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j97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 ptt-第二百六十三章 九重天遺址相伴-v1dsz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真实界,文安城外,茅庐小院之中。
王珝立在清池一侧,面前是那座天庭碎片所化的烟云缭绕的假山。假山之中,有幽暗混沌之气内蕴,隐隐间似乎阴阳分化,五行相生,有开天辟地的趋势。
道人面对假山,不时伸手轻弹,引发天地间法理涟漪,像是在勾勒些什么。
“不行,纵然我开天辟地的经验不少,如今又有天庭碎片为依托,但在真实界中开辟洞天,目前来说还是有些托大了。”
半晌,王珝微微一叹,袖袍轻拢,那刚有清浊划分之势的混沌旋即平复下来,回归了以往的模样,不再有任何变化。
这块混沌是西游世界中落到五指山上的那块天庭碎片所化,当日王珝以白水素女之身驾临天庭碎片,将整块碎片打包带走,安置到了自家小院之中,却是为了揣摩九重天本身奥秘,验证自身所学。
如今时光流逝,不但王珝的众多他我投影没有闲着,就连他本尊也对这块天庭碎片有了一二感悟,对于天仙之境的感悟更上一层。于是他便打算以此为基础,行开辟洞天之事,将自身大道感悟作为骨血,开辟出一方类似于玄正洲上蓬莱水界那般的洞天福地。
只是真实界与其他天地不同,此界算是秉道而生,本质高于诸天万界。若想在此界开辟洞天,须得由天仙出手,以自身内景天地所化洞天或一方世界为源,反照外界,方能行开天辟地之事。
纵然王珝如今功行已近地仙极限,且触摸到了天仙门槛,但碍于他身中的九州界尚未彻底炼假成真,拖了后腿,是以他迟迟不能突破天仙,也不能掌握天仙才能做到的开天辟地。
“虽然我对此早有猜测,心中也有准备,但如今看来,还是有些可惜。”
王珝微微摇头,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对现下的王珝来说,这块天庭碎片并没有什么用处,当日将其带回也是顺手而为的举动,后来将其打成混沌,也是为了抹除六道可能留存的后手。与其相比较的话,还是南天门碎片对他用处更大。
——那块天庭碎片之中除了一段残留的天河之外,便属能接引诸天万界仙神的南天门碎片最为珍贵。如今天河之水已经被王珝炼化,化作自身底蕴,而天庭碎片又被他彻底破灭,化作混沌藏于一座假山之中,落在清池之内权当装点。
至于最为重要的南天门碎片,也被王珝重新炼制,变成了假山上的一座白玉牌楼,成为了王珝沟通万界他我的工具。
“突破天仙之事暂且不急,如今上古大能尽皆沉睡,以我自身实力倒也没有太大忌讳,若是进步太快,早孟奇一步自证传说,届时诸天大能归来,那却得不偿失了。”
反正王珝如今除了自身洞天未成,不能开天辟地之外,一身实力与普通天仙相比倒也弱不到哪去。他之所以不急着匆忙突破,除了不愿惊扰沉睡大能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便是夯实自身基础,为以后突破造化奠定最坚实的基础。
如果在突破传说前,能将自身状态提升到最完满的地步,对于天地大道的领悟远远超出自证传说所需。如此一来,在晋升后就有概率直接凝聚两条相反的虚幻大道,为造化奠定最坚实的根基。
在原著当中,顾小桑和韩广都选择了类似的道路,如今的王珝在机缘巧合之下,倒也有了差不多的打算。
“我之法身乃是经由混沌青莲子而出,突破桎梏较之他人来说本就轻易不少,如今有此机会,不能轻易错过。”
纵然有九州界炼假成真一事牵扯,但王珝冥冥中有感,最多二十载,他便能水到渠成,晋升天仙。若是这个过程中他再有所领悟,那还要缩短不少。
是以在远远领先其他人一大截的进度下,王珝才会有心思去尝试这条耗时不少的传说之路。
心中思虑缓缓转动,王珝将此事搁下,正要将注意力转回李行秋所在那方宇宙,探究其中奥秘,突然心中一动,有所感应。
“咦,我给孟奇的法身令牌被触发了,这种感觉……是九重天废墟?”
道人面上一动,伸手轻按,整个人转瞬间消失不见,却是借助孟奇手中触发的法身令牌,直接隔空降临去了那方地界。
……
灰石废墟之中,氤氲深重,虚空重叠。
此处空间本该有异,但如今却在一圈圈荡漾开的金芒下被尽数毁去,淡薄了氤氲,照彻了幽暗,显露出稀薄的仙灵之气。
几里之外,一株大树虚影插入虚空,它似乎包含两树,互相扶持,高不可见,宽不可测,有叶如桑,燃烧着层层金黄。一轮轮大日,一只只金乌在枝叶间或盘旋,或飞舞。
而在神树之底,一尊似乎坐在“过去”之中的金袍巨影缓缓睁开了眼睛,内蕴两轮大日,喷薄出金色火焰,烧穿了虚空,艰难无比地穿过了“岁月”,向着身处“现在”的孟奇灼烧而去。
刚刚还在与神话成员“羲”交手的孟奇面对这等情形,心中不免有些绝望,他万万没想到,在“羲”被自己击败之时,上古大能太阳神君竟然有了苏醒的迹象,甚至还隔着万古对自己出手!
“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哪怕分处过去与现在,太阳神君隔着万古出手,也一样有普通法身之力……”
孟奇念头艰难转动,纵然面对这种险境,他仍旧未曾放弃,而是寻找生机,试图拼命一搏。
“法身…法身……对了!我还有王师兄和陆大先生的法身令牌!”
心中猛然想起一桩旧事,孟奇心中大喜,正要从怀中摸出贴身存放的法身令牌,可那金色火焰已然来了身前,高温气化了孟奇的道袍,将他淡金色的肉体灼成焦黑,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先抗过去这波再说……”
孟奇对于火焰威力早有猜测,知道这波火焰过后自己最多是个重伤的下场,还有机会用出法身令牌,于是玄功全力运转,焦黑肉体上再度流转金辉,试图硬抗。
忽然,他耳畔响起空灵缥缈的声音,眼前出现了一道白色妙曼的身影,一朵朵白色莲花飘落,徐徐绽放。
“红尘如狱,众生皆苦,轮回不止,忧患不休,怜我世人,有神天降,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顾小桑?孟奇愕然看着眼前身影,听着虚空震荡神音,他来不及多想,努力侧身面对金色火焰,将手中的水色令牌丢了出去。
在他不远处,宝相庄严、圣洁脱俗的顾小桑手中捧着一朵白色莲花,瓣瓣白莲绽放飘落,隐有清净祥和之意生出,像是“真空家乡”降临,拉伸了空间,迟缓了火焰。
金色火焰蔓延而来,刚刚抵临二人身前,便像是落入了另一处天地,速度陡然减慢,宛如龟爬,却又坚定不移,毫无退却之意。
顾小桑眉眼幽深,手中印诀刚要变化,却见孟奇丢出了一枚水色令牌,于是动作一顿,面上旋即露出灿烂笑容,白色罗袖轻舞,裹住孟奇向后退去,似乎想要就此离开。
没了顾小桑催动真空白莲抵挡,金色火焰陡然高炽,很快融掉了一瓣瓣白莲,烧破了真空家乡,穿透层层虚空,即将突破到二人面前。
忽然,虚空之中有天河澎湃之声响起,一道不见来去始终的长河陡然浮现,轻轻一卷,将周围金色火焰尽数抵挡而下,发出“嗤嗤”之声,一时间雾气大作。
扶桑古树之下,那正缓缓走向“现在”的金袍巨影微微一颤,动作旋即加快,似乎马上就能踏破过去,驾临当前。
然而来者比他更快,长河之上波涛涌起,王珝身影出现在其上,他伸手一弹,一滴幽蓝近黑的水液飞出,散发着无穷寒气,向着一旁生死不知的“羲”飞去。
王珝发出的这滴水液似乎象征着天地间的寒冰冻绝之道,只是刚一出现,周围温度立刻下降,雾气凝结成霜雪,从空中洋洋洒洒落下。神话成员“羲”的身上立刻有冰晶棺椁浮现,将其冰冻其中,宛若封印。
喀嚓!
虚幻破裂声响起,气息大幅度缩水的太阳神君终于彻底降临,他顾不得对王珝出手,而是全身燃烧起各色火焰,化成一道异彩流光,融化冰晶,融化幽蓝,钻入了羲的眉心。
无声无息间,羲周围的冻结消失,双眼呈现大日,周身五德虚影化作彩凤,亦有凤凰之火生出,二者似乎要互相融合。
他顾不得说些什么,深深看了王珝一眼,当即转身远遁而去,留下一地狼藉。
王珝轻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已经不见踪迹的孟奇和顾小桑,伸手一招,那枚水色令牌被他收回袖中,旋即迈步跟了上去,追索着羲消失在远方。
“本来还没这个念头生出,不过既然有缘撞见,刚好就那件事向他询问一番,也算不虚此行了。”
……
某座玉石大殿之中,有三道身影并肩而立,打量四周。
“这层仙界崩塌,神仙殿阁和洞府散于各处,也不知这是哪一位的洞府。”文士打扮的韩广轻笑一声,摇头叹道。
“据说当年仙界各层之中皆有天帝行宫存在,若论价值,当属其为最大。”虚空透明蠕动,渡世法王声音空洞,淡淡道。
“刚才那座星君洞府之中就没什么东西留存,反而残留禁法不少,让我们白跑一趟。”最后一名身形昂藏的高大汉子不满道,“我说二弟,要再这样下去,还不如分散行动,各自探索!”
韩广面上含笑,毫不动怒,正要说些什么,忽然眉头一挑,看向来路方向。
“咦,这种感觉是?”那昂藏汉子也有所感应,按着腰间长剑皱眉道,“法身交手的波动?不是崔清河,又有人进来了?他是怎么直接来到这一层的?”
韩广转过身子,不动声色道:“夜长梦多,我们还是快点探索罢!”
剩下两人自无异议,点头赞同。他们此行本就是为了探索九重天遗迹,寻觅宝物,谁知异变连生,如今收获不多,又有其他法身到来,确实得加快动作了。
那高大汉子啧啧称奇道:“可惜了,若非还要探索神仙洞府,俺一定要过去和那人交交手,试试那人成色!”
韩广微笑道:“若是有缘,自会相见。”
“也是。”
三人又说了几句,便继续深入大殿之中,探索洞府。
……
案几之前,仪容规整、气质谦和的玄天宗掌门守静道人静静盘坐在蒲团之上,眉目幽深,看向了神都方向,话语间不见波澜:
“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