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3xq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三百二十二章 天無絕人出頭路分享-joc84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有些意外,看着王妙音:“你确定是准备推出胖子?可我从没有听他说过此事啊。”
王妙音笑着拂了拂额前的一缕秀发:“因为江公又没告诉过胖子,他本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岳父作了这样的安排。但是,这种世家间的风评,尤其是大世家里有名子弟的评议,可以决定一个士人的起步,甚至一生,所以江公当年秘密地拜托了相公大人,玄帅和王恭这两个著名的世家子弟亲临京口,可不全是为了你,也有起码三分,是为了刘穆之而去呢。”
刘裕叹了口气:“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江公是当众想要让这些名士们考评一下胖子的本事,而不完全是拜托?”
王妙音点了点头:“不错,胖子虽有才气,但他擅长的那套,不是清谈论玄,不是吟诗作赋,而是熟读经史,精于策论,断案讼狱,钱粮税赋这些实干之事。所以他在上层世家,几乎没有名气,若不是江公致仕后落户京口,偶然的机会看到胖子的苦读,也不知道他的本事。但以他的一面之辞,加之是胖子的岳父身份,不足以让世人信服,所以,引得名士来宴,再当众出一些题目让胖子当场发挥,这才是江公当时的计划。当然,要是来的人不够档次,还是只有些吴地的土豪士族,那就算胖子发挥得再好,也无人知晓啊。就算是诸葛亮当年舌战群儒,也得把整个江东的英才请来,才显得有份量,对不对?”
刘裕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所以江公提前找了一些重量级的世家,请他们出面考评胖子,只是这个消息走漏了,他的两个儿子觉得不平了。为什么向着一个外人女婿,却不向着自己的亲儿子呢?”
王妙音叹了口气:“连琰叔都对于相公大人把北府军主帅交给玄叔,这么多年不能释怀,最后积怨暴发,更别说江家的两个儿子了。江公知道他们没有军国之才,所以为了江家以后的权势富贵,宁可去提拔还没有机会出头的胖子,他也深知胖子重情义,一旦出头必会十倍报恩于江家。可没想到,一切都给郗超搅了。”
刘裕的眉头紧锁:“郗超?是他故意使坏?”
王妙音点了点头:“是的,当时江公找了谢家,王家,还有郗超和袁宏,有这四大家族的亲临,那胖子一夜之间可以名动天下,只是没想到,郗超居然是黑手党青龙,他早就知道胖子的本事,但就是不想让胖子出头,动摇他的地位,于是不仅自己爽约不来,还暗中通知袁宏,袁宏的女儿嫁给了江郎,本以为是为亲家撑场面之举,结果郗超暗中挑拨,说是江家准备把家业传给外人刘穆之,把儿子赶出家门,这下袁宏大怒,非但自己不来,还主动出面让京城的不少家族都不能来,所以当时,你只能看到一些吴地的土豪,却见不到几个建康的高门大族。就连玄叔,也是以刘林宗的化名前往,一直没有暴露真身呢。”
刘裕恨得牙痒痒:“原来还有这样的往事,既然如此,为何江公还要继续举办这个宴会,难道,他不知道计划已经改变,胖子再来,只是自取其辱吗?”
王妙音微微一笑:“这就是江公的厉害之处了,反正郗超翻脸,世家高门不仅这次不会来,以后也不可能举荐刘穆之了,那刘穆之通过世家的察举,靠风评出仕的路就算断了,唯一的机会就是从军报国,到北府军的幕府中做事,用自己的真本事打动玄叔,靠着堂堂正正的功劳升迁。这也是这些年他做到的事。”
刘裕恍然大悟:“就是说,江公是故意让儿子当众羞辱,刺激胖子,让他下定决心离开娇妻,去从军建功?”
王妙音点了点头:“不仅是对刘穆之这样,当年玄叔去京口,对你也是如此,刁逵是什么样的人,相公大人和玄叔非常清楚,但只有让这样的虎狼到了京口,引发跟你这样的京口豪强的冲突,最后才能让你们在家乡呆不下去,只有从军报国,这个道理,你当初当百姓,当小兵时根本无法理解,现在你手握大权,要想着怎么选拔人才,利用人才,这种激将之法,应该明白了。”
刘裕长叹一声:“是啊,只有身处高位,手握大权,看问题的角度才不一样。我和胖子当年,自以为在京口是一方雄杰,只缺机会,实际上,哪怕是这个机会的取得,也是人家早就设下的局罢了。不过谢家还是有良心的,至少这些年来,一直帮着我们挡着黑手党,阻止郗超这样的人加害,不然的话,只怕我们早就给他害死了。”
说到这里,刘裕看向了王妙音:“这么说,当年玄帅提议把你嫁给我,也是…………”
王妙音平静地说道:“不错,一开始,这只是一桩政治婚姻,相公大人需要通过这个联姻,让你入赘我们谢家,成为谢家人,另一方面,成了谢家女婿,郗超也不敢再出手害你。不过,他们没有料到,我是真心地爱上了你,我爱你的英雄气概,爱你的义薄云天,爱你的一往无前,这份爱,即使到了今天,我也不曾减弱半分。”
王妙音说得情真义切,刘裕心中一阵感动,伸手拥玉人入怀,他的眼中泪光闪闪:“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无能,辜负了你的这份深情厚爱,此生,只怕,只怕我也没有办法弥补了。”
王妙音的声音,幽然飘来,如同天籁:“这就是命,没有办法。要怪,就怪郗超这个大恶人吧,他毁了我们的爱情,也毁了我们谢家,毁了我一生的幸福,不过,你能手刃此贼,也算为我们报得大仇,现在这个样子,也许是我们最好的归宿,只要真心相爱,能在一起,那这点名份,又算得了什么呢?”
刘裕叹了口气:“郗超的仇,我是报了,但胖子的仇,却一直没报,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他为何要在明天举办这个宴会,我一定要阻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