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dme精彩絕倫的小說 問丹朱-第二百九十七章 指罪熱推-jv25j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父皇!您这是说什么!”
雷声过后,响起五皇子的惊叫。
先前皇帝让拉起帘子,看到那几人时,五皇子的脸色就变了,待听到皇帝的话,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太子震惊不可置信,二皇子四皇子怀疑自己听错了,周玄和三皇子神情平静,铁面将军一如既往看不到什么神情。
“父皇,三哥遇袭,你心疼他,也不能把这一切栽赃我头上!”
“你就是再恼恨我不听话,像对待周玄那样打我一顿就是了。”
五皇子站在殿内愤愤的喊着。
“我怎么就买凶谋害三哥了?父皇真是高看我了。”
皇帝打断他:“朕没有高看你,朕一直低看你了,你当然可以买凶,你又有钱,又有人。”
五皇子面色铁青,梗着脖子要再说话,皇帝已经对一旁吩咐一声,便有一个太监捧着一叠厚厚的册子上前。
“五殿下。”他说道,“这是您从西京到章京这十年经营过的生意记载,有田产有商铺烟花青楼米粮盐铁买卖。”
五皇子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好,好,果然父皇盯着他呢,当然,这也不奇怪,敛财这种事不可能无声无息。
“是。”他咬牙道,“但是父皇,哪个皇子不做生意,二哥四弟——”
二皇子和四皇子噗通都跪下来。
二皇子惶惶道:“我的那些生意是舅父家的,我就是凑个热闹,想挣一些钱好孝敬父皇。”
皇帝看他一眼冷笑:“拿什么凑热闹,你以为你们那些钱能换来十倍百倍的钱吗?你们的头脑你们的才智能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吗?是你们皇子身份,天家的权势!且不说你,你舅父一家怎么成为鲁阳郡首富,你心里不清楚,你舅父心里清楚的很!”
二皇子俯首高声:“儿臣有罪。”
四皇子一看这个,干脆什么都不说跟着喊有罪。
五皇子反而不喊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道:“父皇,你既然都知道,那也该知道这不算什么,满京城的皇亲国戚权贵世家子弟,谁还不是这样?我不过是知道国库艰难,父皇您又节俭,不想跟你要钱,也不想过的扣扣索索的罢了,父皇看不顺眼,我就不做了,这些钱也不要了。”
皇帝倒是没有再呵斥,冷笑一声:“果然是来得容易毫不在意,你这几年过的可不是扣扣索索的,你以生意的名义蓄养了壮奴,再让这些人到处交游,你也聪明,不结交权贵豪族子弟,专门结交那些游侠浪荡子,养了这么久,你就是要用这些鸡鸣狗盗之徒来谋害你的兄长!”
他伸手指着那边跪着的几人。
五皇子只喊道:“我不认识这些人,谁知道他们被谁收买来陷害我。”
皇帝冷笑:“好,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把东西呈上来。”
便有一个太监拿着两枚印信站到五皇子面前:“殿下,这是您的印章,这个是周侯爷的行军令。”
五皇子看了眼,瞪眼道:“那又如何?”
“他们先拿着你的印章,从周玄的副将那里,骗走了行军令。”皇帝道,“再拿着行军令以斥候的身份进入了三皇子的兵营,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匪贼会袭击的如此无声无息,如此精准突然。”
五皇子似乎都要气笑了,大喊一声“父皇。”指着地上跪着的周玄,“你为了给周玄脱罪,就把这一切怪罪到我的头上,我可是一直跟周玄在一起,凭什么只认为是我买凶杀人?不是周玄?”
跪在地上的周玄转头看他:“殿下,除了你跟我在一起,启程后,有约百人跟随在大军左右,这些都是你的人。”
五皇子面色僵硬,喝道:“周玄,你不要胡说八道,沿途路人多得是,怎么就是我的人了?”
周玄淡淡道:“殿下,是路过的民众,还是别有目的的随众,我如果连这些都分不清,这些年我在军营就白混了,我装作不知道,是因为我以为你要借机出来去做生意,但没想到,你原来是要做这种生意。”
他说着跪地叩首。
“陛下,臣明知不妥而不言不语,酿成今日大祸,臣罪该万死。”
皇帝没理会他,五皇子还要说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铁面将军道:“五殿下,周侯爷已经辨认过匪贼尸首,他指证其中有不少就是当时跟随你的人。”
五皇子气的跳脚:“就算是随军那些人,但怎么就是我的人了?有什么证据?”
皇帝看着跳脚的五皇子,神情又悲哀又讥嘲:“楚睦容,你真以为你不跟这些人来往就能不留下证据了吗?你真以为你身为一个皇子,就无所不能,就能在这皇宫里为所欲为吗?你别忘了,这是朕的天下,这是朕的皇城!”
殿外脚步杂乱,又一群人被押上来,这次不是平民,而是太监以及一些穿着官服的小吏,另有一些兵卫——
其中一些在场的人都很熟悉,五皇子更熟悉,那都是他的近身太监,侍卫。
他的脸色终于白煞,动了动嘴没有说话,狠狠咬住。
“这些人已经招认了。”皇帝道,“你不认得那些匪贼,但你的手下,一层一层消息传递,总是要经过的人,你做的这些事,不可能没有任何痕迹,楚睦容,事情只要做了就一定留下痕迹,没有人可以逃脱!”
皇帝喊出这句话,跪在地上呆呆失魂落魄的太子身形微微抖了抖,似乎觉得皇帝看了他一眼,他眼神游离的看过去,见皇帝并没有看他,只盯着五皇子。
五皇子嘴角动了动,道:“人证,不过是一张嘴。”他的声音沙哑,似乎又笑意,笑的悲戚又癫狂,“父皇,我为什么要杀三哥啊?杀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这没有道理啊。”
皇帝看着他:“大概是因为,上一次在周玄的宴席上你和皇后没有杀了他,所以再杀一次吧。”
又一声炸雷在殿内响起,这一次炸的所有人都面色惊愕,连三皇子和周玄都不可置信。
五皇子更是蹬蹬后退一步,又想起什么,向殿外看去。
母后!
…..
…..
母后?
金瑶公主站在皇后宫外,再次被禁卫阻拦,出什么事了?父皇那边禁卫围拢,母后这边也是。
跟皇帝那边安静肃穆不同,皇后宫里传来喊叫嘶吼怒骂。
“你们大胆——你们敢动本宫——本宫是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