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rua优美都市言情 奧術起源討論-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被拽下來的黃雀熱推-pgt6z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肖恩完全能够想象得出,这些生魂被人从身体中,活生生剥离的时候,他们遭受的是怎样的痛苦,怎样的绝望。
而这种痛苦和绝望,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
他们还要接受乌兰巴日,永无止境的奴役和支配,成为他承载力量的容器。
乌兰巴日脚步不停,一扭身,冲着肖恩重新凝聚的意念分身轰了过去,怒吼反驳道:“这还不是被你们逼的,你们肆无忌惮的使用术法,让世界崩坏的速度越来越快,你们只考虑自己的领民,却从来没有考虑考虑我们的死活,因为我们在你们眼中,不过是一群野蛮、肮脏的杂种,我们只能够依靠自己,为自己寻找一条生存下去的出路,我们何错之有?
为了整个族人的延续大计,他们这一点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你才是我们世界的最大蛀虫,最大破坏者,就是因为你以及你领地的存在,才破坏了整个世界的平衡,只要将你抹杀,整个世界将会重新恢复平衡,恢复到以前。
为了我的族人,为了这个世界,请你去死吧!”
砰!砰!砰!
这具血魂法则之躯,就是为乌兰巴日量身定制的,暴增的力量和速度,将他的战斗力发挥到了极致。
眨眼间,就连续灭掉了肖恩的三具意念分身。
无奈之下,肖恩凝聚下一具意念分身的时候,都不敢放在地面上,而是放在近百米的高空。
这些意念分身,都是肖恩就地取材,用强大的意念力量凝聚元素力量形成的,战斗力放在普通人中,或许还能够与中低级士兵比肩,但是在拥有血魂法则之躯的乌兰巴日面前,明显不够看,根本架不住他的随意一击。
所以,肖恩根本没有尝试反击,只是让其当作一个传声筒:“看来阁下,真的是被人洗脑的厉害,亏你还是一国之君,竟然连一个恶魔的话都相信,我究竟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还是这个世界的破坏者,是由这个世界说了算的,不是由一个恶魔说了算,你若是再执迷不悟下去,到时候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就没有感觉自己的言行举止,与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吗?你仔细想想,几分钟前,你不就差点失去了意识,做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与自己的王叔发生肉体关系,这不是操纵,又算是什么?”
“哈哈……指责被人之前,先把自己洗干净再说,你指责别人操控我,你现在又算是什么?不同样也是试图通过言语手段操控我,让我按照你的意志行事?既然来了,就不要了藏头露尾,是个男人,就站出来,跟我堂堂正正的一战,若是我胜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去死,奥丁草原重新回到主人的怀抱中,若是我输了,我身后的奥丁兽人就任由你支配,绝无怨言。”乌兰巴日眼见击溃意念分身,根本无法对肖恩伤及半分,也停止了无意义的追杀,仰着头向肖恩发起了邀战。
空中的肖恩,忍不住哑然失笑道:“阁下统治西奥丁帝国满打满算,也有三十多个年头了,怎么今天说话办事,就跟一个鲁莽的年轻人一样?这么多人的生死,是两个人之间的较技就能够决定的吗?事情若真是这么简单,反而好说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我早就向阁下邀战了,何况,你口中的公平较技,根本不可能存在,你的主子,不就一直在试图寻找我的踪迹吗?”
肖恩意味深长的扫了魅魔领主一眼,她自从将自己意念分身逼出来,乌兰巴日钻出来后,她不进反退,没入了黄金王帐深处,将自己隐藏蛰伏了起来。
一股强大、煞气十足的灵魂意识,以黄金王帐为中心,蔓延而出,沿着肖恩的意识分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疯狂扫荡,显然想要借机找出肖恩的本体所在。
若是不能定位到本体,这种元素构成得意念分身,凭肖恩展现出来的实力,要多少有多少,那点消耗,还没有自身恢复的速度快。
肖恩已经察觉了对方的小动作,却没有制止的意思,显然是早有准备。
魅魔领主想单凭这一点点联系,就像找到肖恩主体所在,显然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转悠半天,都在肖恩设置的障眼法附近打转。
“我不是奴隶,没有任何人能够成为我的主人,我的意志,我的言行,只能够由我自己支配,她只是我的一个合作者。”乌兰巴日怒气喷涌,显然对肖恩的措辞十分不满。
“这只怕是阁下一厢情愿的想法,你想要将人家当合作者,也得人家愿意才成,说不定,你在人眼中,只是一个玩具,一个工具,可以随意舍弃的那种,相信我,只要她达成了自己想要的目的,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你舍弃掉。”肖恩不遗余力的挑拨着乌兰巴日与魅魔领主的关系。
从两者流露出来的蛛丝马迹看。
魅魔领主与乌兰巴日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
至少苏内拉沃还没有能让乌兰巴日言听计从。
乌兰巴日还有着自己的算计,自己的追求,或许在乌兰巴日的心中,自己才是整个事情的主导者,魅魔领主不过是他获得强大力量的一种手段,一个工具。
“你就不能换一套新鲜的说词,你的这些话,我都已经听腻了,你赶紧出来,痛痛快快的跟我打一场,才是正事。”乌兰巴日有些不耐烦的道。
“打,肯定是要打的,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在这里,在这之前,你们先将其他的不速之客收拾掉再说,哈哈……你们全都给我下来吧!禁空领域!”肖恩的意念分身,轰然炸裂,庞大的法则力量以其为中心,飞速弥漫。
“不好,我们的行踪暴露了!”
“快走,我们被发现了。”
空中传来一阵骚乱低呼,想要振翼远遁。
但是已经晚了,飞行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法则力量蔓延的速度,尤其是肖恩刻意针对他们的情况下,被肖恩的法则领域,罩了一个结结实实。
三道身影,就像陨石一样,从数千米的高空落了下来,无论他们如何努力的拍打天使羽翼,都无法给自身提供任何的浮空力量,因为位面法则不允许。
这三名高空偷窥者,同样也不是弱者,在落地的前一瞬间,虚影一样的天使躯体,已经将寄生对象包裹的严严实实,一道道神术罩在了自己身上。
这些神术虽然没能彻底破掉肖恩的领域法术,但还是中和掉了一部分力量,等到落地的时候,已经轻飘飘的,如同羽毛一样。
这三名窥视者的身份,不用说,也能猜到,正是圣以太教廷天使议会的成员之一。
提前到库克荒原踩点的,不仅是肖恩,还有他们。
魅魔领主苏内拉沃别出心裁的一场好戏,让他们看的有点太过投入,全暴露了。
“撤!撤!撤!现在不是跟他们动手的绝佳时机!”
“不要跟他们纠缠,先离开这里!”
“肖恩那个阴损的混蛋,这是想要拿我们当枪用,不要上他的当!”
三名天使落地后,第一时间,朝着远离黄金王帐,远离乌兰巴日的方向逃蹿。
他们是来坐山观虎斗,关键的时刻,给所有人致命一击的。
而不是一上手,就陷入三方混战的。
只是现在暴露了行踪,只怕他们原本计划的坐山观虎斗,就有点行不通了。
“天使……教廷……你们这群混蛋,将老子的黄金王帐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里这么容易,给我留下来!”乌兰巴日怒吼一声,迎着一名天使冲了上去。
他先前被肖恩撩拨了半天,打了半天的空气,空有力量没处用,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
自己力量中,属于地狱的那部分,对于天使的气息尤为敏感,有着刻入骨髓的仇恨。
没有碰到也就罢了,一旦碰上了,就会不死不休。
“你这个满脑子都是肌肉疙瘩的白痴,知道我们是教廷的,你们还动手?我们是你的盟友,前来帮助你们对付永夜军领,对付肖恩的,我们没有任何的恶意……”
那名被乌兰巴日锁定的天使,一边朝着远离他的方向逃蹿,一边冲着乌兰巴日辩解道。
“盟友?哈哈……你这是在讲我当傻子糊弄,有盟友前来,不通知主人一声的?有盟友像你们这样鬼鬼祟祟的,我看你们不仅想要对永夜军领动手,到时候还想着连我们也一起端掉……”乌兰巴日发出阵阵冷笑。
“这只是你的个人臆测,到目前为止,我们可没有做任何不利的事情。”那名天使继续辩解道,“无论如何,我们想要铲除永夜军领的心情,与你们是一致的,在没有将这个敌人扳倒之前,我们之间不应该先打起来,否则正中了对方的奸计,这就是他将我们从空中拽下来的原因……见鬼……”
肖恩的一道意念分身,突然从这名天使的正面前冒了出来,迎着他撞了上来,轰然炸裂,形成了一记不小的能量冲击。
这种程度的能量冲击,对于天使来说,根本算不上威胁。
但是要命的是,对方掌握的时机太好了,对他逃跑的步伐,造成了近两秒钟的延滞。
这两秒钟,足够紧跟在他身后的乌兰巴日,冲到他面前。
乌兰巴日对着这名天使,当头就是一记冲拳,血雾疯狂翻涌,让他的拳头庞大的有些畸形。
“混蛋!所有地狱出身的家伙,都是一群白痴混蛋!妄图跟地狱那群混蛋联手的人,都是白痴,我们就是最大的白痴。”天使一边咒骂着,一边展开了神力护盾,摆出了招架的架势。
乌兰巴日身上用的血魂,实在太渗人了,当这玩意与地狱之力融合到一起的时候,就是数一数二的,能够直接攻击天使神魂的污秽力量,
不到万不得已,天使绝对不会让这种力量沾染到自己的神魂半分。
轰!
乌兰巴日这一记冲拳的力道十足。
天使的神力护盾当场破碎,天使那庞大的身影,直接被冲飞。
天使被斯坎巴日拳头的血气扫中,那团附着在天使身上的血气,立刻如同火焰一样,燃烧起来,滋滋的吞噬着天使的力量。
天使想也不想的,直接切断了血气火焰附着部分的周围能量,方才将其从自己的身体上剥离。
血魂的妖孽,可见一斑。
乌兰巴日得势不饶人,紧跟在这名天使身后,一拳连着一拳。
由于这名天使,对血魂力量心存顾忌,所以有些放不开手脚,只能够被动防守,被逼的狼狈不堪。
“你们这群混蛋,想要看热闹到什么时候?还不赶紧将这个脑子被地狱力量侵蚀坏的混蛋弄开,你们真的想要让我死在这里吗?”天使向周围的同伴求助。
“着什么急?这不是已经来了吗?恶魔的走狗,我命令你,退开!”
两名已经远远拉开与乌兰巴日距离的天使,同时出手,神术特有的圣经光芒闪烁。
一股无形力量,作用在乌兰巴日的身上,排斥着他,让他不进反退。
“我不是任何人的走狗!我只是我自己,奥丁帝国的统治者,奥丁人的守护者,我要撕碎你们这些标榜正义者的丑恶嘴脸,暴露在世人的面前。”
这些天使的言语,和严重排斥的神力,让乌兰巴日更暴躁,更愤怒,身上涌动的血气更浓郁,神情更狰狞,思绪更混乱,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在噌噌飙升。
有时候,理智反而是更好掌握地狱力量的障碍。
乌兰巴日的思绪确实变得越来越混乱不假,但是战斗本能却直线上升,挣脱律令法术后,没有继续在傻乎乎的跟在天使屁股后面追,而是站在原地,双手中的血气弥漫,很快一张血色能量大弓,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