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mg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討論-第404章 替代展示-awx18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光曜正色道:“十年前,本门楼祖回山,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也是楼祖走后才慢慢从其他渠道得知,当时在乌鸦峰法会上就有真君质疑这个烟头诞生剑灵的能力,请求楼祖出手,看这样的能力能不能惠及整个外剑一脉!
楼祖察看后否决了这个意见,不仅是因为我轩辕一贯遵守修士个人秘密不受侵犯的权利,而且也是因为这个烟头,其实是转世之人!
而且还很有可能是我内剑某位大修的转世灵魂!”
光明听的目瞪口呆,但他也是机敏的,立刻把这个说法和曾经听过的某些消息联系了起来。
“我明白了!怪不得在闻广峰捕剑丸时,剑丸都躲着他走!剑丸无惧是本性,除非它们感觉到这是比它们还凶厉的剑丸!
然后这人就只好去了外剑,凭借自己前世的莫名才能轻松培育出剑灵,更有前世剑修的本能战斗意识……这样看来,是位了不得的大剑修啊!
不过师兄,在我轩辕中转世灵魂也是有的,怎么别人就做不到,偏他就能?”
这个问题光曜也回答不了他,因为这也是他的问题;他不知道的是,因为剑灵转世太过离奇,真君们怕传出去会給娄小乙造成不可控的伤害,所以就换了个说法,说是前辈剑修转世。
对下面的金丹们,总要有个说法,又不好说真相,于是就换了个版本。
“总有万一吧,也许,这位前辈对剑的执着无比的强烈,也许……所以师弟,你其实不必那么在意,因为在你之上的,仍然是个内剑的灵魂,也许到了元婴,到了真君,他就会回忆起过去,不还是我们内剑的人?
我就怕你坚持不到那一天,看不到一直压着你的,到底是哪位先辈大贤!”
光明释然,“我就说呢,这一打起架来,处处被压制,无论想什么都会被看穿似的!这就是潜意识中的本能吧?
师兄,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配合大师兄的,另外,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冲境,而不是在排行榜上折腾!有大师兄在,轮不到我出头!”
光曜满意的点点头,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对他们这样的内剑来说,其实肩膀上背负的责任也是十分的沉重的,前辈们一代接一代的把荣耀交下来,到了自己这里却断了档,越是有自尊心的就越放不下,这就是他开解光明的原因。
……娄小乙在外面晃了一圈,也无事可做;其实他如果真的有责任心的话,无论是去冲霄阁,还是冲霄阁下的各个殿堂,甚至找到二师兄他们,都有无数的正事等着他。
但他的理念是,这修真世界缺了谁不是转?离了他一个,天还能塌了?轩辕日子就不过了?他不去做,自然就有人去做,你往上凑,就会有无数的麻烦等着你,你躲远点,这些麻烦也自有人来处理,何苦掺这一脚?
于是绕了一圈,又回了自己的洞府,结果进来一看,十几枚剑符停在他的洞府法阵外,有闻广峰雷霆殿的,有千秀峰剑气冲霄阁的,有冲霄阁下各个殿堂的,还有二师兄他们的……
这特-么的,还让人活不了?
按照规矩,他首先应该去剑气冲霄阁,这是正管,然后是雷霆殿,毕竟在轩辕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再然后才是各个殿堂,至于二师兄他们,纯粹就是捣乱来的,十年都撑过来了,这等他一出来,还就撑不住了?
但他不是那么守规矩的,总想着打听一点小道消息。明知也跑不了,就想看看如果真的任务很多,能不能拣个便宜的?轻松点的?
懒惰已经深入了他的骨血。
至于找谁,那当然是登临殿的古冈了!因为在那次冲霄阁的仗义执言,真君很看好他的风骨见识,老殿主古河又有点不着调,所以现在已经转正,成了登临殿的老大。
他现在也是在筑基修士中很有些身份的人了,所以有去见各殿殿主的权利,不需要等候排队,就像是,班主任下的班长或者学习课代表,
古冈正在日常处理每天处理不完的诸般繁琐,饶是他精力充沛,耐心极强,心里一些烦燥也是有的,然后,他就看到殿侧探出一个脑袋,在那里挤眉弄眼的……
也只好加快速度打发了眼前的弟子,一转头,喝道:
“都是大师兄了!能不能庄重些!拿出些风度出来?你这个样子,怎么为两万筑基之表率?年轻弟子之楷模?”
娄小乙浑无所谓,往古冈面前一瘫,“师叔啊,我这大师兄是被人拱起来的,非我所愿!要不,您找个由头把我撤了得了……”
古冈拿他这惫懒德行也木的法子,最关键的是,他知道这小子是真无所谓,你还不能强来。
“找我做甚?没看我这里正忙着?可没空陪你聊天打屁!”
娄小乙就有些无语,“师叔,是你找我!而不是我找你!真以为我愿意来您这地方呢?这里就不是登临殿,应该叫麻烦殿,还是轻易不要来的好!”
古冈一是忙,二是也被他气糊涂了,“有一件任务需要你参加!集体任务,你来带队!人手你自己定,是这么回事……”
娄小乙就插了一句,“慢来!师叔,我在铭传殿还有任务,在暗殿也有,在冲霄阁还有,甚至雷霆殿都看上我了,所以您这任务,我还真未必去的了,
要么这样,您先稍候,我先去那几个地方转转?您请放心,就凭咱们的关系,真要让我选任务,那肯定是先选咱们登临殿的,谁让这里弟子我看的亲切呢……”
古冈就气笑了,“哦?你娄小乙现在真是个香饽饽了!
是不是在我这里就说在别处有任务?去了别处又说我这里有任务?在冲霄阁就说雷霆殿有任务?去了雷霆殿再推冲霄阁有任务?
最好这些任务最终都归了别人,你自己好清闲下来?
至不济,也可以选个最简单的?比如,下山挑两担水?”
娄小乙心思被揭破,他面皮厚韧,丝毫不觉的难为情,拍道:
“师叔慧眼如炬,法眼无边,明察秋毫,一语中的!弟子不就是来打听打听,这怎么才一到十年之期,破事就都找上来了?欺负我老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