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dny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190 詐城鑒賞-5pez1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你们看!那是什么?!”
一声大喊,让城墙上所有人的视线,通通都投向了城外。
借着傍太阳刚落山的那一点微光,城墙上的众人依稀可以看到,在城门外的大路上,正有一支规模并不算大的队伍奔跑在其中,正向着他们这里快速而来。
“不好!敌袭,警戒!”
崔敬之还在努力瞪大眼睛,想要确定来人的身份,没想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响锣声,突兀的自城头炸响,吓得他当即一个激灵,险些从墙头跌落下去。
“快,点火,敌袭!”
刚刚的那一声锣响,就像是点燃了***一样,刚刚还算镇定的众人,这一下彻底乱了起来!
都是过久太平日子的扬州人,别说攻城了,土匪都没见到几次!
再加上前些日子,还有三千手足兄弟就是被那些贼人击杀在城外,这城中剩下的扬州兵早就成了惊弓之鸟!
平安时刻倒也好说,只是把恐惧压在心底,可如今一看,“敌人”果然来了,他们那里还能保持镇定。
于是,在崔敬之与杨文章几乎都要冒火的眼神中,无数兵卒惊吼着如无头苍蝇一样,在城头奔跑乱撞,不时还有人不小心被城墙上的杂物绊倒,摔成了滚地葫芦!
“是谁喊得敌袭?!”
杨文章惊怒交加,跳起来指着乱跑的兵卒大吼!
可是就他的这点声音,还不等传出,就已经被周围的各种叫声,喊声,呼痛声压下,根本无人听到!
崔敬之此时也是大急!
看到这些还没打,就已经自乱了阵脚兵卒,他总算明白了先前的那几千劲卒,为何会被贼人一击而溃!
“镇定!镇定!”
冲到杨文章身边,崔敬之徒劳的大吼几声!但这吼声与杨文章一样,不光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一不小心,就连他自己,都被蒙头乱转的兵卒给重重的撞到了一边。
“哎呦……”
脑袋有些痛,视线也黑了大半,似乎还有星星在上面乱闪。
**了一声,崔敬之努力扶着身边一物站起,顺便伸手扯下歪到眼前的官帽,喘了两口气,正要上前继续阻止慌乱,却无意中看到自己扶着的,正是一面军鼓的鼓架!
————
“咚咚咚……”
很快,沉闷的鼓声便自城头响了起来。
那些近乎癫狂的兵卒被这鼓声震得心底一颤,齐刷刷的转头,看向擂鼓的那人。
巨大的牛皮战鼓下,崔敬之披散着头发,死命的将手中两只小臂粗细的鼓锤,砸向眼前那有些陈旧的鼓面,直等到双臂沉重,再也抬不起来的时候,他才丢下鼓锤,猛然转身。
“都不准乱!所有人立刻回到自己的位置,弓箭手就位!步卒准备檑木,滚石!通知城中换防人员,立刻取消休憩,全部归队!”
城头上静谧一片,刚刚的鼓声,已经将他们从恐惧中唤醒了过来,如今唯有崔敬之的怒吼声在其中回荡!
“喏……”
“是……”
崔敬之吼完,岑差不齐的应承声才传来,直到此时,那些兵卒这才跟捡回了魂魄一样,浑浑噩噩的开始按照命令行事。
“扬州的兵,是该好好整理一下了!”崔敬之喘着粗气,红着眼睛看向那些行动木然的兵卒,心中却是一片悲哀。
他知道扬州的兵弱,却没想到会弱到如此地步!仗还未打,就已经自乱了阵脚,万一真打起来,那结果,又会怎样?
“崔大人!”
崔敬之还要思索着,有人却在旁边已经焦急的喊了起来。
“怎么!”崔敬之回过神来,侧了侧头,等看到是杨文章在喊他,这才露出一个艰难的微笑问道。
杨文章来不及关心崔敬之刚刚有没有伤到,见他转头看来,立刻就指着城外道:“那些人,究竟是谁?”
崔敬之惨然一笑:“我怎么知道,又没有斥候在外打探消息!”
话说到这,崔敬之突然觉得这句话,似乎有埋怨杨文章的意思!而眼下的这个时间,也绝不是主官相互怄气的时候。
于是他眉头一皱,又接着改口道:“不管是谁,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真是贼寇来了,老杨,这里就靠你我了!为了扬州城十万百姓,咱们守得住要守,守不住,也要守!”
“好!”杨文章多的废话没再说,只是狠狠一咬牙,往常就直直的腰板,在这一刻似乎更加挺拔起来!
“吾,誓与城池同在!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低沉的誓言在城头响起,听在那些惶恐的士卒耳朵里,不知怎么,竟让他们莫名升起了一些信心!
城外,那队人已经来到了距离城头百丈开外,因为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所以只能看到他们隐约的身影,却不见具体身份。
刚刚城头的慌乱,锣声,鼓声乱响,自然也落到了这支队伍的耳朵里,所以他们现在已经停了下来,而后分出一人上前,看那样子,似乎要与城头的人传话!
“城外何人!”
杨文章看了看小跑靠近的那个人影,又看了看崔敬之微微颤抖的双臂,知道他已经耗尽了气力,于是替他上前一步,朝下高声喊道!
城下的那人闻言停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巧停在一箭之地!
而后,就看到这个人双手拢成喇叭状,向着城墙高声吼道:“我们是萧大将军旗下,新火卫什长!奉命迎敌,现得胜而回,你们还不速速打开城门,迎接我等?”
“什么?萧侯旗下,新火卫?”杨文章仔细听完那人所喊,不禁有些愕然!
然后他下意识回头看了崔敬之一眼,样子像是在问:这二十四卫里,还有叫做新火卫的?
可是,崔敬之虽是一城长吏,但他上面还有刺史,还有知州!
今年年初的大朝会,也是由刺史前去参加,他没有去,适以他也从没听说过新增加的新火卫名头!
“没听过!”崔敬之想了想后,还是摇摇头,嘶哑着嗓子说道。
“嗯哼?难道是贼人想要诈开城门?”杨文章闻言心头一沉,不免这般想到!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开门!”
城墙下,胖子对扬州城依旧紧闭大门的行为大为不满,这城里都是些什么鸟人?难道就这么对待功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