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avm寓意深刻小說 殘魄御天-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終究無法避免閲讀-7msdq

殘魄御天
小說推薦殘魄御天
七心之念算是彻底失算了,没有想到以为的机会却是一个地狱牢笼,进来了就一切不由它了。它唯一还能做的就是动用一下心念之力,只可惜这海螺作为媒介所能发挥的力量微乎其微,最多也就是令海螺震荡了两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原本以为是几个软柿子,谁知道遇到了情绪管理大师,它心中那个后悔,若早知如此它又怎会选择回到海螺中。
“没想到会这么容易,我还以为不好好打一架不可能拿到呢~”雷莉姿说道,现在大家都没什么负担了,说话也就比之前轻松多了。
“秦宇,你是怎么把它收在海螺里不能动弹的,就算是我的冰凝也做不到这种程度的压制,连心念的气息都被分成了好几块,而且每一块都很弱。”雪灵可可说道,现在她明白为什么学校指定让她们来找秦宇。
“其实也没什么,说穿了不值一提,我手上有一种心绪管理方法,而且算是小有所成,所以才能把它控制住。不过我们还不能高兴得太早,这里可是植物体原生的地盘。”秦宇说道。
“秦宇说得对,躲在凤羽蚌的身体里对方都能在这么短时间内锁定范围,更别说找我们。”亚灵娜也没有放松,相反因为刚刚只顾着先走,所以方向都没有留意,加上身后的森林全都没了,连山岭都变了,说不定现在自己等人正在往植物体原生的老巢前进。
“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艾坦利亚的太阳和时间都不准确,有时候太阳一天三个位置,有时候四五天不变,都是很正常的情况,所以我们也不可能根据方向回到原来的飞船。”雪灵可可说道。
“那我们还是小心些,这次虎口夺食肯定让对方非常郁闷,被逮到的话肯定不死不休。”雷莉姿说道。
“找个比较好的地方待个两个月吧,等到装置的能量用光,自动牵引装置就会触发,到时候就能回去了。或者更快一点,找个地方把能量用光也能提前回去,艾坦利亚这么大,只要运气不是太差,还是有很多地方能去的。”秦宇说道。
“那我们现在要往哪走?”雷莉姿问,大家停下来看了看,身后的雨还在下,前面是更深更绿的森林和山脉,怎么看都像是更加深入艾坦利亚。
“继续往前吧,与其盲目改变方向,不如笔直向前,万一不对我们还能再回来。”亚灵娜说道。
“嗯,那就走吧。”秦宇也点头赞同,大家一齐往前。
“对了可可学姐,有件事我想向你打听一下,你可知道有关辉学长的什么消息吗?”秦宇问道,这个问题他也问过其他人,不过自从鹿耳山一别之后大家就再没有见过辉学长了。
“在学校方面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自从上次鹿耳山之后他就没有回学校了。”雪灵可可说道。
“那么学姐,有关鹿米尔前辈学姐可知道些什么?他曾是罗城的守护灵,并且他给我的推荐函有相当于公爵的效果,想来鹿米尔前辈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吧。”秦宇问道,他所说的这些就是目前为止他和鹿铃所知道的有关鹿米尔的所有。
鹿铃是鹿米尔收养的孩子,不过他基本上很少回王城,鹿铃在城里都是一个人生活,负责家政的阿姨是雇佣的,照顾她的生活起居,鹿米尔一般一两年才回来一次。而由于灵的特殊原因,哪怕是入学以后它也还是只能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当秦宇来到的时候她会那么激动和开心的原因。
“鹿米尔大人是一位灵的研究员,以前在王国里曾经为很多人择选冥引契或者灵器,在他们那一辈的灵修不像我们一样有那么多学校资源。那时候连导师都没有几个,图书馆虽然有,可是瓦兰丁导师也只是初识灵契,大家都处在摸索和学习的状态,很多东西都要靠自己探索。”
“因此他相当于是承担了第一任导师的角色,很多我爷爷辈的贵族公爵都和他关系很好,布一诺学院也很肯定他做出的贡献,所以凡是他所推荐的学生都是直接入学的,比公爵更加有用。”雪灵可可说道。
“可可学姐~请恕我冒昧,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当初雪灵国究竟是如何肯定我是植物体原生的原力种子的?”鹿铃问道,她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怯意,她本不想提及这些,只想跟着哥哥和大家在一起就足够了,但是如果不清楚这些就不能好好应对接下来要面临的事,像是鹿耳山那样的事她不想再发生,所以一定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这一点我也不是很清楚,父王并没有告诉我这些。不过大概是与百年前鹿耳山的事件有关,这段历史在两大公国都是禁忌,学院方面也迫于压力删除了很多资料,一些消息我还是从植物体原生的口中得知的。所谓原力种子是由学院方主导研究,植物体原生暗中帮助所研究出来的一种原力转换装置。”
“据说这个装置可以把一切原力都定向转化,所以一经问世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只是后来鹿耳山事件爆发,种子也就不知去向了。或许这里面还有更加详细的记述,比如研究资料什么的保存了下来,经过几年的查访才得到了那份资料最终确定了鹿铃身份。总之有一件事是能够确定的,那就是鹿米尔大人曾经就是鹿耳山研究所的其中一位研究员!”
雪灵可可并没有隐瞒,而是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虽然鹿铃是原力种子,但不代表她便是穷凶极恶的敌人,而且雪灵国也在极力弄清楚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问世之后的装置和种子现在会变成了一个人,而且还是能够修灵,与正常人无异的人。
“那么自从那件事之后鹿米尔前辈应该也不见踪影了吧。”秦宇说道,这是意料之中的,否则在鹿耳山那些人就该打出这张牌来要挟他们就范了。
“是的,他的消失也更加让人相信他很有可能真的携带了原力种子,之后秘密调查了很长一段时间,发现布一诺学院的瓦兰丁管理员和他也有关系,而瓦兰丁也不知去向了。寻着这个线索一直往下查,把很多东西都翻了出来,至于最终查到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雪灵可可说道,这就是她所知道的全部了。
“看来这件事情要彻底查个清楚了,我们回去~”秦宇说道。
“回去?”大家以为听错了。
“嗯,回去,等那雨停了之后我们便回去。”秦宇很坚定地点头,一直这样被动的等待别人来找,不如主动去寻觅真相,他的手中也还有一张牌可以用。
“你疯了,无论是鹿铃还是你的黑灵契都是植物体原生想要得到的东西,现在又加了一样七心之念,就算你有什么筹码对方也未必会给你说话的机会。”亚灵娜柳眉紧蹙,她知道秦宇不会无的放矢,可是在这艾坦利亚是别人的主战场,就算要主动,也要等到回到他们的洛宇岛再说。
“能不能说话要看筹码够不够大。”秦宇的眼中闪动着光芒,他不打算这样继续被动下去,这一天终究要来,与其到时候等对方准备完全找上门,不如现在主动出击看看对手的反应。
“那好吧,我知道劝不住你,如果对方不听嘴巴说的话,那就用拳头来说话好了!”亚灵娜亦是目光凛然,众人跟着秦宇折回,那场紫雨下了有大概有三四天,这三四天他们都在边上待着哪也没去,或许是因为这场雨也摧毁了植物体原生在这一带所有的研究设备和基地,因此直到现在他们也还没找上门来。
这段时间秦宇好好研究了一下乾坤木的变化,这让他心里更有底气与那植物体原生的大真主好好碰上一碰。不过好景不长,等这场雨停之后,下雨的范围内就有战甲搜索起来,而秦宇他们也没跑,大摇大摆给它们探测到,就在当天下午,浩浩汤汤的战甲大军就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小山面前。
领衔的是一排与RT8并列的五个战甲,在它们身上都标识着RT标志,显然是同一系的战甲。放眼望去也没有一个植物体原生,全都是冰冷的战甲。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那么说出你的目的吧,你在这里等我们的目的!”瓦兰丁直入主题。
“我的目的很简单,我要知道……事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