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1z9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獨步成仙 起點-2936章 紫蓿音竹熱推-co9at

獨步成仙
小說推薦獨步成仙
这种情形下,如果只是单独的去替通天魔君几个抵挡清冷女子的攻击,足以让陆小天忙得头昏脑胀。
眼见得彻底击杀那龟背仙人的机会丧失,陆小天也只得暗道一声可惜。这清冷女子实力不弱,至少是陆小天穿过雷域后,跟他动手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漫天沙尘里面,真正对陆小天有威胁力的只是区区那十数颗近乎可以忽略到不计的晶砂。实力稍弱者根本察觉不出这十几颗晶砂的异常之处。
而到了陆小天这种层次,那漫天风沙皆如泡影,唯独这十数颗晶砂渺若微尘,又重逾泰山。
陆小天伸手一招,那方天画戟横卧成岭,意境山河喧泄而出。
轰隆隆…..
那漫天风沙与意境中的山河相撞,一片天塌地崩之声,仙人之间的交战似乎毁天灭地一般,可实际上这山谷中不过微风拂过,修为弱上一些的看上去这山谷中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
嗵嗵—
那一颗颗晶砂接连打来,陆小天的身体亦是在大风中摇曳不止,方天画戟横卧成的山岭如同巨龙一般,接连挡下这一颗颗晶砂。只是山岭亦是不断有炸飞,亦或是崩塌之象。
那十数砾晶砂与山势在接连的碰撞中,威势稍止。陆小天伸手一指,那蜿蜒如山的山势中,长河激荡,湍急水流烈如万马奔腾,趁势卷住那十数颗晶砂,余势未消的打向清冷女子胸口。
清冷女子纤长的双掌一搓,三颗晶砂在身前一字排开,那晶砂扩展如镜,挡在清冷女子身前,此时看清冷女子,如同隔着一层透明的镜子看对方。依旧清晰入微,却又似乎带着几分不真实性。
湍急的水流迎面打在镜中的清冷女子的身上,顿时如同钻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之中。
卡嚓,卡嚓….镜子接连碎裂,似乎裂开了好几层,湍急水流汇聚成一只拳头,打在一处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处。
一道轻哼声响起,人首鸢身的清冷女子身形向后倒飞出十数里远。未待那清冷女子站定身形,山势河流拔地而起,再次显化成方天画戟状,朝那清冷女子激斩而去。此时那风沙交织之域,如同豆腐一般被切开,清冷女子面色瞬白,鲜血自口中溢出染湿了胸口。身体在虚空中摇摇欲坠。
眼见的清冷女子再难挡这一戟之威,陡然间虚空中一道波纹荡开,里面那龟甲仙人钻出,一把将清冷女子扯至波纹之中就此消失不见。方天画戟落下顿时斩了个空。
陆小天眼神四射,就是他在空天鼎与青果结界融合的情况下,抵达仙界之后,也不可能凭空破开虚空,藏入不知名的空间之内避难,更遑论这两个不是他对手的守界仙人。
以陆小天的元神倒是能隐约感应到的对方就藏匿在附近,花费一定的时间倒是能将两个找出来。只是方才一番斗法之后,此前谷那那醉人的仙音竟然消退了不少。后面那喝醉了酒一般的飞甲虱虫再度涌来。
陆小天眉头一皱,击败这两个守界仙人倒是费了他不少功夫,没想到竟然让对方以这种方式躲过一劫,仅管心里有些不愿意,陆小天却也不得不接受现实,方天画戟一收,一道云雾卷起依旧还在沉睡的通天魔君与火云怪,继续向谷内更深处逃去。
大群飞甲虱虫汹涌而过,好一阵之后,虚空中再次荡起一阵波纹,里面那龟背仙人搀扶着步履踉跄的清冷女子直喘着大气,似乎藏匿了这么一阵对于龟背仙人极其吃力一般。
“那银发男子好厉害的手段,要不是刚正好谷中音蓿迷音刚好有所衰弱,虫群解围,小仙便是拼了全力,也藏匿不了多久。”龟背仙人一脸后怕地道。
“不是藏匿不了多久,那人想要找咱们费不了多少功夫,他那道境在我遇到过的对手中无人能出其右。刚才差点被其彻底破了我的鸢尘晶境。”清冷女子眼中亦是带着一丝庆幸。
“鸢尘仙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龟背仙人问道。
“去蓿风地穴。咱们这种状态不适合在外面活动,这几个偷渡过来的人对醉神谷地势不熟,又受虫潮影响,只要等咱们召集了人手,足够将其留下来,若是其误入蓿神之地,那便再好不过了。”清冷女子眼中杀意一闪而逝。
“蓿神之地?”龟背仙人闻言一怔,对于清冷女子的话倒也不是特别认可,不过眼下他们两个都已经在那银发修士手里受了重伤,必须找个地方静修,除此之外,倒也别无办法了。
“紫蓿音竹?”陆小天顿时想起释行空给他的丹道传承中,便有过这样一种灵材的介绍。以紫蓿音竹为主材料,倒是可以炼制一种竹魂音丹,有镇魂之效,可以抵抗邪魔外道的神识类攻击。不过通常只在真仙级别的攻击中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如果能炼制成竹音丹,倒也可以抵挡这紫蓿竹林发出的音律。陆小天倒是有丹方,手里的丹炉虽未提升到仙器的层次,炼制这种竹音丹倒也勉强可以,不过尚且还缺一些其他辅助的灵材,而且眼下这种环境,似乎也并不适合炼制此丹。
此时知道了紫蓿音竹的来历,隔得远的时候,尚且要受到一些影响,此时离得如此之近,竹林中的音律逐渐增强,便是以陆小天的修为境界,也多受影响,至于通天魔君几个,估计不离开这里是不会醒转过来了。对于陆小天唯一的好处,大概是这里的仙灵之气比起其他地方要来得浓郁一些,只是眼下并不是就地修炼的时候。
这紫蓿音竹发出的声音是一阵阵的,有时强,有时弱。如此浪潮一般。后面闯过来的飞甲虱虫在此时渐强的音律中再次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在空中摇摇晃晃地飞了一阵之后,接连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