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0mm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 ptt-第752章 欲加之罪讀書-8v7fl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嗡——!
当道森沿着阿卡丽身上的魔法印记,直接以命运魔法传送而来时,他就被一群虎视眈眈的武士围住了,周围的人群也如避难般散得远远的,以至于他此时哪怕身在集市中心,附近也静悄悄的。
而阿卡丽,则是一脸无辜的站在原地,脸上的疑惑比道森还要多,搞得他有些傻眼,但该问的还是要问。
略一打量过后,道森的目光锁定在被几个武士前后左右护住的老者身上,他的神情倒是挺淡然的,一点也没被冒犯到的模样,道森见状果断开口:“均衡弟子,肖恩…请问这小丫头做了什么错事,才让各位如此大动干戈呢?”
“均衡之人?”
“骗子,师父不要信他们的话…”
“连云家的,就是被这群恶徒冒充身份杀了的…”
“别看这小姑娘长得漂亮,心肠却恶毒的狠!”
“少说废话,将他们抓起来严刑审问!”
让道森没想到的是,他这一问就像点燃了炸药桶搞得武士们群情激奋,他不由分说的将阿卡丽护在身后,小丫头顺手牢牢抓着他的衣襟,小声嘀咕道:“肖恩,我只是想看看那个人的剑…没干别的!”
“那个人…”
在阿卡丽的脑袋耸动下,道森将目光停留在老者身后左侧,那里站着一位只能看到半边侧脸的年轻人,对方悬挂在腰间的剑却极为显然,其剑柄上雕刻出翅膀一样的银色云纹,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周围的风元素也因此欢呼雀跃。
很明显这是一把极为珍贵的剑,也怪不得阿卡丽会如此做。
因为要修复银翼,道森这几天常常会将它拿在手上,这也引起小丫头对剑极为浓厚的兴趣,他也没有藏私,将关于剑的诸多知识交给了她。
所以阿卡丽纯粹是见猎心喜想要看看对方的剑,以这小家伙的胆大包天,说不定还存了偷偷去摸上几把的心思。毕竟一名剑客的剑,除非是极为亲近的人,是不容外人触碰的。
然后不小心被武士们发现,误认为是杀手,从而虎视眈眈。
这么小的孩子,被认为是杀手,可能吗?
可能。
想到什么的道森脸色阴沉几分,此时外围又传来些许骚动,很快被他甩在集市外的永恩到来,在看到阿卡丽时他目光露出几分不忍,看向道森时则表现出强烈杀意:“你这家伙,总算还有些人性,没将这么小的丫头丢下来不管不问…拔出你的剑来,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亡!”
“我想这其中有什么误会,这位就是素马长老吧…”
“闭嘴,你这驱使孩童杀人的无耻之徒、外来者,你身上那股诺克萨斯的恶毒气味简直臭气熏天——铿!”
“丫头,出去道歉…认真点。”
被永恩用剑指着的道森也不生气,他很清楚诺克萨斯人在战场上投入童军的行为,这在外界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不过对艾欧尼亚人来说,恐怕还是第一次见,自然不会多加防范孩童,因此出现被刺杀什么的很正常。
“对不起,我不应该想要偷偷看这位武士大哥的剑…”
上前几步的阿卡丽胆子极大,哪怕周围二十多把剑都指着她,可她还是如道森吩咐那样认真道起歉来,拔剑怒指道森永恩却不依不挠:“拔剑,懦夫…你连证明自己清白的勇气都没有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火气上来几分的道森扫了一眼素马,这头发灰白的老头儿似乎老眼昏花了,佝偻着身子一点也看不出一派之主的模样,任由永恩对他咄咄逼人,连任何调停的想法都没有——铿!
“小丫头,不告而取谓之窃…下次,记得取得别人的同意,我来了准备好。”
拔剑出鞘的道森话音方落,下一刻便纵身如电,以出人意料的惊绝速度拍向永恩手中利刃,这本该十拿九稳的攻击,却在最后一刻时被另一柄缠着狂风、剑柄为银色云纹的狭长剑刃挡住。
“哦?”
本打算瞬间击败永恩,向他人证明自己并不需要派孩子来当杀手,以强横的武力来解除嫌疑的道森自然惊讶,等他仔细一看才发现一个更有趣的事实。
挡住他剑的人和永恩有几分相似,长长黑发在脑后束成马尾,但面容更加年轻傲气,一旦剑刃出鞘整个人就变得盛气凌人,与先前那种不起眼的模样截然相反。
就凭这一手,他就不辱「疾风剑豪-亚索」的鼎鼎大名。
虽然不是在生死搏杀,可道森为了摆脱麻烦还是近乎全力出手了,亚索能挡下来,不对——嗡!
不仅仅是挡下来,还有惊涛骇浪般的反击。
如果不是脖子间的青鸟护符提前示警,因为亚索出现而稍有分神道森,便会被他剑上涌现的狂风吹得方寸大乱,任由对方乘胜追击…叮叮、叮叮!
稳住身形的道森假装不敌后撤一步,引诱携狂风之势而来的亚索挥剑如雨,架起反击风暴下让对方无功而返,徒留一连串耀目火花看得众人惊骇异常。
“呼…”
“亚索,你…”
“永恩,安静看着。”
很快意识到这样不行的亚索果断撤离归剑入鞘、压低身体栓、双脚错开,目光死死锁定道森的动作一气呵成,明明对方有提醒自己还是差点儿被杀的永恩脸色难看极了,他刚想说什么就被身后素马叫住。
这老家伙,怕是早就看出来阿卡丽没问题,不说是为了让自己为他的弟子们做陪练。
算了,就当是为阿卡丽犯错所付的代价吧,毕竟他现在是小丫头的监护人。
“仔细看好,与强大的对手战斗时…胜负往往之在一瞬间。”
叮嘱阿卡丽的道森将苍白竖起在前,这熟悉的姿态让素马下意识挺直身躯。
异常沉闷的响声随后响起,它就像鼓点一样重重敲打在所有人心头,等人们反应过来时,亚索发出的那股骇人听闻的剑气就已烟消云散,他蓄势待发的进攻竟然一个照面就溃败了。
这一点不止旁人没想到,就连亚索本人都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而道森的剑则是轻飘飘的落在他的脖颈上,与不知何时出现在亚索背后的素马对上目光:“这种结果,您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