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95v優秀都市小說 戲鬧初唐 愛下-第二二六五章熱推-wncf9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牛宝宝,这样,听了宝儿的故事,我突然发现,我们这些大工小工的建这个草房,可能有些亏,那个,赚的少就算是亏,所以,你看看要不要在公主府的慈善里面加上一个草房推广项目,然后,我呢,也有一个支出的正式依据,来给这些人额外增加一些收入。”
突然,杨乔有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这低价建房,可成是可成了,可是,赚的有些少啊,跟这技术不配,那么,也可以当做一个福利推广来。
“就是草房,那砖瓦房呢?”
“就是草房啊,砖瓦房,那是标准房屋了,自然这价格要归于正常了,要想住好房,自然要有好钱了,要不然,谁还用便宜的草房,有砖瓦房用么!”
“嗯,成,那伦家接了,不过,伦家要怎么做?”
牛宝宝接是接了,可是,怎么做呢?
“建一个办公室,直接放在这个庄园里面的办公楼里面好了,就是安排几个人员的事情,然后,公主府支出薪金,只是负责这个办公室,以及里面的人员的支出,本来么,这楼上也有你的办公室,那么,就不要挂什么太低的门牌了,就是公主办公室好了。”
“而他们的工作呢,接受工作,交接工作,然后出具验收合格证书,以及给建筑队回执单,而建筑队呢,则是凭着回执单,来领取补助。”
“听起来好复杂的样子。”
“不复杂啊,就是说,这草房,以后就不跟建筑队直接交接了,而是要先跟公主府交接,至于外面怎么设计,那么,就交给你这新成立的办公室来好了。”
“可,这个数量的问题?”
牛宝宝是听明白了,自然,也知道建设的速度,那么,就要有一个数量的问题,排队的问题了。
“给你支配两支草房建筑队,我建议呢,就是以五套房为一个循环,也就是说,两个建筑队,可以同时接十套房屋,不过,时间不限,那个这建房,可是要受天气影响的,五套一结束,可以休息几天,并同时接下面的五套房屋的建设。”
草房,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就算是做慈善,自然,也不能全兼顾了,所以,交代完了,那就是完了,接下来,杨乔就不会再关心这草房的问题了。
而牛宝宝呢,更简单。
“你,听明白了,这个,就不需要别人了,就你找人负责好了,找一个女官当总管,然后,安排几个宫女,好了,再有什么事情,直接找鸾儿,或者宝儿请教好了,本宫累了,回了。”
这交代,倒是简单,不过,这女官倒是很高兴的就接了这个差事,额,这些总管,那都是这个女官的手下么。
“爹爹,你看这个装载机,我呢,准备安排它来这庄园里面施工,还想请爹爹去现场看看?”
“你啊,你啊,真是,算了,这个,你呢,就不要关心了,交给宝儿好了,宝儿,可以接么?”
嗯,宝儿还能讲故事,所以,杨乔认为,宝儿的压力,可是不大,额,就是说,达到了高级管理的水平了。
“成,爹爹,本来么,我听说这个装载机效率还是不错的,正好,此时,庄园里面正有一处房子的地方需要平整地面,并且需要把泥土给运输出去,那就调动,能调动几台来?”
“现在,有试验机器五台,可以给你两台,四个司机。”
鸾儿很快的就报出来这数量了,嗯,虽然这五台,感觉很简单,可是,却很复杂的,首先,不但要研究装载机,还要培训司机,装载机出来之后,这司机,也要跟着一起培训出来,然后,才能继续培训新的司机。
装载机,杨乔倒是没有先看到,这牛宝宝倒是先生娃儿了。
“啊!”
额,这惨叫声怎么是一个男声,还比较压抑,应该是故意的,听这个动静,不像是真的很痛的样子。
近前观看的话,原来,是杨乔在装呢,也不算是装,此时,牛宝宝正咬着杨乔的胳膊呢,那个,杨乔并不是在产房里面。
啥意思,就是说,这个产房,给隔开了,就是说,牛宝宝上半身,是被一个特制的屏风给隔在了一边,这不,杨乔就坐在一边,跟牛宝宝交谈着,一旦发现不对,于是,杨乔就把胳膊送进了牛宝宝的嘴边,牛宝宝就一口咬了上去。
牛宝宝什么心理活动,杨乔是不知道的,不过呢,杨乔倒是知道,牛宝宝咬他,那是越来越轻了,可,这身体痛疼的抖得却厉害了,那个,应该是注意力转移,然后,耳朵里还塞着一个耳机,不是电的,能放大声音就成,在放大医生的声音,听她的指挥呢。
“哇!”
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宣布,又一个新的娃儿诞生了。
“恭喜公主,是个女宝宝。”
好吧,就是不说,杨乔跟牛宝宝也早就知道,这一胎,还是一个女宝宝,要的就是女宝宝么。
“牛宝宝,你辛苦了,睡一会吧,我呢,先出去了。”
杨乔在牛宝宝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并且把她嘴边的血迹给擦干净了,然后就撤了出去。
“夫君,对不起,咬伤你了。”
此时,牛宝宝却有些歉意,是的,来了痛疼了,可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呢,此时,看到杨乔胳膊上的牙印,才知道,这是被她咬的。
“没事的,到时候我会找小二的,这可是她的勋章。”
杨乔开着玩笑撤了出去,而牛宝宝也被里面的医生给把产床拖了进去。
是的,这是杨乔最新设计的一个新的试验产房,就是说,此时,当丈夫的,可以同时跟着享受一下痛疼的感觉,那就是被咬胳膊的痛疼感。
总之,有爱心的,那是直接咬,没有爱心的,可以戴上一个臂套,是用轻薄的兽皮的,可以感觉到痛,却咬不伤,这不,杨乔就是被直接咬的,一口牙,很整齐的印在了胳膊上。
“爹爹,要不要上药?”
宝儿在一边,感觉好心痛的样子,而李莲在一边,好羡慕的样子,自己,可没有第三个娃儿的机会了。
是的,此时,杨乔正式的宣布,最后一个娃儿,从此,就再也不要第二代的宝宝了,额,是不生第二代的了。
封枪,倒是不可能的。
“爹爹,好痛吧,宝宝给你吹吹,就不痛了,娘亲为甚要咬爹爹的胳膊,宝宝要批评娘亲,不过,妹妹睡醒了么,要跟朵儿玩耍了么。”
那个,没有关心别的,两个宝宝倒是抓着杨乔的手指头,在看这牙印伤口呢。
“爹爹,伦家睡醒的时候,娘亲也咬爹爹了么,伤口在哪里?”
好吧,宝宝的认知,出生,就是睡醒了,倒不是杨乔跟牛宝宝的教育的问题,而是,宝宝问,妹妹什么时候出来跟宝宝玩耍,嗯,妹妹睡醒了,就出来跟宝宝玩耍了,这不,出生,就是睡醒了么。
“慢点,慢点,小心脚下。”
而此时,几个宫女正在护士的指点下,抬着全封闭的病床,里面躺着牛宝宝,正往月子房而去呢。
“开窗,最后一次通风,公主就要进来了,然后,关窗,给公主安排好了,再次开窗通气。”
月子房里面,侍女们也在准备着,最后一次通风,最后一次打扫,额,是牛宝宝住进来之前的最后一次,并不是说牛宝宝进来之后,就不通风了,不过,那个时候,自然,牛宝宝的这病床,要特殊布置的。
“妹妹,妹妹,伦要看妹妹,嘻嘻,妹妹这么丑啊!”
为了让人们看到小宝宝,所以,是带着玻璃面具出来的,不过,这面具,却不是戴在头上的,而是在这婴儿床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