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1om都市言情小說 戰場合同工 起點-第4738章 陽奉陰違鑒賞-rfy66

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香川健一回去报告红男爵的时候。突然一反常态,他是极力反对此事。
“怎么了?这个计划之前是你提出来的,为什么突然现在你又反对了?难道是那个哈桑有什么问题?”红男爵反问道。
“哈桑并没有问题,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太大问题。”香山健一摇头道。
“那你为什么突然反对这次行动?”红男爵问道。
“可能是某种直觉,我去见哈桑的时候,感觉很不踏实。我作为一个陌生人,在哈桑的手下陪同下进入了他们的军营。
但是所有的执勤卫兵都没有盘问过我。尤其是那些雇佣兵和奎恩将军的人,好像和哈桑的士兵们之间没有太多交集。
双方的关系好像依然处在冰点。”香川健一解释道。
“这不是正跟我们掌握的情况相符合吗?哈桑和另外两个家伙之间的关系,相当不和睦。
之前他们曾经多次争吵,甚至差点动武。”红男爵点点头,所以相互冷漠应该也是正常的。
“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是后来我越想越有点不对劲。这种对立情绪表现的太明显了。
毕竟是一个阵营的,即便是在再讨厌对方。也会做出点掩饰吧。
可是他们之间的矛盾冲突好像已经完全公开化了,这可是在战时。所以我越想越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香川健一摇摇头。
“所以你就要求终止行动?”红男爵摇摇头道,“就因为你心里不踏实。你就要取消这次行动?
这是在打仗,老弟。只要是打仗,上至指挥官,下至普通士兵,没有一个人心里是踏实的。
要是都照你这样犹豫的话,干脆就不用打仗好了。”
“我不是感觉犹豫,我是感觉有点不太对劲。”香川健一解释道,“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总之我对这次行动感到相当的不安。这并不是恐惧,我也不是一个胆小的人。我只是感觉没有把握。”
“为什么会感觉没有把握?”红男爵盯着他道。
“解释不清楚,也许是我对哈桑这个人没有把握。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认为这无非就是一个土军阀,应该很好对付。
不过我见到了他之后,突然感觉这个人很不简单,完全超出了我对他的想象。”香川健一解释道。
“你是在说哈桑,那个军阀对吗?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土军阀而已。我根本不觉得他有什么了不起。”红男爵对此嗤之以鼻。
“是的,看起来他就像是那样的人。而且似乎也很配合我们的行动。但我却发现我有点看不透他。
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军阀,也许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香川健一再次摇头。
“你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已。”红男爵冷冷的道。“无论如何计划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想要取消是不可能的。”
“男爵你难道想?”香川健一忍不住,心中一动。
红男爵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在一般情况之下,红男爵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但是这一次他却坚持要这么做,难道是……
红男爵看着他,一言不发的转过了身。表示不想再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
香川健一,明白了。这个计划本身充满了风险,和不确定因素。
但是红男爵却坚持执行,是因为他有着自己的打算。红男爵掌握着秘社最精英的武装部队。
他已经不满足于在幕后掌控了,如果这一次奥鲁米联邦军再次失败。
他将动用秘社真正的力量。他手中还握有秘社的精英部队,还有赤潮和红魔鬼部队。
红男爵已经迫不及待,想把这些底牌放到桌面上来了。然而他还需要一个契机,那就是奥鲁米联邦军的再次失败。
他明知道这次行动将有极大的危险,却坚持执行。这其中很难说没有其他的考虑。
但是这却是违背了秘社大公的整体战略。秘社大公,希望继续保持目前的低调状态。继续隐藏实力,通过奥鲁米联邦拿下西撒哈拉地区的控制权。
而红男爵,正在试图改变这一策略。他更希望秘社的武装从此开始走向前台。
香川健一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他知道,自己被完全夹在了红男爵和秘社大公之间。
红男爵看着他,“你好像有话要讲?”
香川建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男爵这么做的话,似乎和大公的既定策略不相符合。”
“那又怎么样?”红男爵反问道。“况且我也并没有违背大公的意思。我在试图用奥鲁米联邦军来解决问题。
但如果他们解决不了呢?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我给过他们很多次机会,包括这一次。
但如果他们再失败,那就证明大公的想法是有问题的。我们该试试别的方法了。”
“可是……”香川健一忍不住道,“大公是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那是因为他还有其他选项,当我把其他选项证明为不可行之后呢?
难道连唯一的选项都不使用了吗?”红男爵笑了笑。
“但我身为策略家,必须向大公负责。”香川健一低声道。
“你确实必须向大公负责,但你更必须对整个秘社组织负责。我们在加入秘社的时候全都发过誓,那就是一切以组织利益为重。
我们的忠诚,是给予秘社这个组织的。而不是给大公个人的。
大公之所以退居幕后,不以真实身份现身。就是为了向所有人证明,他是一个精神领袖,而不是一个大权独揽者。”红男爵缓缓的道。
“但你是。”香川健一压低声音道。
“没错,我大权独揽,但我从不是为了个人野心。我想要的是实现整个组织的理想,实现我们所有人的梦想。
为了这个目标,不管需要我成为什么样的人,我都可以。不管需要耍什么样的手段,我也都可以。
做任何事都需要牺牲,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所有人都在牺牲。为了我们的理想和组织的事业。”红男爵转过身。
“如果为了这个原因,需要为抗大公的命令,那我会毫不犹豫的违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