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huh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港綜世界大梟雄 萌俊-422 一鍋麪,一張桌鑒賞-4scsx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别怕。”
“爸爸保护你啊……”
肥佬林蹲在角落抱紧身旁的女仔。
女仔乖巧的点点头道:“嗯嗯。”
“爸爸。”
女仔可爱的样子很令人心疼。
她的眼睛里并没有害怕。
看得出是一个被父亲保护很好的小女孩。
这时客厅里五名劫匪全部把目光投向女仔,肥佬林连忙挡在女儿身前,一言不发的盯住五人。他在以父亲的姿态守护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别看他现在怂的不行,可是谁敢动他女儿,他就敢跟人拼命。
不过,五名劫匪并没有对小女孩说什么,很快便收回目光,继续打量着对面的“同伙”。
很显然,两边劫匪互不相识,而且手上握着枪,其中一方还有大量金饰。
他们都对外人保持着很高警惕。
幸好,他们脸上都残存着人性,并不是那种嚣张到没人性的犯罪狂徒,既对小女孩保持着善良,也没想要向对方下手。
他们是出于各种目的、原因、走上追逐金钱道路的人!
此刻,或许是乖巧的小女孩站在旁边,给房间里严肃僵硬的气氛,不禁意间带来些许暖流。
三人杀手组合的“张春”率先说道:“我去看看面煮好没。”
“嗯?”
强军、强业两人楞了一下。
他们都没有想到“张春”的第一句是问面有没有好!
这出乎他们的意料……
“呼……”
这令他们吁出口气,开始姿态放松,不再硬梆梆的挡在圆桌前,好似随时都要开枪一样。
毕竟,两包金饰就摆在圆桌上。
而他们受困在囚笼中。
警队早已包围大厦、组织抓捕。
他们的神经也崩到极点。
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没了。
“啪嗒。”
张春走向厨房,路过“强军”身边的时候,用手拍拍他肩膀,露出一个朴实的笑容说道:“我梅州的。”
“我惠州的。“
张春笑容脸上充满褶皱,可却给强军两人一种“老乡见老老乡”,“他向遇故知”的感觉。
“老乡来着。”
“嗯嗯。”
“老乡。”
几句简单的交流。
双方人马都放下戒备。
随后张春走到厨房里,只见陈一元正在用筷子搅着蛋花,锅里的泡面咕噜噜冒着热气,膨胀的面条已经冲到锅口,里面还有鸡蛋、午餐肉等配料,泡面调味更是全倒进去了。
灶台旁放着几袋方便面的袋子,袋子口子已经撕开,挤空的调料包随手放那儿,一些碎面粒散落在台面。
“老乡!”
“你来港岛干嘛啊!”
陈一元照顾着锅里的面条,表情轻松愉快,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语气开朗的出声喊道。
他好似是公寓主人在招呼客人一般,丝毫看不出是个鸠占鹊巢的金铺劫匪。可他煮下的这一大锅泡面,却基本把冰箱里的存货都捞完了。
而他在发现走错大厦以后,便带着兄弟走下天台,决定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继续和警察躲猫猫,希望找个机会脱身。
底下动静那么大,硬打傻仔来的嘛..机会不管有没有,总要去先找嘛……
最后他就找到“肥佬林”的公寓喽。
这只也能怪“肥佬林”的女仔太乖巧。
警察都说别开门了。
罪犯一敲门她就开!
当时肥佬林正在厨房里打火弄午餐,没空管住女仔,最终引来劫匪。
好在劫匪看起来比较好说话。
目前除了抢他家的方便面。
其他坏事倒没做。
“来杀人啊!”
“我在老家做倒爷的…有批货给警察扣下…需要赚笔钱去赎货。“
这时张春站在旁边讲道。
陈一元点点头:“做倒爷好啊。”
“好赚的!”
“不过梅州提货费这么贵啊?”
“是啊。”
“给不起。”
“只好出门赚钱翻身了。”
张春表情平静的叙述着事情原委,萧瑟的语气中带着诚实。
陈一元当即便讲道:“渡过这关就翻身!”
“对!”
“渡过这关就翻身!”
张春语气肯定的赞同道。
旋即他便问道:“楼下警察是来找你们的吧?”
“是啊。”
“我是带兄弟们来打劫金铺的。”
“五个人!就剩我们三了!”
陈一元叹出口气。
他的脸上看不出多大悲伤。
只是有些唏嘘。
张春拿起旁边的一条胡萝卜放在案板上。
哒哒哒,他抽出一把小厨刀,三下两下剁出一片萝卜丁,再用刀面舀起萝卜丁,伸手推进锅里讲道:“加点萝卜更好吃。”
“哈哈哈!”
“你放晚了。”
“现在放进去煮不熟!”
陈一元当即朗声大笑。
张春面露无奈的莞尔笑道:“看来这东西不该我吃。”
“你的金子我不会要的。”
张春抬头盯着陈一元讲道。
陈一元拿来盆子和碗筷,把泡面倒进锅里,哗啦啦,笑着回答张春道:“碗筷算你一份!”
“我们现在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我兄弟那两份你不能动!我那一份分四份!没有让老乡兄弟来港岛白跑一趟的道理!”
张春看着汤盆里只有内地人会做的“煮泡面”,嘴里露出微笑:“多谢。”
“我那份送你。”
“诶!”
“客气了!”
陈一元讲道:“我真没想到还能惊出你们!现在三个变六个!我们也算兵强马壮了!”
“我刚刚还听见有手雷声。”
“你当杀手这么猛啊?”
张春笑笑讲道:“有备无患。”
“房子里压箱底的。”
“对了!六个够打楼下的警察吗?”张春突然问道。
陈一元掏出一个“一元”硬币,用拇指顶着,出声讲道:“看命。”
“叮!”
他高高把硬币弹起。
“啪!”
稳稳接在手中。
随后陈一元打开手掌露出内地的80版一元硬币,把目光看向硬币背面的长相图案讲道:“行!”
张春先是盯着硬币表面,接着再把目光抬高,看向陈一元讲道:“下次…建议你先定个规矩…起码告诉我哪面代表什么……”
陈一元却是笑道:“我从不定规矩!”
“因为我说行就行!”
“这枚硬币给你了!朋友!”陈一元把代表他名字的“一元”硬币交给张春,一把拍在张春手上,旋即他则端起一盆热汤面走出厨房。
“来来来,大家都坐下来一起吃点!大家都是老乡来着!不要太拘束!”
“我跟你们都谈妥了!我们现在一张桌子吃饭!”陈一元走出厨房把面放在桌上,而强军、强业、张龙、张虎四人则是表情呆滞,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视画面…
“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张春在厨房里露出笑容,随后把一元硬币收进夹克口袋,端着碗快跟在后头走出厨房。
两人一个抢劫金铺,一个来港杀人,互相间连名字都没问过,却已结下同生共死的友情。
当张春端着碗筷走出厨房时……
整个人也愣住了!
这电视上在播什么?
实时新闻?
抓捕我们?
为什么目标罪犯上只有陈一元三人的照片?
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
“哈哈哈!”
房间里。
陈一元突然发出一阵大笑,对着兄弟招招手道:“来来来!我们还有三分钟,吃完饭再和警队玩一场!”
“我们三个罪犯很难打的…哈哈哈哈!”
张春也回过神来,朝着兄弟们招招手:“过来一起吃饭吧。”
“是!大哥!”两边的人都齐声应话,旋即一起同坐在椅子上,围着圆桌开始分泡面。
六人一人一幅碗筷,分着泡面吃得不亦乐乎。
肥佬林抱着女仔蹲在墙角,看着劫匪坐在他的家里大吃大喝,不仅不敢声张反抗,更是希望劫匪们一直把他们父女忘记。
可劫匪怎么可能忘记人质?现在只是没到用人质的时候,他们暂时没去理会人质而已。
六名劫匪则都把泡面当成最后一餐了……
明明是泡面。
他们却吃出鲍鱼海鲜的感觉!
最后的一分钟。
电视画面上警队已经赶到十层。
实际上,除去直播延迟的时间,此刻两组机动部队已经堵住十层走廊两边。张志恒更是带着攻坚组挺进公寓门口,紧贴着门墙打出手势,让攻坚组上准备破门强攻。
“叮当!”
陈一元则是放下瓷碗,按下竹筷,起身拔出手枪讲道:“准备干活!”
张春在怀里掏出两个手雷,拍在桌面:“你买的货!”
“一块钱能买两个雷瓜!”
“难怪,你这个倒爷会破产!”陈一元轻笑一声,用手把手雷拿起,毫不客气的别在腰间。
随后,陈一元走到张春背后笑道:“委屈你了。”
“赌一把!”
强军、强业两人也和张龙、张虎打个招呼。
他们都准备赌一把!
“破门!”这时张志恒在公寓门外一声令下,两名攻坚组警员马上扬起铁锤,轰!轰!轰!三下摇摆冲击,顿时就把门框撞塌。
以现在的装修水平而言,真没几个居民房能够扛住三下破门锤三下进攻……
“嗙!”公寓房门应声倒下。
张志恒神情紧张。
走廊上,负责指挥的杨兆辉也额头冒汗。
“咻咻咻……”三个手雷瞬间抛出房门,而且时间卡的非常准,显然经过战术去时,完全是落地就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