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jw1優秀都市言情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笔趣-第九十二章 一母七胎的炸尾螺分享-uefu1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有种学校叫别人家的学校。
别人家的学校,学术氛围浓厚,人文关怀强烈,单人间、有独卫,甚至还可能男女混住。
奖学金高不说,起码一个教授,可以完整的使用七年,不会报废。
这种安定,在一个连换了四位黑魔法防御教授的学生眼里,就更显得是那么难能可贵。
反正和其它学校相比,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教授,就跟一次性似的,属于日常消耗品。
听见威廉如此介绍,别说安妮三小只了,就连哈利和罗恩都一愣一愣的。
感情他们俩兄弟成绩不好,原来是有客观原因的。
全是被学校拖了后腿,无法尽情兑现天赋啊。
两人开始批判起学校的教学质量,尤其是某位不知名的斯教。
似乎他就是那颗浓汤里的老鼠屎,大碗面里讨厌人的香菜。
看见他们这么气愤,威廉若无其事地提起:
在伊法魔尼魔法学校,学生都采取罢课游行,或者在礼堂静坐的行为,来寻求自己的诉求。
每次学校都会让步的。
两人都眼前一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原来这就是好学校啊!
威廉连忙闪了,这种话题可不是他一个级长可以参与的。
他坚定地支持邓布利多的领导,与霍格沃茨全体教授同呼吸、共命运。
随着时间流逝,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终于放慢速度,停靠在漆黑的霍格莫德车站。
走出了列车,威廉抬头望了眼天空。
天空大雨哗啦啦,落在地上啪啪啪。
倾盆大雨下得又急又猛,就好像一桶桶冰冷的水,不断浇在学生头上。
老腊肉们都拿出暖身徽章和防水徽章,不少一年级新生看见之后,也是有样学样。
没有购买的小巫师,则无比懊恼。
好几波小巫师,在寻找那个发传单的小丫头。
信了她的邪!
海格从站台的另一侧走来,他喊道:“一年级的新生,都朝这边来!”
海格看见了威廉他们,使劲挥挥手,兴奋道:“一母七胎……炸尾螺是个好生养的。”
“……”
看来海格的杂交计划成功了。
不过炸尾螺……好奇怪的命名,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人流一点点地挪动脚步,大家走过漆黑的站台。车站外面,一百多辆马车,在等候着他们。
威廉、赫敏和安妮爬上其中一辆。
但马车没有走,所有的夜骐都扭过头,用没有瞳孔的眼睛盯着威廉。
那表情似乎在说:你味道不对劲!是不是外面有马了!
“没有奇怪的味道啊?”赫敏凑在威廉脖子上,使劲嗅了嗅。
安妮也趴在哥哥背上,对着长袍嗅了嗅,眯着眼道:“奇怪……和赫敏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
“夜骐大概是感知到了神符马的气息。”威廉解释说。
芙蓉帮他偷……啊呸,从马克西姆夫人那要走了一匹神符马。
现在被威廉放在了安全表里。
夜骐大概是感知到了气息。
威廉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片刻之后,夜骐终于开始走动了。
一阵剧烈的颠簸之后,长长的马车队,顺着霍格沃茨城堡的小道出发了,一路噼里啪啦地溅起水花。
马车穿过两边有带翅野猪雕塑的大门,顺着宽敞的车道行驶着,由于狂风大作,马车剧烈地摇晃着。
透过窗户,威廉看见操场附近的斯内普教授。
他穿着奇怪的衣服——姑且称之为救生服的存在,在大声指挥家养小精灵抢修湖堤。
地面太滑了,他一个踉跄,差点栽在水坑了。
这副画面莫名的有点滑稽。
大雨打在他的头顶,透过魔杖的光芒,甚至能看见滴落的水在变黑。
威廉严重怀疑,斯内普教授的头发本来是金色,但长时间不洗头,就变成了黑色。
而且,明早起来或许会发现,黑湖的生物都浮出水面,翻着白肚皮了。
都被毒死了呗。
很快,马车在两扇橡木大门前的石阶下停住了。
学生们都从车下下来,朝着城堡内跑去。
一个装满水的**胶气球,突然从天花板上落下来,在学生的头顶上爆炸了。
恶臭的液体洒落了一地,罗恩也被浇到了,他嘴巴里嘟嘟囔囔,跌跌撞撞地一闪,倒在旁边的哈利身上。
两人好像保龄球一样,朝着斯莱特林的学生滚去。
马尔福冷笑一声,在两人滚来的瞬间,猛然跳了起来。
不过他高估了自己的弹跳能力,被直接绊倒了,失去平衡的他,狠狠摔在地板上。
第二个水炸弹又落了下来,周围的人们失声尖叫,互相推挤着,都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威廉魔杖抖动,头顶水炸弹仿佛撞到了铁板,猛然停滞,继而水珠不落,反而向上反弹回去。
轻轻啪一声。
皮皮鬼的惨叫声传来,他朝着天空弹出,撕开了一道雨幕,却不是笔直前行,而是如鱼蛇扭曲滑行。
不少人小巫师看得目瞪口呆,还有人鼓起掌。
威廉已经带着赫敏和安妮,快步走进了城堡。
礼堂还是那样辉煌气派,为了新学期的宴会,又格外装饰了一番。
成百上千只蜡烛,在桌子上方悬空飘浮,照得金碟子和高脚杯闪闪发亮。
赫敏与安妮朝着格兰芬多餐桌走去,威廉则与秋坐在了拉文克劳餐桌。
邓布利多教授已经从威尼斯回来了,他穿着深绿色华丽长袍,手上的一排戒指,在闪闪发光。
由于太闪了,看着很像是水钻的。
校长两只修长的手指尖碰在一起,他的下巴就放在指尖上面,眼睛透过半月形的镜片,望着上面的天花板。
天花板被施了魔法,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色。
黑色和紫色的云团在上面翻滚,随着外面又响起一阵雷声,一道叉状的闪电,在天花板上划过。
威廉觉得他们家,也缺这样的天花板呢。
弗利维教授头戴一顶猎鹿帽,手上拿着大烟斗。
他在和天文课老师辛尼斯塔教授,谈论烟草的问题。
一个暑假没见,弗利维教授似乎染上了烟瘾。
他们俩还在那吹烟环,造成了斯普劳特教授的不满。
魔法界的烟草,那也是魔法植物啊……这样的小可爱,就这样被你们烧了?
就在这时,斯内普教授推开门冲了进来。
他快步走到斯普劳特教授身边,跟她低语了几句。
斯普劳特教授脸色,变得无比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