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0bd火熱連載小說 狩獵好萊塢 線上看-第1035章 生殖戰爭-yewn9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治大国若烹小鲜,这是最近几年西蒙围绕越来越庞大的维斯特洛体系所践行的管理理念。
看多了人和事,也就越来越发现,大到国家,小到企业,无论是抓大放小的宏观管理模式还是事必躬亲的微观管理思路,都有着大批成功的案例,相互又都能找出很多反面教材,最终或许可以归结为一切必然皆是偶然,一切偶然亦是必然。
以及,成王败寇。
而在西蒙看来,其实用心最重要。
苦心人天不负肯定不是绝对,但道理也肯定没错,问题是大部分人往往没有付出自己的苦心,却习惯性念叨天道不公。
周一抵达纽约,随后几天,西蒙都在处理西海岸这边因为前段时间度假积累的各种工作,《美国偶像》等秋季档陆续开播的电视节目、9月份思科的20亿美元债券融资、维家私军在体系内各家子公司设立直属安保部门的推动进度、如火如荼的美国大选以及维斯特洛家族在政治领域的布局、詹姆斯·雷布尔德负责的维斯特洛公司近期的投资项目梳理,等等等等。
乃至纽约之外。
好莱坞那边,经过磋商,《拯救大兵瑞恩》项目初步敲定,丹妮莉丝娱乐将承担50%的制作预算并负责全球发行,梦工厂和派拉蒙平分剩余的50%投资份额,完成这个项目,老斯同学算是还上环球时代欠下的最后一部片约。
乌克兰那边,西蒙砸出两亿美元预算后,里夫尼市的大规模安置房项目正式启动。
中国方面,《卧虎藏龙》本周正式开拍。
另外,还有维斯特洛家族私人情报团队近期成功协助了第一批来自索马里的非法移民进入法国,因为是初步尝试,人数不多,只有50余人,分为23对,还带了一些孩子。
都是又黑又绿的那种。
而且这只是开始,后续还会有人协助这些非法移民在法国安家落户,关键是要生孩子,多生孩子,每对夫妇至少一年一个。法国虽然取消了出身公民权,但只要孩子生下来,基本上都不可能再遣返,实际上这些已经没有护照可言的非法移民也无从遣返,提前接受过培训,大家都‘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
甚至,如果真有人敢坚决遣返,维斯特洛体系已经开始提供资助的一系列法国极左派组织也不是吃素的。
预计今年将法国内外的非法移民偷渡及安置网络打造完全后,从明年开始,西蒙每年能向法国输送数以万计的非法移民。相比法国当下已经接近6000万的总人口而言,这些非法移民似乎不足为意,其实不然。
关键还是新生儿数量。
法国最近几年的新生儿数量都在80万左右,出生率属于比较低的那种,因此,西蒙只需要输送40万对正处在生育期的非法移民到法国,每年一个孩子,就能占掉法国一半以上的出生率。40万对,80万人,看似很多,但如果拉长到10年20年的运作周期,其间再发生一些战乱导致的难民潮之类,这一数字也就轻而易举。
西蒙对此有着足够的耐心,甚至开始盘算法国出现一位如同曼德拉那样伟大的黑人总统,彻底解放法兰西。
而且,这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阳谋。
即使有人察觉了西蒙的意图,也不可能公开指责什么,因为这么做必然会得罪广大黑人兄弟,如果因此损害到了选票,那更是肉疼。
长岛,东汉普顿。
马不停蹄的工作中,转眼已经是周日,决定休息一天。
东汉普顿一处临海豪宅别墅的二楼露台,享受着上午时分颇为温煦的秋日阳光,西蒙靠在露台沙发上,刚刚写下一个便签,正要让坐在旁边的A女郎去交给负责情报网络的尼尔·班尼特,身后一条白皙的手臂探过来,飞快抢走了便签。
“寻找一批聪明努力的法国二代混血黑人男孩,西蒙,这是什么啊?”
西蒙没有回答,捉住身后艾琳·兰黛的手臂拉过来,在女郎顺势趴在他身后探上前的脸蛋上吻了下,笑道:“没什么,打算设立一个助学计划。”
艾琳·兰黛追过来在西蒙唇上亲了亲,然后直接跨过沙发靠背跳到西蒙怀里,扬了扬手中的便签道:“我才不信,你肯定打算做坏事。”
西蒙摘过那页便签,交给起身过来的A女郎,才假装不满道:“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吗?”
“反正,你肯定有其他目,”艾琳·兰黛哼了下,说着又搂住西蒙脖子,撒娇道:“告诉我好不好,我保证,一定保密。”
“其实主要是最近想明白了两件事。”
艾琳·兰黛瞪大眼睛,洗耳恭听:“嗯?”
西蒙道:“一个越来越文明的社会,反而更容易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男人突然这么没头没尾,艾琳顿时疑惑:“什么意思?”
西蒙继续道:“第二,就是在越来越文明的人类社会中,将来对于主导权的争夺,核心其实是非常原始而粗暴的生殖战争。”
艾琳眨了眨眼睛,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姑娘,即使西蒙依旧没有说透,结合上下语句,还是大致明白过来,随即又莫名有些脸红,忘记了追索最初那张便签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瞪了眼西蒙道:“我才不会给你生孩子。”
西蒙微笑着拿过刚刚因为艾琳扑过来而放在旁边的文件夹,继续在上面书写起什么,一边道:“这个啊,我也不会和随便什么女人生孩子,首先一定要漂亮,然后还需要很聪明,这样生出来的小维斯特洛才能更好地继承我的事业。”
艾琳仰着脑袋打量西蒙片刻,终于道:“我突然发现你原来这么原始而粗暴。”
“这是在夸我。”
“哼。”
“对了,吃早餐了吗?”
“吃过了,”艾琳回答着,又想起什么,突然恍然大悟:“我发现了,刚刚早餐时,那个,安格没有再……再给我那个,啊,坏家伙,原来你就是想让我怀孕。”
西蒙轻声按住怀中不安分的女郎:“我刚刚说过了,可不是随便哪个女人都有资格给我生孩子的。”
艾琳被西蒙搂住身子,却是一脸鄙视:“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啊?”
“不用。对了,你该离开了。”
艾琳没忍住,抬手在男人肩膀上锤了下:“混蛋。”
西蒙很淡定地继续在铺在女郎大腿上的文件夹上书写,一边道:“不想离开就乖乖的,不要闹。”
艾琳顿时安静了一些,像个泄了气的小皮球,软软地勾着西蒙脖子,过了一会儿才幽怨道:“可你都不打算娶我,西蒙,如果我有了你的孩子,兰黛家的脸会被丢尽的。”
“好吧,我宣布你被移除名单了。”
“呜……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混蛋。”
西蒙见怀里的姑娘是真的有点伤心了,轻轻把她搂过来,低头吻了过去,艾琳稍微抗拒了下,很快开始主动回应。
然后越来越激烈。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位置从沙发换到靠近栏杆的躺椅上,西蒙只穿了一条长裤,躺在下面,身上是只套了件男士衬衫猫儿一样伏在他胸口的艾琳·兰黛。
以及女郎的碎碎念。
“开始爸爸妈妈还总是念叨我们的事情,现在就不再提了。”
“嗯。”
“其实,我很喜欢一次带八个女侍女卫出门的样子呢,呵呵,然后看那些人明明很嫉妒又假装不屑的样子。”
“嗯。”
“我才26岁,现在可不想要孩子。如果30岁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到时候,或许才,那个。”
“嗯。”
“恰好,我父母只有我们姐妹两个女儿,如果……如果我有了孩子,可以姓兰黛,继承家业。”
“这个啊,”西蒙终于不再假装被掏空,说道:“我的孩子,当然要姓维斯特洛。”
艾琳再次轻轻在西蒙身上拍了下:“你都不娶我。”
“那也要姓维斯特洛,将来这些孩子都是要继承我的事业的。”
艾琳闻言,微微抬起身,很快又软下来:“那个,珍妮没意见吗?”
“你也知道维斯特洛体系现在有多大,哪怕分给一百个孩子都没问题。”
艾琳顿时又嗔恼起来:“混蛋,你竟然要生100个!”
“我是在比喻。”
“你肯定是怎么想的。”
“好吧,我承认。”
“混蛋,你竟然真这么想。”
西蒙举手投降,一边感叹:“女人啊。”
艾琳感受着男人很快落下环住自己的双臂,重新平复下来,顿了顿,说道:“那就……生两个,一个姓维斯特洛,一个姓兰黛,我也需要孩子继承家业呢。”
“这个啊,其实姓维斯特洛也可以继承你们家的家业。”
“你太坏了。”
“我刚刚都说了,生殖战争。”
“坏家伙。”
“好吧。”
再次平静了片刻,还是艾琳先开口:“你今天,我是说,我今晚还能留下来吗?”
西蒙本来打算等艾琳离开,自己去一趟波士顿。
前几天女管家就说起,梅列茨科娃那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谈,虽然不觉得那女人有什么重要事情,不过,恰好这个开学季维斯特洛家族再次向一连串北美顶尖大学进行了捐款,波士顿那边的哈佛和MIT都在内,另外还投资或资助了其他很多项目
总之,撒出去那么多钱,西蒙总要露面显示一下存在感。
此时见女郎可怜兮兮的模样,西蒙心软下来,点头道:“好吧,我明天早上再离开。”
艾琳欢悦地嗯了一声,又撑起身子:“既然这样,西蒙,这边……我们再去看你那些女孩跳舞吧,上次看过,还挺不错的。”
“OK。”
于是周日一整天都留在了东汉普顿,直到第二天早上。
送走依依不舍的艾琳,西蒙直接乘坐直升机飞往波士顿。
如果是开车,需要先离开长岛绕过纽约城区,再转向东北,需要走一上午,乘船同样很慢,而直升机,180公里的直线距离,只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其实本打算今天上午返回西海岸,算是临时更改了行程,先去见一下梅列茨科娃和玛丽亚两个女人,再去哈佛和MIT转一圈,中午还筹备了一个招待波士顿一些重要政商学各界人物的小型酒会。
只不过,见到梅列茨科娃,听女人忐忐忑忑地说起一件事,行程再次被打乱。
波士顿西郊。
距离市中心20公里左右的韦斯顿富人区一处庄园内。
靠在别墅一间起居室沙发上的西蒙上下打量一番站在自己面前的乌里扬娜·梅列茨科娃,微微皱眉,问道:“你确定?”
“我……”乌里扬娜注意到男人皱眉的动作,只觉双腿都有些软,却还是道:“我没有检查过,不过,这两个月,我,那个,都没有来。”
那就是确定了。
西蒙变换了一下翘腿的姿势,再次打量面前外貌气质绝佳的女人,内心倒是没什么波澜。
这段时间刚刚作出某个决定,没想到这边就有一个提前擦枪走火。
其实,正如西蒙昨天和艾琳说起,他可不会任由随便什么女人都能怀上自己的孩子,不过,眼前女人,高智商,高学历,还拥有绝佳的外貌,倒是没问题,只是,西蒙终究不太喜欢这种突如其来。
既然上次乌克兰那边其他女人都没出问题,眼前这个,虽然此时看起来很惶然的模样,但谁知道具体如何。
如果是被暗算,西蒙更不喜欢。
考虑片刻,西蒙终于看着乌里扬娜说道:“等下我会安排人带你去做检查,如果是意外,那就拿掉这个孩子,你愿意吗?”
乌里扬娜下意识点头,还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我都听你的安排,西蒙。”
见女人如此反应,西蒙伸手抚过旁边侧几上一个水晶球,女管家很快出现。
西蒙先打发梅列茨科娃出去,这才对女管家交代了一番,等安格瑞带着乌里扬娜离开庄园,西蒙又招来A女郎:“查一下乌丽娅的两个孩子,嗯……叫什么?”
A女郎刚刚在外面就见过两个孩子,闻言道:“安娜和尼古拉斯。”
“中午之前,给我一份两个孩子的资料,主要是性格和学习等方面。”西蒙说着,又想起安排在临近另外一处庄园内的玛丽亚·罗津,接着道:“还有玛丽亚那边,她是……”
A女郎道:“四个孩子,安妮特、维克多、康斯坦丁和安东。”
“嗯,同样的资料。”
艾莉森大概意识到什么,点了点头表示记下,又问道:“老板,中午的酒会?”
“照旧,”西蒙说着,想起格蕾丝的事情,接着道:“还有,既然已经来到美国,她们两个的姓氏也可以改掉了,换回以前的。”
“包括孩子?”
西蒙点头:“让他们都随母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