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wie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第五百三十七章 雙劍合璧(求票!)鑒賞-zgfs6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水萦回心中有些紧张,她与袁仙君维系合作的手段之一,便是她这里有不少仙气。
袁仙君这一路上出工出力,甚至不惜杀了自己麾下的金仙献祭,也是为了得到更多的仙气。
现在苏云直接拿出仙气让袁仙君治疗伤势,恢复实力,那么自己与袁仙君合作的可能便大大降低。
毕竟,袁仙君迫切的想要恢复实力,掌控全局,而不是被他们这些灵士掌控!
被苏云和水萦回这些灵士指使,不得不低声下气,着实有损他这位仙君的颜面!
现在,他第一次有了掌控局面的可能,岂会放手?
袁仙君咳嗽一声,道:“苏帝使说得好,不知可否赏赐我一些仙气?”
“这有何不可?”
苏云慨然,取出一罐仙气,道:“仙君先用着,不够我这里还有。”
袁仙君打开那玉罐,里面封存的果然是仙气!
而今即便是福地也仙气稀薄,而罐中的仙气却很浓郁,质量很高,显然是上乘的福地中搜集的上品!
袁仙君服下一缕仙气,徐徐炼化,又向水萦回道:“水帝使,不知可否赏赐我一些仙气?”
水萦回笑吟吟道:“有何不可?”
她也取出一些仙气,量与苏云所给的等同。
袁仙君收下两份仙气,道:“我处事向来公道,不偏不倚,不像宋仙君跳来跳去,也不像武仙人,站在北冕长城一侧屁股能歪到长城的另一侧。只要谁待我好,我便也全心待谁好。”
水萦回笑道:“袁仙君处事公道。”
她心中却已经判了袁仙君死刑。倘若袁仙君站在对方或者自己这一边,倒也罢了,毕竟是有原则的人,就算是不站队,也有情可原,可以谅解。
这与左右横跳还不一样,左右横跳是忽而站在这边忽而站在那边,因为移动太快,才造成不偏不倚公正无私的效果,两边都会认为是忠臣义士。
但脚踩两条船,同时向两边索要好处,这便是她万万不能容忍的了!
袁仙君却浑然不觉,心中得意,笑道:“两位帝使都对我好,我也左右为难你,只好站在两位帝使中间,做两位的和事老。如今还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座门户,两位帝使不要凭喜恶来。咱们先看看有多少门户再说。”
说罢,袁仙君瞥了郎云和宋命一眼。
郎云宋命暗暗叫苦,宋命心道:“我老子一语成谶,今日果然要送命了!”
郎云踟蹰:“我若是拜袁仙君为干爹,不知道他会不会放过我……肯定不会!我郎家虽然是剑仙世家,有三位剑仙,但是比宋家还是大大不如。他敢杀宋命,自然也敢杀我。不过,他杀了宋命,便是得罪了宋仙君,宋仙君的实力超越,名声比他响亮多了。他为了隐瞒消息,肯定杀人灭口。也就是说,在场所有人都得死……”
郎云想到这里,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心脏却突突剧烈跳动,到嘴角的话连忙咽了回去。
“在场所有人都是人修炼成精,肯定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他们之所以不说,是因为说了之后有可能现在袁仙君便会暴起杀人!”
他自认为聪明伶俐,这时才感觉到与苏云、水萦回、宋命等人的差距来。
“也就是说,现在的苏圣皇、水帝使,都把袁仙君当成第一号敌人,拿捏自己性命的人,务必要第一个除掉!”
郎云打个冷战,他从苏云和水萦回的言谈举止中,完全看不出这种敌意和杀意!
他所能看到的感觉到的,都是苏云与水萦回针锋相对,火气十足,恨不得现在便干掉对方!
他甚至觉得,倘若没有袁仙君在中央,这两人早就干掉对方了!
“水萦回是仙帝门人,有这种城府是理所当然,她耳濡目染,有样学样。苏圣皇却只是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做到这一步的?”
郎云并不知道,苏云在元朔的经历,要远比他的世家内斗精彩了百倍,也是在元朔的历练,让苏云飞速成长。
袁仙君走过这道门户,来到另一座门户前,这是一座全新的门户,没有经过献祭。
袁仙君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黯然,道:“两位帝使,我们现在只好再献祭一人了。两位帝使自然不能被献祭,那么我们只好牺牲……”
他身子不动,头却转了过来,目光在郎云和宋命脸上移来移去,然后落在郎云的身上。
这时,莹莹咯咯笑道:“谁说必须要献祭?这些门户所需要的是气血,只要源源不断提供给这些门户以气血,便可以让它们一直开启!水姑娘,是不是这样?”
郎云险些欢呼出声:“莹莹干娘说得对!”
袁仙君狐疑的向水萦回看去。
水萦回道:“理论上是如此。袁仙君,邪帝虽然邪恶无双,但是他每次进入第一福地,不会都要献祭一大批金仙吧?”
袁仙君哈哈笑道:“当然不会。天下金仙是有数的,这样献祭的话,还不给杀完了?”
水萦回道:“不过,想开启门户,仅仅气血还不够,还需要性灵进入门户中。性灵进入门户中,在开启邪帝封印之后如何让性灵出来,我们便不懂了。因此,献祭反而是最简单的事,无需再把性灵救出来。”
袁仙君又转过头,看向郎云,客客气气道:“苏帝使,我部下二十三金仙都被杀掉献祭了,水帝使的师兄和师姐,也被杀掉献祭。那么苏帝使献祭两个跟班,应该不会在意吧?”
苏云恶狠狠的瞪了水萦回一眼,淡淡道:“宋命和郎云并非我的跟班,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也不会献祭我的朋友。我只会请我的朋友帮忙,让自己的性灵进入门户中,提供自己的气血给这座门户。”
他看向郎云,正色道:“郎神君,是否愿意为苏某做这件事?你放心,苏某必定全力以赴,破解封印,搭救郎兄的性灵和肉身!”
郎云笑道:“我可以不信任何人,哪怕我爹我都不信。但我不会不信苏圣皇。因为我们是过命的交情!”
他向第二十六座门户走去,大声道:“当初在天船洞天,我屡次对苏圣皇下手,苏圣皇却从帝心手中救下我性命。苏圣皇的心机,手段,城府,神通,以及仁义,我无不佩服至极!苏圣皇拿我当成朋友,我自然乐意!”
他来到那座门户下,刚刚占到门下,突然一道绳索飞来,将他吊起!
郎云性灵被门户从体内扯出,飞入门户之中,被门户封印!
而那道吊在他脖子上的绳索则像是生出无数根金针,刺入他的体内,源源不断的抽取他的血液!
那座门户,咯吱咯吱开启!
袁仙君从郎云旁边走过,看向前方,惊讶道:“还有一座门户!这可如何是好?”
说罢,他的目光扫向宋命。
宋命哈哈大笑,径自向第二十七座门户走去,朗声道:“我宋家传绝学,让自己左右跳来跳去,绝不站队。但是,谁让我们是朋友呢?交上苏圣皇这个朋友,是我此生第二开心的事!”
他来到门户下,笑道:“第一开心的事,是与圣皇禹交上朋友。成为他的朋友,是我的荣幸。成为苏圣皇的朋友,我就吃亏了……”
他还未说完,便被门中飞出的绳索吊起,性灵被门户扯出!
门户开启。
苏云第一个从宋命的身边走过,水萦回跟着他走了进去,赞叹道:“苏圣皇不愧是苏圣皇,我献祭师兄师姐,须得杀掉他们,才能将他们献祭。袁仙君献祭麾下的二十三金仙,也是突施辣手,杀掉他们献祭。而苏圣皇却可以让自己的朋友主动献祭自我,手段着实比我们高多了。”
走在面前的苏云突然停步,冷冷道:“他们是我的朋友,不是祭品!”
水萦回咯咯笑道:“苏圣皇居然能连自己都骗了,不愧是邪帝的使者,这等本事,我自愧弗如!”
“你找死!”
苏云怒喝,拔剑,向水萦回刺去,冷笑道:“女人,我忍你很久了!”
水萦回像是早就料到他会出这一招,手中一口仙剑出现,当的一声截住苏云的剑。
两人剑道迸发,恐怖的波动四面八方袭去!
袁仙君走来,目光越过两人,只见第二十八座门户出现在两人身后,不由皱眉。
“现在,能够献祭的出了小书怪之外,便只有这两位帝使了。”
他目光闪动,苏云和水萦回此刻正在交锋,两人施展的都是帝剑剑道,杀气沛然,令人惊惧!
哪怕他二人都没有飞升,但其实力,已经臻至金仙的层次,比普通仙人还要高出不少!
不过在袁仙君看来,两人修为实力不过尔尔,只是他们的剑道着实惊艳绝伦!
剑光闪烁,苏云与水萦回各自连连中剑,身上血迹斑斑,气喘吁吁。
短短片刻,两人便各自身负重创,犹自死斗!
令袁仙君动容的是,这二人修为不相上下,继续战斗下去的话,恐怕将两两殒命于此!
“他们如果死在这里,气血流尽,恐怕便不能当成祭品打开剩下的门户了!”
袁仙君想到这里,突然横身切入苏云与水萦回的战场,长枪一横,同时架住两人的剑道招式,笑道:“两位帝使,谁若是给我更多的仙气,我便助谁!”
“我给你!”
苏云和水萦回脚步移动,几乎同时催动帝剑剑道!
水萦回的仙剑威能爆发,剑道炫目至极,刺向袁仙君的双眼!
袁仙君又惊又怒:“贱婢找死!”
水萦回弃剑,脚步移动,同一时间苏云的步履移来,水萦回钻入苏云怀中,两人的手掌同时握住苏云手中的那口剑。
苏云催动先天一炁,那口剑顿时层层解封,现出帝剑的锋芒,正是紫府降服的那道剑光!
水萦回握剑,将这一道剑光的威能激发!
帝剑炫目至极,将帝廷照亮,宛如帝廷中心升起万千个太阳!
袁仙君怒吼,振枪,顾不得荡开水萦回的仙剑,手中大枪抖动,迎着那道剑光刺去!
“轰!”
恐怖的剑意和破碎的剑光,以及炸成碎片的剑光四下里激射,袁仙君巨大的身躯倒飞而出,胸口炸开一个大洞,狠狠撞在第二十八座门户上!
“咻!”
一道剑光飞来,刺穿他的左眼眼瞳,正是水萦回的弃剑!
袁仙君抬手抓向弃剑,却在此时,一道绳索飞下,将他脖子拴住!
袁仙君爆喝一声,拔出那口仙剑,用力一斩,脑袋飞起!
他抬手抓住自己脑袋,大步跨出,躲开那座门户的绳索!
下一刻,他那伟岸身躯出现在苏云和水萦回面前。
袁仙君将仙剑插在脚下,双手捧着自己的头,放在脖子上,冷笑道:“两位帝使玩的小把戏,很利索嘛。还能再玩一次吗?”
苏云和水萦回脸色剧变。
莹莹站在苏云肩头,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声音颤抖道:“袁、袁仙君,你把脑袋装反了……”
————双剑合璧,那是更贱!求票票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