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15o精华小說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592章 彈幕閲讀-936nk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呼……简单的战斗。”
第一合成营的营长冯五月少校打开手中真·陨星的后膛闭锁块,眼疾手快接住了弹出的铜弹底,顺手塞进了口袋里。然后他吹了吹枪膛里面的烟灰,把一枚新子弹装了进去,又合上闭锁块、锁死保险,握在手里,同时露出了笑容。
现在这把枪在他眼中越来越可爱,有如妻儿一般:“果然,有了后装线膛枪,战术就有更灵活的选择了。”
在前方不远处,堵住路口的元军已经完全溃散;而在他身边,众多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真陨星的士兵们打了个酣畅淋漓,依然沉浸在兴奋中。
本来真陨星尚是实验型号,总装备部并未打算立刻就大批量改装,而是想着先试用一阵子,等迭代个两三个版本再正式装备。不过这节骨眼上出了这档子事,所以紧急赶出了一千多把,虽然不能给四野全体换装,但装备两个合成营是足够用了。而现在这两个装备了后膛枪的步兵营甫一登场,就展现出了无可抵挡的威力,任何敢在战场上站着的敌人,都将成为排队被枪毙的目标。
“得意什么,打赢还早着呢!”冯五月大吼一声,打断了士兵们兴奋的议论,“立刻整队,跑步前进,占领镇上的棱堡!”
“破!”
已经登陆的三个连大喝一声,跟着冯五月向南跑去。在另一边,从镇南登陆的第五合成营也已经成功击溃堵路的元军,从另一个方向向棱堡包抄过去。
此时,元军在镇上的防御已经完全崩溃,谢光明见机立刻命令其他部队也开始从正面渡河。而正面的带宽就大多了,剩余的步骑炮兵分成五路并进,渡河的进度骤然加快了起来。
“投降不杀!”
一营的一连士兵沿着土围子矮墙的边缘冲到了墙上——毕竟只是临时挖出来的棱堡,墙体很矮还有个大斜坡,往上一跳就冲上去了。若是平时,这么直冲过去肯定会被墙上火炮的霰弹打成筛子,但现在经过了龙吟炮的好几轮榴霰弹打击,上面早就没活人了,所以堡墙就被步兵们轻松给占领了。
他们喊着口号冲上去,却并没有需要执行的对象在上面,毕竟在榴霰弹轰击下不是死了就是跑了。不过当他们从墙上冲入堡内,检查里面的营帐的时候,却有了不少发现。
这些营帐是堡中守军睡觉的地方,为了抵御寒冬都非常做得厚重,之前炮击的时候,不少守军都躲了进去——然而再厚的篷毡也挡不住从天而降的弹片,因此在内避难的他们就很不幸了……出现在搜帐的东海军眼前的,就是一副不忍睹的惨状,横七竖八的尸体躺了一地,地上弥漫着血水,只有一些幸运躲在硬物后面的人逃过一截,不过精神也不太正常了。
“饶命,饶命啊……”
冯五月站在堡门口的墙上,看着疯疯癫癫的李哈拉等人被拉出去,摇了摇头。
他又看了看几个破烂的营帐,就对旁边的营参谋说道:“这个堡还是留给旅部安排吧,现在我们抓紧时间去前面路上组织一道防线,防止元军反攻……啧,还真来了!”
前方的林间通道方向响起了一声告警的枪响,不过即使没有告警,站在高处的冯五月等人也能清楚地看到一大群骑兵正在从通道西边的蒙军大营方向冲过来。
毕竟这边乒乒乓乓打的这么热闹,那边就算再迟钝,也该反应过来了。
“列队,自由射击!”
冯五月直接大吼了一声,但他的声音也传不出太远去。不过不需他指挥,临近的各连排已经做出了反应,主动连成了阵线,堵住了通道的入口。
从刚才开始炮击到现在,其实也就过了十分钟多一点的时间。元军并未在第一时间就派兵来支援,而是首先整顿防务、防止偷袭,同时也集结更多的机动兵力,等到人够多才赶过去,避免打成添油。这也是合乎兵法的,毕竟谁也想到不到东连镇居然这么快就陷落了不是?但这种闻所未闻的事还真就发生了,一帮子溃兵哭丧着脸跑回去,头辇哥在破口大骂的同时,也不得不把刚刚集结好的一股骑兵派过去救场。
这股骑兵差不多有五百多骑,在出发的时候尚不知道东边已经完全崩溃了,仍然急乎乎地冲了过来。而这段时间里,四野也已经有近千人渡过了太子河,聚集在棱堡附近。他们人数上虽然更多,但毕竟体积小,气势上比起奔腾的骑兵群还是差了一截。而蒙古骑兵们见通道东头的他们并未列成厚重的阵势,也觉得有机可趁,再次加快了马速。
由于松林通道宽度有限,东侧出口处的东海军没法全部挤在里面布防,只能大致分了三道防线列阵,每道防线都只是薄薄的两行阵,堵住了通道的出口。此外,还有一些骑兵在阵后待命,另有一部山地步兵直接钻入了两侧的山林之中,向两翼包抄过去。
“标尺,一千米,预备——”
第二道防线中的一个少尉大声地对本排的士兵下达了命令。而士兵们听令之后,立刻把照门处的标尺竖起,将其中的滑块一下子划到顶端的位置,然后抬枪上肩三点一线对着远处的骑兵瞄准起来。
陨星枪确实能把子弹打到一千米外,不过单兵作战的时候,这个距离根本不可能有效瞄准,杀伤力也大打折扣,作用不大。但是,如果集群射击向敌军覆盖的话,就像弓箭抛射一样,铅弹在极远处仍然有一定杀伤概率,而且弹道弯曲可以越过前方障碍物,现在正是适合拿出来用的时候。
换作以往,这些第二道防线的部队只能在战场上呆站着,除非敌人突破了第一道防线,否则他们也没法起到作用。但是现在,他们就可以通过高标尺抬高枪口,让子弹越过前排,曲射打击远处的敌人。
正好,第一道防线的两排士兵们现在全体蹲了下来,以蹲姿进行瞄准——这也是后膛枪的优势,即使蹲着也能正常装填——给第二道防线的战友们把视野给让了出来。后者透过照门、准星,瞄准了远处的骑兵群。
“齐射预备——放!”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响,几秒钟过后,子弹一片片地落在通道中的一片空地上,稀里哗啦打出了一片泥点、雪花和落叶,但离冲锋中的元军骑兵尚有段距离。
不过至少没打到友军,少尉松了一口气,又挥手说道:“就这么打,继续射击,自由射击!”
不止这个排,其余各排也找准了射点,开始快速把子弹投射出去。现在有了高射速的后膛枪,就不需要恪守射击纪律非得等到距离足够了再开火,反正打完一发很快就又能装好另一发,何必吝惜子弹呢?
呃,说起来,打这么快,子弹的耗费还真不小,但相比对面的人命,还是值得的。
硝烟在阵线上一阵阵升起,又被呼啸而至的北风吹散,与此同时铅弹如雨点般划着曲线向前落去。
元军一开始看到他们远远地就打响了,还哈哈大笑,嘲笑他们懦弱至此,只会胡乱开枪,却丝毫没意识到在面前正有一道铅弹之墙在等着他们。
最初,只是冲在最前方的少数几骑突然栽倒,然后紧接着就有更多的骑兵人仰马翻。后续骑兵大惊,以为是中了什么埋伏,开始减速,想要察看周围树林中的情形。然而急速冲击过程中想停下来哪有那么容易?更何况这狭窄的林间通道中根本就没多少可避让的地方,后面不少骑兵躲避不及,直接被地上的人马绊倒,自己也成了障碍物的一部分。
当然,元军骑兵多是积年老骑手,马术高超,颇有不少人面对障碍物控马左右挪移、上下跳跃,成功冲过了障碍……然后又一头扎进看不见的弹幕里,被打了个血肉模糊。
这五百多骑气势汹汹而来,却在瞬间损失惨重。这窄窄的通道看上去平平无奇,却如同深渊巨口一般吞噬了无数的生命。落在后面的元骑好不容易止住步伐,却看着前方恐怖的战场不敢再前一步,只能向后撤去了。
然而他们的战斗并未因此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