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w8d精品都市异能 《大叛賊》-第七百八十二章 佈局分享-znwcm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岳帅。”
“坐吧。”见到张高蓟来了,岳钟琪招呼着他入坐,从神情来看岳钟琪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一点都没要打仗前的紧张。
“张将军,我知道你对于这次备战一事意见很大。”张高蓟刚刚坐下,岳钟琪开口直接说道,见对方神色一变要说什么,他摆了摆手道:“你先看看这个。”
“这是……?”张高蓟疑惑地接过岳钟琪递来的东西,展开一看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份手令,手令上明明白白写着由张高蓟为主将,统帅河南的两军人马,由洛阳西进函谷关,攻击陕西。这份手令中不仅有着岳钟琪的大印,更重要的是还有军机处董大山的签名。
“岳帅,这……。”张高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目瞪口呆,同时心中又生出一个念头来,难道是因为他之前反对出兵陕西,所以岳钟琪估计下了这道命令把自己推在前头,企图要害自己不成?
可这念头仅在他脑海中一闪,很快就被抛到了一边。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大明的军队不是满清的军官,从实际上来讲,大明的军队所有权属于大明天子,士兵效忠的是大明,而不是那一位将军。
别说岳钟琪了,就算是比他级别更高的将领对于部队也只有指挥权而无其他权利,在大明想拥兵造反是绝对不可能的,各级将领,尤其是中下级军官,再包括完善的参谋团成员,这些人组成了军队的基础,一旦领兵将领真的做出对大明不利的事,他们第一个就不答应。
更不用说锦衣卫安插在军队中的人员,这些锦衣卫的探子谁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也许这个人一个小小的校尉,又或者是某个将领的亲兵,甚至还有可能是军中的厨子。
平常,这些人和其他人没任何区别,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可一旦当他们觉得有问题的时候,那么他们就将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岳钟琪又不是傻瓜,他虽然是降将,但在南京也是参与过高级将领培训的,并且又在总参谋部呆过一段时间,自然是清楚这些情况。何况,眼下岳钟琪已反了满清,其家族也被建兴皇帝灭了九族,可以说和满清仇深似海,根本不可能再回到满清那边。
在大明,岳钟琪被朱怡成重用,不仅给予他高位,还给了他极大的权利。那一个皇帝会如此对待一个降将,而且还是当年带兵使得明军在江北损失惨重的一员降将?
所以说,只要岳钟琪没有发疯,他绝对不会做出背叛大明的事来。但是,这份手令又是怎么回事?他岳钟琪这些日子下达的军令和所作所为不是打算亲自领军攻击陕西?打进关中为自己报仇么?怎么突然之间又让他张高蓟担任主将了?
更让张高蓟疑惑的是,手令中还有董大山的签名,这就更加奇怪。要知道董大山不仅是军机大臣,更是大明军中职位最高的将领,他在这份手令上签字就等于说这道手令已经得到了军机处的批复。
“手令看明白了?”见着张高蓟这种表情,岳钟琪微笑着问道。
“回岳帅,明白了!”张高蓟咽了下口水点头道。
“既然如此你就立即准备一下,明日启程,洛阳那边的部队和辎重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你到了后尽快向关中发动攻击,能不能完成任务?”
“回岳帅,末将一定完成任务!”虽然心中疑惑,但是主帅命令已下,作为军人的张高蓟依旧大声回答道。
岳钟琪用一种奇异的神色望着他,嘴角挂着笑意:“那么你说说,你打算如何执行和完成任务?”
张高蓟毫不迟疑道:“末将明日就出发洛阳,争取三日赶到洛阳,到达之后会尽快出兵,打满清一个措手不及,如末将侥幸拿下函谷关,就直取西安城,定为岳帅打下西安,灭其伪清!”
“哈哈哈”岳钟琪顿时大笑起来,在张高蓟不解的目光中,他反问道:“如今正是冬季,这些日子关中已有几次降雪,行军极不好走。再者,函谷关易守难攻,清军必然驻扎重兵,虽说我军器械精锐,但要一气打下此关并非易事。何况你之前也说过,一旦我军攻击陕西,满清必然会由山西和四川调兵增援,到时候就算勉强拿下此关,恐怕全军锐气也失。”
说道这,岳钟琪深深看了张高蓟一眼:“到那时候,就算有余力再向西进军也是困难重重,再者西安乃大城,城高墙厚,假如战局胶着,待清军增援抵达,更恐有被围剿的危险,对此你难道就不担心么?”
张高蓟迟疑了下,斩钉截铁道:“末将乃大明军人,马革裹尸乃是平常,况且此战攻击关中,如能成功天下再无后患,区区危险有算得什么?末将必然尽力而为!”
“说的好!”岳钟琪赞叹一句,点头道:“杨帅曾于我说,你张高蓟是一员猛将,果然如此。”
张高蓟之前一直都是杨勖的部将,当年跟随杨勖南征北战,从一个中级将领一级级升到了如今的职务,这份功劳都是他一刀一枪拼杀得来的。
听到岳钟琪提到杨勖对自己评价,张高蓟心中顿时慷慨万分,同时也有些激动。
拍了拍他的肩膀,岳钟琪目光炯炯的看着张高蓟,突然间说出了一句让他极其意外的话。
“为将者,光有勇并不够,有勇有谋,才是大将之才!此次让你统兵,其实另有深意,你可知晓?”
“岳帅的意思是……?”
“领军攻击关中是真,打函谷关自然也是真,如有可能直去西安也可以是真!但是至于怎么做,又做到那一步,这需你在战场上自行判断。假如进军困难,那就以保全实力为上,尽力同清军周旋,只要能牢牢给我盯着清军,让清军认为我军企图一气拿下西安就足够了!”
这句话顿时让张高蓟呆了呆,他的脑袋里猛然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很快他醒悟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岳钟琪,半天才道:“岳帅您的意思是其实出兵关中只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有这几份意思。”岳钟琪并不瞒他,当即笑着点头道:“我刚才说,战端一起,究竟如何打,打到什么程度,这得你来把握。假如你觉得把握极大,能够一气拿下西安,活捉建兴的话本帅自然也没异议,假如你能得此大功,本帅亲自为你向皇爷请功,到时候扬名天下,封侯加爵不在话下。”
张高蓟尴尬地笑了笑,这虽然是句实话,要知道如果打下西安活捉建兴皇帝,这功劳几乎比当年新军拿下北京还大。仅凭此战,就能使得摇摇欲坠的满清彻底垮台,而作为主将的张高蓟扬名天下,封侯加爵更是自然的,就连青史也会因为这战大书特书。
不过张高蓟心中也知道,要做到这点是根本不可能的。虽然他即将统帅两军攻击关中,但两军的军力对于关中的清军来将并没有太多优势,何况清军无论是地势还是其他都占有上风,仅仅要拿下函谷关恐怕就是一场恶战。
再者,前面说了满清还能从山西和四川两地得到增援,一旦两地清军赶来,进入关中平原后的明军就将面临两面夹击,假如孤军深入被对方打个埋伏,从而切断后路的话,别说打到西安城下了,恐怕连西安城的城墙都没看见就得陷入困境。
所以说,关中这一仗究竟能打到什么程度,张高蓟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不过现在没关系,因为岳钟琪对他说的很明白,实际上关中的攻击仅仅只是明军的一个策略罢了,岳钟琪处心积虑谋划了这么久,甚至连军中的许多高级将领都瞒着,他真正的目标究竟是在哪里?
突然间,张高蓟想到了一个可能,顿时怀疑地询问岳钟琪,可是岳钟琪并没有说是,也未说不是,只是勉励他必须好好打好关中这一仗,只要他在关中打得越激烈,攻击越猛,对于全局就越有利。
最终,张高蓟也不再多问,开始盘算着如此领军打这一仗。等张高蓟走后,岳钟琪深深看了离开他的背影,直到再也不见。
回到后堂,一个身着普通的人正坐在那边喝着茶水,刚才在前面的岳钟琪和张高蓟的对答此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他一直都未露面,而是坐在这安安稳稳地喝茶。
“杨帅,让您等了半日,实在对不住了。”见到此人,岳钟琪客气地打着招呼。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岳钟琪提到的张高蓟的老上司,大明名将杨勖。
杨勖什么时候到的南阳,除了岳钟琪和极少一部分人外,其余人都不得知,甚至他也未在公众场合中露过面,就连张高蓟也不知道。
“东美,谢了!”面对岳钟琪,杨勖起身抱拳道。
“你我都是为大明着想,何必如此生分。何况张高蓟原本就是一员猛将,此次攻击关中为全局重要一环,他正是合适人选。”岳钟琪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