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qts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的飛行生涯 愛下-第312章 楊洛是何許人也熱推-9b61l

我的飛行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飛行生涯
在大屏幕的第二行,杨洛看到了薛飞所说的老朋友,来自75师的一个飞行员。
曾经在喀特场站被杨洛训练过几个月的一个飞行员,名字叫周兵,当时的雄鹰中队的一员。
说是杨洛的徒弟都不为过,说是老朋友也没错,毕竟当时的几人都没拜师。
当时对他们雄鹰中队的训练杨洛一点都没有懈怠过,做到了一视同仁,毕竟收了他们师长的钱。
俗话说,吃人最短,拿人手软,收了钱就得办事。
周兵的战机是一架歼-10A,就机型来说,应该是本届金头盔中最没有竞争力的战机唯二之一,另一个机型就是歼-11A了。
不过周兵比较幸运,恰恰他的对手飞的就是歼-11A。
对歼-10A来说,歼-11A占有油量上的优势,滞空的时间更长;而歼-10A只有微弱的机动优势,整体上是处于弱势的。
但周兵的这架歼-10A却不是普通的歼-10A,它的航发更换过,换成了从歼-10C上淘汰下来的AL-31FN矢量版航空发动机,这又把弱势给扳了回来。
综合起来看,算是半斤八两,各有各的优势,关键还得看飞行员的飞行技术经验和战斗意识。
“原来是他,还真是老朋友。”杨洛笑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的,昨天怎么没见过他们?”
“我们是昨天晚上到的,比较晚到,所以也就没去打扰你们。”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杨洛转头一看,赫然是75师的鲁有南,在其身后还跟随着两个飞行员。
在喀特场站受过杨洛训练的是一个中队,一共四人,这两人正是另外两个飞歼-11A的飞行员。
当然,75师来的不可能只有这四人,数量肯定更多,只不过另外的人与杨洛他们不认识,没有过来而已。
“杨教官,您好!”鲁有南先一步举手敬礼,语气显得相当尊敬。
在鲁有南身后的两个飞行员也向杨洛敬礼问好。
“你们好,你们好。”杨洛随意地还礼道。
一个中校、两个少校向一个上尉敬礼,语气还这么恭敬,上尉的回礼却这么随意。
这一番操作震惊到不少人,感觉不可思议。
同属飞行员,能来参加金头盔自由空战都是各个部队技术最好的,都有属于自己的傲气。
就算是自己的部队中,对于技术没自己好,军衔比自己高的人也只是象征性地敬一下礼,毕竟这是内务条例所规定的,必须遵守。
但是,恭敬,不存在的。
对于军衔更低的人更不会先敬礼了,哪怕遇上比自己技术更好的人,大多也会也会倚老卖老一下,仗着自己的军衔和资历等着对方先敬礼。
眼前的这一幕,让众人意识到,这个年纪轻轻名字叫杨洛的上尉绝对是一个牛人。不论是军衔还是资历,都相差太远,唯有可能是技术层面上把这三人折服了。否则不可能让一个中校和两个少校对其如此恭敬。
或许,这个年轻人还有可能是本届金头盔中的一匹黑马。
这是大部分飞行员心中的想法,更添他们心中的好奇心,想要知道杨洛到底是何许人也,技术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兄弟,你也是75师的吧,这个杨洛你认识吗?”
这不,马上就有个中校军衔的飞行员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问着坐在一旁的75师的飞行员。
被问之人摇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但我知道这个人。”
“哦,怎么说?”
“半年多前,这个杨洛带着一个中队来我们辖区的喀特场站驻训。喀特场站虽然是一个小场站,只能给一个大队的战机做维保,毕竟也需要承担战备值班的任务,但自他们来了以后,场站驻守的一个大队就离开了,把整个场站留给了他们,并且还不需要战备值班。”
“一个场站空出来,只为给一个中队驻训,有点意思。”中校点点头,看了眼杨洛的方向,眼中露出强烈的战斗欲望。
技术想要进步,除了战机苦练,与高手过招绝对是一个好办法。
“这还不只呢。”75师的飞行员说道,“有一天因为天气的原因,他们在我们师部的场站备降,我们师长亲自见了一次杨洛后,鲁大队过了几天就带着一个中队去了喀特场站训练。”
末了,这个75师的飞行员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道:“据小道消息,为了让杨洛训练鲁大队他们几个月,花了整整一千万。”
“才一千万?你们师这么穷吗?一个中队几个月的训练经费才一千万?”中校脸上就差写着穷鬼两个字了。
“不是训练经费,这一千万是给杨洛帮助训练的报酬,鲁大队这个中队的训练经费依然要我们师负担。据说啊,当我们师长看到第一个月的报账单时,脸都绿了,一连心疼了好几天,后来干脆就不敢看,签字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签的。”
“这个杨洛还真敢要啊,几个月的训练就敢要一千万的报酬,还是往自己兜里揣,他就不怕被差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听到的也只是小道消息。”
“训练效果怎样?”
相比其他,中校更想知道杨洛的技术如何,毕竟杨洛也是其对手之一。
“不得不说,这个杨洛真的很厉害。”75师的飞行员带着一丝崇拜的语气说道,“鲁大队他们的技术都提升了一大截,回来之后不久他们都升了职,鲁大队直接就被任命为师作训处副处长,兼他们团作训处处长,本身的大队长职务依然还在,另外三人都去了各自所在团的作训处任副处长职务,其中一人还升任了大队长职务。唉,要是当时我也去了就好了,说不定也能升个官。”
“这么厉害,被他训练几个月就能升职,还以中校军衔当上了师作训处副处长。”中校震惊了,也明了为什么这三人会对杨洛如此恭敬了。
升职加薪,谁不喜欢?
虽然说部队里的升职工资加不了多少,但权利谁不想要?再说飞行员想要一直留在部队,不至于退役停飞,就必须要有实际职务才行,且职务还不能低了,至少也得是副师级职务。
而作训处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跳板。
像在团作训处任职,只要训练成绩出来了,副职有希望接任正职,再不济也可以当个大队长,而正职更是有机会出任参谋长职务。
而在师作训处任职更是不得了,机会也更多,跨越正团到副师的可能性增加了不知道多少。
师作训处是正团级单位,一般正职高配副师,副职一般也是高配正团,副团出任副职的情况非常少见,而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意味着不久之后肩膀上要增加一颗星星。
“他们还真的是命好啊!特别是这个鲁大队。”中校不由得感慨道,甚至都有点妒忌了。
接下来,75师的飞行员又着重地说了杨洛带着两个中队和75师对抗还赢了的事情说了下,连边上的其他飞行员都吸引了过来,鹊起耳朵听,引得阵阵惊叹。
这也让中校对杨洛的技术有更明确的判断,但其心中想要与杨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欲望则是更加强烈。
无关输赢,只是高手寂寞而已。
忘了说,这位中校是上一届的金头盔得主之一,名为李寒星。
因为今天75师的飞行员把其看到的和听到的小道消息的讲了出来,因为这一千万的事后来还闹出了两个小插曲。
其中一个事情是这样的,国人的天性就是爱八卦,不分男女老幼,特别是在军营里娱乐活动本来就不多,监管也严,这事自然而然地一传十,十传百,几乎传到了所有的飞行员耳中。
有某个飞行员就眼红了,直接把杨洛收了一千万的事给实名举报了,还直接越级给举报到空司里去了。
空司负责这一方面的人本身级别不高,也就是个干事,所知有限,看到是实名举报,金额还这么大,就觉得是个大案子,这得查,于是就上报其领导,一层层的最终就到了空司负责纪律的领导手中。
好在这个领导清楚这件事怎么回事,也知道杨洛把这一千万花在那了,就把这件事压了下来,但在空司的中基层依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另一个插曲闹心的就是宋永祺和胡中铭,得知有杨洛这么个训练能手,各大航空兵部队纷纷向杨洛伸出橄榄枝,开出丰厚的条件想要招揽杨洛。
那个时候的杨洛人已经不在122团,借调到其他地方上去了,但其组织关系却还在,这就使得宋永祺和胡中铭连给杨洛做思想工作都不方便,整天担心杨洛会答应某个人的条件调走。
虽然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谁都想把最好的兵留在自己手底下。
在75师飞行员述说着杨洛的事迹时,另一边也有人在打听杨洛,他们打听的对象知道的就更多了,基本上把杨洛下部队后的所有事情都给捅了出来,包括外号的由来。
因为他们打听的对象是121团和123团来参加金头盔自由空战的飞行员。
自杨洛对31师三个团的部分飞行员做过一次低空突防特训后,杨洛在31师是真正的声名鹊起,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更何况来参加金头盔自由空战的飞行员中其中就有被杨洛特训过的,只不过他们在昨天就已经见过一面了,此时就没有挤上前来。
……
“轰!”
正在杨洛叶剑龙、薛飞担任和鲁有南等人寒暄的时候,两道航空发动机的轰鸣的声音先后响了起来。
杨洛顷刻间就辨别出这其中有一道声音是来自于AL-31FN航空发动机的轰鸣声,对这声音他太熟悉了,伴随了他大半年的时间。
而挂在大礼堂内几块大屏幕也亮了起来,有了图像信息。
不需要人提醒,整个大礼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把目光投到大屏幕上,即使说话的人也自觉地把声音压低,尽量不影响到他人。
“周兵倒是运气好,碰到个飞歼-11A的,胜算还是蛮大的。”杨洛小声地说道。
“赢一场两场有什么意义,我们就是打酱油的,学习一下他人的经验罢了,金头盔的产生还是在你们这些飞新机型的人手中。”鲁有南苦笑着说道。
这句话,让杨洛一下子无言以对。
但鲁有南说的也是事实。
歼-10A和歼-11A由于是老机型,有着先天性的劣势,在以往的分机型小组对抗中还能争夺金头盔,但自前两年的规则改变后,歼-10A和歼-11A就失去了争夺金头盔的资格。
今年的金头盔有资格的机型只有歼-10B、歼-10C、新版的歼-11B、歼-16,甚至于苏30MKK的机会都不大。
本来歼-11D也是有机会的,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来参加。
“非战之罪,机型的差异光靠技术是很难弥补的,这怪不得你们。”叶剑龙安慰道。
叶剑龙的话,杨洛深有同感。
杨洛几次与其他型号的战机对抗,都感受到了武器代差的致命性。
第一次飞歼-7G与苏-27对抗,杨洛几乎被全程压制,只能逃跑规避;第二次飞歼-10C与两架老版本的歼-11B对抗,杨洛是借助与战机更先进的雷达和航发才赢得胜利;第三次是在喀特场站四架歼-10C打一架歼-20,若不是取巧加上歼-20大意了,杨洛一方绝对赢不了。
现代战争武器的先进至关重要。
杨洛看着鲁有南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得给他们一点压力,想了一下说道:“既然你还愿意叫我一声教官,那我提一个要求,遇到歼-10A、歼-11A、老版的歼-11B这三种机型你一定要给我把他们干趴下了,否则以后你就别我教官了,我也不承认教过你。”
“是,教官。”鲁有南回答的有气无力。
“鲁大队长,你是当局者迷啊。”叶剑龙摇头道,“你来这里是干什么,是来争金头盔吗?金头盔只有5顶,难道全都是来抢这5顶金头盔吗?不是,其实大家都明白,来这里的人99%的人都是空手而归,来这里主要是为了交流,学习他人的经验,同时向领导展示自己的飞行技术。君不见有多少没有获得金头盔,回到部队破格提拔的人,你现在要做的是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拿出来,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多战胜他人,若是你能以歼-10A战胜歼-11B,你想想首长们会怎么看你?假以时日更进一步轻而易举,飞更先进的机型也不是没有可能。”
鲁有南浑身一震,一下子清醒了,人也振作了起来,“刚才是我魔怔了,叶大队,谢谢你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