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z69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第兩百二十九章、中亞鐵路展示-f4nt7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能够从橡皮章逆袭成为真正的皇帝,明治天皇可不是好糊弄的主。陆军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仅没有令他放心,反而让明治天皇心里更加没底。
作为一名有见识的天皇,明治非常清楚欧洲各国派到海外殖民地的部队,都是些什么货色。击败一支土著为主的殖民军,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况且,这次战争的主角也不是陆军。真正决定胜负关键的还是外交,其次才是海军。
无视了大山岩的保证,明治天皇慎重其实的说道:“距离维也纳和会召开只剩下三个月时间,我们也该进行准备了。
首相,这次就由你亲自带队走一趟。不奢求英奥两国能够支持我们,但至少要让他们保持中立。
帝国的兴衰在此一举……”
伊藤博文脸色一变,以他对明治天皇的了解,可以确定明治的信心已经受到了打击。
派他出访欧洲,不仅仅只是为了参加维也纳和会,更重要的还是为了寻找后路,做最坏的打算。
明眼人都知道,参加维也纳和会那就是一个笑话。就凭日本现在的国际地位,连上谈判桌的资格都没有。
从邀请函上的内容就可以看出来,反法同盟只是邀请他们参加军舰拍卖大会。
建立新国际的秩序的事情,还轮不到日本政府发言,等一切尘埃落定后,他们直接遵守就行了。
因为菲律宾战争的缘故,就连这次军舰拍卖,日本政府都只能打酱油。
这不是钱的问题。作为反法同盟的一员,西班牙人也是卖家之一,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军舰卖给自己的敌人。
就算是买到了都没用,西班牙人肯定会想办法卡他们的脖子。在战争结束前,军舰是不可能回国的。
在这种背景下,维也纳和会对日本政府来说,完全就是鸡肋,根本就不需要首相亲自出马。
……
一月的圣彼得堡,已经披上了银装。刺骨的寒风之下,大街小巷都变得人迹罕至。
往日里门庭若市的菲克星咖啡馆,现在也沉寂了下来。诺大的客厅内,仅有稀稀散散的六七人。
从众人的神态气质上,就可以看出来除了两名主角外,剩下的都是保镖。
……
作为主人公之一的俄外交大臣奥斯卡·希门尼斯,摆摆手打断道:“公使阁下,这些没营养的话,就不用再重复了。
我们和贵国可从来没有友谊,现在奥地利才是我们的盟友。想要从我们这边入手,破坏俄奥同盟是不可能的。”
被打断了,理查德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英俄两国确实很难和友谊扯上关系,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两国就交过两次战,双方的伤亡都是数以十万计。
相比之下,维系了数十年之久,几乎没有爆发大冲突的俄奥同盟,才称得上“友谊”。
不过,问题不能够看表面。如果俄奥关系真的亲密无间,在这冰天雪地的日子里,也不会有这次密会。
擅长察言观色的理查德,从刚才的对话中,已经发现了问题。
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俄国人故意释放的信号,要不然奥斯卡·希门尼斯也犯不着在用“现在”一词的时候加重语气。
“大臣阁下,我知道贵国和不列颠之间存在着很多误会,但那都是过去式了,我们的目光要往前看。
随着欧陆战争的结束,法兰西没落已成定局。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的话,那么新的欧陆霸主就是奥地利了。
现在贵国和奥地利是盟友,不等于永远都是盟友。要知道真正的盟友,只存在于实力对等的情况下。一旦平衡被打破,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就算是贵国放弃了西进计划,也不能保证奥地利人不会东进。毕竟,现在欧洲大陆唯一能够影响到奥地利霸权的,就剩下贵国了。
贵国真正的盟友是三十年前的奥地利,而不是重获新生的神圣罗马帝国。”
国际竞争中,向来都是此消彼长。奥地利变得强大了,相对而言俄罗斯帝国就被削弱了。
英国人感受到了奥地利崛起的威胁,沙皇政府同样也感受了。甚至因为两国是邻居,沙皇政府的感受还要更深一些。
为了俄罗斯帝国的利益,或者说是沙皇政府为了让自己安心,才有了这次的密会。
只是接触过后,奥斯卡·希门尼斯非常的失望。英国人依旧是老一套的挑拨离间,全都是在要求俄罗斯帝国做什么,而不是不列颠要做什么。
撕毁俄奥同盟并非不行,前提是利益必须要足够大。显然,喜欢空手套白狼的英国人,没有开出足够的价码。
“阁下说得都对,不过那只是可能发生的事情。未来还没有到来,最终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够提前预知。
至少现在俄奥同盟依旧牢不可破,我们不会因为一个可能,就放弃自己的盟友。所以阁下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没必要在这里兜圈子。”
俄奥同盟发展到现在,已经深入到了两国的各个领域,根本就不是说解除就能够解除的。一旦翻了脸,双方都会损失惨重。
在这种背景下,尽管想要限制奥地利的发展,沙皇政府还是克制住了,明面上没有采取任何针对行动。反而是把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指望英国人出手打断奥地利的发展势头。
这方面英俄两国想的都差不多,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做出头鸟,跳出来拉奥地利的仇恨,让对手渔翁得利。
“大臣阁下,奥地利做大对我们都是非常严重的威胁,相信贵国也不愿意生活在维也纳的阴影之下。
为了解除这个威胁,我方提议两国联手破坏这次维也纳和会,粉碎奥地利建立新国际秩序的野心,让国际局势重回三足鼎力时代,由我们三国共同主宰世界。”
奥斯卡·希门尼斯摇了摇头:“贵国的诚意,我们感受到了,但这还远远不够。
破坏了维也纳和会,俄奥同盟就走向了末路。我们要付出的代价太大,甚至有可能导致国内的经济崩溃。
如果贵国后面违约,我们就要独自承担奥地利的怒火。这里面的风险太大,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承受能力。”
理查德公使保证道:“高风险才有高收益。只要打断了奥地利聚集起来的大势,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至于贵国的损失,我们可以想办法弥补一部分。总之,我们是不会让朋友吃亏的。”
……
加特契纳行宫,同时拿着俄奥两国条件的亚历山大三世,此刻正在进行艰难的心里斗争。
英国人给的条件,只要度过了眼前的冲击,俄罗斯帝国就有可能一飞冲天,取奥地利而代之,成为新的欧陆霸主。
然而,收益有多大,风险就有多高。万一操作失败,或者是英国人中途违约,俄罗斯帝国搞不好就要完蛋了。
即便是不认为英国人会在这个问题上违约,但政治这玩意儿谁能够说得准呢?
伦敦政府也是几年一届,万一运气不好碰到了一个铁憨憨,瞎几把乱搞一通,俄罗斯帝国就惨了。
这种事情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俄罗斯帝国本身就曾是受害者。如果没有彼得三世的神操作,俄罗斯帝国早就成欧陆霸主了,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麻烦。
当然,这对亚历山大三世来说,还是有这些麻烦的好。毕竟,彼得三世不乱搞,没准就把他们给蝴蝶没了。
相比之下,奥地利给出的条件就要安全得多,收益自然也要小得多。欧陆霸主是不可能的,南亚霸主还可以期待一下。
望了望窗外,亚历山大三世问道:“中亚铁路要多少钱,评估出来了没有?”
财政大臣阿利舍尔·古洛夫:“中亚铁路主干线全长3864公里,加上附属线路总长超过15600公里。
不仅要经受恶劣气候的考验,中途还要经过多处恶劣地形,预计工期12年,初步估计要花费12.76亿金卢布。”
铁路一直都是俄罗斯帝国的痛。不要说和欧洲发达国家比,就连隔壁英属印度的铁路都比他们强。
并非是沙皇政府不努力,实在是实力不允许啊!俄罗斯帝国不仅幅员辽阔,更可怕的是气候恶劣。
别的国家建设铁路,勘探完成后,搞出了设计图纸,直接开始干就行了。
俄罗斯帝国不行,他们的铁路必须要能够保证在冰天雪地里正常运转。偶尔一个大降温,甚至会出现零下四五十度的极端天气。
一分钱一分货,俄罗斯帝国的铁路要求高,建设成本自然也高。
铁路建成还只是一个开始,更大麻烦还是在于后期运营上。恶劣的自然气候,直接增加了后期运营维护成本,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
国外修资本都是蜂拥而至,根本不用操心经费;而俄罗斯帝国修铁路,却只有政府掏钱。
没办法,谁让俄罗斯帝国的铁路长年赔钱呢!赔本的买卖没人做,资本不肯投入,铁路建设自然缓慢了。
如果不是奥地利的鼓动,加上有法国赔款可以期待一下,沙皇政府说什么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启动中亚铁路。
“能够缩短工期么?”
没有要求压缩建设成本,那是亚历山大三世知道,国内的官僚是什么货色。真要是压缩了建设成本,谁也不能保证修出来的铁路能够顺利通车。
类似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在之前的铁路建设中,就有傻逼为了节省经费,擅自压缩了轨距和枕木长度。
如果要仔细研究顺利通车的铁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预算超支。
简单的来说,就是先报一个低价立项。等工程进行到了一半就没钱了,逼着政府增加投入。
“如果承包给奥地利铁路公司施工的话,总工期能够压缩四分一,主干线能够在八年内延伸到阿富汗边界。
不过他们的报价很高,在我们提供劳工的情况下,都要18.86亿金卢布;如果完全由他们施工,预算更是高达30亿金卢布。”
这样的差价,阿利舍尔·古洛夫也很无奈。国内的铁路公司预算确实低,可惜每次都不能顺利完工。不仅工期无法保障,还要追加预算。
奥地利的铁路公司要价确实高,可人家工期有保障、质量靠谱,并且都是一次报价,后面就算是有增量,增加的预算也不会太多。最终的成本,反而更低一些。
如果是这样的话,沙皇政府应该引入奥地利铁路公司降低建设成本才对。事实恰恰相反,几乎没有奥地利铁路公司在沙皇政府手中承接项目。
不是沙皇政府不愿意发包,而是根本就没有奥地利铁路公司肯接单。原因非常的现实,沙皇政府穷,付款没有保障。
以至于现在承建一条沙皇政府出资的铁路,都成为了奥地利谈条件的筹码,并且还是非常有诱惑力的筹码。
只要将铁路修到了阿富汗地区,俄罗斯帝国通往印度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这样重要的工程,沙皇政府自然是不敢马虎。万一所托非人,投入就要打水漂了。
交给奥地利铁路公司建设的最大好处就是安全。谁都知道维也纳政府想俄罗斯帝国南下和英国人死磕,肯定会保障这条铁路的质量。
就算是中途预算出了问题,都不用担心停工,奥地利人会以大无畏的国际主义精神,替他们垫资把项目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