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8ld人氣都市异能 漫遊在影視世界 愛下-第六百零一章 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演鑒賞-7nbux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接待中心离停车场不远,步行两三分钟就到。
王太太和王向群在前,顾佳和许幻山在后,四个人相继进入接待中心。
于文化正和一个穿短裤与蓝T恤的男人说话,于太太跟一个大她不少的女人围在大厅放置的树脂摆件前面品头论足。
看到王向群和王太太走进门,于文化和穿短裤的男子站起来。
“老王,你又胖了。”
“不行,不行呀,那什么断食晚餐,反正我是坚持不下来。”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顾佳看到王向群身边站着一个人,一个很熟悉的人。
她愕然。
许幻山大约是同样表情。
陈旭说步行去见朋友,结果步行来步行去,步行到了高尔夫球场的接待中心,还坐在于文化身边。
他的朋友是于文化?
开什么玩笑!
于太太见顾佳来了,非常开心的迎上去,完事看到她定定望着林跃。
“瞧你这样子,都看直眼了,不怕你老公发现吃醋呀?”
顾佳回过神来,指着林跃说道:“他也是你朋友?”
于太太说道:“严格来讲是我老公的朋友,是李太太的老公李远新介绍的。”
“……”
“……”
“……”
顾佳无言以对,这什么展开呀?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于太太认为她是惊讶林跃的帅气和年轻:“是吧,我也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不过呀,听我老公说那个叫陈旭的年轻人很有能力的,这次帮宏山集团谈成了一笔3亿人民币的大买卖,宏山集团你知道吧,就是李太太他们家族生意……而且我还听说呀,他手上还有几个风评不错的国外项目,我们家老于一直说公司业务太单一,抗风险能力差,他对国内经济形势不看好,琢磨着要多元化发展,开拓海外市场,本来老于是想单独约的,不过也不知道那个叫陈旭的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听说老于每周六都会约朋友来高尔夫球场打球,就把见面日定在了这一天,说一来呢,放松休闲一下,二来呢,也能交换一下商业资讯,对大家都有帮助。”
他从哪里知道的消息?
他从她这里知道的消息。
顾佳再次望去,就见林跃似笑非笑地跟她眨了眨眼。
活见鬼,天知道他去欧洲做了什么!
顾佳这样,许幻山也好不到哪里去,王向群做完介绍,于文化看看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邀请他们前往球场时,兀自一副丢了魂儿的样子。
回想刚才在车上的对话,那个小子真没撒谎,确实是顺路,确实有朋友在这里。
关键是,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根本没人向他解释,为什么开车的小司机成了他要讨好的大老板的座上宾。
还好开电动车去球场的路上顾佳把刚才于太太说的那些话重述一遍,他大致脑补出了一张关系网。
陈旭走马太太这条线和宏山集团李远新攀上关系,上次去欧洲帮忙搞定了一桩3亿人民币的大生意,从而得到李远新赏识,将其引荐给于文化,现在又通过于文化二次拓展交际网,挂上新MONEY王向群和那位做跨国酒水生意的董先生。
这小子玩大了。
再次回想车上的对话,陈旭问他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是真没把干司机的薪水放在眼里,真话是既没把干司机的薪水放在眼里,也没把万向恒的八十万佣金放在眼里。
这是贫嘴吗?当然不是,确实是真话,实话,心里话。
电动车到达目的地后,随行人员把装高尔夫球杆的袋子从后面拿下来,完了做打球前的准备工作,于文化、王向群几人走在前面,许幻山和顾佳走在最后。
“老婆,还真给你说中了,他真的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陈旭。”
“是吧,我以前跟你说,你还讲我想多了。”
“关键是他如果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陈旭,又会是谁?”
“我哪里知道,总之就是感觉他像换了个人一样。”
“这事你跟陈屿说过没有?”
“说过了。”
“那陈屿怎么说?”
“前天我去他那儿找晓芹,他还说陈旭长大了,他很欣慰。”
“得,这个榆木脑袋,比我还不如。”
“他这不是榆木脑袋,他是最希望弟弟有出息的那一个,现在陈旭不像以前那么不着调了,对他来讲是好事,至于这种变化来得诡异不诡异,他选择性忽视了。”
“老婆,那我们怎么办啊?”
“我也觉得这不是坏事,他跟李远新、于文化那群人搞好关系,对我们的公司有利无害,要知道以我们的关系,他总不至于害我们吧。”
“老婆,你说的对,是我多心了。”
许幻山眼见落后他们太多,加快脚步追上去。
于文化把一支高尔夫球杆丢过来,许幻山拿在手里掂了掂,正不知道干什么,抬眼瞥见林跃在那边做抬腿和胸部伸展运动,像是对这项有钱人的运动很熟悉。
新鲜!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打高尔夫球的?
酒商董先生说道:“小陈啊,你对今年股市有什么看法?”
“受贸易战影响,应该会维持跌势,2800点吧,差不多在上下区间波动,国家队蛰伏,散户观望,没什么可操作空间。如果再有比较大的降幅的话,我觉得可以尝试买入IT股和医药股,做长线应该不错,现在已经7月底了,明年差不多能见收益。”
“明年呀,回报周期太长了。”
“想赚快钱呀?我听说王先生是高手中的高手,这两年在金融市场可是掘了不少金呀。”
王向群说道:“小陈,你这都听谁说的?是不是老于在背地里传我坏话?”
于文化一边握住高尔夫球杆的头和尾做肋骨拉伸运动一边说:“老王,咱们熟归熟,你可不能乱扣帽子。”
“哈哈哈。”王先生打个哈哈:“说起赚快钱的门路,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林跃问道:“什么想法?”
王向群说道:“租房市场你们了解过没有?”
董先生说道:“你是说做中介吗?”
“差不多,但不是赚取服务费。”
“那是什么?”
“用公司的名义从房东手里收房,为了保证收房顺利,可以承诺高于市场价一定比例的月付租金,并签订收房合同,另一边按照低于市场价一定比例的租金吸引租客年付租金,签订租赁合同。”
“你这是高吸低卖呀,怎么赚钱?”
林跃插了一嘴:“现在玩金融的最重视现金流,一方年付租金,一方月付租金,在这个时间差便有很多可操作空间,不断用资金池里的钱收房,然后吸引租客,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资金池,然后便可以拿着这些钱投资基金、股票、房产等见效快,收益高的项目。”
王向群说道:“小陈,你果然聪明。”
董先生又问:“那如果投资赔了呢?”
于文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董先生说道:“跑路?”
林跃热身完毕,挥了挥球杆:“谁跑路?你跑路吗?你干脏活不戴手套吗?”
王向群确信工作人员听不到他们的谈话,继续说道:“前几天公司小张又给了我一个方案。毕竟年付租金对于来大城市打工的人来说负担重了点,可以考虑接入贷款机构,公司由贷款公司取得年付租金,租房人签订贷款协议后以月付的形式偿还贷款,这样一来盘子就大了,盘子越大,能吸引到的资金也就更多。”
许幻山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话,只有站在一边听的份儿。
而顾佳感觉不可思议的是,陈旭和王向群是第一次见面吧?第一次见面,王向群就毫无保留地把这么重要的商机说出来?王向群究竟怎么想的?
另外,这些人是真坏呀。
这种投机性质的经营活动,不出事还好,真要出事,即坑了房东又坑了租客,不过要说来钱,那也是真快呀。
“顾佳,顾佳……”那边王太太站在树荫下挥手,喊她去那边呆着。
她对许幻山耳语几句,跟在董太太身后走过去。
跟剧中一样,许幻山球打的很糟糕。
林跃的球技很棒,但是他放水了。
后面于文化许诺BJ乐园的烟花秀反响不错的话,还会把深圳那家乐园的烟花秀交给许幻山的公司做。
对此,许幻山既高兴也不高兴。
高兴当然是签了这么大一单子,不高兴是因为走到这一步靠得全是关系。
返程的路上,车里相当沉闷,没有一个人说话。
林跃把他们送到君悦府后开车走了,俩人回到家里才缓过劲儿来。
许幻山往沙发一坐:“上千万的买卖就这么成了?枉我准备了那么多材料,于先生居然看都没看,不仅把BJ乐园的单子给我们了,瞧这架势,深圳那边应该也没问题。”
顾佳走到中间的大理石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于先生给我们BJ的单子,于太太出了大力,但是深圳乐园烟花秀的事,应该是为讨好陈旭。”
“讨好陈旭?不至于吧?”
顾佳说道:“还记得去高尔夫球场的路上我跟你说的话吗?于太太说陈旭手上捏着好几个国外项目的资源。既然是资源,肯定有好有差,现在那群有钱人谁不想在外面给自己弄点保障以备万一?于文化知道他跟我们的关系后,转头就把深圳乐园的烟花秀安排进来,你以为这个单子是白送的呀?”
许幻山若有所悟:“我明白了,他现在做的事很像给大公司挖人才的猎头。”
顾佳说道:“金融学中有一个词叫掮客,他现在干得应该就是这个,也算是乘着国内国际形势的风口扶摇而起了吧。”
“才几天呀,从一个司机变成……这小子现在不得了呀。”
顾佳喝了口水,没有说话。
……
翌日。
米希亚店。
随着一阵踢踏的脚步声,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
艾达迎上去说道:“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男人拒绝道:“不用了,我有相熟的销售。”
“哦,好。”
艾达很识趣地退回去。
梁正贤扫视一圈,没有发现要找的人,转身上了二楼。
二十分钟后。
他让司机把东西先放上车,站在在门口同王漫妮说了几句话,把一张悦榕庄的房卡塞进她的腰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