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ql0優秀都市异能 劍宗旁門 ptt-第二百九十一章 與心魔蘇禮的對話推薦-75diz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没有马上就踏上新的旅程,因为他的仆从暴烝正在炼化先天木灵……这位跟了苏礼一路的仆人总算也得到了他的好处,得以在金丹化灵境迈出坚实一步。
来自于海中神树的先天灵木绝对是最好的化灵材料,暴烝作为苏礼的仆人也是受到了一定的优待。
他决定等一下暴烝,毕竟他还需要个赶车的人……
只是没想到在这短暂的等待过程中,苏礼心中微动察觉到了心魔界的异动。
他只能无奈地沉入心魔界中,又要开始当他的‘知心弟弟’了。
没想到这次遇到的还是他的熟人了……却是正在北地新城与宋锐卿卿我我的飞雪子师叔啊。
“所以,为什么我的心魔会是你?”飞雪子见到苏礼就说出了与前面许多人一般无二的疑问。
苏礼有些郁闷了,男的嫌弃他,怎么女的也嫌弃他啊?
“好吧,我明白原因了……果然是担心剑宗有朝一日会被你变成另外一副样子吧。”飞雪子却是很快就找到了原因。
苏礼好委屈啊,这种锅他是绝对不接的,于是对飞雪子说道:“我可不是你的心魔,你仔细看看这里,这里才是你的心魔!”
飞雪子听了微微一愣,随后环视四周,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剑崖之下剑宗门徒带着血泪跪拜,无声息间便是冲天杀意。
她轻叹一声:“你说得对,这里才是我的心魔……这是我剑宗门徒永远无法放下的痛苦……我是没办法做到释然的……如此,就让我的心魔来替我战斗下去吧!”
她的决定竟然是准备彻底投向‘心魔’……只因为她觉得,这样的心魔她是怎么样也无法放手的……剑宗门徒性情之刚烈可见一斑。
可是这样一来,她却也相当于是勘破了心魔……心魔之所以被称为是‘魔’,那是修士对现实的无奈,是修士不愿承认的失败与弱小。可如果当修士为了那‘魔’可以拼尽一切,那么‘魔’还是‘魔’吗?
飞雪子找到了自己的信念所在……这个过程中苏礼甚至什么都没做,只是稍稍引导而已。
可这才是自然,因为剑宗门徒如果都要他来帮助着勘破心魔,那么这剑宗还是迟早要完蛋的。
苏礼松了一口气,在飞雪子回归原位意识返回本体之后他也准备撤了,却没想到又是另一人来到了这里……
苏礼愕然止步,因为他发现这次睁开眼睛的赫然便是韩嫣……
“又是这里,已经第五十七次了……为什么这个噩梦就不能放过我呢……”她呻吟一声,随即竟然抽泣呜咽了起来。
她是显得那么地失落那么地悲伤,也是那么地无力……和那些坚强的剑宗门徒们比起来,这里对于她来说才是真正的心魔之地啊!
“对不起,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我在外面必须坚强,所以你这里就让我哭一会儿好吗?”她仿佛感受到了苏礼就在身边,双手抱膝埋头哭着说道。
苏礼就在她的面前站定,没有再上前也没有过度接触,只是声音温和地说道:“你的悲伤、你的失落我也有啊,我们是一样的……”
韩嫣微微抬起头来,她泪眼朦胧地看着苏礼……那一刻,苏礼仿佛感受到了时光的回溯,仿佛又回到了他八岁那年,遇到的不过十六岁的韩嫣。
那一年她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可是第二天就旁若无人地练剑……但是这一刻当他看到了韩嫣这张痛哭流涕的脸,他才知道那一切都是这个孤独女孩给自己戴上的伪装啊。
“我会不会很虚伪,明明心里难受得想死,却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还要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地开心……”
苏礼在她面前坐了下来,耐心而温和地说道:“那不是虚伪,那是真的坚强,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
韩嫣听了有些茫然,她依然双手抱膝,在这她自认为的‘心魔’面前露出了最脆弱的姿态说道:“可是我有的时候真的好软弱好想放弃……那么多人死了,或许我再强一些就能够救下他们。”
“每次来到这里,我都感觉他们在向我哭诉我的无能……我好害怕……”
“不要害怕,不要放弃……你看,我不也是在这里注视着你吗?”
韩嫣完全地抬起了头来,她认认真真地看着苏礼,然后说道:
“每一次,每一次,我都期待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但是现实却总是仿佛在嘲笑着我,将我拽向黑暗中……”
“但至少我知道你在这里……以前你在我的身边,现在你更是在我的心里。”
苏礼犹豫了一下,他感受到女孩那股浓浓的依赖感,超乎男女之情,更似亲情一般……
“是啊,至少我还会陪着你,所以请快乐地做最好的你……我会一直为你祝福的。”
眼泪,如同决堤一般地流淌下来,韩嫣仿佛也感悟到了什么。
她双手合拢在胸口,微微用力按压,然后哭中带笑地说道:“是啊,我会一直将这份祝福和感动铭记在心里的。”
“谢谢你,然后,再见了。”
看着韩嫣的面容渐渐地恢复平静,那原本脸上的阴翳也快速散去,苏礼知道她应该已经算是渡过了心魔劫吧。
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心中却是难免感到有些怅然……
“唉~”
一声叹息,却不是从苏礼自己嘴中发出。
他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却见一个剑宗弟子正一脸幽怨地蹲在旁边看着这边。
“现在心魔劫都这么与时俱进了吗?知道我至今没有道侣,就用这种方式来让我难受……”那人很是蛋疼模样地说道。
苏礼有些恼羞成怒,他阴沉着脸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没有了。”那位弟子连连摆手说道:“原本我也觉得背负着这份仇恨与痛苦很孤独也很苦闷,但是现在我来到了这里,看到了大家都背负着和我一样的东西……我就觉得不再孤独了。”
“不说了,渡劫去,回头有机会再聊啊。”
这人就溜了,但是令苏礼灰常地不爽。
不过随即他则是释然一笑,或者只有这种性格的人才能够耐得住修行路上的寂寞与困难吧。
他的意识回归本体,看到暴烝已经出关在等他了。
“稍等一下,我先有事找一下师父,你先收拾一下东西吧。”
……
孤棹子哭笑不得地收好了苏礼寄放在这里的‘浮山钗’,他无奈地说道:“我是你师父,不是你们两个交换礼物的差役啊。”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已经教不了徒弟了,就只能当个‘工具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