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38f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1625冰封帝國-第四十章 江淮風雲(九)看書-fhlit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不过可惜的是,彼等遇到了瀚海军,一股勇悍十足、训练充分、实战足够、火器配合、浑身包裹在甲胄里的钢铁洪流!
“嘶嘶……”
似乎对着闷热的天气也有些不满,瀚海军坐下的混血战马在遇敌的一刹那都嘶鸣起来。
前面说过,瀚海军的战马都是乞尔吉斯大马与蒙古马里的佼佼者混血而成,不但比明军的战马高大一些,战马的头部也包裹在面具里,面具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尖刺。
在月色下明晃晃的身影、沉闷的嘶鸣,让一直在马圈里长大的明军战马不禁有些畏惧了,李本深们头一次感到了畏惧。
大作的铳声、别样的嘶鸣,让李本深骑队的队形猛地散乱起来!
达春见状,自然不会客气,钢铁洪流猛地卷了过去!
与此同时,岳镇邦率领的八千猛虎骑也从战场的两侧包抄了过去,目标正是高杰所在的大队!
当战场上突然出现火铳的声音以及明显不同于大明战马的嘶鸣时,高杰心里顿时出现了一丝不安,不过此时的他处于李本深骑队的后面,前阵的扰动并没有完全影响到他。
不过,当战场的远处又传来一大阵隆隆的马蹄声时,他还是下令让胡茂桢、李成栋率领各自的骑兵轻骑迎了上去。
而他自己这两千骑一下就落到了最后,此时正是半夜,虽然月色尚好,不过想要像白日那样看清战场的形势是不可能的,幸亏瀚海军的装束与明军相差很大,否则,一个不慎误伤了友军也是有可能的。
高杰见状,便带领骑队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山包,在那里,勉强能看清战场的形势——还是瀚海军那明晃晃的甲胄实在太耀眼了。
但高杰没有看多久,这心里不禁大为不满,这战斗尚未进行多久,只见银色的波浪滚滚向前,而暗色的身影无一不在后退!
此时,在他的对面,也是一处小山坡,尼堪也带着傅鼎臣两千骑在观战,他们也发现了另一处的高杰部。
没有多久,对战中的达春部四千骑毫无悬念地击穿了李本深的三千前锋,击溃李本深之后,达春又将飞龙骑一分为二,一半加入对付胡茂桢大队的行列,剩下的则加入对付李成栋大队的行列。
胡茂桢、李成栋的骑兵都是轻骑,身上不仅没有甲胄,手里也只有一把骑刀,本来就不是猛虎骑弗朗机铳、双骑刀的对手,当达春的飞龙骑加入战团后,两部立即崩溃了。
所谓崩溃,并不是一窝蜂地向后退,那样的情形算是崩溃中最有利的,胡茂桢、李成栋的轻骑被击破后,立即向四面八方溃逃——这里面,自然也有彼等从未见识过的火铳的功劳。
有不少溃兵竟冲到了尼堪大队的附近。
“火铳准备!”
傅鼎臣自从转到武将后一直在练兵,并没有捞到丝毫战功,不过他毕竟是精通四书五经和道家经典的名家,换成任何一人在眼前布满溃兵的情形下,没有按捺不住冲下去厮杀一番的,但傅鼎臣不仅忍住了,还让队里的监军们不停地约束队伍。
当小山坡上的弗朗机铳打响后,冲到这里的溃兵顿时少了许多,但这阵铳声也将高杰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这时,他终于从那面在夜色里依旧迎风招展的大纛明白了是什么人在那里,眼看着自己的大队就要崩溃,此时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了他的心头。
“驾!”
高杰催马下了山坡,他带着两千骑先是向东疾驰,远离战场后又以几乎平行于涡河的方向向北奔驰,不多久便出现在尼堪大队的正东方!
此时,战场上已经乱成一团了,高杰的骑兵到处乱跑着,而瀚海军骑兵却是以班的队形追击着,达春、岳镇邦两人杀得兴起,浑然忘了在大阵中还有他们的皇上,故此,当高杰辗转从东面杀过来时,尼堪的面前只有傅鼎臣这两千骑。
不过,在战马上,高杰部的一举一动都在有着望远镜的尼堪眼里,当高杰那匹白色的大马在夜色里猛地向他冲来时,他的手里却多了一杆火铳!
那是一把约莫四尺长、打造得异常精美的火枪,还是燧石击发,不过却是后装的,枪托与后世的步枪也相差不远了,不过引火槽的装置却做了改进,以前的燧发枪在击发时是这样的:
引火槽在平时是关上的,战斗时先打开引火槽,扣动扳机,燧石猛地撞击铁壁发出火花,引燃槽内的火药,槽内的火药与枪管里的击发药相连,点燃引药后能瞬间引燃击发药,从而将铅弹推射出去,此时由于连接引药与击发药之间小孔的存在,在铅弹射出的一刹那,也有一团火焰从小孔里喷出来,运气不好的话弄伤眼睛也是有的。
这样的情形,无论是火绳枪还是燧发枪都是一样,但尼堪手中的这把枪却避免了这一点。
在引火槽的铁盖打开后,在某个装置的带动下又迅速地落下并紧紧与引火槽扣在一起,与此同时,在枪管里有一个小铁片落下,将小孔堵上,这样的话,那团讨厌的火花就不见了,非但如此,由于击发药能充分燃烧,产生的能量便全部用到了推动铅弹前进上。
除此之外,这把枪的枪膛还拉了膛线,尼堪刚才在枪管里装了两粒铅弹,瞄准的就是高杰的那匹高头大马。
作为一国皇帝,虽然他的神武军跟着博木博果尔走了,不过他身边肯定不会只有傅鼎臣的龙武军,他还有一百亲卫。
这一百人才是精锐中的精锐,全部是从索伦、蒙古、乞尔吉斯贵族以及汉官子弟中精挑细选的,轮到忠心,这些人肯定处于瀚海军的最前列。
而这一百人每人手中都有一把尼堪这样的火枪!
一百把后装、闭气、有膛线、准星的火枪!
也是整个大夏国仅有的一百把这样的火枪!
“砰!!!!!!”
由于闭气的原因,这些火枪的声音明显比刚才的短铳、弗朗机铳干脆、厚实得多。
尼堪扣动扳机后便闭上了眼睛。
这火枪的声音虽然还不如后世他常玩的步枪,不过也非常接近了,他似乎忘记了还深处战场,竟有些沉醉于这个声音,他身边的傅鼎臣是个有心人,当他看见皇帝打响这一枪后,他的眼角竟隐隐有些泪痕。
在如此紧张、纷杂的战场上,他竟然响起了他后世在满洲里最后一次进行实弹射击时的情形!
这自然不是傅鼎臣可以理解的。
不过随后一大阵欢呼声吵醒了尼堪,等他睁开眼睛,他身边一个亲卫说道:“陛下,包括那骑白马的在内,处在最前面的敌骑全部落马,而这一阵枪响过后,敌人便畏缩不前了”
尼堪笑着对傅鼎臣说道:“傅山,该你出马了,这样,你给朕留下五百人就行了,剩下的全部出战!”
“陛下!”,傅鼎臣却不敢擅自离开。
“这是命令!”
最后傅鼎臣无奈,只得带着一千五百骑离开了山坡,冲向了高杰那两千骑兵。
……
涡河西岸,朱克图得知尼堪亲自带领大队南下后,这心里是又惊又喜,喜的自然是自己不用顾忌对岸的援军了,自己全力进攻刘良佐就是,惊的是皇帝竟然亲自南下了,若是有什么闪失可如何是好。
于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他这四个骑兵旅一下全部投入到了战斗,两个骑兵旅围着刘良佐的五千骑兵穷追猛打,剩下的两个骑兵旅则突入刘良佐的步军大阵。
刘良佐的步军大阵确实是以长枪突前,后面跟着弓箭手、火铳手,乍一看确实是天衣无缝,不过当大队的端着弗朗机铳的猛虎骑从彼等面前飞驰而过时,随着铳声大作,原本严整的队形很快就出现了缺口,接着明晃晃的飞龙骑猛地杀入,步军大阵大乱!
最终,无论是刘良佐还是高杰都大败,高杰当场被铅弹击中落马而死,李本深、胡茂桢也战死了,不过李成栋却见机很快,他眼见不妙,最后只带着少数骑兵跑掉了。
而高杰之南的牟文绶部,在得知高杰部战败后,也抛弃了步军,只领着五千骑跑掉了,这一跑,就跑到了五河县。
五河县,与尼堪等人推测的差不多,就是高杰与史可法藏身的地方!
最终,瀚海军在自己伤亡不多的情形下,几乎全歼了刘良佐、高杰两部兵马,刘良佐、刘泽涵父子也跑掉了,其手下的沈豹、曹虎却投降了——这两人都是步军统领,想跑也跑不掉。
眼下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北面的高杰身上——虽然他与高杰不共戴天,不过眼下,他也知晓,能打破眼下这一状况的,也只有高杰了。
朱克图大军在龙亢集大战之后,并没有休整多久便立即南下,在怀远县渡过淮河,然后迅速向西,在天色大亮之前来到了寿州城下!
黄得功得知后,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