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vqs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夏逆 ptt-第一百零九章、獵人和獵物推薦-ldsdc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琼花阁的众人已经离开很久,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太阳都快要落山了。
空荡荡的神武司里面,那黑须黑面的官员依旧一个人静静坐着,处理着似乎没见减少的文书。
又过了一段时间,太阳已经完全落山,院子里面没有点燃火把,除了清冷的月色之外,只有一片漆黑。
但在这片黑暗中,那官员依旧端坐办公。
真人自然有视黑夜如白昼的法眼,但他工作为什么这么勤奋,乃至于日夜不分?
忽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身后,房屋最阴暗的地方响起。
“今晚他会来吗?”
“如果他是你们要找的人,那他就会来。”黑须官员平静地说。
“如果他来了,那便会有一场大战。也许会殃及无辜……你确定要帮我们?”那女人问,话语里面明显有些戏谑之意。
“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黑须官员的声音依旧平静,“人的一生中,总要面对许多选择,我只是选择了自己认为更加重要的一边而已。”
“即便是殃及无辜?”
“紫云宫一向行事偏激,自从帝壬辰十四年,北地六仙子和‘左手剑’金彪同归于尽,你们在随后的几次冲突里面杀了近千人。帝壬辰二十年,紫云宫杰出弟子‘追魂仙子’慕容端芳行走益州的时候因为和魔门结仇而重伤失踪,疑似被杀。然后那一年你们又杀了上千人……今年扬州、荆州武林高手们来围捕蛇妖,若非你们要设局伏杀潘龙,又怎么会一直蛰伏到现在,甚至一个人都没杀?”
“天底下的事情总归无非‘有得有失’这四个字罢了,两全其美从来都只是美好的理想。你们愿意为了杀潘龙这件事封山蛰伏二十年,这份代价足够大,大到我没办法不动心的地步。”
说着,这坚硬如铁石的兵家高手,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但我依然怀疑,你们说潘龙之父潘雷可能就是‘左手剑’金彪,那为什么不去找潘雷的麻烦,反而要伏杀潘龙?”
“潘龙二十四岁修成真人,潘雷就算资质机缘比他稍差,当年毕竟也是诗剑双绝的才子。这么多年下来,他的实力怎么也不会比儿子更差。”那女人说,“与其杀他,不如杀他儿子!”
“祸不及家人。”
“我们紫云宫从来不讲究这个。”暗处那女人冷笑一声,说:“而且……你何必说得这么好听?这次帝洛南变法,军中新锐们纷纷崛起,但兵家一脉的传统力量却受到了损害。潘龙是苍渊的好友,你们拿苍渊没办法,想要借着袭击潘龙来打击变法派……这些心思,当别人看不出来吗?”
“那潘龙前世是功德无量的大德高僧,今世也是行侠仗义的一代大侠,而我们都不算什么好东西。马铁石,大家知根知底,你还是别在我们面前卖弄这套假惺惺的好——简直让人恶心!”
那人的话语越发尖酸刻薄,大夏南海镇守之一的“铁石书生”马佚脸色阴沉,却没有反驳。
就在这时,第三个声音响起:“云清,安静一些。养足精神,等一下可能会有一场激战。”
那声音清澈而冰冷,没有半点烟火气息,甚至于连一丝一毫的生机都感觉不出来,倒是很有潘龙前世所谓“机器读音”的感觉。
这人一开口,之前那个话语刻薄的女人顿时偃旗息鼓,低声应了一句,就重新沉默了下来。
马佚也没说话,继续处理文书。
今天夜里这一场伏杀,他只是个诱饵而已。真正出手的关键人物,还是紫云宫的几位高手。
为了今天这一战,紫云宫出动了四位真人宗师,其中最厉害的便是刚才一句话终结争吵的“冰剑客”昙芬。
这位冰剑客乃是三百年前就成名的高手,有人说她是臻至长生边缘的绝顶大宗师,因为具有某些长生种族的血统,所以寿元绵长不见衰老;也有人说,她早已修成妖神,长生不死。
马佚修成真人之后,曾经有幸拜见过武成王帝苍穹,那位妖神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那是一种仿佛发自灵魂最深处的畏惧,就像是见到了天敌的小动物一般。
当时他忍不住就浑身发抖,几乎站都站不稳。
而“冰剑客”昙芬并没有给他这样的压迫感,她的确也很强,可比武成王差得远了。
也许……就像某个在南海地区很少有人敢说出来的传言,这位“冰剑客”其实既没修成妖神,也不是什么长生种族,只是靠着冰封之类的方法延缓了衰老,才能一直活到现在。
所以她很少出手,大概也正是因为长期冰封的缘故。
这次,紫云宫连这位镇山的老祖宗都出动了,决心可见一斑。
四位高手里面最弱的,是刚才和他争执的“掌上碧波”叶云清。
马佚修成真人已经四十余年,对自己的实力颇有信心,但就算只是叶云清,他都没把握能够稳赢。
紫云宫南海一霸的地位,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只是……马佚始终不明白,北地六仙子名声虽然大,其实也不过就是六个连四异都没修完的寻常先天。这样的角色,紫云宫里面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就算是丢了面子,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至于让紫云宫高手大举出动,来伏杀潘龙吗?
潘龙可是仙佛转世,非同小可。只怕刚刚将他杀死,他前世的那位仙佛便会苏醒。到时候整个紫云宫可能都要遭遇灭顶之灾。
就算潘龙不苏醒前世仙佛真身,他深得邛崃派“剑圣”任长生的喜爱,那任老爷子乃是大夏千年以来第一位修成仙佛的大神通者,紫云宫再怎么底蕴深厚,难道还打得赢任长生吗?
虽然任长生早已不履红尘多年,但他当年剑试天下、纵横九州,闯出“邛崃一剑”这名号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跟紫云宫交过手,当时和“冰剑客”一番激战,只是因为年轻而修为不足,略逊一筹而已。
如今任长生修成仙佛,实力必定更上一层楼。要是他一怒拔剑,“冰剑客”怕是就变成“死剑客”了。
别说昙芬多半不是妖神,就算她是妖神,妖神只是不老,可还是会死的!
马佚转念一想,突然又生出了一个怀疑。
众所周知,任长生修成长生之前,跟潘龙有过一段讨论——大家普遍认为是潘龙凭借宿慧,在关键的问题上给任长生提供了一点灵感,才让任长生能够跨过最后一步。
但也有一个说法,说任长生之前修不成长生,是因为他的道路被人占了。而当年预定了那条路的,不是别人,正是前世的潘龙。
所以一旦潘龙让开了道路,任长生自然就能够顺水推舟,修成仙佛。
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莫非紫云宫中,也有被人占了道路,需要请对方让路,才能修成仙佛的前辈?
而紫云宫之所以来找潘龙的麻烦,或许就是断定潘龙便是占了那道路的仙佛。想要通过某些秘密的方法,暂时隔断他和天道的联系,好让自家老祖宗趁机占路,修成仙佛?
或许……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冰剑客”昙芬?
如果是为了这个目标,的确是多大的代价都值得!
马佚心中暗暗点头,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群真人宗师甚至妖神在海角城动手,冒着殃及无辜的风险,冒着紫云宫在仙佛怒火下毁灭的危险,只为了帮自家老祖宗找一个机会,尝试一下……
(文相有句话说得很好,权力若是集中在一个人的手上,那这人为了他的一己私利,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紫云宫的情况,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变法本身不是坏事,但朝廷想要通过变法加强皇权,此事万万不可!)
神武司里面这一番对话,潘龙自然听不见。
从初阳真人那里得到消息之后,他就一直在盘算,该怎么去找那黑脸黑须的神武司官员的麻烦。
白天琼花阁和这人发生了冲突,要是他晚上就登门拜访,一刀把这货砍成两半,未免太明目张胆了一些。
有实力自然可以明目张胆,比方说他老师毕灵空,做事一向就明目张胆得很。
但潘龙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没那个实力。
实力不够,就要夹着尾巴,绝不能明目张胆。
实力不够还要嚣张的,一般都会死得很快。
比方说,他在通天江寻宝之前杀掉的那个紫云宫的女人。那人实力不算多高,但骄傲的程度真的是匪夷所思。用“天第一我第二”形容都不够,简直就是“我第一天第二”。
于是那女人就死了……甚至到很久之后,潘龙才从江湖传言里面得知,紫云宫年轻高手“追魂仙子”慕容端芳在益州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现在回头想想这事,也着实是有些好笑。
潘龙心中笑了两声,突然微微一愣。
奇怪,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到那个早就死掉的嚣张女人?
慕容端芳在他的人生之中连过客都称不上,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龙套,大概就是类似于电影里面跳出来大吼几声,然后被一个AOE扫死,从此再无戏份的路人甲。
莫名其妙的,他怎么就想到这人了?
虽然说这人是紫云宫的弟子,南海是紫云宫的大本营,但是自己在南海这些天,非但没跟紫云宫起过冲突,甚至连紫云宫高手的影子都没见过啊!
想到这里,潘龙突然心中一凛。
不对!为什么紫云宫的高手没出现过?
这次围剿蛇妖,就连扬州、荆州的江湖人物都来了许多,怎么紫云宫这个地头蛇却无影无踪?
他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正准备传音给初阳真人,看看天色,却又摇头作罢。
如今已经天黑,到了休息的时间。尽管修为达到先天的高手,就可以用调息冥想之类方法快速恢复精力,并不是一定要睡觉,真人宗师甚至可以完全不睡觉,但修为再高,也是需要正常娱乐的。
睡觉,就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娱乐。
别说真人宗师,就算是长生的妖神仙佛,也是会每天按时睡觉,让自己有个好心情的。
初阳真人应该已经睡了,尽管只要一个传信,他立刻就会醒来,但何必要为了这种不着急的事情打扰这位一把年纪的老前辈呢?
要尊老爱幼啊!
反正那狗官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过上三五个月再来找麻烦,也是一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十年似乎还是有点晚,但等上一两年肯定没问题。
而且这厮看起来一脸“是兄弟就来砍我”的样子,没准过个一年半载的,甚至不用自己动手,他就因为嘴臭而被人砍死了。
南海紫云宫可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爱惹事,这个狗官也嚣张得很,潘龙觉得他们一定会很有共同语言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又突然一动,升起一个灵感。
那狗官跟紫云宫……会不会有来往?甚至于……有勾结?
这个灵感一升起,顿时眼前便有青黄二气涌动,然后头脑越发清晰,许多思绪次第而来。
(大妖落败逃亡,乃是一场极好的机缘。连荆州和扬州的高手都过来争这个机缘,可紫云宫却没有出面。除了提供一些情报之外,她们似乎干脆就不存在一般,没有半点要抢夺机缘的意思……这很不正常!)
(紫云宫的作风一向霸道,就算是别人的机缘,她们遇到了也要抢一抢。何况这机缘是南海的,她们不仗着地头蛇的优势赶走别人,可能是力有未逮。但怎么也不该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
(这意味着……紫云宫另有要事,被拖住了手脚,不得分心。)
(记得当初老师给我介绍天下高手,说紫云宫有一个叫昙芬的剑客,实力高强,可以与寻常妖神仙佛匹敌。只是修炼的法门有问题,过不去成就妖神的那一关。最后靠着将身躯和万古玄冰融合,强行修成了半人半妖的怪异形态。也算是勉强得了长生,但实力却因此受损,也不知道需要经过多少岁月才能恢复如初——紫云宫高手隐而不出,莫非是这人出了岔子?正在全力治疗和守护?)
(紫云宫正在忙着救治自家长辈,乃至于要找朝廷官员帮忙。他们向来嚣张跋扈,不把江湖同道和朝廷法度放在眼里。此刻遇到难题,自然只能找那些立身不正的官员相助。而那些官员可不是善茬,想要找他们帮忙,紫云宫免不了大出血。)
想到这里,潘龙忍不住微微一笑。
虽然紫云宫倒霉,跟他没什么关系,但嚣张跋扈之辈倒霉,怎么想都让他十分愉快。
但才只笑了一声,眼前青黄二气涌动,心中的灵感却又震动起来。
他不由得大吃一惊,更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怖感油然而生。
这是警兆,再明显不过的警兆!
潘龙犹如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寒冷彻骨。
但他的思绪反而越发清晰。
(紫云宫、狗官……他们这是要狼狈为奸,联手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