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0in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 線上看-第七十三章 孤月卓雲飛讀書-9l48j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大尊者们在议论域外来客,而几位真我至高们则是在关注另外一个情况。
“这才四年,最近出来的金丹弟子,境界普遍比进去之前提升了近乎三重天,神桥级别更是有提升了六重天的,这着实有些厉害。”颜元至高眉眼间隐隐有疑惑之色。
“这不是正常的吗?”公孙海面色麻木,看上去反应有些迟钝。“当面吾下去历练,十年间从金丹一重天冲上金丹八重天,这倒是也正常。”
“不,不正常!”颜元还来不及说话,眼睛一直闭着的万天青出声说道:“莫要忘了,此番历练中,最杰出的那群人,大多还没有出来呢,说不定他们之中,有些已经晋升了几重天了。”
“而现在出来的弟子们,其获得的机遇还没有完全消化完毕,等他们消化掉所有收获,那又会何等可怕。”
“当年我等能够下去,一方面是怨灵潮汐平静,通道能够让我等通过,另外一方面则是血海潮汐涌动,血海对于尸山渊下的血气侵蚀散去,让我等不至于在尸山渊下寸步难行,被血气腐蚀了心智。”
“但是这个时间极其有限,短则八年,长则十年,我们便不得不撤出来。”
“但是如今……”说到这里,颜元脸上带着些许回忆,语气唏嘘:“终末大劫在即,血海动荡,尸山渊下血气散去,他们在下面历练再也不用担心时间限制。”
“佛寂高原更是在这种时候拿出了佛祖玉壁这等圣物,让他们保命能力大大增强,就连老夫都很好奇,他们若是在下方历练千百年,会不会有人直接从神桥境界直登命轮?”颜元脸上带着些许好奇,他心中其实没什么羡慕,毕竟他一个真我至高,真我唯一,怎么会因为这点小小的机缘就羡慕呢。
毫不客气地说,别看这些弟子一个个享受着大机缘,但是最终能够登上真我,估计也就高雪寂洪穹这样的绝世天骄有些许机会。
所以他根本用不着羡慕。
他就是纯粹好奇,他们能够在这样条件下达到什么境界,做到何等程度。
他这么一说,就连其余几位真我至高都隐隐来了兴趣。
……
诸位至高们的好奇,叶昂他们倒是能够回答,可惜他们现在还在尸山渊之下。
叶昂和穆雅斓云飞跃三人,此时正正躲在人群中,看着万丈悬崖边上,那一白一黑的身影,脸上都有种淡淡的忧伤。
白衣的是一名女子,她背对着诸人,长剑柱地,俯瞰着下方的万丈深渊,看不清她的面容,她眼睑微垂,只隐隐能够感觉到她脸庞上若有若无的期盼。
而她的身后,一名黑衣劲装男子,长枪插在身旁,跪在那女子身后,双目紧闭,一言不发。
“这都七天了,卓云飞还跪着吗?”
“孤月仙子是他师尊,他跪多久都是他的事。”
“可是我听说他实力高强,居然破开了寒冰狱,那可是天仙囚笼啊。”
“有这样的徒儿,孤月仙子足以自傲了。”
“只是这下北真天宫和海神圣殿麻烦大了。”
“可不是,孤月仙子也是性情太过刚烈,为了拒绝宗门婚姻安排,竟然甘愿直面葬乱渊下的禁忌。”
“孤月仙子的实力也是可怕,硬是和那怪物同归于尽,只是可惜了,一代佳人,香消玉殒。”
“她徒弟卓云飞更惨,当初他们师徒禁忌之恋被发现,他一个人抗下罪过,被关押在寒冰狱,据说在寒冰狱中为北真天宫立下大功,却不得赦免。”
“是啊是啊,我听说他是最后修为大进,实力暴增,这才打破了寒冰狱,出来了。”
叶昂三人听着旁边诸位的“详细”解说,都是面色不忍。
有人叹息道:“据说他出来之时,还豪言壮语,说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在一起,谁知道,他足足迟了两天,要是他再早两天出关,何至于如此。”
“这下真的是麻烦大了。”有名宿语气中带着惊悚,“这卓云飞给我的感觉,如同真龙翱翔天地,实力可怕,只怕是迈入了真仙大能的境界,昆云界内,怕是无人能敌啊。”
“这位前辈,你是不是说的太夸张了,就算是卓云飞成就真仙大能,北真天宫和海神圣殿的太上长老,据说都是真仙大能,应该不至于让卓云飞猖狂吧?”
“你懂个屁!”那名宿竟然直接爆粗口了,他蔑视地睥睨四方,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让周围的后辈修士都不自信了。
“卓云飞是天才天骄,同境界无敌,谁能想到,他不过地仙后期被关押进了寒冰狱,却能够在短短五十年内突破到真仙,这样的天骄,同境界中,那些老祖拿什么来对付?”
“可惜了。”有人摇头叹息,“北真天宫内,不许师生恋这等禁忌,否则,何至于闹得这般。”
“呸!”有年轻修士不屑地呸一句,“这等规矩,逼死了一位天仙后期的上仙,还为此镇压了一位天才弟子,北真天宫还不至于傻到这种程度。”
“这位兄台说得好!”旁边有人赞同无比,接着他打量了一眼发言的年轻人,有些疑惑地说道:“兄台,恕我眼拙,你这身行头挺不错的,就是看着有点儿眼熟。”
“喔,我北真天宫的。”先前发言的青年大大方方地说道。“不过我是支持孤月副宫主的。”
“你们北真天宫不是不准师徒相恋吗?”周围不止一个人诧异。
“屁。”这个北真天宫的弟子也是个暴脾气的,“你们自己去翻翻,前面多少位前辈师徒相恋也就一点惩罚罢了,我们北真天宫与时俱进,最近数十万年,都没有过这方面的惩罚了。”
“那为什么……”诸位吃瓜群众面面相觑。
“北真天宫宫主职位轮转在即,孤月副宫主声望日渐盛隆,有些人不择手段了呗。”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北真天宫不至于这么傻吧。”
“北真天宫是不傻,可耐不住有的人为了权力,不顾一切。”那位北真天宫的弟子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有愤懑,失望,憋屈,不一而足。
“这些蛀虫,让我北真天宫,名声扫地!”
“不对呀,孤月仙子怎么说在北真天宫中也是有些势力的吧,不至于被逼迫至此吧?”
这一次,那位北真天宫的弟子没有说话,缄口不言,倒是一旁的那位白发苍苍的名宿知道其中内情,意味深长地呵呵一笑之后,缓缓说道:“这一届,孤月仙子去了之后,下届宫主人选,必然是萧长山了?”
“萧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