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825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田園 愛下-第五百一十八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讀書-j6m64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约翰森所在的制药公司,只能再次无奈割肉,又拿出来百分之五的收益,作为黑熊奖的奖金。
至此,有关狗尿苔素的利润分成,也正式划分完毕:黑瞎子合作社一方,占了最大头儿,百分之八十;制药公司一方,百分之十五,剩余的部分,都捐给黑熊奖的组委会了。
谈判结束之后,制药公司的代表们,在握手的时候,感觉胳膊都是软绵绵的。作为老牌儿的制药公司,他们多少次巧取豪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力。
没法子,受制于人,只能捏鼻子认了。
约翰森还想继续代理红菇娘治疗糖尿病这个项目,不过呢,被田小胖给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不能指望着一颗歪脖树吊死啊。
这个项目,田小胖准备找国内的制药公司来合作。因为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的提升,糖尿病患者越来越多,要是把各方面都交给外国的公司操作,到时候把药价定的太高,田小胖担心挨骂。
至于狗尿苔素,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因为,主要的市场就是国外啊。
看着制药公司那几位代表,一个个都跟受气小媳妇儿似的,满脸幽怨,黑瞎子屯的诸位代表,心里就更痛快了。包二爷还狠狠敲了一下拐杖:“以前咱们又穷又弱,所以受人欺负;现在,掉过来啦!哈哈哈,这叫有朝一日倒过来,下边细来顶上粗!”
包大明白也笑眯眯地接过话茬:“二哥,听你这么一说,俺咋还有点诗兴大发涅,整两句。说,远看一物黑乎乎,上边细来顶上粗;到了晚上竖起来,下边细来顶上粗!”
大伙不由得哈哈大笑,这个大明白,还真能瞎咧咧。只有包日娜知道他说的不是啥正经话,啐了一口:“没个正经的!”
“嘿嘿,俺说滴这东西是耗子,你们想啥涅?”包大明白一脸坏笑。
我看你就像个大耗子!包日娜先去食堂张罗饭菜去了,毕竟于情于理,黑瞎子屯方面,都应该安排晚宴,庆祝双方合作成功。只是,在酒桌上,制药公司的代表都兴致不高。
虽然约翰森赚了提成挺高兴,但是在垂头丧气的同伴面前,也不好表露出来。直到回到旅店之后,他才取出一些晶粒鬼伞素,和同伴试用一下,这些家伙,才体验到飘飘欲仙的感受。
第二天,自然是抓紧时间把原料运送回去,进行生产加工,尽早投放市场,多少人都嗷嗷待哺地等着呢。
堆放在猪场的原料,还得逐一过磅,这样一来,大致能有多大的产量,田小胖心里也好有数,免得对方私下里搞猫腻。
看到一袋袋的原料搬上车,制药公司的代表,心情这才好了一些。虽然这次被压榨得挺狠,但是,可以通过抬高物价的方式,补偿回来啊。
再仔细一想,他们赚得越多,就证明,黑瞎子屯这边赚得更多,于是,心里又有点不爽了。
咔咔咔,看着一袋袋狗尿苔被运走,黄三狼有点恼羞成怒。这些东西,在它看来,都是俺的零嘴儿啊。
瞧瞧来来往往的,都是黑瞎子屯的村民在搬运,熟头马面的,黄三狼不好下手,于是,就找上了那几位眼生的老外。
这几位制药公司的代表还纳闷呢:这只黄鼬怎么回事,总围着我们上蹿下跳的?
因为心里郁闷,所以,一位代表就抽冷子飞起一脚,朝着黄三狼踢过去。
黄鼠狼多敏捷啊,闪身躲过,然后,唰的来了个倒立。前腿撑在地上,立起身子,竖起尾巴。
这个黄鼬是马戏团跑出来的吧,还会倒立呢——几个老外也瞧着挺有意思的,然后呢,然后就全都躺在地上昏睡了,脸上,还带着无比满足的微笑。这下子,他们不用再郁闷了。
等田小胖和约翰森闻讯赶过来,当然知道是咋回事。田小胖直接抄起两袋子狗尿苔,抗在肩膀上:“三狼啊,败生气,这是专门给你留的,咱们先送家去。”
黄三狼噌一下窜到田小胖身上,爬到袋子上,美滋滋地往那一坐,被小胖子直接抗家去了。至于这边,有包大明白和包村长照应着,也没他啥事。
刚进家门,看到老娘黄秀英和几个婶子,正在当院忙活呢:地上铺着一大块塑料布,大伙都坐在上边,正做棉被呢。
结婚的时候,必须做几套新行礼啊。这边冬天比较冷,所以,还是习惯使用棉花絮成的被褥。
做起来挺麻烦的,要先把整团整团的棉花,撕扯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再拍打均匀,然后,再一片一片絮起来,薄厚要均匀,是个墨迹活。这个过程灰尘比较大,所以就挪到屋外了。这会儿的天气,不冷不热的,正好在外边干活。
“这马上都要结婚了,也不知道在家忙活,还成天在外面跑。”老娘手里絮着棉花,嘴里也絮叨着。
所谓的絮叨,大概就是像絮棉花似的,磨磨唧唧,没完没了吧。
田小胖就嘿嘿笑:“这不是有大伙帮忙吧,也不用俺伸手啊,俺就擎现成的。”一边说着,一边把两个袋子都塞进仓房。
仓房里边,大胖儿吃饱喝足正趴着冲盹呢,正所谓:吃饱不躺尸,肚里没板脂,大胖儿努力践行二师兄的主张。
一瞧田小胖把两个大袋子摔到地上,大胖儿立刻就精神了,短粗有力的大嘴一戳,就把袋子戳个窟窿,叼出来里面的狗尿苔,就往嘴里吞。
你真啥都敢吃啊,也不怕中毒?田小胖连忙将大胖儿扒拉到一边,然后把袋子扔到屋顶的隔层上边,反正大胖儿现在有伤,也飞不起来,肯定够不着。
收拾完了,又在老娘的絮叨声中,走出家门,去地里转悠转悠,看看娃子们干活都干啥样了。
苞米都收完了,这两天正割谷子割糜子呢。小娃子们呢,当然不能耍镰刀,所以,就给他们发了小筐,俩人抬一个,负责捡谷穗啥的。
要是换成往年,谷子啥的,都得先割。因为你要是下手晚了,谷穗儿里的谷粒儿,搞不好就被麻雀的小爪子给弹没了。
今年也怪了,谷子地里,基本上看不到麻雀群。要知道,谷子这东西,是最招老家贼的。
田小胖当然知道咋回事,要不是有麻雀首领管着,你以为那些老家贼会惯着你呀?
到了地里,就看到田里戳着一排排的“谷个子”。谷子在割下来之后,要打成捆,然后,往地上一戳,这个就叫谷个子。
等往场院运的时候,用木头的两股叉一挑,就把谷个子挑到车上,一捆捆码好,运回去准备打场。
小娃子们呢,就拉着横排,在割完的地里遛一遍,有拉下的谷穗,就弯腰捡起来,装进筐里。这活儿,算是最轻省的了。
“小胖叔叔!”看到田小胖,不少小病号都主动打招呼了,这个可是不小的进步。
还有那些医护人员,也都乐呵呵地跟田小胖打招呼。看到小胖子来了,他们就感觉心里更有底了似的。
“胖哥儿,今天咱们吃什么?”几个小护士凑过来,收土豆的时候吃土豆,收苞米的时候烧苞米。尤其是青苞米,他们都啃上瘾了。所以,一瞧见田小胖,就忍不住想问问。
田小胖四下里踅摸踅摸,然后抓抓后脑勺,从旁边一个小娃子的筐里抓出来一个大大的谷穗:“要不,你们就吃点这个吧?”
切,拿我们当老家贼呢是吧!小护士们跟他都混熟了,当然不依。田小胖没法子,只好答应等谷子打出来小米儿之后,请大伙在食堂吃小米丸子,这才被饶过。
溜达一圈,表扬了几个篮子里谷穗比较多的小娃子。这时候,拉谷子的板车返回来,车上还拉着几个大西瓜,来犒赏小娃子们。
这西瓜自然是田小胖家后院的,按理说,都到这时候了,秧子早就应该拔了。偏偏呢,又接了第二茬,西瓜照样又大又圆。
把娃子们都聚拢过来,一个个,小脸都汗抹流水的,有些小男娃儿,也不知道怎么弄的灰头土脸的,被汗水一冲,脸上都出泥道子了。
小护士们挨个用手巾把小家伙擦抹干净,然后全都坐在地头吃瓜。西瓜甜丝丝凉洼洼,吃上一块,又甜又爽,小娃子们吃得好不开心。
看到这些小病号,脸上都是甜蜜的微笑,医护人员心里也都乐开花:全都会笑了,真不容易啊!
没错,看到这些小患者的笑脸,那种感觉,真就像看到花儿绽放了似的。
“干爹,你看俺捡的谷穗多吧?”小囡囡给干爹递上一块大西瓜,然后又开始邀功。
看看小家伙身边的篮子都上尖儿了,田小胖也忍不住夸了一句:“真能干!”
别人的篮子,顶多也就是垫了个底儿,毕竟,落下的谷穗并不多,捡谷穗的娃子们数量又多。像小囡囡这样的,还真是独一份儿。
小胖墩童麟阁表示不服:“小囡囡,你不会是从谷个子上撅的吧,要不咋这么多?”
被怀疑作弊,小囡囡当然不服气:“哼,当然是从地上捡的。小妹在地里踩了两个坑,里面满满的都是谷穗,俺们俩就把筐捡满了。”
一听这话,田小胖不由得抓抓后脑勺:“啥样的坑啊,领着干爹瞧瞧去。”
小囡囡跑到谷地里,很快就找了拳头大小的坑洞:“干爹,就是这样的啦。”
这是耗子洞啊!田小胖刚才走马观花的,也没细看,这会儿才发现,谷子地里,耗子盗出来的洞还真不少呢,隔着十几米,大概就能发现一个。
田鼠和松鼠差不多,也有储存粮食的习性。而且,从小囡囡刚才的情形来看,捡了两个耗子洞,就装了一小篮子,这满地都是耗子洞,得糟蹋多少谷子啊?
田小胖也急了,跑回村取了一把铁锹,直接挖开一个耗子洞。好家伙,越往下挖,洞里越是宽敞。忽然,铁锹戳到软绵绵的地方,掘开一瞧,洞里塞的都是大谷穗,整整齐齐,满满当当的。
“防了上边的老家贼,结果没防住地底下的耗子贼。先别捡谷穗了,咱们今天就改挖耗子洞吧!”田小胖又开始给娃子们布置新任务。
这个好像挺有趣的,小娃子们都俩眼放光。然后,就听到一声尖叫,周围的娃子们都开始跺脚。
一只肥硕的田鼠,从刚才被挖开的洞里猛的窜了出来。
哪里跑,小胖墩童麟阁一个飞踹。耗子呲溜一下,从他脚底下钻跑了,小胖墩这一脚,便重重落到田小胖的脚尖上。
哎呦!田小胖没防备,脚趾头被踩的生疼。他一边跳脚,一边朝着老鼠逃窜的方向指去,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