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mrd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神級文明-第五百零一章 撞破“姦情”-qpkc2

神級文明
小說推薦神級文明
……
“公子?”
绿萝正给吴辉捶腿,见状纳闷不已。
“哈哈哈~本公子要去办正事了。”吴辉掐了她光洁滑嫩的脸蛋一把,笑道,“祝我好运吧~”
“讨厌~”
绿萝的脸蛋顿时红了。
吴辉哈哈一笑,也不多说,当下就离开园子去了修炼用的静室。
关上静室的门,他脸上的笑意便迅速收敛,露出了严肃之色。
第一次去邀月宫拜见师尊的时候,他给了邀月一枚通讯灵石,那虽然的确是一枚通讯灵石没错,通讯灵石该有的功能也全部都有,但他暗中在通讯灵石里做了点手脚,让他能随时随地掌握通讯灵石的位置。
这件事他做得隐蔽,再加上神国的神术体系跟仙术截然不同,能量级别也更高,即便邀月有着十三级金仙境的修为也发现不了。
可惜,过去两年多以来,邀月一直在疗伤,几乎没有离开过云床,这手段也就一直没用上。
不过,就在刚才,他感应到邀月离开了房间。
洗灵塔本质特殊,无法被收入储物设备之中,存放洗灵塔的那个木盒也一样。不管邀月是因为什么原因暂时出关离开房间,都不太可能把洗灵塔随身携带。
洗灵塔,很可能还在她疗伤的房间。
吴辉单手一划,面前的空间顿时破开了一道缝隙,黝黑深邃,带着仿佛能吞噬一切的冷寂。
他神色不变,单手扣住空间裂缝边缘用力一扯,空间裂缝就被强行扩大到了足够容一人通过的大小。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神力裹住全身,抬脚走了进去。
下一刻,邀月房间里的空间微微荡漾了一下,一道黝黑深邃的空间裂缝凭空出现,吴辉从里面走了出来。
邀月宫中有仙阵守护,有禁制阻隔,正常情况下想要绕过仙阵和禁制几乎是不可能的。多亏在此之前神国已经成功晋升了五级,让他对空间法则的理解又进一步加深了许多,他才能在对邀月宫的内部结构有足够了解的情况下开辟出一条直达邀月修炼静室的临时空间通道。
随着吴辉的离开,他身后本就不大的空间裂缝瞬间愈合,只有空气中微微荡漾的空间涟漪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他抬手一挥,这本就不太明显的空间波动也被瞬间抚平,哪怕邀月回来,也发现不了有人曾经来过。
做完这些,吴辉才有功夫环顾四周。
邀月的修炼静室仍旧跟之前一样,纱幔垂落,十分幽静。如今主人不在,墙边的赤铜香炉却依旧散发着袅袅青烟,幽幽的檀香味在室内弥漫,安然静谧,满室清华。
神识扫过,没有发现丝毫陷阱和异样,他的心顿时放了下来,随即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云床边那个半人高的木盒子上。
上次他是亲眼看着邀月把洗灵塔放进木盒子里的,自然认得出这就是当初那个木盒。
洗灵塔就在里面。
吴辉心嘭嘭直跳,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激动的心情,沉下心道:“神格,扫描木盒。”
洗灵塔乃是上古至宝,又是极其罕见的神魂类混沌灵器,哪怕在没有造化瓶配合的情况下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功能,依旧足以让任何一个仙道文明为之疯狂。他不信仙渺宫会不重视。
这个木盒肯定不简单。
一道几乎没有任何能量波动的扫描光线扫过,木盒的情况顿时通过神格呈现了他的脑海之中。
“果然如我所料。”
吴辉不禁感慨了一声。
这木盒上的阵法禁制简直多到可怕,不仅有完善的防御和防探测禁制阵法,甚至还有专门的定位系统,追踪阵法,警报阵法,防护之严密就连他都觉得心惊。
如果刚才他直接用手接触,或者用神识探查木盒的情况,只怕这会儿都已经触发了警报,被人发现了。
而如果他直接带着这个木盒离开,也立刻被仙渺宫的人发现并追上。如果他直接把木盒带去神国,一个不好甚至连神国的位置都会暴露,毕竟目前神国的等级也才五级,并不比身为五级文明的仙渺宫高明多少。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不惊动木盒禁制的情况下把洗灵塔取出来带走,实在取不出来也得先把木盒销毁,这样才能确保安全。
“看来唯有破解木盒上的禁制,总结出打开木盒的正确方法才行。”
吴辉皱了皱眉,颇觉头大。
倒不是说他破解不了这木盒上的禁制和阵法。以他目前对法则的理解再加上神格的辅助,如果给他几天时间慢慢琢磨,他自然是可以破解的,取出里面的洗灵塔不是问题。
可他现在哪有这个时间?
邀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如果现在破解,一旦邀月回来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破解完,必然会露馅,到时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可如果不动手,岂不是浪费了这大好的机会?万一邀月真的要几天后才回来呢?
吴辉踌躇片刻,觉得直接动手还是风险太大,便换了个思路。
反正神格已经扫描过了木盒的情况,不如先回去,等破解了木盒上的禁制,弄明白了打开木盒的方法之后再来。
想到这里,吴辉就准备故技重施,再撕条临时的空间通道出来。
然而,还没等他把打算付诸实践。
蓦地。
他神色一动,猛地扭头看向了门口。
下一刻,静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
瞬时间,一袭月白色的纱裙映入他的眼帘,紧接着,一张清姿玉色,皎若明月的脸庞也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赫然正是刚离开不久的邀月。
吴辉呼吸一紧,顿时有些紧张。
邀月也没想到自己的修炼静室里居然会有人,推开门见到吴辉,一双清水般的眸子顿时微微睁大,怔住了。
一时间,吴辉和邀月谁也没有说话。
静室内的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
就在这时,门外的走廊里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道温软和煦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小姐,你刚才说的……”
说话间,一个穿着白色绣青竹裙装的中年美妇出现在了门外,正是邀月的贴身侍女,雅竹。
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了门内的吴辉,一双秀眸瞬间瞪圆,剩下的半截话也瞬间被卡在了喉咙里。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本来就已经很诡异的气氛变得更加微妙,就连空气中都仿佛流淌着名为尴尬的气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雅竹忽然反应过来,柳眉一竖瞪向吴辉:“未经允许擅闯静室,等同忤逆!王动,你可知罪?!”
听到这话,吴辉的神色有一瞬间的紧绷,随即又变得泰然。
他当然明白雅竹是什么意思。
修仙者极少需要睡觉,所以一般不会专门去修建个卧室,需要睡觉的时候,通常就直接在静室里躺下了。毕竟修行本就是极其私密且不适合被打扰的事情,修行静室在安全性以及私密性上比卧室只会高不会低。
这也是他需要回神国的时候总用修行做掩饰的原因,因为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擅闯别人的修行静室,除非双方已经势同水火,准备撕破脸了。
而他现在这行为,严格来说比擅闯女子闺房还严重。
不过,他倒是不怕这些。比起偷盗仙渺宫至宝洗灵塔这种会引起整个仙渺宫追杀的大罪名,擅闯静室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不仅不紧张,反而“刷”一声打开折扇,施施然道:“雅竹长老何必如此。凭我跟师尊的关系,这点事算什么?是吧,师尊。”
说着,他给邀月抛了个“媚眼”。
邀月:“……”
雅竹难以置信地看看邀月,又看看吴辉,有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小,小姐,你,你们……”
这时,沉默良久的邀月忽然开了口:“雅竹,你先下去吧。”
“啊?可是他……”
雅竹难以置信。她没想到小姐见到王动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的反应居然这么平静,更没想到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让自己离开。
她家小姐跟这个王动究竟是什么关系?
雅竹心里疑窦重重,有心想要问清楚情况,但对上邀月清透的眸子,她却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僵硬了好一会,她才收拾好表情,躬身应了下来:“是,小姐。”
说罢,她就转身退了下去。
很快,静室内就只剩下了邀月和吴辉两人。
邀月缓步走进静室,随手关上了门,这才凝眸看向吴辉:“怎么进来的?”
她的表情和动作看起来都相当平静,但吴辉对人的情绪相当敏感,从她僵硬的动作和表情上就能看得出她平静外表下压抑的汹涌情绪。
“这个……”吴辉眼珠子转了转,试图糊弄过去,“或许是宫中守卫的弟子疏忽了,这才没发现我进来……”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邀月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猛地一爪朝他抓了过来。
凌厉的劲风扑面而来,吴辉心知不妙,连忙急速后退闪避。然而在不动用神力的情况下,他肉身的实力不过九级,哪里会是邀月的对手?
哪怕邀月没有用大威力的法术,只用了身法和肉身的力量也一样。
不过三两下的功夫,他就被邀月一把抓住肩膀,狠狠按在了墙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