战士,是自己手下的一名工兵,便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战士明白乌皮兹的用意,早在几个小时前,为了防止德国人占领高地,乌皮兹命令工兵排在战壕里的很多地方,都埋上了炸药,一旦阵地守不住,就和敌人来一个同归于尽。战士使劲地点点头,语气坚定地说:“营长同志,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就立即引爆。”
乌皮兹扭头朝旁边望去,见越来越多的德军官兵跳进了战壕,而自己这一方还在战斗的指战员却所剩无几了。便冲那名战士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引爆埋设在战壕里的炸药。
随着命令的下达,受伤的工兵猛地摁下了引爆器,毫无征兆的爆炸从还在混战的双方官兵脚下轰然炸响,数不清的炸点猛然爆起,被猛烈爆炸溅起的弹片、崩飞的碎石相互交织,犹如席卷的暴风骤雨,将战壕里的官兵成片地撕碎,腾起的黑烟和闪动的火光,笼罩住了整个山顶阵地。
山脚下的伞兵团长,看到山上被炸成了一片火海,不禁泪如雨下。他用拳头使劲地捶打着木头墙壁,为自己不能帮助自己的部下,而感到了万分的懊恼。
而在另外一侧,乘坐坦克来附近观战的迪特里希,见到自己冲上高地的部队,被硝烟和烈火所吞没时,不由目瞪口呆。过了许久,他才喃喃地说:“疯了,疯了,这些俄国人简直是疯了。见到阵地守不住,居然就和我们的士兵同归于尽。”
短暂的感慨过后,迪特里希不顾山头的闷雷还在滚动,弥漫的硝烟还不曾散去,就立即下达了新的命令:“立即派出新的部队,去占领252.2高地,并抓紧时间抢修工事,防止俄国人可能发起的进攻。”
迪特里希的分析是正确的,252.2高地对苏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近卫步兵第33军军长得知高地失守后,立即给26团团长打电话,语气严厉地问:“团长同志,你怎么把252.2高地丢掉了?难道你不知道,一旦敌人占领了城外的这个制高点,就可以在上面建立炮兵阵地,居高临下地轰击我们在城内的防御阵地吗?”
“军长同志,”团长有些慌乱地回答说:“敌人用炮火封锁了我们通向高地的道路,我曾经先后派出两个连去增援,但都在敌人的炮火下伤亡殆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坚守在高地上的二营,被敌人彻底消灭。”
“团长同志,我不想听到什么理由。”军长抬手看了看表,随后说道:“现在是11日13:40分,我希望在15点之前,听到你们夺回高地的消息。”
对团长来说,军长的这道命令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别的不说,如果敌人的炮火不被压制住,自己就算派出再多的部队,向高地实施反击,都会在敌人的炮火下被消灭得干干净净。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服从命令:“明白了,军长同志,我会尽快组织反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