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klg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起點-364.急急如律令(請來起點閱讀)-l597l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可是王七麟已经有了过年的感觉。
腊月十六。
打牙祭。
历朝历代老百姓的日子太苦了,腊月是他们唯一能活的舒心点的一段日子,所以这个月的节日格外多,老百姓们给自己找能够安心歇息和吃顿好饭的理由。
这就是勤劳节俭、淳朴吃苦的炎黄子孙。
他们从大年初二开始忙到腊月里,到了腊月里天气寒冷甚至大雪封地,老百姓们要歇息和吃点好吃的还得通过节日来做理由。
如果没有节日,他们不舍得犒劳自己。
打牙祭这节日又叫做牙,实际上每个月都有两次给财神的祭祀节日,分别是初二和十六,这两个日子里老百姓特别是商贾们要以鸡肉、猪肉、鱼肉和粮食等祭品祭拜土地神的。
只是老百姓哪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和财力物力去每个月都过节?所以一年里一般庆祝两次牙祭:
二月初二的头牙和腊月十六的尾牙。
王七麟早上起床后便嗅到了浓重的肉香味,他推开窗户深吸一口气,肉的鲜香伴随着寒冷的晨风钻进他鼻子里。
黑豆骑着一根竹竿在外面飞奔,一个劲的喊着嘚儿驾、嘚儿驾。
九六见此也出去飞奔。
它这是在减肥,因为王七麟说过到了过年要是狗长得很肥就要吃狗肉,它不想被吃掉,只好努力减肥。
王七麟趴在窗口饶有兴趣的看向黑豆问道:“哟,猪谷里豆,这是在干嘛?骑马打仗吗?”
黑豆摇摇头说道:“我在锻炼!”
“锻炼?”
黑豆郑重其事的点头:“对,锻炼后会饿,饿了吃的多,今天早上吃羊肉糜子下卷饼,娘做的羊肉糜子最香,我要使劲饿、使劲吃!”
巧娘听到这话拢了拢头发走出来说道:“难怪你今天这么积极的起了个大早,竟然主动的不赖床出去跑,原来是要消耗力气待会多吃饭?”
黑豆笑而不语。
聪明如我,怎会让你们看透用意?
王巧娘风轻云淡的说道:“那你把整个驿所都给收拾一遍吧,这样你消耗的力气更多,会更饿,吃的也会更多。”
黑豆懵了:“驿所?收拾一遍?”
娘你想要我的命吗!
情况不妙。
黑豆眨眨眼睛,默默的告诉自己:稳住,别怕,还能赢。
聪明的小孩绝不会被一句话给震慑住,徐大爷曾经说过,车到山前必有路,没路给它开条路。
一定还有路可以走!
他绞尽脑汁的想了想,猛的大叫道:“娘,豆昨天刚背会了很难很难的《于潜僧绿筠轩》,豆给娘背《于潜僧绿筠轩》好不好?二大爷说这是苏轼的大作!”
聪明的小孩不会坐等机会,而是会主动出击寻找机会。
所以不等王巧娘回应,他立马开始摇头晃脑的吟了起来:“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不俗又不瘦,竹笋炒猪肉!”
黑豆顿时呆住了。
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不俗又不瘦,竹笋炒猪肉……
好工整。
下面是什么来着?
完蛋忘记了!
王七麟那边趴在窗台上还在悠悠的说道:“竹笋炒猪肉,选用春笋最佳,猪肉选二指厚的五花大肉片子,先炼肉片,炼至嗞嗞冒油、两面焦黄,下入葱姜蒜调味,放入竹笋……”
黑豆眼睛直了,这下子他更记不起后面内容了。
这把他气坏了,气的一个劲流眼泪,从嘴角往外流。
王巧娘没念过书,她并不知道苏轼是谁,也不知道《于潜僧绿筠轩》这篇大作的内容,王七麟刚才接的那句被她以为是原诗内容,这样看到黑豆接不下去便以为他没记住。
但她也希望黑豆展示一下才气,便说道:“这首诗昨天刚背会,睡一觉被文曲星老爷收回去一半,豆不怕,豆背一首会的,你最熟练那个,就是床头月亮那个。”
黑豆抹了把口水说道:“不是床头月亮,是《静夜思》!”
王巧娘微笑点头。
黑豆信心十足的挺起胸膛念道:“静夜思。床前明月光……”
“地上鞋两双!”
肥企鹅的眼睛再次直了。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好顺嘴,好像确实是这样?
但后面是什么来着?
黑豆挺起来的胸膛默默的收了回去,他拎起自己的竹马狂奔而去:“娘,豆还是打扫卫生吧。”
王巧娘气坏了,她不知道《于潜僧绿筠轩》但却大概知道《静夜思》内容,而且关键是她是成年女人,‘地上鞋两双’这种话啥意思她太清楚了,便明白王七麟在捣乱,气的她拎起扫帚去追九六。
九六收起小耳朵玩命狂奔。
娘来我不是在减肥吗?为什么还要追杀我?就非得吃狗肉吗?
早餐丰盛,不光有羊肉糜子这道硬菜,还有各色各样腌制的小咸菜,味道很好,都是绥绥娘子教导的。
麻辣鲜香,酸甜可口。
吃过早饭王七麟出门,看到新门房阿庆正在第五味门口转悠,嘴里喊着“牙祭不打,生意要垮”之类的话。
绥绥娘子无奈的出来递给他两个包子,阿庆乐呵呵的回来了。
王七麟问道:“你干嘛呢?”
阿庆自己啃一个包子递给他一个:“大人你吃包子,她家包子可好吃了。”
王七麟说道:“刚才咱不是刚吃了羊肉糜子泡饼吗?”
阿庆点点头说道:“对呀,但是没有吃包子。”
王七麟拍拍他肩膀道:“唉,阿庆呀,你的思想观念得变一变,你现在是听天监的官差不是乞丐了,别再去讨饭吃。”
阿庆点点头,他还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悻悻的闭上嘴,收起包子跑了。
王七麟以为今天会没事,他准备跟绥绥娘子去腻歪一下,顺便等待侯门将关于金阳子和山枣乡的资料送上门来。
结果上午时候又有人来报案,来的是一对干瘦的兄弟,大哥叫赵六斤、弟弟叫赵七一。
兄弟俩人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都不好,摇摇晃晃、脸色蜡黄,王七麟便赶紧让黑豆去厨房热了两碗早上剩下的羊肉糜子给他们吃。
他们两人吃完后脸色好看多了,然后一五一十将遇到的诡事说了出来:
“大人,今天不是打牙祭的日子吗?我们家贫,越冬粮食都没有多少,更何况能打牙祭吃顿好饭?”
“于是我们兄弟俩等开了城门后便出城想去山里套个兔子,结果我们等了好一阵没有等到兔子,正当我们兄弟垂头丧气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套子上的铃铛响了,这是有兔子上钩了!”
“我们兄弟自然高兴,便赶紧去收套子。结果套到的是一头小鹿,这样我们更高兴了,小鹿比兔子值钱多了!”
“可是这小鹿特别厉害,竟然拽下了套子带着套子跑!”
“跑的特别快,要不是山上积雪未消加上有套子阻拦,我们连它的屁股都瞧不见。”兄弟两人的中的弟弟赵七一补充道。
哥哥赵六斤叹气点头:“一点没错,大人,这小鹿跑的很快,在山上乱窜,我们兄弟拿出所有的劲头并且两人分开驱赶它才能勉强跟上。”
“但是后来我们把它堵在一处山坡的小树林子里,眼看树木卡住套子就能抓到这小鹿了,没想到它忽然消失了。”
“我们去找,我弟弟大叫一声从一个雪窟窿里掉了下去!”
“当时我和我弟弟就以为,那小鹿应当是逃到了里面去,我们舍不得那小鹿,便追了下去。”
“哪知,这洞穴是个盗洞!下面是个墓穴!”
赵七一又补充道:“请大人明鉴,我们兄弟不敢盗墓,一开始也不知道这是坟墓,还是下去后才发现了洞穴尽头是个墓穴,里面有一具棺材!”
说到这里兄弟情不自禁的依偎在了一起,哥哥硬着头皮说道:“棺材上坐了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两个人!”
“一个坐在棺材头上、一个坐在棺材尾上!”
“我们兄弟两个被吓瘫了,更吓人的是棺材上对头坐的两个人听到我俩声音后慢慢的转过头来……”
“我俩太害怕了,动弹不了了,然后这两个人便飘荡了下来,走到我们跟前嘻嘻笑道——”
“很好,来了两个陪葬的!还是兄弟两个,正好是两条贱命,正好给老员外陪葬!”
说着说着赵六斤流下泪来,问道:“大人、诸位大人,我们是不是被鬼缠上了,要死了?要给人当陪葬的了?”
王七麟仔细看两人的脸色和气息,没有看出任何异常,便安慰道:“别怕,这两个人应当是吓唬你们罢了。”
他看向谢蛤蟆,谢蛤蟆也摇头,他同样没有发现。
听到他的话,赵六斤兄弟松了口气。
徐大插嘴问道:“你们仔细回忆一下,那两个东西到底是人是鬼?会不会是有人盗墓被你俩给撞上了,故意吓唬你俩呢?”
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但赵家兄弟坚定的摇头。
王七麟又问道:“好吧,你们两个后面是怎么出来的呢?”
赵七一抢着说道:“你们肯定不信!那两个怪人出现后,我们追的小鹿也出现了,而且它是忽然从墓道上头出现的,它用套子套住了我哥的脖子和肩膀,将我们兄弟从洞里拉了出来!”
“更古怪的事在后头!也是因为这个事,所以我们才认为不是被吓唬了:”
“小鹿把我俩拉出来后,我俩的脑袋里都出现了一个声音,说我们俩碰上了邪祟,让我俩赶紧去找人救命,要不然这条命就会没了!”
话说完两兄弟便跪下可是磕头:“大人,求您救命!”“对,大人救命,除了听天监,我们这样的穷人能去找谁救命呢?”
王七麟沉声道:“起来,本官肯定会救你们的,你们两人还记得那墓穴在哪里吗?”
两兄弟急忙点头:“记得,就在一处山坡上。”“对,不远处有个大粮仓。”
王七麟问道:“真雷岗?”
兄弟两人再次点头。
这时候谢蛤蟆却问道:“你们俩还记得追的那小鹿什么样吗?”
兄弟俩纳闷的看向他,哥哥说道:“当然记得,就是一只白色的小鹿,可好看了,跑的也可快了。”
谢蛤蟆紧接着问了古怪的问题:“它有几条腿?”
赵七一下意识说道:“四条腿,鹿不是四条腿还能几条腿?”
哥哥赵六斤更稳健一些,他拉住弟弟问道:“你看清那鹿有四条腿了?现在想想,我没有看到那鹿有几条腿。”
谢蛤蟆又问道:“这小鹿把你们从盗洞往外拉的时候,谁跟小鹿隔着近?”
赵六斤说道:“自然是我,我在我弟弟的上头,套子套住了我的肩膀和脖子,我用腿夹住我弟弟的腰……”
“具体姿势老道士不感兴趣,你们无需细说,”谢蛤蟆摇头,他掏出一枚醒神丹递给赵六斤道:“吃掉它,好好回忆一下你看到的小鹿有几条腿。”
赵六斤恭谨的吃下醒神丹,缓缓闭上眼睛思索起来:“小鹿很白,它、啊,它是六条腿!”
谢蛤蟆顿时站了起来。
王七麟见此明白了,问道:“这不是鹿,这是什么?”
“急急如律令!”谢蛤蟆慢慢的说道。
王七麟以为他是要施法呢,心里感觉莫名其妙,这怎么突然之间施法?
结果谢蛤蟆又重复了一遍:“急急如律令!”
“他们遇到的是律令!”
在场的人都茫然了。
谢蛤蟆轻叹道:“无量天尊,我们道家施法这句话,你们都知道,‘急急如律令’,对吗?你们就没有想过这句话吗?”
徐大说道:“这话不是跟我们儒家的之乎者也一样,压根没有具体意思吗?”
谢蛤蟆失笑道:“怎么会没有具体意思?急急——如、律令!”
“如——律令!”
“律令是东西呀!”
王七麟惊呆了。
还有这说法?
谢蛤蟆道:“根据李唐朝代的《资暇集》记载,律令是雷边捷鬼,其速度极快,如同雷电,故急如法,所以有急如律令的说法。”
“也就是说律令是雷部鬼神,速度极快,老道曾经听人说过,这律令在天上是一道雷电,在地上却是一只像白色小鹿般的东西,与小鹿不同之处在于它有六条腿,奔走如风,不可捕捉!”
王七麟想了想,忽然诧异问道:“道爷,你为什么听他们兄弟提到一头小鹿,就突然想到了律令?”
谢蛤蟆说道:“律令色白身形如鹿,奔走如疾风,天生性灵,且随雷部天君专门镇妖伏魔,综合这些因素,猜测出它的身份并不是难事。”
“难的是,怎么会有律令出现在上原府地界?”
王七麟问道:“律令一般不会出现在人间界?”
谢蛤蟆忧心忡忡的说道:“对,老道士前头说了,这律令是要随雷部天君四处镇妖伏魔的——等等,等等。”
“在山枣乡的时候,有一具枯骨是在雷声之后出现?”
王七麟明白过来,问道:“你怀疑这雷声与律令有关?”
谢蛤蟆说道:“不是有关,而是老道士所料不错的话,它正是乘这雷声下来的,可是它下来是要做什么?”
徐大不耐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它是乘雷声劈了出现在山枣乡的枯骨!”
谢蛤蟆摇头道:“律令在人间是雷部天君的代表,雷部天君怎么会仅仅为了劈一具枯骨而落入凡世?只有出现许多妖魔鬼怪作乱,他才会降临法身以亲力亲为的镇压这些妖魔鬼怪!”
王七麟问道:“律令出现在鬼市旁边,会不会与鬼市有关?鬼市就有许多妖魔鬼怪吧?”
谢蛤蟆说道:“这点没错,可是无量天尊,老道士还是有一点不明白,它为何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是今年冬季出现?这鬼市可不是今年才有的吧?”
王七麟心里有几个猜测,但都无凭无据,也不能自圆其说,索性说道:“咱们反正要去真雷岗的鬼市,也要帮赵氏兄弟解决那墓中怪鬼,所以先去瞧瞧再说。”
沉一随意的说道:“阿弥陀佛,七爷你们在讨论什么呢?这俩兄弟是在真雷岗发现的绿了对不对?”
“不是绿了,是律令!”谢蛤蟆纠正道。
沉一说道:“管它是什么呢,反正这东西是雷部天君,而真雷岗你听名字就知道也与雷有关,它们说不准是一家子呢,所以绿了去真雷岗有什么古怪的?它是要回家嘛。”
这次谢蛤蟆没有纠正他的称呼,因为他琢磨了一下对王七麟点点头道:“这说法倒是说的通,如此一来,真雷岗应当有宝贝!”
满屋子人激动了起来。
王七麟称赞沉一道:“大家伙要像高僧学习啊,高僧最近脑瓜子很灵光,屡立奇功,这是怎么回事呢?”
沉一呵呵笑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徐大说道:“佛祖肯定保佑你了,否则你活不到今天,至于你如今为何会变得机灵,大爷觉得这功劳得归于七爷和道爷。”
“我儒家至圣先师说过,近朱者赤近智者妖,你看咱几个都是头脑灵光的大智者……”
八喵吐了口口水以表敬意。
王七麟哈哈笑道:“好了好了,不自我吹嘘了,大家伙收拾东西,咱们去真雷岗走一趟。”
赵氏兄弟带路,他们很快到了真雷岗旁边的一座小山坡上,这小山坡从阴面看有一片小林子,只要走上几步去往阳面,就会发现这里零零散散分布着一些坟墓!
看到这一幕赵七一吓到了,双膝一软跪地磕头:“诸位先人,对不住,咱对不住您们,咱兄弟不是故意想去吵你们,都是饿的受不住,家里还有老娘和妹子哩,我哥俩只想来寻口吃的。”
这次八喵没跪,它轻蔑的朝着墓地扫了眼,随意找了个墓碑去撒了泡尿。
山里寒风呼啸。
隐隐有一道阴风打着旋飘来。
八喵给九六一个眼色,九六呲牙狠了一个:“六六六!”
阴风消散。
见此王七麟更是放下心来,笑道:“行了,带我们去找你们碰到的墓穴,这里能有什么厉害的鬼物?有本官在这里你们俩什么都不用怕,看着本官带弟兄除魔诛邪便是!”
徐大掐着腰像模像样的吼道:“妖魔哪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