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klw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txt-第六百六十九章 女 媧 廟 暗 戰鑒賞-k9nxj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呜——
低沉的号角声划过天穹之下,远远便见一条长龙在大地上缓缓‘挪动’。
李长寿站在圣母宫角落的屋檐上朝远处眺望,见数万人组成的仪仗在大地上行走,前有百名戴着巫祝面具的男女蹦来跳去,后有十多只被几人扛着的号角不断发出阵阵噪音,左右还有几批替换者,轮番上阵,好不热闹。
仪仗大部分都是甲士,守卫着那座被三十二头同种异兽拉着的巨大车架。
要么说还是凡俗帝王会享受,这车架就如一座小殿,还分上下两层,其内有奏乐声、有款款起舞的曼妙身影,除却帝辛之外,还有八位随行的大臣。
真·房车。
所谓异兽,其实也是些被人族驯服的‘普通野兽’,只是力大了些、耐力出众,成为了帝王家拉车首选,也是商君身份的象征。
看此景,飞鸟退散、行人退避,黄沙滚滚、遮天蔽日。
若有望气之法,能见这人皇仪仗的正上方,有一条金龙在缓缓游动,龙首罩在帝辛之上。
人皇气运。
因上古时龙族曾成为人族图腾,并在人族最黑暗时帮助过人族,故成为了人族的图腾象征。
商君的气运所显按理该是玄鸟,但终究分量不如‘人皇’二字。
李长寿诗兴大发,口中轻吟几声,左手已背负在身后,右手在身前略微抬起,当下就要指点江……
“长者?这位穿白袍的长者?”
有个粗犷的嗓音在背后响起,见李长寿不搭理,嗓音更粗鲁了些:
“老头!嘿!说你呢老头!穿白衣服的那个!干哈啊!想跳楼啊?”
李长寿有点无奈地转过身来,看着下方那近乎丈高的大汉,又看了眼不远处那些此前来这里巡逻又急忙退走的甲士。
粗俗。
他有些颤巍巍地从侧旁木梯上滑了下来,笑道:“这位将军,小老儿在这里张望下,稍后人太多,也看不到大王了。”
这壮汉嘀咕道:
“多大岁数了心里没数?爬这么高摔下怎么办?老老实实的,等会大王来了,长者自是向前看。
你别整什么事啊我警告你!要是弄点血腥冲了运道,当心我!”
壮汉举着板斧晃了晃,随后就翻了白眼,转身背着手走开。
李长寿含笑点头,目中带着几分笑意。
远远还能听见几名小将军在这壮汉身旁禀告各处准备的情况,口中不断喊着‘恶来统领’。
摇摇头,李长寿背着手走回自己的小屋,静静等待热闹到来。
女娲庙中早已是全神戒备,这般盛事自是吸引了不少凡人看热闹,在女娲庙聚了个漫山遍野。
听得外面传来几通鼓声,众人高呼大王;已换上了一身华美长袍的李长寿走出这具纸道人常待的小木屋,背着手走向大殿方向。
众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李长寿这纸道人气势非凡、非同寻常,也不知是什么来路,又连忙去找来之前那莽汉。
“嘿你!”
恶来双目瞪圆,冲过来就拦在李长寿面前,压着嗓音又着急地喊着:“你干啥的!大王这就来了,这是你乱走的地儿吗?”
“这个……”
“这个啥啊这个!”
恶来骂道:“来人,给抬回去!”
李长寿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刚想解释说,自己是这里的荣誉住持,也是今日祭祀大典的主持者,只是之前没露面,侧旁突然传来一声轻呼:
“是、是大史大人吗!”
恶来转过身来,李长寿淡定的一笑,双手揣在袖中,静静站在原地。
不远处,一名提前赶来检查各处布置的老臣,满是激动地跑了过来,仔细盯着童颜鹤发的李长寿纸道人一阵猛看,差些声泪俱下。
“大史大人!真的是您!您怎么会在此地?
恶来还不退下!
你这凶神恶煞模样,吓到老大人怎么办!”
李长寿笑道:“是小方啊,我离了朝歌城就在此地定居,每日修身养性,倒是又活过了这些年头。”
“哎,您还记得晚辈,当年多谢大人提携,才有晚辈今日,您且等,我这就去禀告大王!”
当下,这老臣转身一路小跑赶去院前。
“这?”
那傻大个统领低头看看李长寿,又看看那老臣的背影,随后只能摸一摸早秃的古铜色脑壳,有点不知为何。
不多时,就听得几声大笑,一名身穿玄色宽袍的中年男人踏步而来,面容之上满是欣慰,见到李长寿之后,双目中满是光亮。
自是今日的帝辛。
李长寿低头拱手行礼,口称:“拜见大王。”
“哈哈哈哈!大史你竟在此处!寡人思念久矣!”
帝辛大踏步向前,背后有大群文臣武将跟随。
李长寿:……
说的就跟他们很熟一样。
待到近前,几位托孤大臣各自对李长寿打过招呼,帝辛叹道:
“当年大史不告而别,寡人与太师心殇久矣,今日能得见大史尚康健,寡人安心,安心了。”
李长寿笑道:“唉,年事已高,不能为大王出谋划策安定四方,心中颇感遗憾。”
帝辛目中光芒闪过,笑意更浓郁了些。
“大史为何会在此地?”
显然,闻仲对帝辛又说了点什么。
李长寿心底暗叹,缓声道:“在此地养老做个住持,这里山清水秀,颇为怡人,今日本由我为大王住持拜祭大典,看这样子,只能让其他住持来了。”
“大史歇息,大史歇息,”帝辛看向前方圣母大殿,笑道,“不过拜神之事。”
李长寿含笑点头,言道:“多谢大王体恤。”
帝辛笑着点头,也不再多说,迈步走向大殿,李长寿就被几位大臣围住嘘寒问暖。
侧旁那恶来,此刻抿嘴、皱眉,默默抬手捏了捏自己的大嘴,有点不知该如何开口。
李长寿抬手拍了拍恶来的手臂,赞叹道:“好家伙,够壮实。”
随后就含笑走远,任那恶来一阵傻乐。
这般小风波迅速归于平静,李长寿跟在几位大臣身后,与帝辛一同进了圣母殿。
又有正式住持前来,主持稍后祭拜大典。
帝辛背着手,在几位大臣的解读下,欣赏着大殿两侧墙壁上的精美壁画,壁画的内容便是女娲造人、女娲补天、女娲赐福等画面。
一尊五丈高的女娲玉像竖在大殿正中,其上散发着淡淡玉光,但面容和发饰都被白色布匹遮住。
‘圣母不显真容’,是此时凡人对圣母娘娘最高的敬意。
待帝辛参观完大殿,那老住持就问,是否现在立刻开始祭典,帝辛言道:
“不必太过周折,寡人奉上祭品,拜一拜圣母就是。”
那老住持自不敢说什么,几位大臣也早知大王是什么性子,自不会在这繁文缛节上多嘴。
不多时,有甲士抬来烤熟的牛羊牲畜、瓜果点心,帝辛取了三炷香,面色凝重地对着圣母像拜了拜,将香插在香炉中。
帝辛后退几步,侧旁有甲士搬来软垫,而后帝辛撩起衣袍下摆,率殿内殿外众文臣武将、甲士兵卫,缓缓跪伏了下去。
此刻,李长寿突然明白了,为何帝辛要来参拜圣母像。
女祭团全程被排挤在外,没能参与任何步骤,而帝辛一句‘一切从简’,就将女祭团隔绝在外,从而将神权握在了掌中。
这一步走的,当真是妙。
正此时!
李长寿耳尖一动,正对着圣母像拜祭的他,突然抬手朝帝辛一点。
凡人不可见之处,先是一道浅紫色毫光朝帝辛飞射,但随着李长寿这一指点出,帝辛身后出现了一抹浅白色的光晕,将这毫光稳稳当下。
‘嗯?’
李长寿双目微微一眯,这具纸道人只是跪伏不动,心神立刻挪移。
圣母庙之外,一名甲士微微皱眉,竖起大拇指、又对着大殿方向轻轻摁压。
但这次,他刚有动作,一只大手突然出现,死死地摁住了他手腕。
这甲士一愣,顺着大手看去,却见一名身着青袍的老道,身形虚淡、面露微笑,对自己道一句:
“道友,好久不见。”
甲士嘴角露出几分冷笑,身体抽搐了几下,无力地趴倒。
而在甲士身上,一缕浅蓝色的烟雾弥漫而出,凝成了凡人不可见的虚淡身影,背负双手、含笑看着李长寿。
他身形微胖,面容可用富态来形容,嘴边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
西方教,弥勒。
“道友见我在此地,似乎丝毫不惊讶?”
李长寿叹道:“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来此地的是道友罢了,道友能回归天地间,想必是得了天道准许。
此事,不问也罢。
只是没想到,道友的这化身之法还是那般粗糙,我隔着八百里,都嗅到了道友身上的腐烂味道。”
弥勒嘴角轻轻抽搐,双目之中流露出几分凶光。
“你要保商君?”
李长寿笑而不语,纸道人包裹上了一层玄妙的道韵,却是将这本身底子较弱的纸道人,临时提升到了与弥勒化身气息持平的层次。
下一瞬,两道虚淡的身影同时消失!
圣母宫狂风大作,高空出现一黑一白两朵白云,圣母宫外围,有两颗闪动的光点不断追逐、碰撞,但互相碰撞的余韵又被顺手抹去。
以至于各处对着圣母宫大殿跪拜的凡人们,完全没注意到这般异象奇景。
李长寿纸道人的法力在迅速消耗,但弥勒却被他牢牢拦在了圣母宫外围,片刻间却化解了数十次对帝辛点出的流光。
大殿中,帝辛已开始起身,众文臣武将也缓缓站起身来,拜祭已经结束。
弥勒自知机会已失,冷哼一声,与李长寿同时现出身形,却是在圣母庙外数十里的山里那种。
李长寿嘴角露出淡淡微笑,这具纸道人的法力已是消耗殆尽。
弥勒淡然道:“李长庚,你可知贫道奉谁之命?”
“你能问出这般话语,答案自然不言而喻,”李长寿背负双手,如此答着。
“那你还敢如此行事?”弥勒冷笑道,“当真不怕,你与我此前的境地易地而处?”
李长寿叹道:“我护持的不过是人皇二字,你所做却已是犯了天规天条,当真不怕被人族气运反噬?
你等闲可去告我黑状,等等看被清理的会是何人。”
弥勒嘴角轻轻抽搐,也不再多言,这具化身随风消散,只留下了一句:
“李长庚,贫道与你,自有清算。”
李长寿却是嘴角撇了撇,“随时恭候。”
这弥勒,竟是成了天道暗棋?
自己挡下了弥勒,帝辛岂不是会正常的完成拜祭,不会有‘题诗’之举动?
封神大劫就这么容易,被自己改了大的走向?
如果出手的是西方教或者天道,那为何会只有如此简单的布置,让弥勒过来搞事,完全忽略他这个天庭普通权臣……
李长寿心底泛起重重疑惑,刚想转身看向圣母宫,同时将心神挪回帝辛身侧不远的【官】字纸道人处,道心没由来的突然轻颤。
昂——
一声急促且虚无的吼叫声传来,李长寿在林中的纸道人豁然抬头,看向高空。
那里,人皇气运金龙仰头怒吼、张牙舞爪,似是要冲天而起,但庞大的身躯却被定格在云上,丝毫不能动弹。
李长寿双目绽放神光,得见那高空有一抹黑光急急落下。
圣母庙大殿之中,正要抬脚走出大殿门槛的帝辛,没由来地停下了动作,背负双手、转身看向圣母玉像。
“这女娲娘娘,为何要蒙着自己面容?”
……
庙外林间,李长寿先是默然无语,目光无比复杂,很快嘴角露出几分自嘲的笑意,身形被火光吞噬、灰烬随风消散。
天道已这般不遮不掩,出手毫无顾忌了?
气运金龙被定,闻所未闻。
帝辛突然来了‘兴致’,见所未见。
凡俗帝王、世俗人皇,便可被天道如此肆意拨弄,甚至连形式都不肯走,在弥勒出手失利后,直接下场……
道祖为何不显?
又或是,这本就是道祖授意之事?
那火云洞中,躺在湖水底部的老人,又能如何安睡。
以天道赋权为正统标识的天庭,今后如何称‘正义’二字?
李长寿预想过种种情形,想过准提会再次出手,想过帝辛在做大王的这些年,性情会被一点点改造,想过……
没想到,却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来完成那本质虚无的剧本。
后面之事,不看也罢。
天道,何以制衡。
洪荒当真……太凶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