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s9h精华都市言情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討論-第593章:黑心老人分享-aouzf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秦斩和秦九歌站在传送阵上面,秦九歌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
“对了首座,如果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干票大的,趁着你还没有隐退,我们再疯狂一把。”
“我觉得赤阳仙王倒是一个很好的打击报复对象!”
“他虽然没有指使手下豢养人族,但是他的坐骑屡次坏我们的好事,金乌一族还以人族为血食,这也是他纵容的结果。”
“不如我们找个时间宰了那只三脚鸡,也好敲打敲打赤阳仙王!”
秦九歌表情严肃,一本正经。
阴阳首座:“……”
“你真当仙王是泥捏的啊!”
阴阳首座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是先突破上苍仙再说吧,时间不多了,就此离去吧!”
说着,阴阳首座大手一挥,传送阵启动。
“首座,你再好好考虑考虑,首座,首……”
秦九歌的话还没说完,便和秦斩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一切恢复平静,阴阳首座望着仙界方向喃喃自语道:“你为什么要出手?”
“你和我那徒儿又达成了什么协议呢?”
…………
光华寂灭,两道人影出现在一片被蒙蒙雾气笼罩的原始森林之中。
只不过这片森林极其诡异,整片森林的颜色都是黑色的,脚踩的大地也是黑褐色的,一道道山脉贯穿其中,山脉的颜色的紫青色的,极其妖异。
“老祖?这是哪里?”
秦斩一脸呆滞的看了秦九歌一眼。
“我就知道首座不靠谱,这里是孕魔之地,曾经魔界和仙界一战,双方的世界壁垒都被打破,仙界的人去魔界斩魔,魔界的人也来到仙界肆虐。”
“而这里便是一处魔界入侵仙界之时的大本营,虽然这里可能早已经没有了魔族的踪迹,但是这里的环境中完全被魔气浸染。”
“久而久之,这里成了绝地,这片绝地上会不断孕育新的魔物,等到魔物强大的一定的程度之后,便会走出这片大地,降临仙界,大肆破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乱域,这里距离时空学院不远,不过乱域之中乌七八糟什么样的人都有,其混乱程度远超北苍域。”
“北苍域之所以给人的感觉乱,其实都是我们的人演出来的,但是乱域却是真的混乱不堪,有很多强者因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躲在这里,苟且偷生,一不小心遭遇到,又免不了一场恶战。”
“因为常年生活在乱域,遭受到孕魔之地的影响,他们的心性也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变得嗜血、易怒、冲动,如果本身就是肆意妄为的人,极有可能会化魔。”
“化魔者身具仙魔之力,会变得异常强大,但是这类人六亲不认,见人就杀,一旦遭遇到,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我当初在混元仙级别遭遇过一个金仙境巅峰的化魔者,他极为难缠,虽然我的境界比他高,但是也和他大战了数个时辰才分出生死。”秦九歌回忆道。
秦斩闻言心中大震,自己老祖可是走的一剑破万法的路子,一剑挥出,无物不破,剑仙善攻伐,往往可以越级而战。
而且剑仙根本就不是走的持久的路子,讲究速战速决,能够与敌人缠斗数个时辰的剑仙,不是假剑仙,就是遇到了极为难缠的对手!
自家老祖显然属于后者!
“老祖,乱域能出去吗,我们会不会被困在这里?”秦斩询问道。
“哈哈哈,这怎么可能!”
秦九歌朗声大笑道:“之前虽然没来过乱域,但是却也和乱域的人交过手,再说了,如今你老祖我乃是半只脚踏入上苍仙级别的人,即便是这孕魔之地孕育出无量仙级别的魔物我也不怕它!”
“哦,是吗?”
一道苍老,而又极其诡异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秦九歌眉头一皱:“阁下是何人?”
秦斩也跟随自家老祖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个衣服破破烂烂,头发杂乱打结的一个老者。
老者的皮肤是褐色的,皱皱巴巴,宛如老树皮一般,身材佝偻,每走一步都显得十分的艰难。
“无名散修,比不得秦剑仙鼎鼎大名!”老者回应道。
“那你来此所谓何事?”秦九歌再次问道。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要来了却一桩陈年旧事。”
老者浑浊的眼球动了动,然后说道:“三万年前你还未突破无量仙,曾经闯荡崇坤仙王的道场,在那里杀了一个人。”
“三万年前的事情早已经记不得了,曾经在仙王道场杀的人也太多,更是记不清了,怎么,你想要和我翻旧账?”
秦九歌目露凶光。
“老祖,他来的不是真身!”
秦斩眼中露出灼灼的神光,望着佝偻老者。
“呵呵,这是你秦家的小辈吧,如此年轻就已经是天仙修士,而且还开辟了天眼,死在这里真的是可惜了!”老者感慨着说道。
“真的是人若倒霉时,喝口凉水都塞牙缝,首座随机将我传送到这里来,竟然也有仇家来寻仇,莫非是我秦九歌平日里杀的人太多了?”
“看样子,我还是做得不够绝啊,以后做事就要斩草除根,宰了小的,也要找到老了一块宰了,然后再找更小的,全部宰掉,也省的凭空多出来这么多烦心事。”
“你不肯透漏真身,仅仅凭一具化身也想拿下我,简直是痴心妄想!看我今日一剑斩了你这化身,找到你的真身,看看到底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
“一剑……化世界!”
秦九歌背后的仙剑飞出,直接劈了出去,宛如一个剑道世界砸落,虚空粉碎,彻底化为虚无,直接劈向老者。
老者体内涌现出滚滚的黑气,一面面的黑色盾牌凝聚在他面前,阻挡秦九歌这一剑之威!
“轰隆!”
剑气崩碎,盾牌炸裂,滚滚的黑烟席卷当场,秦九歌拉着秦斩的衣袖,一瞬之间,立刻这黑烟所过之处。
“黑心老人!”
秦九歌沉声说道:“看来你要找我的确没找错人,你的徒弟黑心鬼的确死在我的剑下,不过纵然你给我十万次百万次重来的机会,我也要杀他十万次百万次!”
“不为上苍仙,就凭你们破神通,也敢来杀我,今日就送你和你那个黑心的徒弟一起去团聚!”
秦九歌朗声说道,丝毫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