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z8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一章 拳打流火分享-oz353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消失了。
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处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中,这里只有微光在空间中游荡。
此时陆水听到了水流动的声音。
随即他才发现自己就站在一条河边。
这是一条十米左右宽的河流,河水肉眼不无法看见流动,但是流水声确实存在。
“弱水?居然还这么多。”陆水有些意外。
弱水是非常特殊的水,如同世界沉淀的水流,里面不存在生物,也缺乏生机,是条能沉淀万物的河。
跌入弱水几乎等于死亡。
而弱水的上空必然存在同等的特性。
想要飞过去几乎不可能。
架桥这种自然也是行不通的。
以陆水现在的修为,想要过去,必须动用天地之力。
“这里的空间应该是独立的,至少半独立,不然秋景宫不可能在弱水上方安然存在。
不过弱水也是天然的屏蔽点,如果慕雪在弱水的另一边,那么应该不会察觉到我的天地之力。”
陆水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当然,他还是不敢随意动用天地之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随后陆水蹲在地上画起来一些东西。
他在计算慕雪大致会在哪。
片刻之后,陆水得出了结论。
“嗯,应该不在这边。”
正常情况下,他可以算一卦,但是关系到慕雪还是算了吧。
不敢算。
之后陆水才开始正视这个地方。
他看到这里空间非常的大,而且在前方有着巨大的宫殿,宫殿如同一座山脉,延绵不绝。
陆水看着宫殿的前方,总感觉这不是普通的宫殿,倒是像一处神殿。
当陆水打算进去查看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好像有水。
陆水低头,很快他看到弱水居然在往这边溢出,不仅仅是这边另一边也是。
“看来这里的弱水比我预想的还要不一般,好像已经堆积到了极限,正在喷发。
嗯,不过极可能是压制的东西没了。
是那个唯一真神干的?”
陆水之前感知到了真神气息,而这里又突然出现意外,说跟那个气息没关系,陆水是不信了。
“大长老不管的吗?”
陆水迈步脱离了弱水的位置。
他打算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
不过进来这边的,一共有四个人。
东方渣渣一个,真武一个,石明一个,最后一个就是他了。
对于在这些人,陆水一点都不担心。
都是成年人了。
————
外面香芋立即跑回了大比位置,只是她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芊吟这时候也在这里。
她的心很乱。
她担心茶茶,也担心石明师弟。
尤其是想起手一直被石明师弟抓着,她心更乱了。
如果早知道会遇到这种事,她说什么也不想接受挑战。
“芊吟仙子,你有看见茶茶小姐吗?”香芋来到芊吟身边立即问道。
芊吟只能摇头:
“石明师弟进去找茶茶仙子了,但是一进去没多久,旋涡就消失了。”
石明进去了,香芋自然看见了。
但是面对旋涡,貌似大家都没有什么反抗的力量。
更让她担忧的是,陆少爷也进去了,慕小姐也在里面。
天呐,这么大的事,她想想都怕。
这时候很多人都过来找人。
毕竟不少门派的人都有一部分在观战。
“人呢?秋掌门你至少得告诉我们点线索吧?总不能一句话暂时不知道了事吧?”
“是啊,我们两位长老跟前辈都在里面。”
“秋掌门,这里是你秋景宫核心地盘,你一句话还在调查就完了?”
“我们还是先告诉掌门跟峰主吧。”
香芋听到那些人的话,自然先平静下来。
她也要告诉她们族长跟陆家族长。
陆少爷跟她家小姐都消失了。
很快东方夜明接到了香芋的电话,之后他联系了陆古。
顺便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暂时没有任何线索。”东方夜明说道。
陆古听了之后,平静道:
“应该不至于出事。
我儿子暂时不说,慕家小丫头身上有护命法宝,你女儿也不差多少,而且她有功德在身,应该是最安全的。”
陆水身上没什么护命法宝,但是陆家就是不担心他会不会出事。
其中缘由就是东方夜明都无从得知。
之后他们决定让东方家的人配合陆家的人前往秋景宫。
大致东西安排好之后,他们就结束了通话。
陆古此时有些无奈。
“儿子又出事了?”东方黎音坐在陆古身边好奇的问道。
陆古捋了下自己夫人飘过来的头发,叹息道:
“又失踪了。”
这都是第几次失踪了?
东方茶茶也是,很经常失踪。
“这次没听说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呀。”东方黎音说道。
“是莫名其妙的旋涡吞噬了你儿子你儿媳妇,外加你侄女。”陆古说道。
陆古突然发现三个一起失踪还是第一次。
“茶茶一失踪通常都是机缘,这次不会还是吧?”东方黎音有些意外。
她这么说也没有问题,毕竟茶茶福缘异常的厚。
“说的也有点道理。”陆古点点头。
随后陆古又道:
“不过这次需要找镇得住场子的人去,毕竟对方是宗门,我可不想过去探查的人遇到阻碍。”
他陆古对外可没那么低调。
————
慕雪此时也在一处漆黑的空间中,不过这里充斥着一种负面的气息。
怨恨,孤独,愤怒,各种负面气息如同实质。
她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在最深处,有一个核心,那里有着所有负面气息的源头。
“真是奇怪的地方,从外面来看,这里应该有两个独立的空间,这边充斥着负面气息,那么陆水跟茶茶去的,应该就是正常的空间。”
想到这里,慕雪松了口气。
至少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她得先找到真灵跟丁凉。
这两个人也进来了,她可不愿意看到她们出事。
当然,如果妨碍陆水背她,她不介意打断她们的腿。
这样就只有陆水才能背她。
实在不行茶茶跟香芋的腿也打断。
这样肯定万无一失。
之后慕雪不再多想,她现在想先找到丁凉跟真灵,然后去解决里面的问题。
这样所有人都会平安回到秋景宫。
“不过这里的空间真是奇怪,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形成的。”
慕雪有些疑惑,之后开始迈步往前方而去。
所有的负面气息都在躲避着她,仿佛慕雪在这里跟所有气息都格格不入。
如同一个圣洁的人走在污秽的地区,而污秽无法靠近她分毫。
她如同黑暗中的光辉。
…..
与此同时,东方茶茶也弄清楚了现在的状况,她一点不慌,她看到表嫂也在,就没什么好说的。
表嫂那么厉害,肯定会来接她出去的。
只要她不乱来,不贪心,不受蛊惑肯定没问题的。
“陆水表弟也在这里,那我是不是可以带上面具假装流火了?
万一遇到先揍一顿再说。”东方茶茶觉得自己想的很有道理。
随后东方茶茶就把之前的面具拿了出来,她擦了擦面具上面的灰尘。
“陆水表弟修为天赋一般,肯定不是我这个表姐的对手,这次要光明正大的跟陆水表弟单挑。”
东方茶茶异常兴奋。
刚刚晋升三阶的她,非常膨胀,信心十足。
带上面具的她开始四处寻找陆水表弟的下落。
很快她就看到了陆水表弟。
此时的陆水正在地上修改一些东西,他就在弱水边缘,正试图找出融入弱水的阵法,从而掌控弱水的进程。
不过还在研究的时候,他突然斜眼看向前方,由于角度不够,又抬头望了过去。
是一个女的,脸上带着面具。
“东方渣渣要干嘛?”陆水心里有些意外。
他自然知道来人是东方渣渣。
不用感知气息都能清楚的看出来。
这衣服换都不带换的。
这面具也很眼熟,他可能揍过。
“东方皓月?”东方茶茶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挺严肃的,气势也还可以。
“流火?”陆水站了起来,试着问道。
“既然知道是我隐天宗少宗主流火,还敢抬头跟我说话?”东方茶茶的声音带着一丝威压。
这是三阶的气势。
陆水看着东方茶茶,本来觉得自己挺忙的,不想跟东方渣渣一般见识。
但是自己送上门来,这怨不得他。
陆水看着东方渣渣道:
“你有没有想过,你身后可能有人正在盯着你?”
东方茶茶:“???”
被陆水这么一说,东方茶茶有些担忧了,这里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地方。
身后有人的可能性很高的。
但是她又担心陆水表弟骗她。
可是越想越想往后面看一眼,确定下没有人。
下意识间,东方茶茶扭头往后看了一眼。
后面还是比较暗的地方,以及一些建筑,并没有人。
东方茶茶松了口气。
然后回头打算跟陆水表弟单挑。
只是刚刚回头的瞬间,她看到的就是遮住她视线的拳头。
砰的一声。
东方茶茶直接离地飞了起来。
“诶???”
陆水表弟又搞偷袭?
好疼。
但是疼痛都是一时的,她现在三阶修为,陆水表弟搞偷袭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这般想着东方茶茶直接就开始运转三阶的修为,她要揍的陆水表弟哭天喊地。
砰!
在东方茶茶还打算运转修为的时候,脸硬生生被踢了一脚。
这一脚直接打乱了她力量运转。
“阿勒?”
怎么会这样?
这剧情不对。
重来。
然而迎接她的是重重的拳头,全部都是打在她的脸上。
“哎呀!”
“陆…”
刚刚说出一个字,陆水的拳头就再一次落在东方茶茶脸上。
“是我,我啊。”
东方渣渣立即叫道。
“不愧是流火,承受了我如此重拳,居然还能说话,看我无形无影腿。”陆水没有因为说话而放慢速度,非但不慢,还加快了许多。
砰的一声东方茶茶被一脚踢飞了出去。
因为是用脚,导致力度不够均匀,面具即将脱落。
陆水大惊,嗖的一声,他出现在东方茶茶身边,随即一把按住即将脱落的面具,在顺利把面具戴在东方茶茶脸上后,直接用力一按。
砰的一声,东方茶茶就被陆水按到了土里。
东方茶茶:“……”
后脑壳吃土了。
陆水自然没有停手的打算,他一套还没打完。
然而在陆水打算要继续动手的时候,突然抬头望向高空。
有东西过来。
陆水二话不说就要带东方渣渣离开原地。
只是还没有带着东方渣渣离开,周围就有弱水直接袭来。
陆水不得不先放弃东方渣渣,而在他放开东方渣渣的时候,高空出现了一道人影,这人影瞬间来到了东方渣渣身边,随即要带走东方渣渣。
陆水有些意外,只是当他要靠近的时候,周围有弱水在不停的阻碍他。
无奈之下陆水只能向着东方渣渣身上打下一道阵纹。
这阵纹刚刚碰到东方渣渣,东方渣渣就被这个人影带离原地。
消失的方向正是宫殿深处。
在这个人影消失之后,陆水周围的弱水也不再攻击他。
“反应很迟钝的人,实力应该不差,但是因为身体的迟钝,发挥不出多大战力。
她跟这里的空间形成有关?
弱水在扩张,这么说她在走向衰弱?”
陆水看着宫殿方向有些猜测。
不过陆水留下的阵纹可以听到里面的情况,维持的时间大致只有几个小时。
几个小时够慕雪解决这里的问题了。
是的,这里的问题只能留给慕雪去解决。
不说他可能解决不了,就是能解决,他也不敢动手。
而且这里的空间应该是对立的,真正凶险的地方,在慕雪那边。
陆水没有急于行动,而是拿出一张椅子看书,顺便听听东方渣渣遇到的到底是谁。
至于东方渣渣的安危,那那肯定没有问题。
有问题慕雪就来了。

神殿内部。
砰的一声,东方茶茶被丢在了地上。
“哎呀!”
“疼疼。”
“呜呜呜,香芋我脸又肿了。”
东方茶茶哭了下,发现自己位置不对,然后立即四处看了看,没有陆水表弟身影。
“你,在看什么?”
突然的声音传到东方茶茶耳边,东方茶茶吓了一跳,这不是陆水表弟的声音,陆水表弟是男的,这个声音是女的。
东方茶茶立即站了起来,远离了声音来源方向两步。
随后她才转头望了过去。
是一个女的,她坐在高椅上,长发披肩,有些凌乱,她的眼中有一些痛苦,但是更多的是麻木。
东方茶茶发现对方就这么盯着她看。
这个人是谁,东方茶茶不知道,但是不能惹就对了。
神秘地方遇到一些当地人,都要小心谨慎,不能随意招惹。
这是香芋教她的。
不会错的。
“你,为什么看着我?”那个女的又一次开口了。
她一直盯着东方茶茶看,仿佛在等这个人开口回答问题。
至于自己为什么要救这个人,谁知道呢?
或许是孤独寂寞想找个人说话吧。
东方茶茶看着对方,小心翼翼道:
“你要洗头吗?”
那女的:“???”
她一时间没能转过弯来,这人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此时东方茶茶举手道:
“我洗头很厉害,娘亲一直让我帮她洗头。
娘亲还夸我也就这点作用了。”
那女的同样是一脸的问号。
不过听了对方的话,那女的看了看自己披肩凌乱又有些脏的头发,最后轻轻的点头。
看到对方同意,东方茶茶就从储物法宝里拿出了一个洗头用的躺椅。
“躺上来,这样舒服。”
那女的不理解这是什么,不过也能明白,随后她如同雾气一般消失在原地,随后在躺椅上面重新凝聚出来。
此时的她已经安然的躺在躺椅上面。
“很舒服的椅子。”那女的开口说道。
“我说的吧?”东方茶茶有些得意。
随后施法让水一点点的留下来,这水打湿了那女的头发。
随即东方茶茶又拿出了洗发水,开始帮那女的洗头。
“很香。”那女的又一次开口。
“我娘亲自制的洗发水,特别好闻,还对头发特别好,白头发都能洗成黑头发。
我爹爹还说要不是有我娘亲的洗发水,早就被我气的一头白发了。”东方茶茶说道。
那女的躺在那里,任由东方茶茶帮她洗头。
很舒服,对方动手很轻,很柔和。
她感觉自己的痛苦都缓解了许多。
“你叫什么名字?”那女的突然问道。
“我叫东方茶茶,我身上还带着茶叶,两盒。”东方茶茶回答道。
随后东方茶茶好奇道:
“前辈叫什么?”
“弱水三千。”弱水三千开口回答到。
弱水三千不明白这个东方茶茶为什么会说带了两盒茶叶的事,但是这小丫头不太聪明的样子,谁知道她怎么想的。
不过,她从这个东方茶茶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是善意。
她对恶感知非常明显,之前那个男的,她感觉很奇怪,看不到对方是善是恶。
但是这个东方茶茶不一样,她可能不够聪明,但是她真的如同一块从未被雕琢的美玉,没有杂质。
而且,她闻到了功德的气息。
这气息很微弱,应该是被封印起来了。
如果在外面她肯定无法闻出来,可是这里是她的地盘,如同她的身体,她能微妙的闻到。
尤其是这么近。
“你什么时候晋升三阶的?”弱水三千闻到。
“就前几天,我还记得…咦我不记得了。”东方茶茶突然就想不起自己渡劫那天是什么情况的。
仿佛记起来就会害怕一样。
“天劫的名字呢?”弱水三千又问。
“这个我记得,叫功德量劫。”东方茶茶立即道。
随后东方茶茶洗着头发又道:
“前辈,你头发很多天没洗了吧?以后前辈不想亲自洗头发,可以找我。”
这是一件可以被夸赞的事,东方茶茶特别喜欢。
弱水三千沉默不语。
被这个小丫头洗头发,确实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拜我为师好吗?”弱水三千突然开口道。
东城茶茶有些意外,随后不解道:
“前辈为什么要收我为徒?
我爹爹经常说我不聪明,其实我只是聪明的不明显。”
“我想教你功德之术,弱水之术失传就失传了,但是功德之术我想教你,虽然很多人都会。
但是我现在就是想教你。”弱水三千开口说道。
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或许人之将死遇到一个自己不讨厌的人,就会想送她点什么东西吧。
又或者,只是为了有人可以记住她。
不管那颗珠子有没有被带走,她都要面对这一天,晚几个月的事而已。
这些对话陆水听到了,他看着又一次溢过来的弱水,沉默不语。
这弱水会将这里的一切吞噬,到那时候,就是那个人的死期。
“不过以她的实力是没办法抵御这弱水的,这弱水先前是被压制的,只是那个东西现在没了。
应该跟真神有关。”陆水心里想道。
陆水合上了书,思考了片刻。
最后做了决定。
“先让她教东方渣渣吧,我要做好足够的准备。”
陆水没打算贸然进去,他要做好足够的准备,而后进去问问这里是怎么回事。
或许能够得到关于玖的消息。
而唯一真神的去向,应该是慕雪那边,希望慕雪别想着带回去养,不然非暴露不可。
但是很快陆水遇到了难题,他的准备慕雪通常都是熟悉的,这很容易让他暴露。
“看来不能注入我的力量,而且不能用以前用过的方式。”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直接创建一种新的阵纹结构。”
想到这里陆水闭上了眼睛,一刻钟之后陆水睁开了眼睛。
“差不多了,可以动手了。”
这种构建并不难,万变不离其宗。
只是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罢了。
1+5=6
2×3同样等于6。
大致就是这样。
一个加法一个乘法,改了算法跟数学,但是答案一样。
————
慕雪此时已经找到了真灵跟丁凉。
或者说慕雪让真灵跟丁凉找到了她。
看到慕雪没事,真灵跟丁凉都松了口气。
“慕小姐,这里有不少的人,我们可以靠近人群,或许能更好的等待救援。”真灵提议道。
现在自然得等救援,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少爷来救。
但是陆家肯定会派人救援。
“是啊,小姐,这里到处都是负面气息,小姐又没有修为,很危险的。”丁凉也是说道。
这里给她的感觉非常差,是真都很危险。
慕雪看着丁凉跟真灵,突然感觉带着这两个人行动好麻烦。
然后两道紫气悄然的敲向真灵跟丁凉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