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7yi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五十七章 祖莽血池推薦-c4gtq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王家并未逼迫这些得到培养资格的学生留下,他们还要去另外三家历练。
看着纸船朝着龙山方向飞去,王衍羡慕,“如果当初我也能去各家历练多好”。
他是分支族长,有资源,不愁修炼到星使层次,但对于四方天平的另外三方却不算了解,有机会同时历练四方天平,也是一种机缘。
然而这只是特例,针对的也只是这些学生,待这些学生完全被四方天平拉拢,架空忆贤书院,让忆贤书院师生离心,以后就不会有这么好的事了。
原本发展很顺利,可惜却被一个玉昊捣乱,那些学生从三阿绝境出来后竟然只感激玉昊,利用原宝阵法获得培养资格的学生将多余的培养资格送给了其他学生,也是多亏了玉昊,一个玉昊让王家此次拉拢学生的心血白费,王衍都不知道怎么跟其他人交代。
告别了王家,食神心情舒畅,对陆隐极尽赞赏,夸得陆隐都不好意思了。
“这是晚辈应该做的,身为导师,自然要为自己的学生得好处”,陆隐谦逊道。
食神大笑,“王家不仅损失了资源,还没有得到学生们的感激,吃了哑巴亏,昊玉先生为书院立下大功,更为这些学生争取了福利,相信将来他们不会忘了先生”。
唐先生也赞叹,“一直听闻原宝阵法可以做到祖境强者都未必做得到的事,今天算是开眼界了,我们树之星空解语者大多在背面战场,身先士卒,即便有解语者在外,也被各大家族垄断,平常根本见不到解语者,更不用说原阵师,昊玉先生的解语能力连王家都吓一跳,令人惊叹”。
说起这个,陆隐好奇了,“听说院长也是界原阵师,为什么不教导学生解语?”。
唐先生道,“想学解语可以在入学之初申请前往背面战场的解语者总部,至于学院,不会专门教导解语,昊玉先生也是因为有课题研究,牵扯到了解语,所以才会教导,就连小文先生的解语能力也是在背面战场学习的”。
“这是为何?”,陆隐疑惑。
食神看向母树,“总要有人为种族牺牲,解语者就是如此,这是规矩,任何解语者,哪怕四方天平供奉的原阵师都要在背面战场历经生死,而不可能常驻星空,这,是慧祖定下的规矩”。
陆隐敬佩,慧祖为人类真是操碎了心,连解语者一脉都要身先士卒,不过他去过背面战场,深知解语者并非真想留在那,他们也是被逼的,被这个规矩逼迫,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尝试无限的享受。
他深深记得第一次在背面战场看到赞大师时,被好几个侍女伺候,与战场氛围格格不入,如今想来,那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他们希望返回树之星空过正常修炼者的生活,却因为身份只能留在背面战场,能做的只有那些。
陆隐也越发了解背面战场那些修炼者为什么迁就解语者,不仅因为解语者的实力,更因为同情,解语者地位超然,却要承受更多。
这与陆家的经历何其相似。
第五大陆解语者就没有这个规矩,但他们也从不怕死,也从未在战场退却。
“接下来是白龙族,白龙族没有王家的底蕴深厚,但他们也有拿得出手的资本,就要看他们会做到什么程度了”,唐先生道。
说话间,远方,一个巨大的生物破开虚空飞来,燃烧火焰,发出震天嘶吼,两颗头颅盯着这边,目光狰狞。
这是–攰?
陆隐挑眉,这不是龙奎的坐骑攰吗?龙奎参加树之星空远征军,当时陆隐还奇怪没看到攰,以为死了,原来留在了这里。
看到攰,一众学生惊叹。
即便是树之星空,想成为星使也没那么容易,而攰就是星使生物,还是坐骑,不管男女都极为羡慕,很希望得到这种坐骑。
攰背上站着龙天,亲自来到王家大陆外迎接。
“晚辈龙天,参见食神前辈”,龙天屹立攰的头颅上,恭敬行礼。
纸船上,农四娘瞪大眼睛。
刘缺昂起战意。
清风深呼吸口气,感受到了压力,龙天,曾经的四少组之一,终于看到了。
白薇薇等人都看着龙天,对于那些长辈高手他们不在意,但龙天只比他们大一辈,如果按照道源宗时代的算法,他们依然是同辈人物,属于可以竞争的行列。
当今树之星空,同辈屹立顶端的一个是夏神飞,一个就是龙天。
忆贤书院对四方天平态度都不好,但四方天平中,他们对白龙族印象还好点,说到底很多事白龙族没有参与,不是不想,而是没能力,没底蕴,带来的结果就是在外人看来,白龙族是四方天平中最好说话的。
食神对龙天的态度也不像对王衍,对柴半祖那般冷淡,“竟然是龙少祖亲自迎接,辛苦了”。
龙天恭敬道,“应该的,家父遭遇不测,否则必当亲自迎接前辈,前辈请”。
食神点点头,随龙天前往龙山。
龙天并未登上纸船,而是坐在攰身上朝着龙山飞去。
刘缺跃跃欲试想挑战龙天,被陆隐按了下来,“现在的你,不够”,他不是关心刘缺,而是不想与龙天太近,白龙族已经算是变异的人了,无论寿命还是形态都与常人不同,他确定自己易容可以瞒过半祖,但想起还有气味这回事,龙天不会因为气味认出他吧,有点悬。
刘缺沉声道,“我知道不够,但想试试”。
陆隐头疼,这是个死脑筋,“等到了龙山再挑战吧,白龙族迎接书院,这时候不合适”。
刘缺是战斗狂,但不傻,“我知道了”。
从王家大陆去龙山,时间也很漫长,不比从云梯到王家大陆近。
四方天平等于瓜分了顶上界,彼此距离自然远。
不过再远也有到达的时候。
一声惊呼,“我看到了,是龙山”。
陆隐抬头看去,目光复杂,龙山,他又来了。
食神感慨,“龙山,曾经还在中平界的时候去过,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又来了”。
唐先生也感慨了一番,他也去过龙山,同样是龙山还在中平界的时候。
陆隐相信没人比他感慨更深,他可是在龙山经历过生死。
白龙族与王家一样,当忆贤书院众人到达龙山后,第一件事就是介绍白龙族的辉煌历史,不过白龙族底蕴毕竟比不上王家,也没有重越那种老祖可以作为外姓旗帜人物,王家虽然无耻,但重越这手牌确实打得好。
龙天亲自带众人参观龙山,述说白龙族的辉煌,可惜,学生们议论的还是王家大陆,对比太强烈了。
龙天感觉效果不佳,原本几天的行程直接跳过,不再介绍白龙族历史,而是带着众人来到龙山一处隐秘于山内的洞中。
在此之前,刘缺找过龙天想要挑战,却被龙天拒绝,其实也不算拒绝,而是让他等一等。
“果然老样子,白龙族就没点新鲜手段”,农四娘在看到前方巨大的血池后翻白眼道。
陆隐不解,“怎么了?”。
农四娘道,“白龙族可以沟通祖莽,这是他们唯一超越其余三家的地方,其实论底蕴,他们根本比不过寒仙宗他们,也比不过我们种子园与刘家,之所以名列四方天平,除了我们不愿放逐陆家之外,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可以借用祖莽翻身,除此之外没别的优势了”。
“而他们吸引外姓修炼者加入的优势同样与祖莽有关,正是祖莽血液”。
这时,龙天声音响起,“诸位,我白龙族历练没有王家那么耗时间,更无需经历生死,历练很简单”,他指着血池,“进去,浸泡,时间越长越好,这里的是祖莽血液,修炼者浸泡可以吸收血液内的物质强大自身,浸泡时间越长对自己身体越有益,任何修炼者经过一次浸泡,战力至少会增加一至两成”。
龙天的话让众多学生震撼。
“一至两成?提升这么多?”,清风问道,有些不相信,他听过白龙族血池,从清尘那里,但没想到能提升那么多。
龙天满意学生们的表现,“不错,不信可以问食神前辈”。
众多学生看向食神。
食神虽然不愿承认,毕竟血池对于修炼者吸引力太大了,但还是道,“确实如此”。
一众学生不再怀疑,目光热切的看向血池。
陆隐想起来了,血池,他在龙柯记忆中看过,记得这血池好像有问题。
当初自己化名龙七,是白龙族人,所以没来过这里,这里是专门给白龙族外姓修炼者使用的,而他用的是,龙夕的精血,使用之初可是有祖莽异象,现在回想起来,龙夕为自己付出的也很多。
见一众学生热切的目光,龙天嘴角弯起,“每个境界都可以进去提升一次,所以树之星空无数修炼者,但凡了解血池的都想加入我白龙族,不过我白龙族也要挑选人,所以诸位在龙山看不到多少外姓修炼者,并非他们不想加入,而是我白龙族不愿接受”。
说完,目光看向刘缺,“你不是想挑战我吗?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