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w2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日娛之花未眠 ptt-第五百五十四章 留宿分享-6nmxq

日娛之花未眠
小說推薦日娛之花未眠
西野和树所猜测的确实就是安田浩次想说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铃木并不是铃木财团,与它没有任何关系。
西野和树祖上虽然曾经阔过,但现在铃木炭治郎的直属产业已经没有了,那时破产后直系亲属本该有些产业,但是当时与金子家有了极大的分裂,一方认为是自己发展壮大了企业,理应拿到更多的资产,另一方认为企业的创造者是自己,不该被比下去。
在九十年代企业内部就已经有很大的摩擦了,破产之后则几乎是分道扬镳。
金子家领着一批人创立了别的公司,而铃木家的后人也是相同,只不过金子家的企业在后来得到了巨大的发展,用商业手段并购了日商岩井株式会社,成立新公司综合商社双日,在2004年成功挤入世界500强企业。
而铃木家确是不温不火,一直都那样。
“你爷爷是我的好友,我们曾经在一所学校念书。”安田浩次说起这个来也有些唏嘘,“那时候我还并不是家里的继承人,你爷爷与我约定说要干一番大事业。”
那时候铃木家的地位当然比不上安田,但安田浩次心中还是把对方当做是挚友,并且心中真的有想法的,正巧家里也有想法让安田浩次锻炼一下。
所以完全凭着自己的能力,两人在东京打拼。
只是后来,铃木家的企业遭遇危机。
那段时间,铃木总是烦躁与不安的。
后来在两人的企业的关键时刻,西野和树的爷爷做了一次错误的豪赌,葬送了企业的未来,安田浩次安慰对方没关系,可以东山再起,自己却只能含泪回家继承家业。
随后就是铃木家不知为何资金链断裂,申请贷款被拒,企业被一家中介企业收购,安田浩次想要说动家里帮下他们,却被拒绝了。
后来,他就没有好朋友的消息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不在东京。
怎么自己家一直很倒霉的样子?原先每年超过财团利润的商社,金融危机之下说倒就倒,后来分裂成别的企业,也是比不上对手,不明不白被收购,听上去像是被迫害的样子。
西野和树反正对于自己的身世毫无所知,现在安田浩次说出来也就当个故事一听,完全没有实感。
“无意间才发现你是他的后代。”安田浩次其实有些话没对西野和树说,比如为什么要改名换姓,为什么要到到群马的小地方隐居。
“原来如此……”不过他本能感觉到似乎没有对方说的那么简单。
西野和树不知道以什么表情面对安田浩次好,总不能表现的无动于衷,但他心里却是没什么波动。
毕竟现在也没亲人,也不是什么突然发现自己是富豪继承人的戏码,留下的只有一段不怎么具体的故事。
“这些话我只对你说,你也不要向外人提起。”安田浩次很是严肃。
“我明白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安田浩次舒了一口气,轻微咳嗽了几下,看上去有些劳累,“你与早紀的事情打算什么时候?”
西野和树心中果然如此的念头一闪而过,本来想着对方似乎是不会问了,到头来还是说了。
“其实今天的情况,我以为只是您叫我来而已,完全没想到大家是那个态度。”西野和树解释道。
安田浩次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你们两个还没有发展成为恋人?”
“确实如此。”
“是忠显的问题?”安田浩次抬眼,他知道当初自己的儿子不太喜欢西野和树,并不想让女儿与西野和树接触。
“并不是。”西野和树摇了摇头,“反而安田忠显桑很支持。”
“那就是你不想了?”安田浩次非常直接。
西野和树感受到了老人的气场,毫不拖泥带水,与他刚才讲故事的时候截然不同。
“这个……您知道的,我还有女朋友。”西野和树不知道如何解释。
安田浩次抬眼盯着他。
“那就多一个好了。”
“……”
“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始终还是要你们自己解决。”安田浩次摆摆手,似乎没有了谈下去的兴致,“你下去吧。”
“好的。”
“对了,今天看你喝的有些多,就寄宿在这里好了。”
西野和树本想拒绝,但看着老人的脸庞,拒绝的词到了喉咙里又吞下去了。
“那多谢您了。”
西野和树鞠躬离开。
下到楼来,西野和树找到了安田早紀。
“和树君,怎么样,走路还行吧?”安田早紀还是担心他喝多了。
“没事。”刚才去书房的谈话完全无法消化他血液里的酒精。
“刚才爷爷说什么了?”
安田早紀很是好奇,会不会和她想的一样呢?
“没说什么,就谈了谈我的近况。”西野和树胡乱扯了一个话题。
“喔。”安田早紀还以为是为了自己与西野和树的关系才叫对方来的呢。
“对了,安田会长让我今天留宿……”西野和树看了一眼安田早紀,轻声问道,“会不会不太好?”
安田早紀顿了顿:“有什么不太好,反正大家都把你当做那、那啥了……”
“那终归不是嘛。”西野和树摊手。
“那你就当做是!!”
“好吧。”
西野和树喝了酒之后,思维开阔了很多,许多原本不会在这个场合说的话也会开口。
庄园很大,有一层专门为了客人留宿而设立,在几人聊完天之后他由佣人直接带着去往了客房。
这一层有个专门泡澡的浴池,装修异常精致,西野和树进去泡了个澡,蒸了蒸他的酒气。
安田忠显与安田忠信两兄弟离开了,各自的妻子带着女儿住在了父亲的庄园中,安田早紀当然也留下来了。
西野和树穿着睡袍,泡完澡回到自己的客房,发现安田早嘉正在他的房里。
“唉?”西野和树发出疑问。
“哟。”安田早嘉抬了一下手,表示打招呼。
“你怎么在这?”
经过偶像话题的拉近,两人之前也不再那么生疏与客气了。
“我来给你道声晚安的。”安田早嘉再次挥挥手,“晚安,告辞了。”
“”西野和树摸不着头脑。
下意识挥了挥手。
总之,不是来击剑的就好。
安田早嘉出了门,左顾右盼了会。
他刚才是来看看自己的姐姐在不在的,虽说自己认命了,但他可不会那么轻易让对方在自己的地盘上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