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5su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抗命熱推-bjbq0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说完后,仰头望了望天,口中发出一声悠扬的轻啸。
众人不解,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雕鸣,众人仰头望去,却是一只白色的大雕飞至吕府上空,爪子上似乎抓着什么东西,盘旋一圈将其扔下。
“那不是芙儿的雕么?”郭靖神色有些发愣。
黄蓉也颇为意外,但很快就明白过来,定是女儿把雕送给这臭小子的,只不过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慕容复不理会众人心中想法,伸手一招,一缕劲气延伸出去,将白雕扔下的东西卷了过来,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两卷黄布。
吕文焕一撇那布上明晃晃的金黄之色,登时心头泛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脱口说道,“郭靖,尔等自称侠义之士,值此国难当头,难道要坐视此等贼子杀官造反么?”
他这也是无奈之举,现在整个吕府都被控制,他手下纵有千军万马,可消息传不出去又有什么用,他只能寄望于郭靖和这些所谓的仁人志士了。
郭靖当然不会看着慕容复胡来,不过他正想开口的时候,黄蓉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低声说道,“先看看他要干什么。”
黄布缓缓落入慕容复手中,他轻轻一扬,“圣旨到,雍州都督兼雍州宣抚使吕文焕接旨。”
此言一出,众人震惊之余却是不信,襄阳城跟外界早就隔绝了,怎么可能有圣旨传递进来?就算用神雕传书,宣读圣旨也必须由朝廷派遣钦差亲自宣读才行,慕容复这副随意的做派怎么看都有点儿戏。
众人思绪间,慕容复展开其中一卷黄布,背面果然写着圣旨二字。
吕文焕脸上闪过一丝惊疑,难道此人真的请来了圣旨?
圣旨一共两道,慕容复展开第一道,看了几眼后却见众人无动于衷,不禁脸色微冷,“尔等身为大宋臣民,见圣旨不跪,是想造反么?”
众人面面相觑,迟迟没有动弹,最后还是郭靖率先反应过来,一下跪在地上,其他武林人士这才跟着跪下。
不过吕文焕却是嗤笑一声,嘲弄道,“无知草莽,本使身为雍州宣抚使,可见圣旨不跪。”
慕容复闻言一愣,耳边响起黄蓉细弱蚊声的声音,“傻瓜,在大宋除了昭告天下的诏书,官至宰相、宣抚使等二品以上的大员是不用跪接圣旨的。”
慕容复听后老脸难得一红,他哪会知道这么多,不过见吕文焕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心里极其不爽,朝慕容雪递了个眼色。
慕容雪立刻会意,屈指弹出一道劲气,吕文焕双膝不自觉的一弯,直接跪在地上,口中痛呼一声,想站却站不起来。
而这时慕容复开始宣读圣旨,“朕膺昊天之眷命,诏曰,察查吕文焕在雍州宣抚使任上不抚黎民,怠于军事,致令雍州一带民不聊生,军力羸弱,为宵小外夷可趁,又贪污受贿,刮取民膏,实为国之蛀虫,如今证据确凿,免去吕文焕雍州宣抚使、雍州都督二职……”
洋洋洒洒千余字,但总结下来就只有一句话,撤掉吕文焕的军政大权,贬为襄阳知州,戴罪立功。
“胡说八道!”吕文焕听后怒吼一声,“老夫这些年来兢兢业业,守御外敌,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这是……这是诬陷!”
慕容复白眼一翻,“那吕大人可是承认了贪污受贿之事?”
“这……”吕文焕面色微滞,随即一口咬死,“这是诬陷,老夫在任上在么多年,从来没有收过半分贿银。”
慕容复冷笑一声,“不管你是不是被诬陷的,自己去临安府分说吧。”
随即又打开第二道圣旨,“朕膺昊天之眷命,诏曰,姑苏慕容氏多年来抚恤黎民,十余次开仓放粮,救济灾民,充实国库,朕念其劳苦功高,今特旨封慕容氏家主慕容复为……燕王,代朕亲征,坐镇襄阳。”
圣旨很短,但其中的意思却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就连慕容复也不例外,他当初给燕子坞传信,只让李莫愁想办法弄一道圣旨来,封他慕容复为襄阳城城主就行,可这“燕王”是怎么回事?
而此刻群雄已被震得头皮发麻,慕容家仅凭赈济几次灾民竟然可以获封燕王,这不是玩么?
而吕文焕吃惊之后,忽然疯狂大笑起来,“假的,绝对是假的,一介布衣怎么可能一跃成为燕王,这根本不合定制,还有什么坐镇襄阳,简直一派胡言!”
慕容复收敛思绪,将那道贬官的圣旨扔到吕文焕面前。
吕文焕下意识的捡起来一看,落款处赫然有秦桧、汤思退等七八个亲笔签名的名字,瞬间他脸色发白,嘴中喃喃道,“秦相亲笔签名,这竟然是真的,这怎么可能……”
在宋庭,下达圣旨一般皇帝说了不算,必须通过中枢、门下省等七八个部门的审核,最后由各部门最高长官亲自签名才能生效,想要仿造很难。
郭靖知道一些大宋圣旨的规矩,凑到吕文焕身旁,仔细看了看,脸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莫愁这事办得漂亮,回去一定好好疼她一番……”慕容复心里暗自夸了李莫愁一句,事实上他一开始的想法是假造一份圣旨传过来,因为他知道,只控制皇帝的话是不可能得到这份圣旨的,没想到李莫愁竟然办到了,而且效率还这么快,想来临安那边也出了大力。
“这不可能……”吕文焕已经完全失了心神,嘴中喃喃不断。
这时郭靖忽然扬声说道,“现在襄阳城兵临城下,如此草率收去吕大人的兵权,无异于临阵换将,此乃兵家大忌,郭某以为,此事可先等襄阳战事结束,吕大人再上京请罪不迟。”
言外之意却是暗示吕文焕拒不接旨。
果然,吕文焕一听立刻反应过来,刷的站起身子,“不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了襄阳城安危,本使就算抗一次旨也在所不惜,事后定会向皇帝陛下请罪。”
一众武林人士神色各异,静观其变。
慕容复不禁意外的看了郭靖一眼,这个榆木脑袋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事实上也确实如二人所言,就算吕文焕真个犯下滔天大罪,皇帝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动他,而且他手握十万大军,圣旨到了襄阳城根本就不管用。
当然,这要看传旨的是什么人,慕容复对此早有意料,否则也不会派遣凌霄阁弟子暗中将襄阳城将领控制起来,当即微微冷笑一声,“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那十万大军会不会听你的。”
吕文焕闻言面色微变,但他只道慕容复是因为封锁了吕府才会这么嚣张,一旦消息传递出去,大军不需一刻钟就能赶到。
想到这他果断朝郭靖说道,“郭大侠,有劳你和诸位侠士,先将这伙乱臣贼子拖住,本使这就去调集大军前来。”
郭靖微微点头,虽然他对大宋极其忠心,平时断然不会做出违抗君命的大逆不道之举,可如今形势特殊,一旦临阵换将,势必影响军心,另外将襄阳城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花花公子来掌控,也是一大隐忧。
于是朝群雄说道,“诸位,并非郭某意欲违抗君命,如今襄阳城的形势诸位都知道,一旦军心动摇,人心不稳,势必难以抵挡大元兵峰,还请诸位助郭某一臂之力。”
“哈哈哈,”早已被众人遗忘的蒙古特使赵敏忽然朗笑一声,嘲讽道,“慕容公子,你这圣旨到底是真的假的,我看大家好像不买账啊?”
“特么的,我就知道最后还是要动手。”慕容复破口骂了一句,将圣旨往旁边一扔,冷笑道,“诸位武林同道,别怪本公子没提醒你们,公然违抗圣旨乃是大逆不道的欺君之罪,形同造反,你们想要附逆么?”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微变,踌躇不前。
最后还是周芷若率先站了出来,“我峨眉派还是大宋百姓,自当以大宋皇帝圣旨为尊。”
实际上她才不管慕容复是对是错,这个时候不站他一边还站哪。
丘处机还在犹豫,忽然耳边响起一个细微的声音,“丘道长,可别忘了令师的交代啊。”
丘处机神色复杂的瞥了慕容复一眼,“全真教从来不做欺君之事,决定尊崇皇帝圣旨,。”
“你们……”空闻和宋远桥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两位怎么会突然来这么一出,那吕文焕纵有千般不是,可到底坐镇襄阳多年,眼下这个时候弄倒他不是陷襄阳于绝境么?而且就算慕容复控制了将军府,可大军还在外面啊,只要吕文焕一脱身,绝不会放过他。
其余观望之人大多都抱着这一想法,甚至还有不少面露讥笑之色,觉得慕容复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妄想凭借一道圣旨夺取襄阳城,实在太天真了。
郭靖有些意外峨眉派和全真教的反应,随即恍然,想来这二位都是忠君之人,这时鲁有脚跳出来说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慕容复假传圣旨,罪同欺君,请诸位同道一齐出手,先将这伙逆贼擒下。”
慕容复脸上冷意一闪而过,忽的转头看向黄蓉,“黄帮主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