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tgt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熟睡之後討論-22.(眨眼)看書-txpku

熟睡之後
小說推薦熟睡之後
咔嚓——
牧苏剪掉那一撮让自己看起来像野猫的留海,然后严肃瞪向镜子里身后的闻香:“听不见!这么小声还想请教!”
闻香不得不再次说了一遍,尽管她认为牧苏不可能听不见。
“不过是汤姆从未真正抓住过杰瑞而已。”随后牧苏轻描淡写地说出让闻香诧异的话。
“从未!?”
这听起来简直像困难甚至噩梦难度。
咔嚓咔嚓咔嚓——
牧苏继续修剪杂毛,闻香悄悄带去,把消息带给君莫笑。
“从未!?”
君莫笑的夸张表情与闻香之前如出一辙:“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抓住杰瑞……这个难度不只是普通吧。”
“等桥桥回来就知道了。”闻香坐在树墩上托着下巴,目光落在透明桥躲藏的垃圾桶里。
“不能让时间浪费。”
君莫笑有所不甘——他想要用抓住杰瑞来证明自己在队伍中的地位。
“你想怎么做?”
“所有手段试一遍!”
趁着牧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无暇理会他们,君莫笑和闻香凑到一起,嘀咕出第一个办法:捕鼠夹。
放置了奶酪的捕鼠夹推到老鼠洞边,略作犹豫,君莫笑抬手敲了敲墙壁,窜到墙角和闻香一起暗中观察。
“这会有用吗?”
“试过再说。”
然后他们看到杰瑞大摇大摆的走出老鼠洞,跳上捕鼠夹——抱走捕鼠夹转身回到老鼠洞。
从始至终捕鼠夹都未被触发。
墙角处的两猫狐疑凑过来,君莫笑捡起捕鼠夹,满脸狐疑。
“可能是坏了?”闻香话语带着一丝怂恿意味,尤其在君莫笑随后试探地伸出猫爪触碰后。
啪!
一声清脆响声,捕鼠夹夹住君莫笑的猫指。
“嗷!”
君莫笑惨叫着甩掉捕鼠夹,他的一根猫指肿的像个火龙果。
“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微弱嘲笑声从老鼠洞边传来。杰瑞倚靠着老鼠洞,拍着膝盖哈哈大笑。
突然一道劲风袭来,杰瑞敏锐地躲回老鼠洞,而君莫笑的猫手伸进老鼠洞,四处摸索着。
某个时刻,老鼠洞里突然又一次响起清脆响声。
啪!
“嗷!”
君莫笑抽出再次被捕鼠夹夹住的猫爪。
现在是两根猫指像火龙果了。
君莫笑捧着猫爪和闻香败退,不知为何,他的猫爪又恢复如初,就好像因为脱离战斗状态而恢复满血一般。
“这行不通,得来点非常规的办法。”君莫笑面色阴郁,还下意识地捧着猫爪。
“我们可以和汤姆合作。”闻香提议。
“那家伙不是说汤姆抓不到老鼠吗。”
“所以我们等汤姆暂时抓到杰瑞的时候夺走它就好了。”闻香说。
君莫笑若有所思,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君莫笑和闻香找到汤姆时它正在后院练习哑铃增加力量,当它放下杠铃,肉眼可见的壮硕身材出现在他们眼中。
这很不科学,不过这是动画,在幻想作品谈科学是件很耍流氓的事。
君莫笑上前交涉。微微撅起嘴,模仿某个著名人物摆酷的汤姆冷酷地点点头,率先侧身回到房屋。
力量对抓老鼠好像没什么用……
正这么想的闻香随后就看到汤姆双手抓住墙壁的底部,吱呀声中,将墙壁连同半个屋子一起抬起。
“呀——!”
一声尖叫斜地里传来,闻香下意识望去,就看见牧苏满身泡沫站在淋浴下,拿着刷子的手捂住关键部位。
我们是猫本来就没穿你捂住有什么意义……
闻香心里吐槽,然后忽然就觉得身上有些别扭。
君莫笑则在死死盯着显露的杰瑞,它对身后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正捧着奶酪坐在符合它身形的沙发里,看着符合它身形的电视。
他猛地前扑,伸手攥住茫然的杰瑞,将它从墙里抓出来。
但就在这时,汤姆空出一只手一把夺过杰瑞,忿然表示这是自己的战利品。
吃过亏的君莫笑不可能再将老鼠交给杰瑞,又伸手抢回。
两只猫你争我夺,在汤姆再一次夺走杰瑞后,它伸出另一只手挡在君莫笑面前。
正要上去拼命的君莫笑忽然愣住。
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怔怔扭头,还维持抬起状态的墙壁在半空停顿一刹那,倏然砸落。
砰!
房屋颤动。
落回的墙壁将尖叫的牧苏重新遮掩。
“嗷!”
汤姆惨叫。
落回的墙壁将汤姆的脚趾压在下面。
杰瑞趁着汤姆松手逃回老鼠洞,而肌肉猛猫造型的汤姆像是被扎破了气的气球,在客厅里四处乱飞,最后顺着窗口飞出屋子,传来一阵撞倒垃圾桶的声音。
“桥桥!”旁观的闻香惊呼一声,跑到窗前扒上窗台。
好在汤姆撞入的是另一个垃圾桶,正头顶着垃圾盖眼冒金星。
“也不能喊它……”磨牙声身旁传来,咬牙切齿的君莫笑低语:“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并肩作战了。”
闻香很想说只有你,但觉得这样太过打击君莫笑了一些。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五个人一起进入游戏,还有一个NPC队友,为什么在战斗的只有君莫笑一个猫呢……
尽管心中不甘,但君莫笑还是丧失了斗志。
反正透明桥还有不到40分钟就会归来,等她带着情报回来再做打算吧。
他们这么想着,萎进柔软的沙发里看电视——连同爬回来的汤姆一起。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黑白电影,很不合理。因为它是真人电影。
闻香下意识想到动画人物看真人电影很奇怪,但又很快延伸至哲学问题:现实中是人类看动画人。那么是否在某个非碳基生物的文明里,一群动画人正在看人类?
窸窸窣窣——
一阵古怪动静忽然吸引他们的注意。
两只猫从椅背上露出头,一只猫从沙发侧边冒出头,看到厨房餐桌上的香肠延伸向地面,正被一节一节拖走。
汤姆神情猛地变得认真,带着交响乐悄悄滑下沙发,向厨房靠近。