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kes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愛下-第五百三十三章 金剛六陽掌展示-r2dss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庄家本身就是如丁家一般的武林世家,还代表着南方魔教七分之一的势力,要与这样得家族作对,不是单靠两个高手就能成功的。
方刚以及韩二娘尽管武功高强,但也没有挑战这偌大家族的本事,他们两个只会以自身的武功,以及丁家一些信息渠道,来协助段毅。
若是段毅本身上不得台面,甚至有可能给丁家招灾惹祸,那么方刚以及韩二娘了两个是宁肯违背丁玲的意愿,也不会陪着段毅去送死。
想想也可以理解,他们两个都是罕见的大高手,若是为了丁家人捐躯送命,倒是没什么,仆为主死,在这个时代是很值得书写的美谈,但只为了一个外人,谁也不会甘心。
试探一二,也是为了摸清楚段毅的深浅,不至于陪着愣头小子乱来。
若是真有能力,就出大力气帮他,若是没有能力,就做个样子,混过去。
这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方刚施展身法横冲直撞到段毅的面前,内力激荡,有若风雷,气沉丹田。
朝着段毅的胸膛就是连着拍击三掌,招式朴实无华,速度却有若雷电一般,瞬息而至,并带着一股破坚催山的雄厚威力。
而且这三掌交叠,产生质的升华变化,掌力催生,力道比初运功时还强猛数倍不止,单单刮出的掌风便让在场之人面皮生疼,有若刀割一般。
见到这一幕,在桌边的琴心尽管对段毅很有信心,却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暗暗担忧,生怕段毅托大伤在这一掌之下。
论威力,这一掌虽不如当日张青山那一招魁阳六绝,但也绝非等闲可比。
这门掌法乃是方刚极擅长的一门武功,名为金刚六阳掌,传自数十年前江南一代颇为有名的金刚宗。
所谓金刚断魂,六阳照天,便是这金刚六阳掌的心法总诀,乃是如化骨绵掌一般,不以招数闻名,纯以掌力见称的高深武功,至阳至刚。
曾一度和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法并称,甚至有传说此功还在少林绝技之上。
不过后来随着金刚宗的消失,此功也失传,却不知何时被丁家搜罗。
金刚宗并非佛门,而是纯正的武林宗派,门内心法以金伏魔经为最,金刚六阳掌法便是其配套的武功,虽非佛门心法,但刚正凛直,浩然正宗却与佛门武功一般无二。
其施展出来,堂堂正正,劲道光大,毫无一丝一毫的阴森鬼魅之气,任凭天下武人来看,也无法猜出使出这等武学的方刚乃是魔教丁家之人。
而且别看方刚这出招杀气凛然,似乎要取段毅的性命。
但实则收敛了三成功力,而且此掌法已经被他修行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
掌力看似刚猛,但似实却虚,一旦段毅难以抵抗这霸道绝伦的掌力,他随时撤招,劲道也会如烟云一般,消散无形。
见到这一掌,段毅也不禁生出一丝兴趣。
这些日子,经历大战,重伤,参研如意青钱,领略玄功要诀,还有应我求的字意传功等事件,他武功进步极大,却没有一个具体的参照,正要试试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因此段毅不闪不避,就那么站在哪里,脚下立地生根,有若山间青松,似乎等着方刚将自己如火山爆发一样恐怖的掌法打在他的胸膛上。
这般做法在方刚看来就是在找死,哪怕武功高他一倍的人,若是被这一掌打在实处而不加抵挡,也要骨断胸碎,死的惨不忍睹,他何以如此猖狂?
本来已经熄灭的怒火再度燃起,只是这次,却不是因为段毅口出不逊,冤枉丁玲不怀好意,而是因为方刚以为段毅在小觑于他。
脾气一起,方刚也收束不住,好在他也知道这段毅恐怕对丁玲来说十分重要,不能有事,至少不能在他的手上出事。
故而在手掌落在段毅胸膛之上的刹那,又收回三分功力,如此,这金刚六阳掌法便只剩下四成功力,威力不足一半。
方刚想的也很多,丁玲对段毅如此推崇,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只是未必那么夸张,若真是一个少年英杰,就算硬接他四成功力,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危,顶多受些内伤罢了。
而且,若是段毅真的只是一个空壳子,没真本事,他也可以在段毅毙命之前,撤回自己的掌力,只是这尺度就不好把握了。
一时间,丁冉以及琴心,韩二娘便眼睁睁的看着如此刚猛凌厉的一击,实打实的印在段毅的胸膛之上,发出啪的一声闷响,有若天边的闷雷大作。
与此同时,还激起一股猛烈的气流外散,吹拂的膳房之内呼呼作响。
方刚先前还在担忧,生怕自己这一掌打死段毅。
但在掌法打实际之后,却是猛然色变。
只因为他的四成金刚六阳掌的掌力有若泥牛入海,顷刻间便被化解的干干净净。
不错,他的掌力是打出来了,但在倾泄到段毅胸膛的瞬间,就被一股极为玄妙的卸劲之法给卸的干干净净,莫说对段毅产生什么伤害,就连他的衣衫都没打破。
一时间方刚又急又气,又觉震惊,想不到段毅神功护体,他四成的功力根本上不得人家一分一毫,但这更激发了他的好胜之心。
也不撤掌,方刚内劲一催,本来消融的掌力复又从丹田之内衍生,化作一股阳刚猛烈的力道朝着段毅的体内涌去。
哪怕是一块顽铁,被这掌力打中,恐怕也要碎成渣渣。
而且这一次,他却是没有像先前那般留手,而是直接动用了体内的七成功力。
只是结果依然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段毅负手而立,嘴角挂着微笑,双目精芒闪闪,毫无气虚受伤的征兆,只是气息涨落不定,像极了滚滚流淌的江河之水。
但假若他知道,段毅自练武至今,也不超过两年时间,也不知道该是怎么样一种复杂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