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izn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御鬼者傳奇討論-第7772章 果子裏的毛蟲展示-8jgbv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太好了,我就知道环眼凶兕没那么容易死。”听到老友平安无事的消息之后,血纹荒狮大喜过望,旁边的关横说道:“我们想马上见到它,怎么样,能通知凶兕过来吗?”
“让它过来?这个恐怕办不到。”雪顶墨鸦解释道:“凶兕爷身上的伤势一直没好利索,处于虚弱状态,而且还有一条腿断折了,行动不方便。”
“那也没关系,我们去看看它吧。”关横说着,又瞥了一眼凹面血狰,随即笑了笑:“顺便把这个‘礼物’带给环眼凶兕。”
……
少时片刻之后,谷底区域。关横和同伴们、花白毛豚鼠在雪顶墨鸦的带领下,急匆匆来到了那个隐秘洞口。
“站住,是谁在外面?”就在此时,一个声音赫然响起:“墨鸦,我不是嘱咐过你吗?不要带陌生人来这里。”
“喂喂,凶兕老兄。”血纹荒狮扬声叫道:“是我,我来看你了?”
“咦,这个声音是……荒狮,是你小子吗?赶紧滚进来让我看看你!”洞中的环眼凶兕叫道:“快点,我的腿脚不方便,没法出去迎接老朋友!”
“哈哈哈,别急,我们马上就进来了!”说着,血纹荒狮便领着关横他们走进了洞窟。
这个洞窟位于蒿草丛遮挡的区域,从外面看不容易看见入口,如此隐秘的地方正适合环眼凶兕躲藏,不过内里的面积不大,大家一眼就看到了凶兕趴卧在角落,勉强直起身子对荒狮挥了挥爪。
“呵呵呵,你小子还真来看完我了,够意思。”
“凶兕大哥,这些年,您受苦了。”看到老朋友如今削瘦得皮包骨头,只剩下巨大骨架撑着一张皮囊,显然是生活得并不好。
“哈,我老了,会变成这副模样也不奇怪。”说这话的时候,环眼凶兕显得十分豁达,看得开,它又问道:“荒狮,和你同来的这几位是?”
“哦,我们是血纹荒狮的朋友,这次来找凶兕老兄有事询问,顺便给你弄来一个礼物。”
“扑通!”说着,关横示意魔魈把奄奄一息的凹面血狰扔在了凶兕面前。
“是你!!”要不是因为血狰的卑鄙偷袭,环眼凶兕根本就不会是现在这种落魄之极的窘境,如此深仇大恨的仇人,它当然不会认错,而且情绪十分激动。
“天杀的血狰,想不到你也有今天这种下场,自作自受,你活该!”
气得浑身栗抖体似筛糠的凶兕破口大骂,关横道:“我们抓住这家伙之后没有当场击杀,就是为了让你亲手报仇,以表示我们的友好之意。”
“唉,多谢了。”听到他的话,环眼凶兕满脸感激之色,可又苦叹一声:“可如今我也是残废了,就算是想一巴掌拍死这杀千刀的卑鄙东西,只怕也使不上劲了。”
“残废?未必。”说罢,关横走到了凶兕身边,说道:“让我看一下你的伤势如何?”
“这……好吧。”因为关横抓住了自己的仇敌,又是和血纹荒狮一起到来的朋友,故此凶兕很相信他,便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啪!”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忽伸手扣住了凶兕的后腿,稍一感觉,便说道:“你这条腿的骨折在很久之前就愈合了,但是你始终感觉它使不上劲,让你站不起来,对吧?”
“正是如此。”
听到关横说的切中关键,环眼凶兕连忙点了点头,关横又道:“这就对了,其实这腿上最严重的不是骨折伤,而是骨头内部有一种隐藏毒素,它在慢慢侵蚀你的骨髓,消磨你的生命力。”
“呃,是毒素?!”闻听此言,凶兕的脸色顿时大变。
关横问道:“你仔细想想,在这条腿受伤之前,你遇到过什么带毒的生物或者植物没有?”
“这……时间过去的太久了,我得好好想一想。”
说着,环眼凶兕便陷入了沉思中,直到数息后,它才说道:“当时被血狰偷袭掉下了悬崖,我好不容易才捡回半条残命,受的却都是皮外伤,要说中毒……我还真没有这个印象。”
“等等,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旁边的雪顶墨鸦突然开口:“老爷子,还记得吗?那个时候我刚刚在崖底发现重伤的你,似乎你在昏迷中,后腿还在流淌黑血,不过伤口却很快愈合了,所以我没在意,也没告诉你。”
“重伤昏迷的时候……”
闻听此言,环眼凶兕仔细想了想,随即说:“嗯,你提到的这件事我有印象了,那个时候,我拖着受伤身躯在崖底寻找可以充饥的食物,好像摘了一颗歪脖树上的果子吃了几口,而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对对,没错了。”雪顶墨鸦叫道:“那棵树我也在崖底看到过,没准有毒的就是果实。”
“那好,墨鸦,你和虫母去找那棵果树,把果实拿回来让我检查一下。”
“好的,关爷。”雪顶墨鸦知道事情紧急,立刻对邪蛁虫母点了点头,而后和它一起飞向洞外。不一会之后,虫母和墨鸦带着几颗果子匆匆返回,将东西递给了关横。
“这果子看起来很平常,和我们平常吃的食物没什么分别。”旁边的花白毛豚鼠瞧了一眼,随即道:“如果我看到它,第一时间就会摘下来吃了,因为我敢肯定,这东西没有毒素。”
“嗯,你说的很对。”听了这话,关横点头道:“我也觉得果子本身没毛病,不过嘛……里面可就说不定了。”
“啪嚓!”话音甫落的一刹那,关横手指用力,将果字掰成了两半,大家看得清楚,一道黑影蓦地窜了出来,直接扑向关横的眉心,邪蛁虫母低呼道:“主人小心!”
“哼!”关横嘴角微翘冷笑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二指夹住了黑影,原来是一条漆黑如墨的毛虫,这家伙周身都是尖刺,坚硬无比,还试图扎穿关横的手指尖。
“畜生,就凭你也想伤到我?”手指一碾,毛虫顿时化为肉糜,让人惊奇的是,这家伙都粉身碎骨了,体表那些尖刺却依然没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